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姓熟女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朱菁拿起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想了想,叹了口气又放下。换上一条牛仔裤准备出门去。
  如果穿裙子的话可能会被认为是一种诱惑,还是裤子显得比较保守,能够表明自己的态度——她其实一点也不想被那些陌生男人轮暴,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自从在好姐妹吴敏的婚礼上被轮奸之后,她已经实实在在的成了当地出名的免费厕所,一不小心就会被男人抓去轮奸。她的性格太过软弱,根本无力反抗。报警?当地的警察大都参与过对她的轮暴,所长更要求她每周上门服务,不然就要给她和她男朋友一点颜色看看。而男朋友王小蔫又是那种看到自己老婆被强暴会上去帮忙按住手脚的男人。
  既然没有办法拒绝,又不愿意背井离乡,就顺其自然吧。
  朱菁犹豫了片刻,用湿巾擦掉了淡淡的粉色唇彩,这是她脸上唯一的化妆品。“让自己尽量丑一点,应该可以减轻那些男人对我的欲望吧。”她是这样想的。
  但实话实说,朱菁算得上天生丽质,由于五官也秀美小巧,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的时候更有一种清纯可人的诱惑。由于皮肤娇嫩,身材娇小,现年22岁的她看着就像是十六七岁的孩子,更让那些有娈童倾向的男人欲火中烧,欲罢不能。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长相清纯但并非不解风情,稍一挑逗就知道怎么迎合男人的女人更能激起世间男人的兽欲呢?
  而长时间的被人奸淫,使得她清纯的五官中隐约透着一股风韵,举手投足里更是透着一股子娇媚。虽然违背她本人的意愿,但她还是成了那种令绝大部分男人欲骑之而后快的风骚女人。
  她套上一件略厚的t恤,太薄的容易看到里边胸罩的轮廓,那会大大提高她被人拦住的危险。然后她锁好门离开了家。
  朱菁尽量避开人多的大路,选择人迹稀少的小巷。步行到她与王小蔫约好的见面的餐厅大概要十分钟。她不敢打车,上一次打车的时候她被司机载到出租车司机们用来打牌喝酒的聚集处,轮奸持续了一整晚,直到次日天微亮的时候才将衣服破成碎布条,满身精液的她用车载着丢回到她和王小蔫居住的小区门口。
  “咦,快来看,这里好像躺着一个人。”保安小刘第一个发现俯卧在小区门口,正在微微喘息的朱菁。
  另外一个一起巡逻的保安老李快步走上来,只用了几秒钟就弄懂了现在的情况。
  “我认识她,这是住在B苑1104的朱小姐。”老李对小刘说。
  “那现在怎么办?把她送回家去?还是用内线电话通知她家里人?”小刘中专毕业之后刚来到这里当保安,还不了解情况。“要不要打电话报警?”
  老李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先抬回保安值班室再说。”
  值班室的条件非常简陋,好在地方还算宽敞。进门正对的墙角放着一排监控录像,另一边是一张单人木板床,左手边靠墙摆着一张破旧的双人沙发,右边是一张写字台,上面胡乱摆着一些杂物和一台饮水机。
  小刘横抱着朱菁,进门后就想把她抱到床上去,老李从后面跟上来拍了他脑袋一巴掌。
  “你傻啊,这么脏你往床上放!?丢沙发上去。”
  小刘不敢违拗,轻轻的将朱菁放在沙发上。经过一夜的轮奸,朱菁已经耗尽了体力,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身上剩下的衣物根本起不到遮挡的作用,左边的乳房整个露在外面,乳房小巧而解释,微微上翘,乳头是鲜嫩的粉红色,右乳被几缕布条挡住,若隐若现,显得更加诱惑。
  再往下是圆润的腰身,朱菁的腰不算非常细,但线条十分优美,脂肪不会堆起来,但躺下的时候又完全看不到肋骨。肚脐又深又园。她的阴毛不是非常丰茂,但既黑又亮,呈标准的倒三角形分布,长得整整齐齐的。
  除了腿上破破烂烂的丝袜,她的下身完全赤裸着。面色潮红,微微喘息的朱菁睫毛一颤一颤的,似乎随时要从昏睡中醒来。
  小刘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气息越来越粗,下身的制服已经在慢慢突起。
  老李可是丝毫没有闲着,先去打了一盆热水,然后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块破布。
  “过来帮忙。”老李把坐在沙发上的朱菁往外拖,然后抬起她的双腿朝两边打开,然后自己扶住左腿,示意小刘扶住右腿。
  双腿被分开之后,朱菁的小穴就整个暴露出来,两片小阴唇微微有点发紫,由于彻夜的轮奸,洞口根本闭合不拢来,就这样鲜嫩的打开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正顺着洞口慢慢往外淌,已经流到了微微开口的肛门处。粉红色的肛门一张一合,菊纹非常漂亮,同样滴着精液。
  老李将粗黑的食指伸进朱菁的下体,用力一挖,精液就如同开闸泄洪般喷薄而处滴落在地上,湿了一大滩。
  “呸,这些孙子,每个人起码射了两发。”老李恨恨的骂了一句。
  小刘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一切,一手捏着丰满的小腿,一手握着白嫩小巧的脚掌,双腿微微颤抖,忍不住就想把脚掌往自己的脸上凑。
  老李看精液流势减弱了,便把朱菁的左脚架在自己肩上,穿着浅色丝袜的小肉脚蹭在他脸上,光滑舒适。老李腾出左手来按压朱菁的小腹,同时右手食指再次整个插进了朱菁的阴道。
  “咦。”他感觉手指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但越挖只越将它推向阴道深处。他用左手分开朱菁的大阴唇,把右手两根手指伸进去,夹到了那东西的一头,慢慢将它拉出来。
  原来是一个轧起来的避孕套,解开后发现里边是一卷千把块的钞票,不用说是出租车司机你几十他一百凑起来的。老李抽出两张一百的,然后将剩下的依旧轧起来,放在一旁。
  这时候小刘已经把朱菁放倒在沙发上,用热毛巾给她擦去身上的精斑。一边擦一边在她胸腹几个部位轻轻抚摸。
  “小刘啊,你今年多大年纪了?”第一次小刘因为太过专注没听见,于是老李又问了一次。
  “啊,今年十……十八了……”小李结结巴巴的说着,转过头满面通红。
  “有女朋友了没有啊?”
  “还没有呢。”
  “以前有没有碰过女人啊?”
  “读书的时候交过一个女朋友,但只亲过嘴摸过奶子,别的就不让做了。”
  “那你想不想睡了面前这个女人啊?”
  “啊。”小李惊得一个激灵跳起来,毛巾都吓掉了。“这怎么可以,她是咱们业主啊。”
  老李捡起地上的毛巾,继续擦拭着朱菁的下半身,刚才小刘只敢在腰部以上活动。一边擦一边用剪刀将朱菁身上的衣服都剪掉,不一会朱菁就全身赤裸了。
  与此同时,他简单的讲了朱菁的经历,以及他对今天晚上事情的推论。
  “很明显,她又被一波男人捉住了,轮奸了一晚上。大部分人都射在阴道里,一部分射在肛门里,还有些估计是只爱看不爱干的变态,是围着她一边看她被人肏一边自己撸出来的。全都射在身上。”老李用这句话作为结束。
  小刘直听得血脉贲张,下身已经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总之这个女人就是这附近男人的公妻,出了名的精液厕所。而且还有一桩奇事,从来没有人因为跟她性交染病,甚至有些明知道有性病的,跟她操了几次之后不药而愈了。所以你如果真想上她,不用带套子。第一次带套子没意思。你如果觉得不好意思,叔可以去门口等你完事儿。
  “你不要觉得自己是个童男子,她是个破鞋,好像吃了亏。我跟你说实在话,这女人非同一般,这辈子能睡到她是你小子的福气。总之你自己考虑清楚。”
  小刘听了这一席话哪里还用考虑,径直脱了裤子和内裤,踢到一旁。五寸长的肉棒已经膨胀到极限,微微颤动着,包皮有点偏长,龟头被包在里边,只露出一点点。
  “叔你不用走,就在这教教我该怎么干也好。”
  “要是平时,叔会让你跟她调调情,这贱人摆弄起来很有味道。今天嘛,你就这样直接干得了。”
  小刘就打算这样直接扑上去,老李摇摇头,示意他把朱菁拖到沙发边。
  “对,就这样捉住腿,把那条腿给我,扶着你的鸡巴,慢慢的塞进去。”
  小刘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桃源洞口,慢慢的往里塞,刚接触到洞口就感到一股温热。因为精液和淫液的缘故,里边湿滑无比,小刘的鸡巴虽然粗大,但也没有受到太多阻碍,龟头就没入了阴道口。
  “慢慢来,进不去了就退出来,再往里去。等你的鸡巴沾湿了抽起来就有意思了。”老李右手帮忙托着朱菁的左腿,左手掏出火机,一边点烟一边从旁指导。
  小刘慢慢的抽送了几下,感觉已经开始顺滑了,就加大了力度。朱菁的阴道里非常紧窄,一圈圈的淫肉裹着鸡巴,随着抽送的增加,淫肉愈发裹紧,小刘的包皮受到的阻力也愈大,终于在一次插入中包皮被阴道内壁的阻力推到了龟头根部,龟头整个露了出来。
  小刘顿时感觉到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从龟头传到尾骨,再沿着脊柱直达脑内。再也控制不住,肛门猛烈的开始收缩,鸡巴不断抽搐,将处男的精液射到了朱菁的阴道内。
  一直抽搐了二十几下,十好几秒,强烈的高潮才告一段落。小刘将鸡巴退出来,上面满是白浊的精液与淫液的混合物,包皮已经退下去,粉红色的鲜嫩龟头整个露在外面。因为抽插的时间短,鸡巴并没有完全缩小,而是半软不硬的耷拉着。
  小刘一脸尴尬,红着脸退到一边。
  老李将还剩下小半根的烟头丢到地上,一脚踩灭。“年轻人,第一次肏逼,快点儿是难免的。小伙子本钱不错,下次应该就能跟这骚货好好玩玩儿了。”
  “还能有下次啊?”小刘一脸惊喜。
  “要干几次都可以。老子已经肏了她好几十次回了。”
  老李说着也退下了裤子,毕竟是上了点岁数的人了,又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没那么容易兴奋,粗黑的鸡巴只是微微充血。
  “这样肏没意思,跟奸尸似的,看叔把她弄醒了来弄。”
  老李说着走到朱菁跟前,一巴掌扇在她脸上,这巴掌用力很是不小,白嫩的脸上立刻泛起五指红印。
  朱菁吃痛,哼了一声,慢慢的醒过来。
  “这样没问题吧?要是被追究起来……”
  “谁承认是我们打的?就算知道了,就王小蔫那个熊样,能追究出个鸡巴。”说话间老李又是一巴掌扇在另一边。
  “这贱货耐肏得很,上次有人拿球棒捅她的下面,撕了好长一条口子,当时血就止不住了。后来你以为怎么样?那些人拿破布给她塞住,过了三天,连伤口的影子都找不着了。她身上被人掐被人拿烟头烫的地方就多了去了,你给我找出来一处看看?”
  值班室的灯光很亮,朱菁又是一丝不挂。小刘仔仔细细的看遍了她的全身,除了脸上的红印,身上的皮肤光洁如玉,别说疤痕,连一颗痣都没有。
  “按你这么说,真是神了。”
  “这贱货就是老天爷造出来专门给人肏的,你还别不信了。”
  这时候朱菁已经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满脸淫笑的老李正捉着自己的双腿,用半软的鸡巴在自己阴户上磨蹭。她尖叫一声,然后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忙用左手挡住胸口,右手去推老李的鸡巴。
  老刘正等着她,等她手伸过来就一把捉住,用力按在自己的鸡巴上。细嫩的小手柔弱无骨,让老刘很是受用。
  “老刘,你不要这样子,我下面有点疼,你放我回家好不好。”朱菁开口哀求道,声音纤细清脆,每个字都清清楚楚。
  “你给我说清楚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就送你回去,你看好不好?”
  朱菁脸上一红,闭口不答。
  “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让我干一发也行,等叔叔我舒服了就让你们家小王来接你。”
  朱菁明显感觉到右手里的鸡巴慢慢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热。她清楚如果老刘折腾起来就没个完,于是只能无奈开口:
  “昨天晚上我出门去吃晚饭,在小区门口招了一辆的士。开了好一阵子我才发现,的士没往我要去的地方开,我问师傅怎么回事,但他就像没听到一样。
  “后来的士就开到近郊的一座废弃仓库,外面停着好几辆的士。然后司机师傅把我拖下车,拉到仓库里,我看到里边有几个人正在打牌。”
  老李一边听,一边用朱菁的手搓弄着自己的鸡巴,左手将朱菁的手从她胸口拉开,“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又不是没看过。”
  朱菁的脸又是一红,左手也被老李拉到了他的下体处,只能用双手握住。朱菁的手小,老李的鸡巴也不短,两只手堪堪握住。
  老李腾出手来,搓弄着朱菁胸前的两颗红豆,因为还要听故事,只是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没有太用力的抓扯。
  “继续,叔叔听高兴了就会放过你。”
  “后来他们就把我丢到一张矮桌上,让我曲着腿躺着,在我肚子上打牌,赢家坐在两边,拉开裤子拉链让我握着他们的鸡巴搓弄……”
  “怎么个搓弄法啊。”老李笑着问。
  “就是这样子……”朱菁说着用两手开始套弄老李的阴茎。
  “再后来他们就开始喝酒,然后用剪刀剪掉了我身上的衣服……”随着老李在她胸前的拨弄,朱菁微微有些气喘,脸上泛起一阵潮红。“后来……后来他们开始猜拳,赢了的就……”
  “就怎么样?快说你这贱货。”老李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就开始欺负我。”
  “肏你就肏你,说什么欺负。”老李哈哈大笑,小刘也在一旁赔笑。他的鸡巴不知不觉中也开始慢慢抬头了。
  “我起先当然不愿意,但荒郊野地的,我喊也没人能听见,第一个上来的时候,我里边干得很,他骂了我一声然后就开始用手指挖……后来就开始湿起来了,他抽了一阵子就射在里边……”
  “你就算喊来了人,恐怕也只会跟着他们一起轮奸你罢了。”老李说完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朱菁脸上又是一红,但没有否认,“再后来他们就把我的衣服扯得稀烂,让我抱住一个焊在地上的空油桶,然后有人就开始从后面插我,我哼哼了两声之后,前面的嘴也被人用阴茎堵住了,然后他们开始轮流上,射了的就到一边休息,我只记得有几个人在旁边打电话,人好像越来越多,后来有人把什么滑滑的东西涂在我屁股上,然后开始插我的……”
  说到这里,朱菁顿一了顿。老李只是笑着继续揉她小巧坚挺的乳房,也不再催。
  “……屁股。”
  “说肛门!”老李用力捏了一下奶头。
  “啊。”朱菁忍不住叫出声,“插我的肛门,后来也有几个人射进去,也有些前面插一阵后面插一阵的。再后来我就记不太清楚了。但我嘴里是一直都被填得满满的,有些是射在里边,有些是射了之后再塞进来抽几下。”
  小刘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副场景:
  一个雪白娇小的肉体伏在汽油桶上,双手环抱,双腿无助的夹紧。屁股伸出桶沿,淫乱的阴户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男人们轮流上前,把粗大的阳具插进湿淋淋的阴户里不断抽插,粗糙的双手用力捏住白嫩的大腿,撞得啪啪有声……
  而在前面,男人抓着头发提起那个小巧的脑袋,把或坚硬或疲软的阴茎塞进女孩的嘴里。而朱菁只能用柔嫩的双唇无助的包裹着男人的阴茎,任由他一边抽送一边玩弄自己娇小的乳房,眼里含着泪花……
  小刘忍不住开始用手套弄起自己的阴茎。
  手里玩弄着椒乳,被一双柔软的小手认真的套弄着鸡巴,看着一个清纯美丽的女孩子娓娓动听的叙述自己如何同时被好几个男人轮暴。老李的鸡巴也已经膨胀到了极限,他闷哼一声,拉开朱菁握在自己鸡巴上的双手,直挺挺的将鸡巴塞进了前面那个温暖的洞穴里。
  “啊……老李你说过不搞我的,你不讲信用。”朱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搞得有些慌乱。
  “闭嘴你这骚货,再啰嗦我就打电话再叫几个兄弟来一起肏你。”老李示意小刘上来捉住朱菁的双手,然后自己握住女子雪白纤细的脚踝,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很快,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朱菁面色潮红。她咬紧下唇,但仍然从喉咙里传出一声声闷哼,细嫩的脚趾慢慢抓紧,整个足背供起来,足掌上出现一道道细密的纹路。
  见她已经为无力反抗,小刘放开了她的手。
  朱菁并不是那种淫乱的只会追求肉体快感的女人,一时间双手的自由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并没有用手搓揉自己的胸部以获取更大的快感,但也无法将老李推开,于是只能让双手以一种推拒的姿势伸向空中。
  老李见状一声冷笑,他说:“老子要揉你的胸,你自己抱住腿。”
  朱菁无奈之下,只能用手抱住自己的大腿,让它们尽量的分向两边,这个姿势让她的阴户更加突出,老李抽插带来的快感也更强烈了。
  老李空出双手,开始大力的揉弄起朱菁的胸部,不时拉住乳头一整猛扯。
  胸部和下体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让朱菁没法再忍耐,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老李你放过我……我快不行了……啊……我快要丢了……啊……你快射出来好不好……我还要回家去……啊,啊……王小蔫一晚上没见我了……他该着急了……”
  “有什么好着急的,谁也能想到你干什么去了。”老李感觉到了朱菁阴道的一阵阵紧缩,也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不对,前面应该加个『被』字,是『被』干什么去了。”
  “啊……我不想……我也不想被他们干的……”朱菁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啊……我是被他们……强暴的。”
  小刘忍不住了,跨上沙发,把粗大的阴茎塞进朱菁的嘴里。
  女人在高潮的时候都乐意含住某些东西,用以排解下身的那种充满快感的苦闷,所以朱菁没有任何抗拒,而是用力吸住嘴里的鸡巴,柔软的舌头快速的在小刘的龟头上打转。
  “你个死贱货,每天都要被好几拨人轮奸你才罢休。”老李龟头上的快感也达到了极限,拼命用最大的力度与速度撞击,朱菁再也扶不住自己的大腿,双手用力抓住沙发的边缘,大腿环绕在老李腰上。
  “老子丢给你了,贱货!”老李大吼一声,将阴茎顶到最深处,射出了积蓄已久的滚烫精液。同时双手用力的抓住朱菁的乳房,小巧的乳房堪堪一握,一条条雪白的乳肉从指缝中被挤出来。
  朱菁被的宫颈被精液一烫,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小腰被射得一抽一抽的,下体的阴精喷薄而出,喷了好几次。因为叫不出来,小嘴只能用最大力量裹紧了小刘的鸡巴,舌头死死的顶住阴茎根部。
  小刘毕竟刚褪下包皮,龟头还十分敏感,也因此大吼一声,在朱菁的喉咙深处射出了今天的第二发精液。
  少顷,老李把已经疲软的阴茎拔出来,一大泡混合着淫水的精液顺势滑落到地上。小李也抽出阴茎从沙发上下来,站在一旁不住喘息。
  失去支持的朱菁慢慢从沙发上滑下来,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你把这里收拾一下。”老李对小刘说,“我去抽支烟,然后给王小蔫打个电话。”
  看着小刘一副依依不舍表情,老李在他背上来了狠狠一掌:“没出息的狗东西,看你这点儿德行。老实告诉你,只要你跟着老哥,保管你肏这女人肏到吐为止。”
  老李说着穿好裤子出门去。
  10分钟之后,王小蔫急急的赶到值班室,手里攥着一条大毛巾。这时做爱的痕迹已经收拾干净,朱菁被草草抹身之后抱到了沙发上。这次小刘可没客气,一边抹身一边揉乳房,挖下体。除了有气无力的哼哼,朱菁没有其它任何反应。
  老李将大概过程告诉给王小蔫讲了讲,当然隐去了他跟小刘强暴朱菁的环节。朱菁事后可能会告诉王小蔫,不过这也无所谓。然后将那个装着钞票的避孕套递给王小蔫。
  王小蔫黑着脸,一言不发的听完。将避孕套揣进裤兜,用毛巾裹着朱菁,扶着她慢慢回家去了。
  “那些钱是怎么回事?”小刘忍不住好奇。
  老李吐出一个烟圈,慢悠悠的回答道:“这是这地区男人们的共识。大家都知道朱菁这种尤物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真把他们逼走了,对大家来说损失太大。所以每次轮奸之后,多多少少会给一点补偿。王小蔫跟朱菁的工作都很一般,多亏这样,这些日子才有了点起色。”
  “那咱们不给钱,还从里边抽出两百来……”
  “咱们也辛苦了一大早上的不是?今天得吃点好东西补补,不然哪有精神上班。”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
  自此以后,朱菁出门时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打车的。

相关文章:

上一篇:嫖娼奇遇初中班主任 下一篇:老议和老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