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玩的女人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一年前,我23岁。不谙世事的我却遭遇了一场「极度诱惑」,我失控了,我也理智了。往事已逝,但我却常
想起此事,思索「人性的弱点」到底是何物?……第一章她,很漂亮。鹅蛋脸形,大眼睛,睫毛又黑又长,鼻子挺
拔,嘴唇微厚。30岁左右的年纪,有北方女人的高大丰满,又有巴蜀女人的妩媚。初见她时,她身着黑色无袖紧
身T恤,丰满的胸部和款摆的细腰,让我为之怦然心动。
  尤其是她的皮肤,很细很白,光洁的粉颈与藕条一样的双臂,让我经常会想象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节。
  她所在的公司与我们公司同在一幢写字楼里,而且因为她单身一人,又才华出众,所以公司为她在楼里专门租
了一个单间让她暂住。
  每天早上我上班去得很早,经常遇见她穿着睡袍洗漱或者接水倒水,路过她房间时,总忍不住偷偷瞥上一眼,
她床上凌乱的被褥,床边椅子上搭着的黑色胸罩和内衣内裤;顺便嗅一嗅女人房间特有的味道。一切的一切让我浮
想联翩,恨不能一亲芳泽!
  由于业务上有些往来,我们很自然地认识了。她知道我很懂电脑,所以经常请教我电脑方面的知识。一来二去
的就熟了,闲暇时经常聊天。我私下里也为此高兴,毕竟可以接近她了。
  可能由于我待人比较真诚,慢慢的我开始走进她的私人空间。她和我谈心,请我吃饭,让我帮她布置房间,甚
至穿一件新衣服都要问问我好不好看。唉!其实在我眼里,她穿什么都很漂亮。我为我们的关系越走越近而暗自兴
奋。
  第二章她叫宫秀,一个烙有七十年代印记的名字。来自江西,但其祖籍是我们北方的,之所以来这里打工,是
因为父母业已双双去世,她是送父母回老家的,为了方便能逢年过节时去父母坟上祭奠,所以就近来到我所在的城
市打工。这些都是在一次吃饭时她告诉我的,苦笑里透着伤感,还有些孤独。我暗自里怜悯她,想对她多些照顾。
虽然对她来说,我只是个小弟弟。
  有一次她在整理相册时,刚好我过去找她闲聊,她就让我帮她挑一张好看的,计划打印出来放在办公桌上。我
于是津津有味地欣赏起来,每张我都看得很仔细,平时不好意思盯着她看,而此时遇见特好看的照片我便贪婪地久
久凝视,并且有意无意地使劲儿夸她如何如何漂亮,身材如何如何棒!看得出,对于我的夸奖,她很高兴并且有些
得意。有一张是她穿着吊带短裙斜卧在席梦思上拍的,半裸的酥胸和雪白滚圆的大腿,让我不禁呆了半晌,耳热心
跳自不必说了。因为她在一旁,我装做没怎么在意匆匆翻过去了。
  在此之前的一次闲聊中,我得知她28岁,大我5岁,至于她结没结过婚我就没好意思问。但是这次欣赏照片
时,我看完一本,随手拿起另外一本小相册,翻开便看见第一张是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并且封二上有一行俊秀的
钢笔字,「斓夕女儿:妈妈……」!我不禁脱口问道:「这小姑娘是谁呀?这么好的名字,斓夕!好名字……」。
突然,一旁的她一把夺过小相册,脸上有些不悦,「别乱看!」起身把那本小相册锁进了抽屉里。我尴尬地笑了笑,
随手又拿起另外一本翻着看,但此时脑子里却电光火石般一闪「那一定是她的女儿!她结过婚!」刚才她那不悦的
脸色里明显有很多不安。
  在随后的几分钟里,房间里的气氛是沉默的,而我的脑子里却跳动着各种问题:「难道她离婚了?或者丈夫遇
到不测?还是……?」随后又有些失落的感觉,原来这么美的身体已经被某个男人享受过了。可以肯定她那时的心
理活动一定也很强烈。不过我很快安慰自己:「没什么!快30岁的女人了还要人家是处女,不是难为人家了么?」
况且自己才23岁都已经不是童男了,哪能指望喜欢的女人全是处女之身?
  于是我照样一如既往地对她,她也一样对我,我们的关系在「朋友」的名义下越走越近。
  第三章有一天下午,我工作的事情做完了,正想去找她呢,刚好她就打过电话来,让我帮她看看电脑,说是有
些故障(其实她找我时经常是这样一个理由,因为我有同事在办公室)。去了她的办公室,她正坐在办公桌前,香
烟缭绕。她的表情很明白地告诉我:她此时心情不好。我静静地坐在她对面,点燃一支香烟,问她怎么了?她说老
板今天通知她:以后她就做办公室文秘吧,业务部经理的职务交给另外一个人了。所以觉得委屈,叙说时眼泪也不
时滴落。我当然不失时机地递过纸巾给她拭泪。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快吸完了一包香烟。
  她垂着眼睑微笑说:「是么?我这人就这样,喜怒形于色。」
  过了一会儿她看看表说:「快下班了,今晚你能不能陪陪姐?呵呵……喝酒去吧!」我说好啊!心里面跟着一
动,隐约觉得今晚会有什么事儿发生。
  我出去买了两小瓶二锅头和几样下酒小菜。其实我完全可以买低度酒的,但我想高度酒会让她更醉一些,那样
会更好,但又不能让她醉得一塌糊涂。嘿嘿……自己也不禁在心里骂自己,阴险!
  酒菜带到她房间后,她有些吃惊,二锅头度数很高哦!我会醉的哦!不过没事儿,一醉解千愁嘛!我说是啊!
今晚我就陪你一醉方休。我的酒量我知道,对付她应该没问题的。
  接下来我们就推杯换盏喝起来。酒入腹,万事涌心头,她一边喝一边发泄着眼泪,并且说一些感谢我的话,显
得很激动。我也应酬道:「甭客气,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陪着她终于喝干了最后一口酒,看她已经醉意朦胧,双颊绯红,目光迷离。
  而我却才被刚刚唤起酒瘾,无奈已经没酒了,天又太晚只好作罢。
  她步履不稳地起身倒在床上,又哭又笑。我耐着性子坐在沙发上没动,吸着烟等候她的主动召唤。她关掉了很
亮的节能灯,打开了床头的粉红色光芒,顿时整个房间笼罩在迷人的气氛中。她忽然说好热啊,起来当着我的面旁
若无人地脱掉衣物,只留下黑色胸罩和很小的粉色内裤!拉开被子潦草地盖在身上。她辗转地闹腾着,口中哼哼唧
唧,好象是痛苦。在我听来却象是发情的呻吟声。我坐在黑暗里的沙发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回想着刚才脱衣服
时白花花的性感,听着她那叫床一样的呻吟声。我默然不动,裤子里却不知何时已经硬梆梆的了!我很确定她在有
意无意勾引我,二十八九的女人,正是虎狼之年,又独守空闺,一定极度渴望男人的身体。后来所发生的事情果然
在我预料之中。
  第四章她忽然开口说,「小弟过来,帮我捏捏手指,好酸哦!」我急忙起身说道,「行啊,可是我不怎么会呀!」
一边说着已经坐到她身旁,心里面想,「哼!捏手指?一会儿不一定让我捏哪里呢!」
  柔和的粉色柔光里,她平躺着,被子只盖到了肚皮,裸露的上身娇艳肥美、凹凸有致,雪白的双峰傲然地紧绷
着黑色的胸罩。她眯着眼睛舒服地哼哼着,并不时地教我如何揉捏手指。接下来正如我所想,她说给我捏捏腰揉揉
肚皮吧!我心里怦然兴奋,双手箍着她的细腰,手掌边缘感觉着腰部以下肥美的臀部,很瓷实很有弹性。随着我的
双手轻重有致地帮她揉捏,她舒服地眯着眼睛,头微微后仰,轻微地呻吟着。此时我的阴茎已经硬邦邦地顶得难受,
看着她那撩人的模样,恨不能立刻趴上去使劲儿地干她!
  双手在她的肚皮上揉捏着,一会儿她说往上点儿,再往上点儿……,我心里暗暗好笑,依言而行。摸到乳峰下
时故意说,上不去了,挡住了。她眯着眼睛说,是么,什么挡住了?伸手从背后揭开了乳罩的扣子!说,这下可以
了吧!我的眼睛快瞪直了!双手激动地顺势上移……颤抖着抓住那白嫩饱满的双乳贪婪地揉了起来,她顿时显得很
激动,扭动着身子大声呻吟起来,哦,好舒服好舒服哦!而我此时手心贴她着丰满性感的乳房,感觉特充实美妙!
我也不禁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妙的感觉。裤裆里的那玩意儿已经顶着裤子一跳一跳的了!我好难受哦,但仍
在心里劝自己:别急别急,好事就是得多磨嘛!一定要等到她受不了了求我时再去享受,那样才更有激情!
  「啊……哦啊!好舒服……小弟你好会摸呀……哦!舒服……」在我熟练地爱抚下,她果然被撩逗地欲火焚烧
起来!不,我在心里说,不,还没有燃烧,只是嗅到了烟味,看到了零星的火星儿。我继续使劲儿揉捏她的乳房,
拨弄她暗红色的乳头,她呻吟着,不自觉地挺着胸部,我知道欲望已被唤起!注视着她的表情:双眼微合,两颊潮
红,微仰着头,乌发凌乱,粉颈似雪,呻吟连连!此时她已经不满足于我仅仅揉捏她光滑饱满涨红的双峰了,断断
续续地说,哦……啊!
  快……快再帮我揉揉小肚子,腹部……我微笑着双手下滑,连揉带捏地地转移到平滑的腹部,按摩肚皮时手掌
故意不时地触摸一下她微微凸起的阴阜,感觉里面毛乎乎的,真想立刻顺势滑进去,摸摸那可爱的地方。这样一来,
她反应更强烈了,自己揉搓起乳房来,喘气般地呻吟着,剧烈扭动起腰臀,双腿把锦被也蹬开了甩在床的一侧。我
……我呆住了!
  美丽且极度性感的身体白花花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双峰如雪,颤巍巍地挺着,颤动着淫欲,那细细的腰,饱满
丰硕的臀,两条玉腿更是让人心动,想象着被夹在其中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抚摩起她浑圆雪白的大腿,好滑好绵
好有弹性哦!双手箍着她的玉腿揉磨起来,她显然很满意我这个主动的爱抚,呻吟着说,「好,就这样……啊哦!
……哦再往上点儿……再往上点儿……」此时的她显然已经在暗示我摸他的阴部了!我却故意在大腿根部踟躇不前,
说:「不能再上了,再上就湿了……嘿嘿!」她一面陶醉在我的爱抚中,一边说,什么湿了?怎么会湿呢?
  我嘿嘿笑着说,还问我呢!我正要问你呢,嘿嘿!
  她撒娇般地说,「讨厌……你好坏哦!」说着索性抓起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阴户上,无耻地说「替我揉揉嘛!」
虽然隔着粉色的小裤头,但我的手心已经分明感觉到来自里面的湿热了!爱液已经湿透了内裤!难怪她忽然无所顾
忌起来,此时的我犹如被困的野兽,内心的欲火烧得我浑身膨胀,但我决定还是要忍!
  「好湿呀你这里,看你把裤子也弄脏了!」她颜面如花,娇羞般说道,「都是因为你呀,小弟!……坏东西!
替姐脱了吧……」霹雳突然炸响,却又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内。我拿起激动的手,轻轻捏住粉色内裤的边缘带子,
慢慢下拉……第五章接下来的情景犹如唱大戏时的开幕一样,里面的风光逐一显露!阴毛、阴蒂、阴唇……,内裤
刚拉到膝盖上部时,她就迫不及待地用脚把内裤勾了下去,踢到床边,叉开了大腿,抓住我的手盖在阴户上示范性
地弄了几下,说:「就这样哪!给我揉揉,我好想疯一下……!」
  抚摩着湿滑温热的阴部,我立刻想到了当初跟以前的女友偷尝禁果时的情景,那种手感跟现在没什么区别,只
不过这个有点骚罢了!呵呵……五根手指同时动作起来,一会儿揉,一会儿捏,一会儿抠挖,一会儿上下滑动!最
妙的是我的手指配合得那叫绝顶啊!拇指抵住阴蒂,食指和小指摸弄两侧的大小阴唇,中指与无名指并拢抵住玉洞
口转动抽插。她大叫着,压抑地喊道,「啊……哦呀!……想不到你这么会摸,啊……爽死了……」我的五根手指
如同白居易《琵琶行》里描写歌妓弹琵琶的绝技一样,「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
珠小珠落玉盘。」
  她疯狂地揉捏着自己的双峰,腰肢剧烈扭动,大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我的抽插,喘息着,咬着牙齿,咯吱
吱响。
  我怕楼道里的过路人听到了,忙制止她说:「小声点啊!都听到了……」她顾不得理我,闭着眼睛,咬着牙,
喘着气儿,脸颊润红。后来干脆一条玉腿搭在了我的大腿上,这样我就置于她双腿之间了。这样无异于火上浇油!
腿压腿的感觉让我热血沸腾!酥麻的阴茎不自觉猛挺了几下。我右手揽住她滑嫩修长的玉腿,左手继续展开攻势,
运指如飞。她发情般地企求道,「快,快!快进去呀!我受不了了!抽插,用点力!女人都喜欢男人狠狠地干她们,
知道么……」我顺天应人,先二后三,用手指在里面一会儿旋转,一会儿快速抽插!一会儿又抵住阴道口温柔地摩
擦,水水流得我满手都是!
  这种对于我来说隔靴搔痒般的做爱方式,竟然让她那天晚上一连冲上高潮三次!累得我手都酸麻了。事后,我
洗了手,她也用水洗净了下身,穿好睡袍躺在床上,满足地点了一支香烟,满脸尽是满足的幸福。我坐在床边靠在
她的臀部上,甩着手腕,说,「妈呀!累死我了,手都快掉了!怎么谢我呀!」
  她狡黠地笑着说,「给你还不够呀?全身上下让你看了个够,摸了个够!哼……」我苦笑着说,「看你刚才那
么淫荡,我那里都顶得生疼呢!可惜没有上去干你,唉……不过说回来,我这身板儿,估计伺候不了你呀!你的欲
望太强了!」
  她得意地吐了口烟雾,「那是当然,女人三十如狼嘛!」我说,「嘿!狼呀得需要虎来干才会满足吧!咱楼下
那保安,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他一定能满足你吧!
  嘿嘿……!」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去去去!讨厌!手指灵活嘛!鸡巴不卫生,况且我今天没给你准备套儿。
下次也可以呀!」我哈哈笑了:「我常洗澡的,鸡巴挺干净的,不信你舔舔?」她妩媚地白了我一眼:「去!我才
不要呢!别逗我啊!一会儿我又要来了。」我故做恐慌道,「别别!我不逗你了,我还怕累断我的手呢。」(全文
完)
  【完】

相关文章:

上一篇:卡在师长教师的屄里 下一篇:还珠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