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 秘书 市长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刘总,文市长打电话来说一个小时以后到。」当我的秘书苏娜穿着浴袍进
来向我通报的时候我还在床上。房间里,包括我的身上到处都是昨夜之欢遗留的
痕迹。我身上还穿着女用内衣、长筒丝袜,头上罩着苏娜的内裤,枕边放着她的
高跟凉鞋。「那还不快收拾,」我有点儿生气的说道。

  要知道,我开的这个大酒店全靠着文市长生意才能这么兴隆,市政府只要开
什么会议都在我这儿,而且我和文市长的私交也很好(他也是个FEMDOM爱好者,
只不过他不知道我也是),他为我提供生意,我为他提供女人,以前他迷恋的是
我的第一个秘书周琳(现在已经是他的生活秘书了),而现在他又迷恋上了苏娜
,而且是深深的迷恋。只要三天不见苏娜,他就像丢了魂似的。所以隔三差五他
就会来我这,说是和我聊天,实际上是找苏娜来了。

  当初我接受他的提议把周琳调到他的身边当秘书,是想掌握市政府内的动态
,现在我得用苏娜将他掌握在手里,这样才能控制他,所以当他每次提出要将苏
娜安排到他的身边,我都暗示苏娜没有答应。「快点穿衣服啊,还想什么呢?」
那边苏娜已经穿上了套装和丝袜,只是内裤还戴在我的头上,高跟凉鞋也在我的
枕边,看着她迷人的身段,我的下体又开始反映了。

  「再等一会儿,」我把她拽到床上,将头钻到她裙子里,使劲的闻着她胯下
迷人的香气。「讨厌」苏娜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两下,然后将内裤从我头上取了下
来穿上。「快点给我穿上鞋,一会儿文市长就要来了。」她将脚伸到我的面前。
「就不给你穿,」我又抱住她穿着性感丝袜的脚亲了起来。「讨厌,别弄脏了」

                
                (二)
  
  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坐在我的老板椅上等待文市长了,而苏娜则在外间的办
公室内整理着材料。我的办公室在酒店的最顶层,除了办公室,还有两间客房,
一间是我自己的,另一间是用来招待重要客人的,整个顶楼我都装有微型摄像机
,这点只有我和周琳知道。一部专用电梯直通这里,电梯是指纹按压,除了几个
人外,别人休想开门。电梯门直对苏娜的办公桌,除非有人来访通常她总是在我
办公室内办公。

  电梯门开了,首先走进来的是市长的生活秘书周琳,她今年二十九岁,是个
离婚了的少妇,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平时由他丈夫抚养,只有放假了才到又她来
照顾。周琳身高一米七的她穿的是黑色的职业套装,肉色长袜,黑色高跟鞋,产
后仍然迷人的身材配上这身衣服,真让人想入非非,文市长跟在她的身后,虽说
今年已经43岁了,可并没有发福。

  苏娜听到他们进来,头也没抬,继续整理着手上的材料,周琳正要开口说话
,只见文市长一下跪到地上,爬到苏娜的脚下。「主子,贱奴给您请安来了。」
我差点儿没把刚喝进嘴的一口茶给喷出来,平时他们玩FEMDOM的游戏只是在房
间里,虽然苏娜都跟我说过,但今天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还有什么时候他认
苏娜为主子的,我怎么不知道。

  显然周琳也不知道,同样大吃一惊,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而这时苏娜对他根
本是不屑一顾,只是将穿着高跟凉鞋的脚伸到他的嘴边,然后打开对讲通报文市
长的到来。文市长就好像是得到恩准,捧起苏娜的美脚舔了起来。我急忙从屋里
走了出来,「苏娜,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文市长呢,还不快扶起来。」「不。。。
不用,我是自愿的」文市长有些尴尬地对我解释。

  「刘总您看这不怪我吧,是这只贱狗自愿认我做主人,跪下舔我的鞋的。」
  
  「对,对我是自愿认苏娜小姐做我主人,自愿做苏娜小姐的贱狗的。」
  
  「那。。苏娜你就带文市长去房间休息吧。周秘书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儿。」
  
  「那好吧,贱狗,我们走。」文市长跟着苏娜爬进客房。
  
  一进我的办公室,周琳直接坐在我的老板椅上,打开电脑看着那边客房里苏
娜和文市长的动静,而我则坐在地上把她的一只脚捧在怀里,将另一只脚的高跟
鞋脱掉,透过丝袜,我能很清楚地看到她每一枚脚趾的轮廓,白嫩纤细,脚趾整
齐,趾肚丰润,我伸出舌尖轻轻舔着她的袜子,她袜子换洗很勤,平时也只穿高
根鞋所以脚味不臭只有淡淡的皮革清香,我闻着胯下立刻涨了起来。

  「看你急的,先去给我倒杯酒嘛。」周琳用玉足点了点我的额头。
  
  「是,是」
  
  把香槟放在桌上后,我又跪伏在她的脚下,正要去舔她那性感美丽的小脚,
她却把丝袜脚轻轻的踩在我的脸上,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我高耸的胯间。
「把衣服脱了吧,」周琳一边用小脚挑逗着我一边对我说。我脱光衣服,露出健
美的身材,直挺的阴茎昂首向前,只不过在阴茎的根部有几道红印,那是亚欣用
她的丝袜捆绑出的痕迹。
  
  「是你太太?」
  
  「不,不是,是亚欣主人。」
  
  「亚欣?这个小贱人,什么时候成了主人了?不就是个十八岁小保姆吗?回
头我好好收拾她给你出气。」周琳一直都是我太太晓妍的同性奴,从亚欣来我们
家当保姆以后晓妍就很少和周琳一起了,所以她一直很恨亚欣。
  
  「别,别,现在晓妍很宠爱她,你治不了她的。」
  
  「哼。」周琳怜惜的拍了拍我的头,示意我为她脱掉另一只鞋,然后用穿着
丝袜的足尖在龟头上或踩或踢,将另一只脚的脚尖伸进我的嘴里玩弄。我隔着丝
袜吮吸着她那香甜的足尖,用舌头在她脚趾上舔着。
  
  「想不想舒服一下?」
  
  「嗯」我含着她的玉足,口齿不清的答应。

  她把我嘴里的脚抽了出来踩在我的脸上,然后微微的用力,让我躺在地板上
,并让我用舌头在她脚心脚掌来回的舔,另一只脚则渐渐加重力气踩踏我坚挺的
阴茎,不时的踢上几下。最终当我的阴囊顶住她的脚尖,龟头滑在她的足背时,
我喷发了,浓浓的精液依附在穿着美丽丝袜的足背上。
  
  「讨厌,」周琳微笑着用脚尖点了点我那不争气的话儿,「这么快就射了,
我还没玩够呢。」我坐起身捧起那粘满我精液的小脚,伸出舌头开始清理我的战
迹。「把它舔干净了,再给我换双丝袜。」。。。

  我静静的伏在周琳的腿上,用脸在她腿上轻轻的蹭着,象一只乖巧的小猫,
而她则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边注视着监视器里的画面。。。此时苏娜正骑在文
市长的身上,一边上下运动一边玩弄着文市长的乳头,还不时在他的脸上轻轻的
抽打几个耳光。我和周琳刚刚坐好,文市长就驮着苏娜爬了进来,看来她们二人
已经不在避讳我们了,只见文市长头上戴着苏娜的小内裤,嘴里叼着长丝袜的一
头,另一头在苏娜的手里牵着,而苏娜则只穿着一条短裙和一条胸围侧坐在他的
身上。苏娜坐到沙发上,点着一支烟,「怎么样小贱狗,刚刚舒服了吗?」

  「谢谢主子刚刚给我的快乐。」文市长伏在她脚下答道。
  
  「文市长,还有三十分钟就要开市长办公会了。」周琳提醒着文市长。

  「好,好,就走。」文市长又低头亲吻了一下苏娜白晰的小脚,「主子,我
现在得走了,下次再来侍侯您好吗?」「滚吧,」苏娜笑着骂道,「刘总你看,
我的小贱狗够乖吧。」
  
  「这…」我无言以对。

  「刘总,我们先走了,下次来咱们再聊吧。」周琳先向门口走去。

  「对,对,刘总啊,咱们下次再聊啊。」文市长跟着周琳走出门口。。。

                
                (三)
 
  一进门,只见亚欣斜?a href=http://www.2HuaY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谏撤⑸掀纷畔汩模哪涂嗽硕言谝慌裕?br />是上个月晓妍买了送她的,雪嫩的美腿上一双白色呢绒短丝袜只到脚裸,正享受
着晓妍给她双脚的按摩。

  见我回来,晓妍只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冷冰冰的命令道「还不快去做饭。
」然后又底下头温柔地揉着亚欣的玉足,而亚欣则冲我微微一笑,「小狗狗回来
了,这几天不见,还都好吗?」见状,我只得跪倒在地,爬到她们的面前,「谢
谢主人的关心,这几天一切都好,去香港玩的一定很累吧。」

  「可不是,走的我脚都快肿了,又臭又酸,要不是妍姐天天给我按摩,这脚
早不是我的了。是不是,妍姐?」说完挑逗似的用脚尖在晓妍的脸上点了点。

  「讨厌,臭死我了。」晓妍使劲捏了一下亚欣的脚,两人嬉笑着打闹起来。
我一边在厨房做饭一边观察着客厅,只见晓妍正捧着亚欣的小脚在亲吻,要知道
,亚欣的一双玉足真的是美的无法用言语表达,要不然怎么会让晓妍这样的美人
都拜倒在她的玉足下呢。看着令人动心的一慕,我的小弟弟不禁抬起头来。

  「叮咚」门铃响了,亚欣抽出晓妍口中的玉足,在她的额头轻点了一下,「
快去开门,一定是你的周琳来了。」「她又来干什么,烦死了。」晓妍看了亚欣
一眼,跑去将门打开,周琳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跪下将晓妍的腿搂进怀里,一边
亲吻一边说,「妍姐,有没有想我啊?亲我一下嘛」

  「嗯,」晓妍半推半就的扶起她与她亲吻了一下。

  「哟,刚舔完我的脚就和周琳接吻啊。」

  「什么?」周琳还搂着晓妍望着亚欣,「主人,您怎么能舔这个小贱人的臭
脚呢?她是保姆啊!」

  「你管我那么多,吃饭吧先。」晓妍把周琳推开,让大家就坐。

  「讨厌了,晓妍姐把人家的袜子都舔湿了,算了,先吃饭吧,一会儿再玩嘛
。」亚欣故意气周琳似的说着。

  「咱们先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我出来打圆场。

  「不吃了!有事!」周琳气得瞪了亚欣一眼,把晓妍的脚再舔了一遍,气乎
乎的走了。
  
  吃饭时桌上是没有我的份的,我只有跪在地上用我的专用食盆,但我可以舔
晓妍的脚,这些都是亚欣订的规矩,说是小狗狗只能用狗盆吃饭,舔脚则可以促
进我的食欲。我很快将饭吃完,然后专心的舔晓妍的脚。其实我很想舔亚欣的美
脚,亚欣有汗脚,又爱穿旅游鞋和呢绒丝袜,所以味道十分浓厚,可她是不会轻
易让我舔她的美脚的,因为她知道就凭她的美足就可以将我们夫妇二人牢牢的控
制住。

  其实晓妍的脚也很美,不过没有异味,她从不穿运动鞋的,只有脚上淡淡的
足香已使我意乱情迷,我一边将她的足尖放在嘴里吮吸,一边偷偷观察着亚欣的
美脚。饭桌上有说有笑,都是谈论在香港的趣事,晓妍一边吃还一边用一只手去
捧着亚欣的美足,不时地用鼻子凑下去贪婪地吸着亚欣丝袜上浓浓的汗臭,用另
一只手拉下内裤手淫着,渐渐的晓妍开始呻吟,亚欣则将另一只丝袜足伸进了她
的裙子,代替了晓妍自己的手,足尖抵在她的胯下玩弄着,只一会儿工夫,晓妍
就瘫软在椅了里,而亚欣把粘着晓妍体香的足尖伸进我的嘴里。。。

相关文章:

上一篇:黉舍的爱情经历 下一篇:暖和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