小舞和师长教师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他是位老前辈了,像这种场合他一定溜走过无数次了。自己如果也这样的话,就会变成也只会唱高调的影山而已。身为老师,就有正确教导这个孩子的义务。
  「那么你去那家店里做什么!老实地回答!」
  「不知道吗?老师,我会从那家店里出来,也就是去卖啊!我的内裤,在那家店里可是很值钱的哟!」
  「喂!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怎么了,要我老实说的可是你吧?干什么那么生气?」「是我又怎样!那是该对老师说的话吗!!」
  「那么,要念出你的名字吗?『影山聪』老师…哈哈!」「可,可恶!你还不自我节制吗,不然的话…」影山因为她这种好像是理所当然的态度,忘了自已是老师的身份而变得感情用事。正好中了她的计谋。
  「…哼…」
  「怎么?那种眼神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似的,有什么话就说说看啊!我等着!
  」
  「哼哼哼,别太逞强哟!」
  「什么事?把话给说清楚!」
  「…不要垂头丧气的!我可是在看哟!可别勉强冒充热心的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如此的顶撞,如果老老实实的说,就免除你退学的处分。」
  「我可是知道的,你是那家店的的客人。」
  「…」影山感觉到冷汗似乎要从自己的身体里喷出来。
  「好几次在你走去那家店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身影…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以辅导员的身份在那里徘徊,不过好像不是这个样子。」「…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刚巧从那里经过而已。」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我是那家店的熟客。不让她误以为看到别人是不行的…影山心里这么想着。
  「我躲在店外偷看,看见你把购物袋放了下来,吓了一跳。不过同时也想到『就是他!』…」
  …被看见了吗?…
  「你买了吧?那你也是一样嘛!我的制服或是我们穿过老旧的内裤…真是讨厌…这么说的话,老师你也还没结婚?没有…女朋友?看这个样子的话。」「…」
  「对了,不需要经过那家店赚一手,由我『直接』卖给你就可以了。怎么样?」
  哇!这是什么小孩子…
  「喂,老师,如果帮我把事情隐瞒下来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这么想要退我的学吗?」
  「…不是,那只是个比喻而已,并不是真的想…」「啊哈哈哈…这不是很好吗…把你的事全都公开。那样的话你老师的工作也会被革职,被报纸登出『色狼老师』,连知识份子的形象都没有了。」「嘘!声音太大声了!如果被别人听到了…」看了一下教员休息室的四周,就只剩下二个人。
  「哼哼,知道了吧!如果认为被说出来不好的话,那么这件事就互相隐瞒,扯平了。」
  「…知道了,知道了!」
  为了保护住自己的立场,影山输给了这个女孩。不对,正确地说应该是输给了面子。
  「老是假藉正义感的话,以后是会吃到苦头的。」「…知道了…你可以…回家了…」完全怕了这女孩。
  「我可是好心的跟你说了,别忘了哟…那么我走了。」小舞好像是摘了影山的脑袋般地、大大方方地开门走出去。
  「被看见了啊…」
  影山用着忍不住抖动的脚步,很快地走出教员休息室。那件事一被传扬开来的话,就麻烦了。呸!竟然让学生给抓到弱点…该怎么办呢?
  「…」
  有一个影子正从窗子外面在窥视着,而影山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嗯~以老师的立场来说,将自己所犯的错误及学生所犯的错误一起烟灭,绝对是得不到认同的。虽然这样到时候会很不好受,不过为了她,我还是递出辞呈,将一切公诸于世,这样绝对是比较好的。」「真伟大!」
  在窗子喀啦地被打开的同时,进来了一位身穿学生制服而露出满是毛发的肌肤、蒙面的上面戴着俗气到最高点的太阳眼镜、以及胡须…而且打着蓝色的领带,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很奇怪,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男人。
  「呜哇!什、什么?」
  「从刚刚就让我了解到老师你热忱的心。啊~现在人心思变,像老师这样拥有如此纯净心肠的老师…」
  「…?」
  「现今在这个世界上,用体罚将学生逼上自杀的道路、为了赚钱也让不务正业的学生入学,不尊师重道的人太多了。」
  「唉,那、那个?」
  「啊,对了对了。老师你现在似乎是因为自己去情趣商店买了商品而相当感到伤脑筋,不过这就是男人的罗曼史,偶尔也该率真地去实践一下,所以不需要特别地在意。想成是男人生理上的需要就好了。哈哈哈!」虽然这男人是这么的劝慰,不过他心里仍然无法如此认为。而且这男人越看做觉得令人感到不舒服。
  「啊!那个…不对!你到底是…」
  「你在说什么?怎么看我不都是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学生,不是吗?」「那个…不过这里是『女校』…」
  「OH!MY GOD!这是怎么回事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一位背对着自己蹲着、相当冷静的身穿着奇怪的学生服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谁?影山哑然失声的僵在当场不得动弹。正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这位中年男子,突然开始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嗯~确实,我是来自离这颗星球很远远方的未来国度的正义使者。现在虽然是隐世的打扮,不过你真不愧是老师,如果我的本性也是如此容易被发觉的话…」
  谁看了都会觉得是被戏弄了。现在不论谁都在嘲笑我…「啊!不好意思,请不要在乎我。」
  「这样是不可以的。我可不能坐视如此具有善心的人辞去工作。我现在就到那个女学生那里,论个输赢。」
  「所谓的『输赢』…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做,不过这好像不关你的事。
  」
  「错了,像那样的女孩子不让她尝一次苦头她是不会知道的。这就是我所谓的『输赢』!」
  「那这和体罚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嗯~你是最近流行的『诊断教团』的成员吗?」
  「啊?那是什么?我可不属于哪里的教团或是宗教哟…没问题的,绝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我所要做的和体罚是不一样的,是良药却不是毒药。」「就算是这样子,那确定她不会留下心灵的创伤吗?或许会对她以后的人格养成产生影响也说不定…你打算毁了那女孩子的一生吗?」「就是因为有影响才有意义啊!以前不就有良药苦口的谚语了吗?」这个男的到底是什么人,而且到底打算么做呢?说着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输赢』的话,到底是开玩笑的,还是真的,也不知道…如果这根本只是个玩笑,那也就太恶劣了。再和这个男的说下去也没什么头绪,影山只想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
  「好了,谢谢你。你的好意我心领就是了。」
  「真不坦白,就这样接受老年人的心意而没有半点表示。」「什么『心意』…?喂!别再靠过来了!」
  男人一步步地接近影山。
  「等、等一…啊!真心,别抱着我!」
  男人抱着影山,打算带他去哪里的样子。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哇~」
  * * *
  另一方面,小舞…
  「小舞,那么明天见罗!」
  「嗯,拜拜!」
  「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小心点哟!」
  「对呀,要是有奇怪的东西出现了,就先跑了再说。」「刚刚那个人就不知道巳经躲在哪里等着了。」「讨厌!」
  「啊哈哈,没这回事的啦!那个老色鬼可没有这种胆量!」「这倒也是。那么再见了,拜拜!」
  小舞和朋友道别后,开始一个人走在河边。
  * * *
  「老师,到了哟!」
  「…呜…呜…」
  男人穿着包住全身的斗篷,但是脸上并没有化妆遮掩(原本就是这样,也无需再化什么装)。
  等到影山回过神来时,被那男人从身后抱住无法动弹,只有拚命地乱动。
  「这里到底是哪里?」
  男人对影山的问题完全置之不理,只是注视着对岸的小舞,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哼哼哼…那个女孩子,居然跑到了最理想的地方来。这里的话不容易被人发觉,好!就这么决定了!」
  「哇,你要做什、什么?放!放开我!」
  「就请老师在这里静静地看。我代替老师去跟那女孩论个输赢。」「喂!你打算怎么做?」
  男人忽然抱着吉他飞过河,向对岸的小舞而去。
  「那是什么吉他?是从哪里拿来的!」
  呛~!男人站在小舞的面前。然后弹奏起和他极不相称、内藏扩音机的电吉他嘶喊着︰「哇!啊!哇!啊!」
  悲伤无常的灯火~世间繁华尽散去~好人得以往生,造孽或是做恶多端…小孩子永远都是累赘~这对双亲是永远的负担~改过自心重新忏悔吧,诸行无常的魂魄啊…如果还有来生~…再相会吧…波~窿!
  那男人唱着不知所云的歌词,歌声更是完全的音痴。
  「啊,这是什么?啊!真是噪音!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小舞满脸讶异的表情说着,想再向前看个清楚。可是这男的却不容许。
  「哼哼哼,女孩,好好听着。我有时候是活泼的年轻学生,有时候是谜般的街头音乐家。但是,这一切都是隐世的身形。而真正的身形是─色即是空,森罗万象,解脱这世间的无常的终极解决『因果人』!哈哈哈哈!」咻~
  「…好、好冷。老头儿…千代田先生。」小舞只觉得全身颤抖。
  「是谁?谁是千代田先生?」
  不愧是老头儿。让人一愣一愣说不出话来的功夫可说是天下第一。男人靠近发呆的小舞,袭击上去。
  「呀!变态!谁来救救我!」
  「我不是变态,我叫做『因果人』!女孩,到今天为止你所做的诸多恶行,已经不容于法了。现在我就要代替那位善良的老师,给你严正的裁判,觉悟吧!」
  「快!快跑!相泽!…喂!臭老头,你碰我的学生一根毛发看看,我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影山竭力地喊叫着。但是小舞却好像误解了。
  「啊~影山!你可真下流。和这肮脏的老头儿躲在这里!」这女孩完全误会了,不做解释的话…
  「不是的,这是误会,你要相信我!」
  「好了,老师请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哼!」
  男人开始诵唱起咒语,他挥了挥手,影山的身体就变得动弹不得,而且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来吧!接受制裁吧,女孩!」
  男人抓住小舞的头。而小舞则死命地叫着,但是情形似乎有点改变了。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现在我已经张开『结界』了,即使你再怎样地呼叫救助,我和你的声音,还有样子也无法转到外面的世界。嘿嘿嘿…看着我吧!呐,回答我,你卖了多少,赚了多少?不回答吗?这样的话,就接受『因果报应』吧!」
  男人说完,手往上一挥,小舞的身体便浮到空中。而小舞死命地压住好像要向上扬起的裙子。但是男人竟将手伸进裙子里,抚摸着小舞的大腿之间。
  「哈哈,你就是在卖这个赚钱的呀!哈哈哈,不可以哟!」「谁…啊、老师救救我!老师!啊,我掉下来了…可能快要死了…」「放心吧!你的意识还活在现实界里,只是肉体和灵魂暂时分开而已。如果有老师在的话一定就会碍手碍脚的。」
  「真可恶…你到底是谁啊!你不是人类!」
  「你要我说几次才会了解啊!我是来自遥远未来世界的远方,为了处罚像你这样的恶人,改正他们的…」
  『哈!现在这男的努力在为自己说明,约束力应该会比较迟钝一点才对。只要集中所有的意识能够让右脚移动的话…这可是个机会,只有先试试看!』小舞这么一想,立刻决定将全身力量注入右脚。
  「你的脑袋果真是有问题,这个变态色狼!」小舞边骂道,使尽全力在男人的后脑杓踢上致命的一击。
  喀!男人抱着头,当场蹲了下来。
  「成功了!成功了!不过这样还不够完整。嗳,再一次!」这次她用左脚狠狠地踢在蹲在地上的男人的脸颊及鼻子上。
  「不要小看了女人,这个变态色狼!」
  男人一边流着鼻血,一边将脸埋入小舞的大腿之间。
  「呀!色狼!」又在脸上击了一拳。
  「呜呜呜…你…」还没说完,男人就晕过去了。同时影山也回复了意识,走到小舞身边。
  「啊…相…泽…没事吧?」
  「老师!我好害怕哟!」小舞不自觉地投入影山的怀里。
  「已经没事了…这可是你头一次叫我老师呢!」「啊…老师如此担心我的事,而我却如此对你,我真是…」「没关系了,只要相泽没事就好了。」
  「老师,从来就没有人如此重视过我,到现在为止我讨厌所有的人。」「你的家人和朋友呢?」
  「大家都像是在骗人的感觉,完全只在乎表面功夫。」「真可怜…也就是说谁都不关爱你罗?但是,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爱…」这位可怜的少女,用着湿润的眼神注视着影山。
  「…老师,我…已经爱上你了。」
  「…如果这是真心的,那就看着我的眼睛说,相泽。」「我…以前就很在意老师的事…但是不知道该怎样传达我的心意才好。」小舞低着头、亮丽的长发遮住泛着红潮的脸,这是影山所不知道的,属于小舞纯真的一面。
  「相泽,你虽然羞于让我看见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你,但是现在的你是最完美的喔!…来,再看我一次!」影山说着,轻轻地将嘴唇印上小舞的嘴唇。
  「老师…我再也无法控制住我的情绪!」
  「我也是!你说你爱我的话,我这辈子绝不会忘记。」「嗯…我已经觉得怎样都可以了。这样的第一次…」「小舞…可以吗?」影山的手毫无犹豫地伸入小舞的裙子之中。
  「刚刚那男人是弄这里吧?啊!真可怜,被那受伤的男人的鼻血弄成这样的脏…」
  「老师在这种地方…不可以…不要,好难为情。」「不过,你不是有感觉吗?你看,这附近渗出汗水了。」影山用手指轻轻地爱抚着沾满血的内裤。
  「老师你真坏…啊!」
  「你看,我让你更舒服点。」
  「我会害怕…老师,我…」
  「…难道,你是第一次?」
  「…嗯,所以请你温柔点…」
  「原来如此。你是第一次啊?好~老师也是最喜欢『原装货』的…哈哈哈!
  」
  老师的语气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似地,变得相当下流。这不该是从小舞所知道的影山口中说出来的话。
  「老师,你有点奇怪…啊!啊啊!不行…」
  他从内裤的外面温柔地扣弄着小舞的私处。
  「嘿!虽然有点奇怪…不过老师,感觉得相当的舒服。」「哈哈哈,不错吧!只要品嚐过我的指功,就会一辈子成为我的浮虏。」「可是老师没有女朋友,是在哪里学会这技巧的?啊!」「哼…即使没有女朋友,这也是我的本能。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你等看看…我和躺在那里的老师的经验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可是百战沙场的『玩家』…」「咦?为什么老师会在那里…啊!呀!」
  小舞眼前的,竟然是应该已经昏厥了的男人。
  「哇哈哈哈…这就是最深奥的『空蝉之术』!」「怎、怎么会!」
  「刚刚在你踢得我晕倒的时候,我所念下的咒语就全都解开了。当然你的身体也回复了自由,而他的灵魂也回到他本身的肉体。但是我已经将我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分离,而『附身』在他的肉体上。所以你会看到老师解脱咒语,我则在这段时间和你演话剧,藉以回复自己的体力。」
  对于这男人的可怕,小舞只有张大眼睛。
  「啊…啊!」
  虽然惊愕,小舞却发不出声音。对于眼前无法相信的事实及现在起将要发生的事感到害怕,小舞竟当场失禁。从内裤流出来的淡黄色的液体,流经过脚、再流到地面上。
  「啊哈哈,你也会失禁啊,几岁啦?真丢脸哟!」「…」
  「所以,再也不能够原谅。就让我在你那里『严正』的一击,觉悟吧!」「不要!啊!」
  虽然企图死命地抵抗,但是却不可能敌得过这非人类的『因果人』。男人非常简单地将小舞压倒在地上。
  「要开始了哟!真是『美妙绝伦』!」
  霹雳霹雳…!内裤被雄伟挺立着的巨物所顶破,冲进了小舞的秘穴里。
  「痛、痛…快停下来!」
  「啊,忘了把你的内裤脱掉…嗯,这样也好,我要开始摇了哟!」「不要!啊啊啊啊!好痛!救命啊!谁来救我!!」「嗯~这女孩子确实是个『处女』,没有什么比这种几乎接近痛楚的紧缩要来得美妙了。那我再怎么表现,她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初尝滋味的女孩而已。」
  男人将小舞的衬衫钮扣解开,道︰「喔,比外表看起来还大,发育得相当的好嘛!这晃动起来可真是漂亮。你是属于『不穿衣』的类型。」「拜、拜托!抽、抽出来…饶了我吧!」
  「你在发什么痴啊?我都还没有开始呢…原来如此,是你的『性感带』还没有被开发出来吧?好,现在就让你的那里尝尝我的东西,尝过以后就会比任何的女人都疯狂,疯狂地爱上它,觉悟吧!」
  「啊…不要!」
  「我来啦!」
  简直就像是对着敌人发射飞弹般的因果男,瞄准了小舞的体内,发射。
  「咻!」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男人将已经有点变软的鸡巴抽出来,从小舞的私处里流出白浊的液体,并混合着证明他是处女的血液。
  「呼!对女孩来说这刺激是不是太强烈了?哼哼,不过现在起,会沉浸在从身体的内部开始苏醒的快乐,而无法入睡。你看,开始了开始了…」于是就像男人所说的,小舞压着胸口,张着暧昧的眼神、满脸无法平静的表情。
  「怎、怎么了?身体热烘烘的,呼吸也变乱了…怪怪的,我到底怎么了?」「怎样?有没有兴奋的感觉呢?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吧!那里不管怎样都很想要对吧?那么女孩,怎么办啊?」
  「啊…啊…讨厌…很难为情!」小舞想说什么却又死命地压抑着。
  「哈哈哈!怎么了?想要什么就说说看吧…嗯?」「不行…不要让我焦急嘛…求求你,你知道的嘛…」「你说我让你焦急什么了?」
  「…想…要…进去。已经等不下去了!啊!…」「进去是什么意思啊?说清楚点!」男人用言语挑逗着小舞。
  「…让鸡巴进入我的体内!求求你,不要这样慢吞吞的!」小舞终于敌不过慾望,张开双脚说出淫秽的话语。
  「好!说的好!真是个乖孩子。好吧!就照你所想要的,来了!」男人的分身再度进入正在等候的小舞的私处里。
  「啊啊啊啊!真、真好!」得到了希望的东西,小舞像野兽般发出了欢喜的叫声。
  「怎么样?第二次的话爱液韵酿出相当好的润滑效果吧…好了,现在开始要怎么做呢?」
  「啊、啊…啊嗯…啊…」
  「你看,已经自己扭动着腰了。没错,毕竟人类也是野兽,这样就对了。」男人满足的嘴角浮现出淫秽的笑意。配合小舞腰部的动作,也将自己的腰部迎合着。
  「怎么觉得像是要虚脱了!私处也是如此…身体及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的感觉…当插到底部的时候,更加…真棒!」
  「放心吧!实际上是不会怎样的。只是一瞬间脑袋会变成一片空白而已,所有的记忆都会消失,产生身体漂浮起来的感觉。没错,就像这世上所说的『麻药』一样。」
  「啊…啊…」
  「人类只有在面临自己生命危机的临界点的一瞬间,才能够品味出至上的快乐。这就是『升天』」
  「啊…已经乱成一团了…再用力点…」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男人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厚。
  「这是我的绝技『天诛』,怎样?没有一位女人不想尝试看看的!」「啊!感觉变得好奇怪,啊啊啊!」
  「哈哈!更加的淫乱吧!将你所有的精力全部耗尽为止。」男人的往复运动渐渐激烈。
  「啊!啊!啊…真厉害…啊!!」
  「怎么样?真是可爱,实在无法想像这就是刚刚还在为丧失处女而喊叫的女孩。」
  「啊…啊…啊嗯…再快一点!再快!」小舞的腰摆越来越激烈,而且不自觉地弓起身体。
  「胸脯也是很敏感的…揉揉看!」小舞要求着。
  「嗯,这女孩,没想到居然是如此淫秽的女孩…喔!」「嗯!嗯…再用力点、再用力点…」
  「呜…喔!不行,这样的话反倒是我会先…达到…高潮…喔!要射了!」「啊!啊!啊…我还要!还要!」
  男人很快速地将鸡巴抽离,射在小舞的屁股上。
  「啊啊…居然是我先败阵下来。好了,就此结束吧…怎么样?有了这样子的惩罚后,就再也不会去想那些无聊的赚钱方式了吧!已经了解了社会对于本身产生怎样的因果报应了吧!这样的话,这件事就算解决了。已经这么晚了,今天就好好的回家反省吧!」
  男人正要将稍微下垂的鸡巴放进裤子里时,小舞却突然袭击过来。
  「…呜!你、要做什么?」
  「什么解决了?擅自将我扯进来,然后自己一个人兴奋了就好了…好像男人只要自己解决了,就突然冷淡下来…不要因为我是『处女』就想耍我,我可是还没有完全满足…老头子,确实地负起你的责任吧!」小舞将刚刚进入自己体内的鸡巴放在手里,粗暴地含入口中。对于这种意外的『发展』,男人也感到困惑。
  「做、做什么?等一下!」
  「嗯…嗯!嗯…嗯嗯…」
  「停、停下来!我对你的惩罚已经结束了。超过这个的话我也…呜!」小舞像恶作剧般的,使着性子继续舔弄着男人的东西。完全无法想像是刚刚还是处女所做的动作…她真是名副其实的『淫乱女』。
  「啊啊!连鼻子都滴下口水了…别人所说的话…有在听吗…拜托哟!」虽然男人拚命地喊叫,但是小舞却完全充耳不闻。
  「嗯…嗯…啊…」
  刚刚的立场完全反转过来。
  「…啊,对不起,请听我说一下!喂!听一下嘛!」「好像有变大一点了…啊!我忍不住了,要开始了!」「啊什么…啊!啊…等一下,喔!」
  小舞将男人压倒、跨坐在上面。将鸡巴导入自己的秘穴里。
  「啊…放进去了…真、真好!我好像已经上瘾了!」四周已经昏暗,再也没有来往的人。不对…即使有人来,小舞也会沉沦在被偷看的快感里,而变得更激烈吧!
  「你、你看!抢去我的上位,把这女孩子当做是处女就太说不过去了!喔!
  可恶!」
  「啊!啊!啊!啊!啊!啊!…」
  「拜、拜托你饶了我,因为你是晚辈…」
  号称绝伦的因果男,好像也敌不过这『小女人的力量』。声音也渐渐萎缩下去。而另一方面的小舞─
  「啊!吵死了!嗯…啊~嗯!这、这种感觉,啊啊!在深处好像有什么感觉,啊啊啊!生平以来第一次…好好…最舒服!啊~嗯!」「…啊!这女孩子,喔,有着最厉害的腰摆…喔!」「啊!要…要、要去了…啊─!」
  小舞这时候第一次尝到『升天』的滋味。
  一切结束之后,小舞便筋疲力尽地当场倒下来睡着了。
  * * *
  啁啁啁啁…啁啁啁啁…
  「…可恶…早上了?嗯~真冷~啊,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而且,呀!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体?…啊!老师!对了,那个时候…应该没有死吧…老师!老师!你没事吧?」
  「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而且相泽,你这模样…?对了,我失去了记亿,所以之后…啊!那个男的呢?」
  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可是却没有看到因果人的踪迹。
  「啊!还活着真好。下次一定要和真正的老师做哟!没错…就是这样!」「哈哈!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奇怪的女孩子…还有…嗯,对了,你被那个男人施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不在才会发生这种事…要说什么才好呢…」「嗯~没事了,老师,我很快就会忘记了。」
  影山观察脸色有些暗淡的小舞内心,他虽然想找些话来勉励她,可是却找不到适当的话。
  「对啊,一定很不好受吧…」
  「嗯~有一点。不过没关系。马上就恢复过来让你看…」「相泽…」
  在这种时候勉励学生,将沮丧化成力量就是老师的作用吧!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影山只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更奇怪。
  「我说没关系的嘛,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老师,啊!这么说那个男人,是到了早上不见的罗!而老师是昏倒的…呐,老师?」「…什、什么事?」
  「以前,真的…非常的对不起…我、我对于想要表现感谢的心情非常地笨拙…嗯~这时候到底要说些什么才好呢…」
  「…好了。我们还是赶快把昨天的事忘记了吧!已经早上了,有人来就不得了了,赶快穿上衣服离开这个地方!」
  「嗯…啊!」
  小舞不自觉压着腰部。然后真实地想起了昨晚的激烈情况。
  「…」
  「怎么了?站不起来了吗?」
  「嗯…好像有一点痛。」
  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对什么也不知道的老师说的话,老师会吓一跳吧…「不过…我的鞋子确实好像滚到那边去了,到底在哪里…」二个人四处的张望。
  「啊!找到了,放在那地方!」
  影山代替无法走动的小舞将鞋子拿过来。
  「来,鞋子!」
  「老师,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鞋子穿上?因为我的腰弯不下去,很痛!自己没有办法穿。」
  「这个?」
  影山将鞋子拿在手上观看,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现在几乎要破裂似的。小舞一边穿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嗯!老师,我在想,像老师这样的人收藏着女人的制服或是内裤,确实是『异常』。所以,现在起你不要再花那么多的钱到那种店去了,我有更好的点子喔!如果觉得我可以的话~老师…」
  「啊…」
  「…咦,老师,你怎么…」
  小舞注意到影山的喘息忽然起了变化,不禁讶异地问道。而影山的喘息更加剧烈。
  「啊!我、我那时候买的不是内裤,也不是制服…我心里面真正想要的是…就是像你们如此可爱的高中女生所穿过的旧鞋,以及这个…」穿上鞋子,影山握住小舞美丽的小腿,一边在脸上磨擦一边说道。
  「老师…你,做什么!」
  「这个…这个脚踝上的强调可爱的『三折短袜』。就是这个…现在是稀有的价值…啊,相泽,让我闻一下香味…」
  喀!小舞用身边的鞋子用力地打在影山的头上。
  「讨厌!变态──!」
  这就是所谓的『自做自受』吧…所以发生简直不可能的事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不过意外的,这二个人很适合也说不定…
  「你果然是个超级变态!真是的,被你这种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再也受不了了…呀!可恶,绝不饶你,你这个大笨蛋!」喀!喀!喀!
  「喂!好了!你~那里再用力点,用脚、脚跟的边缘用力踩…啊…」「不用你说我也会踩扁你。还在笑…不觉得心吗!这个畜生…」喀!砰!咚咚咚咚!小舞用脚跟用力地在影山的背上踩着、踹着。
  「啊!要、要射了。相泽!制服、不对,是只要穿上这鞋子及三折短袜就可以了,变成我的主人吧…我、啊!真有快感!」「别开玩笑了,被这样子整还会兴奋!这个低级笨蛋!」


相关文章:

上一篇:师傅和女门徒 下一篇:我们都已经长大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