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肥屁股师长教师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那麽,老师现在就来公布大家在这次综合测验中的成绩……”
在学生热切的目光中,雅玲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风崖村村办学校的教室里大约有三十名左右的学生,和现在的大多数山村学校一样,是混合编班,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三年级不等——15年义务教育的後半段:高中和大学预科的课程,则要到山外面的县城里去上。
而 站在黑板前的雅玲,看上去和一般的年轻女教师也没有什麽两样——假如只看上半身的话:乌黑的秀发梳成爽利的马尾,从脑後一直挂到腰部上方,一件月白色 的无袖真丝衬衫裹着丰满的胸乳和纤细的腰肢。然而腰部以下的遮蔽物却少的出乎人们的常识之外,除了四寸高的绑带细跟高跟鞋外,就只剩下黑色的丁字裤。与其 说是丁字裤,还不如说是绳裤:底部只有三指宽倒三角布条,勉强遮住了从阴蒂到会阴的部分,而剩下的就只有几根固定布条的细绳了;因为衬衫的下摆遮住了腰带 的部分,而从布条顶端连到腰带的那一根又深深地陷进了臀缝中,这样从後面看起来,整个下半身便似乎一丝不挂一般,当雅玲踏着一字步在教室里走动时,两个沉 甸甸的雪白肉丘恼人地晃动着,仿佛艳肉的波浪。 
山村学校的女教师会扮成这个样子,自然有其原因。还在一个月之前,这所学校与其他类似规模和环境的学校一样,是没有专职的教师的,学生们都是通过远端教学系统,听三维投影仪显现出来的虚拟教师讲课。
碰 巧,村里的首富龙哥儿(虽然已经发了大财,龙哥儿依然坚持让村里的老人和儿时的同伴们用以前的小名来称呼他)发现自己新买来肉奴隶的雅玲原来毕业于省 城的师范学校,拥有教授低年级义务教育的资格,於是,他便提议让雅玲天天来上两节课,以补远端教学的不足。雅玲现在的扮,则是出於龙哥儿个人的喜好。
村里的人们对於雅玲的装束也不是没 有任何看法,只是一则娃娃们确实需要老师的直接指教;二则龙哥儿的提取基因药物的菌类养殖场,是村里唯一值得一提的产 业,假如没有他直接间接提供的就业机会,风崖村多半会和附件的山村一样,壮年人都去城里打工,只剩下老人们守着摇摇欲坠的祖屋。
再 加上龙哥儿给村里的公共 事业捐过那麽多的钱物,实在不好驳他的面子;三则麽,大家虽然几乎没有亲眼见过性奴隶,却也通过卫星电视和网路知道饲养性奴隶是现在世界上最风行的活动, 闭塞地方的人反而更不愿意被人说落伍和不时髦。所以,雅玲便无可奈何地以肉奴隶教师的身份出现在学生们的面前。
少年人自然比大人更能接受新鲜事物,况且现在风气已开,性已经不像二十一世纪以前那样禁忌与神秘,光屁股的老师让他们惊奇了几天,接着也就风平浪静了。 而雅玲的温柔耐心也讨孩子们的喜欢,一两个星期下来她便和学生们融洽地相处在一起了、  
然而雅玲的饲主却自有他的想法
那天晚上,龙哥儿在长榻上抚着雅玲的黑发听她讲完学校里的琐事之後,沉吟着说道:“小雅,你做的不错,不过,我觉得娃娃们的学习热情还不够高的说……”
“唔……”雅玲不知怎麽回答,只是拿自己的发梢轻轻拂弄着主人的腹肌。
“嗯……,小淫娃,在学生面前暴露身体的滋味怎麽样。”龙哥儿忽然换了个话题。
雅 玲的脸烧了起来,虽然孩子们已经多少接受了自己的存在,但是作为受过严格训练的肉奴隶,当感受着好奇的视线集中在耻部和臀沟,当教室的穿堂风吹过自己裸露 的肌肤时,还是会觉得一阵阵心襟摇荡,加之,在讲课过程中,因说的口干而喝下许多茶水,却又被主人禁止去上厕所,膀胱的压力和失禁出丑的担心,进一步 地加剧了欲望的刺激…… 
“你有没有想过,”龙哥儿把雅玲横在膝上,用指甲在臀尖上画着圈,“让你的学生们重重地打你的大屁股?” 
“没、没有……” 
不顾女孩慌乱的否认,龙哥儿自顾自地说下去“比如说,在接下来的测验中,和孩子们打个赌,当他们的成绩超过60分後,每提高一分,就能打一下你的坏屁 股,如何?”
虽然是商量的口吻,雅玲却明白这其实是明确的命令,於是,只得用颤抖的声音应承道:“是,我明天就和孩子打这个赌……”
“嗯嗯,我就说嘛,我知道我的怀玲玲喜欢这个调调。”满意的龙哥儿在女奴的会阴上重重一弹,引来一声悲鸣和肉浪臀波。           



让 雅玲有点意外的是,当她红着脸在教室里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孩子们似乎并不怎麽吃惊。小雅老师是好色的受虐狂的概念已经植入他们的心中了,要不然,她 为什麽会来当龙叔的志愿性奴隶呢?然而,学习的气氛确实比以前有所提高了,凝聚在雅玲屁股上的视线的热力似乎也随之增长。
终於,各年级的综合测验在上个周末举行了,不出龙哥儿的预料,以往总是存在的四五个不及格,这次全都消失,在低年级中,甚至还出了两个破天荒的满分。
“唔唔……,小鬼们,这麽想打我的屁屁吗?”拿着批好的试卷,雅玲不禁一阵阵地委屈。
当每个学生都拿到了自己的试卷,交头接耳地讨论了一番之後,大家都一脸坏笑地看着可怜的雅玲。
窘 迫的女教师不知接下来说什麽好,结果还是班长三镟子(他的头发有三个旋儿,所以得了这麽一个小名)代表大家发言:“小雅老师,您是准备趴在膝盖上挨打,还 是躺在书桌上受罚呢?” “唔……都不要才好。”雅玲的心里自然是那麽想的,但是一定要选的话,还是躺在桌上,羞耻少一些吧……
孩子们似乎已经演练过了,当雅玲刚在桌上躺好,三镟子便拎起她的脚踝,推倒了头顶上方的位置,两个个儿最高的男孩和女孩马上接过了,牢牢抓定了脚踝和小 腿,把她固定在臀部45度向上的位置。其他孩子也在旁边围成了一圈
“嘻嘻,这就是CJ的45度吗?”不知谁说着怪异的冷笑话。然後,三四只手便怯怯地放在了饱满的臀丘上。
“哇,好嫩哦!好有弹性”惊异的声音上爆发出来。
柔嫩细腻倒也罢了,出乎意外的是,肥硕的屁股居然能如此富有弹性。(这些小孩子当然不知道,雅玲天天都要接受全身皮肤护理,表皮的厚度不到普通人的一 半;屁股的部分更是天天要在教练的鞭策下做能让人累瘫了的运动 
每 个学生一个个地感受着雅玲的美肉,更有人掰开臀肉,细细欣赏从布条两边溢出的肥美百嫩的阴埠。虽然胡乱的按摸根本谈不上爱抚,但是被自己未成年的学生 轮流仔细观察身体羞处的羞耻感,却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把雅玲冲得头晕目眩,甚至连抚摸什麽时候演变成拍打都没有注重到。 
清 脆的拍击声间隔挺长,因为大家都对臀肉奇妙的弹动赞叹不已,想要细细的观察;出於对老师的喜爱,同学们用的力气也都很有分寸,然而能量还是慢慢累积起 来,原本白皙、凉爽的肌肤开始渐渐发热,泛出诱人的粉红色。委屈、羞耻的啜泣声和着疼痛的呻吟从红唇中流泻出来,然而大家都被已经灌输了老师在疼痛中会欢 喜地哭叫的概念,没有人稍稍放松自己的责罚,只有几个心软的女生会不时地帮她擦掉嘴角和眼角的水渍。 
雅 玲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根据学生的成绩,累加起来,今天自己足足要挨上八九百下,说真的,这种程度的疼痛,对雅玲这样合格的肉奴隶来说,还算 不上什麽,然而现在学生们慢悠悠地拍打着自己的屁股,每个人都要花上至少三四分钟,累加的时间,已渐渐令她的膀胱感到难耐,而拍打的痛楚,也多少分散她的 注重力,令危机更加严重。
“让我……让我上厕所吧……”她嗫喏着提出请求,然而,大家都着了魔似地投入到淫猥的责罚中,几乎没人注重到她含糊的声音。“唔……,主人是要自己彻底 地出丑吗?”自暴自弃的想法攫住了可怜的奴隶,雅玲放弃了解脱的希望,乾脆放声哭泣起来。
升高的尿意和痛楚让屁股扭动的幅度便大,但是女教师的丰臀太过肥硕了,随手一挥便能击中,跳动不止的肉蛋,只是徒然增加施罚者的乐趣罢了。
当 惩罚接近完成一半的时候,雅玲终於达到了极限,随着一声崩溃的哀鸣,掩在裆部的,本已被汗水洇得半湿的布条,忽然全部湿透,紧接着,洪水从布条边缘涌 出,漫过阴埠的无毛小丘,向四面八方猛烈地扩散开去,小部分沿着小腹涌向上身,大半则在濡湿了半个屁股之後,顺着臀沟流到桌子上,汇成了一个不小的水潭。
这个变故,终於让学生们停住了手,肉奴隶缺乏自制力,在受罚或受爱抚的过程中有时会失控的概念,他们是有的,但是具体碰到了,还是让人手足无措,况且老 师哭得如此伤心,是不是自己做过了头了呢?              



在臀责的惩罚草草结束的第二天,雅玲若无其事地回到了班上,她红着脸,但却是微笑着告诉大家,她没有事拉。这让学生们松了一口气。
嗯, 事实上,雅玲回到主人那里,龙哥儿一面亲自给她洗屁股,一面好好地把她嘲笑了一番:一个A级肉奴隶居然让小屁孩子稍微打了几下,就哭着失禁了,这让 要强的雅玲大为沮丧,所以当学生们试探性地问她剩下的赌注是否还算数时,雅玲马上做了肯定的回答,只是加上了每次责罚不超过100下,多出来的移到日後再 执行的约定。
然而,女教师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学生打屁股的技巧和他们的学习成绩一样进步神速,这样,雅玲几乎每次测验都会给自己的屁股增加一大堆债务,天天一百下很 快就不够还债了;而这一百下,也变得越来越难熬了。
孩 子们记住了她屁股上每一个疼痛点;学会了遮住她的视线让她无法判断手掌挥下的落点和时机;学会了轻扫发热发红的肌肤以提高承受下一击时的敏感度;他们也变 得心狠,任由她声嘶力竭地哀告求饶,只顾嘻笑着把玩着难以自制地颤抖着的肉臀。技巧纯熟的学生,只要 十五二十下,便能令她哭泣着放出尿来,而对她的失禁,他们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年长的学生们辟出教师後面的一角,专门作为雅玲的刑责处,他们接进来一跟水 管,每次雅玲失禁了,便拿花洒冲一冲,然後不等她擦一擦眼泪,便再次在湿淋淋的肉丘上奏出清脆的乐章。 
不久,满意的龙哥儿和村中长老们将雅玲天天的课时增加到四节,於是,女教师的臀责也改成每节课下课时执行,天天四次,每次五十下,如此一来,天天的後三 节课上,雅玲都要撅着湿淋淋、红彤彤的屁股,挂着满脸的泪痕给孩子们上课了
这一天,又是公布测验成绩的日子,因为是第一节课上,雅玲的屁股还是清清爽爽的。
撅着嘴,做出委屈的表情,女教师把一张张批改好的试卷交到学生的手中。“三十三下哦!”一个学生看过了卷子,调皮地作出这样的手势。“哼!”
雅玲幽怨地 瞪了他一眼,继续发她的卷子,心里面却在默算着累加起来的打屁股次数……当她走到教室尾部的时候,不知是哪个恶作剧的家伙,忽然拍了一下手掌。
“啊啊……”本来就沉浸在对下课後的恐惧中的雅玲,被这忽然的惊吓冲破了防线,记忆中的感受暂时夺走了身体的控制权。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小便已经顺着 两边大腿的内侧,一直往下,流过小腿,脚踝,一直流进了高跟鞋里。 
“坏孩子们!”雅玲抽着鼻子,努力控制住颤抖的括约肌和大腿,用一字步走回黑板前。“四年级把《数学》翻到第60页,今天我们教……”
当她转身去写黑板 的时候,有一记拍击声在教师里响起,已经形成的条件反射摧毁了无效的反抗,众目睽睽下,尿液再次从剧烈战栗的肉丘下渗出,美丽的女教师用无助的哭腔,开始 一边失禁,一边讲课。


相关文章:

上一篇:被下迷药典范阿姨 下一篇:我与女友之间的反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