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事借了种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单位女同事一直都挺多的,可能是因为妇女工作比较细致的原因,她是我一个部门的下属,而且在上班之前我们就已经认识了,
只是一直没有过多的联系,后来又了微信,我们见了一个群,没事的时候在群里一群人瞎聊天,还挺开心的样子,我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注意她,
我说话她就会跟,或者秒回,或者主动问我这个那个的,聚餐的时候也是她叫我的。
我偶尔挑起做饭的话头,她趁势说她做饭很好吃,有机会可以去吃她做的饭。我觉得有戏,内心狂喜,但不动声色。
到去年十一,聊过很多,但从不涉及性。
今年,又十一了,想起了去年十一的事情,很感慨。人为了自己的家族,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什么都能承受啊。
她的回复开始热情起来,不时的发她做得饭。
我回去后是和爸妈一起住的,偶尔提到妈妈做饭并不好吃。
她说,那你来我家吧,我给你做个好吃的。我说这不好吧,你老公会有看法的,对你不好。
她说,没事,我老公这几天出车,假期工资高很多,他跑了个远的。
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天下午就驱车直奔她家了。
嬉笑眼看,喝茶,聊天,谈谈初中的事情。两人都很开心。
她说,你温柔了很多。
我说是吗,你觉得这样好吗?
她说,好啊,从前都不敢跟你说话的。
而只有我知道,这并不好。这是内心不再足够强大的一种表现,只是在别看来更容易相处而已,自己的感觉上,却非常差。
聊天聊到了6点钟。她问我想吃什么,她去做饭。
我说,做你拿手的菜吧。
她做饭,我帮忙,不是用支起的帐篷扫她身上,她心花怒放。做饭更加起劲了。
期间在切菜时还专门,打开我的拉链,含了几下我的几把,然后没有洗手直接去做饭。吓我一跳。
我忙问,你不洗洗手吗?
她说,我想吃呢,特别想吃你的,你介意吗?
我说,你想吃当然我高兴,但是我怎么吃啊。
她红着脸说,也是哦,我得意忘形了。于是洗了洗手。
哼着小曲,做好了这顿饭。
效果好像不如平时,她抱歉的笑着说,做饭时净想着用什么姿势了,分心了,没有做很好,勉强了些,但还是吃些吧。
我说,很好了,比我妈妈做的好很多了。
我给她拿筷子,她摇摇头,给她拿勺子,她又摇摇头,一脸坏笑。
我说,你想怎么吃,让我喂你?
我夹起来给了她一个,她依旧摇头,指了指我的嘴。
我天,让我用嘴喂她。真有想法。
我喂了她几口,她说,其实我想吃一种东西很久了,只是找不到人,没法吃。
我说,嗯?想怎么吃?
她说,想吃人体盛。
我擦,听得我一阵发怵,居然这么重口味。
我说,哪有什么难的,你老公就可以啊。
她摇了摇头,嘴里嗯嗯嗯的几声,表示不行。
说,她老公土的很,气质不好,吃他身上的东西,我会吐一整天。
于是,我又想起来,清秀这个词,这个词被很多人用过很多次在我身上,我也曾自豪、骄傲。但后来发现并不管用,也就逐渐淡忘了这个词了。直到今天,她再说起,我又重新升起一种自怜的情绪。可惜了我这一身好皮囊啊,终究还是泯然众人了。
不用其他位置,都是放在几把附近,边口交边吃,画面淫靡不堪。不久我就射了出来,她混着饭,把精液一起都吃了进去。
几把软了之后,她继续吃。我隐约觉得,也许软几把更好吃些吧,虽然没有吃过,但一直有这种感觉。
等几把又硬了之后,我就想就地正法了她。她说,不行,一定要洗一下几把,否则阴道会受伤。于是她跟我去洗手间,给我打了好几遍香皂,洗的很仔细。
最后两人欲火难忍,在那里就干了起来,学豆腐屋里,桃谷工的姿势,干到内射。
我还有些不好意思,说没有来的起拔出来,抱歉。她说没事,我安全期。
后来又在沙发,卧室各干了一票,鸡巴已经生疼了。
后来的几天,又去一次。不再又前奏,什么做饭,不做了,我去了是干嘛的,就是操逼嘛。
去了直接就开干,她很想玩儿各种姿势,想肛交,但是我觉得脏,不想进去。
那天晚上,在他们床上干了好几炮,心中隐隐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快感。
那天晚上,睡在了她的床上,半夜里两人都侧身来了一发,射进逼里。
第二天醒来,发现屋里有个男人。听他们说话,分明是她男人。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怪罪自己昨晚为什么不走,如今被发现被打是小事,但颜面何存。
非常紧张的起身来,探查状况。
男人先看到,缩了一步,显然他也非常紧张,我很奇怪。
男人把我初中女同学叫了过来,女同学脸红红的走了过来。跟我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们大儿子学习很笨,家里都觉得是随了爸爸。所以想要个二胎,但又怕还笨。
所以想了这么个主意,她男人其实没有出车,这是去她婆婆家住了两天而已。
我说兄弟,虽然如此,我对不起你,从我内心来讲,我还是想偷你老婆的。
他憨厚的挠着头说,没事没事,我们结婚时她都是处女,我们为了要个,聪明的儿子,这样做是很值得的。
女人,拿过来一沓钱,说请你保密,以后也不要问这孩子的事。我们县城你也知道,赚钱不多的,这些你看不入眼,但是权表心意。
我推脱了几下,看她们执意要给,我不收好像不能放心的样子。
于是我就收了下来。
后来,大约11月份的样子,收到她的消息,说她怀了孕了,带着一个笑脸表情。
我回复说,恭喜啊,但是,显示已被删除好友。
今年此时,我的孩子,应该两个月了吧,我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她。

相关文章:

上一篇:撕去稳重的外套 下一篇:沉溺堕落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