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姑娘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怀抱着娇柔可怜楚楚的上官燕,血天君竟升不起要占据她芳心的念想,只想这么静静的抱她在怀,任由她向自己哭诉。
  许久,上官燕才止住哽咽,有如惊慌的小鹿一般,心跳如麻,从血天君怀中退出,脸红道:“天君哥,对不起,把你衣服都给哭湿了。”
  血天君摇头轻声说道:“没事没事。”
  安顿了上官燕,血天君更感自己身边女人,都是善良的,因为上官燕的遭遇,众女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出现,喧宾夺主,反而很关心她。
  在客栈安顿了一日,第二天血天君早早的起了来,不是他想早起,而是不知是谁,竟打扰了他的清梦,怀中的两个美人,何香云与薛婉容还在酣睡,血天君已穿衣到了屋外。
  “这位客官,楼下有位女子找你。”
  门外所站之人,是这间客栈的小二。
  看着他,血天君并未多问。
  到了楼下,血天君看到一楼,一个女子坐着,数个女子站在她身后。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找我呢,原来是独孤公主啊。”
  血天君看到坐着的妙龄女子,不禁走上前笑道。
  独孤玉脸上也带着笑意,看到血天君立即站起了身,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公主,你大可叫我独孤玉就行。”
  点着头,血天君疑惑道:“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事,昨日你杀了上官煌,可是让我这无双城又热闹了一番。”
  独孤玉嘴上说道,脸上却似乎隐藏着什么。
  血天君轻笑道:“是嘛,谢谢关心,我没事。”
  两人片刻的对视,血天君老谋深算,这个独孤玉并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面带妖媚的她,实则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么一大早来找自己,不会是连点目的都没有。
  独孤玉见他说得轻描淡写,随即平静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姓血,名天君。”
  “哦,血天君,好名字啊……”
  独孤玉点头呢喃的称赞着。
  殊不知她此时心底震惊无比,果然如她所想,这个来历不明的武功高手,竟然是血天君,只是她还不能确定,这个血天君,是不是就是释武尊手中所说的血天君。
  如果是,独孤玉定当诛杀,这可是将自己爹爹害成痴呆的罪魁祸首。
  然而她脸上表情平静如水,只是拱手笑道:“天君哥,小妹自小仰慕有情有义的武林人士,昨日回到家中,便说了你的事迹,我娘对你可是大加赞赏,像你这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在我无双城可不多见啊。”
  “这算什么,我只是做了自己觉得对的事罢了。”
  血天君谦虚的说着,心里却惊叹不已,这小小年纪的独孤玉,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自己刚才报出名号时,她明显的一怔,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这一点就足可说明,独孤玉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她不说出来,必然会有她的想法。
  “话是这么说,但天君哥,为我无双城除去一害,今日我在家中摆下一桌酒菜,还希望天君哥,能赏个脸。”
  独孤玉说道。
  血天君脸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单听独孤玉这句话,他不禁在心底暗道:摆下酒菜,实则是设下圈套吧。
  “好,既然玉妹妹这么客气,我血某怎么还好意思拒绝,中午,我会过去的。”
  血天君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这无双城虽是高手如林,血天君却从没惧怕过,连无双城三大护法,城主独孤一方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这剩下的高手,又能有什么作为。
  早早吃了点饭食,血天君独自一人又出了客栈,更叮嘱姚淑兰几人不要到处走动,让她们全都留在了客栈之中。
  有何香云和薛婉容与颜盈在,这些女人的安全,血天君一点都不担心。
  走在大街上,血天君不禁感叹,这无双城确实是个大城,但是要是论热闹,比之天下会管辖的天荫城,就少了很多。
  行了几条街,血天君漫无目的,他并不急着去无双城城府,想到独孤玉回去一说,那些人必然会急,但却不一定会来主动找自己。
  无双城内,除了城的正中央建有城主独孤一方美仑美奂的府第,“无双府”外,其余那些接近数百亩的土地,尽是布满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其中有七成住着独孤一方的徒众,而其余之三,却住着不少平民,俨如一个大镇一般。
  这城内各处可见衣着破烂无家可归之人,看着一些骨瘦如柴,临近死亡的人,血天君一阵哀叹。
  无双城虽在江湖上大城,亦是一个大派,可是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为了自己过上好日子,便榨取着城内的平民百姓,才致使这城内之人,看起来都是无双兵卒富裕。
  若是在天下会山下的天荫城,一直皆在雄霸的护荫下民生安泰,绝对不用苛捐杂税。
  因为雄霸运行天下会的费用,全都来自黑白两道的自动奉献,雄霸纵然处事作风狠辣,惟只是针对江湖异己,从未祸及无辜的庶民,这才是枭雄的风范。
  若单从这一点看来,天荫城的平民的确比无双城的低下城民幸福多了。
  “小南,小猫,你们不许乱跑,我出去买点吃的回来。”
  一个暗巷内,血天君看到一个身影,听着那黄鹂般的娇声,他停下了要离开的脚步。
  “嗯,我们不会出门的。”
  就当那身影折身朝着血天君走来时,她却浑身一颤,呆立住了。
  “呵呵,真巧啊。”
  血天君轻声笑道。
  脸上没有了薄纱的遮挡,那张绝美尖尖的脸蛋和一双迷人的眸子显现了出来,只是那眼角下的一条天生红痕,略微和脸蛋不太搭配。
  显然这妙龄女子是认识血天君的,只是她却低着头,径直往前走着。
  刚要与血天君擦肩而过时,一条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梦姑娘,怎么见到我就走?”
  血天君疑惑道。
  “对不起,你……你认错人了。”
  这个芳龄少女,摇头说道。
  血天君暗笑,梦,这就是原著中的梦美人,只可惜在原著里,她实在是可怜得很,但是现在,遇到自己,也只能说她的命运,会被改变。
  挑起眉头,血天君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说道:“既然你不承认,我就找人问问,想必那两个小孩,一定知道你叫什么吧。”
  “不,你不要伤害他们。”
  梦惊呼出声。
  “那你可认识我了?”
  血天君没想到要伤害谁。
  梦终于点了点头,轻声道:“血天君,我知道你来无双城的目的,但是这无双城高手如云,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松开了她的手,血天君摇头笑道:“离开,我为何要离开?今日还有人要请我吃饭呢,这顿饭就是在无双府里吃,你一定也会到场吧。”
  “啊?独孤玉请的人就是你?”
  梦激动的娇呼道。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笑问道:“怎么了?梦姑娘……”
  梦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血天君更加起疑,只是想到她似乎知道独孤玉的计划,不然怎会这么想自己离开。
  “没什么……”
  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血天君没有追问,而是转移话题道:“梦姑娘,你不是该在无双府里居住嘛,怎么在这地方住呢?”
  这巷子里的房子都有些破旧不堪,可就是这里,都不是很多人能住进来就住进来的,梦本身不住在这里,而是在城东不远处有房子,故因她乐善为人,才留在了城内。
  对血天君,梦并没多大的仇恨,对他解释了一番。
  血天君不禁赞美道:“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医治,我想看病的人一定不少。”
  “见笑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梦说着,转身已一路小跑出了巷子。
  见她跑掉了,血天君笑了笑,径直向前走了去。
  看到这扇已破烂不堪的木门,血天君透过门缝,看到院子里,正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手持木棍,在有模有样的耍着,而在房子的阶梯前,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像是没睡醒似的,一直打着瞌睡。
  “妹妹,哥哥的剑法如何啊?”
  小男孩挥舞着手里的木棍,似乎沉浸在了之中,尽是喜悦。
  可是他口中的妹妹并未回答他的话。
  “还不错。”
  一个声音突兀的在门外响起,真舞棍的小男孩一怔,停了下来。
  看着外面站着的男人,小男孩一脸谨慎和疑惑,忙丢下了木棍,走到了自己那正瞌睡的妹妹旁,小心翼翼的盯着外面的男人。
  “小家伙,怎么不继续练了,既然想学武,就该坚持不懈才对。”
  血天君不想吓到这两个小家伙,也没有推门走进去。
  小男孩疑惑道:“你会武功吗?”
  血天君点头笑道:“会一点。”
  还是武功的魅力大,当血天君被这个小男孩请到了院子里,不禁感叹,若自己是个坏人,那这小男孩和小女孩,已经要遭遇不测了。
  “哥哥,梦姐姐说,不许跟陌生人交谈的。”
  看到院子里多出一个男人,小女孩不禁娇声提醒道自己的哥哥。
  “小猫,别乱说,这位大哥哥才不是陌生人,他认识梦姐姐的。”
  小男孩也不是糊涂的孩子,在刚才,就问了血天君为何出现在这。
  血天君先说出了梦,不然这叫做小南的男孩,也不会让自己进到院子里了。
  拍了拍小猫的脑袋,血天君笑道:“我跟你梦姐姐是好朋友,她出去给你们买吃的了,应该快回来了。”
  “哥哥,你说你会武功,就教我点吧。”
  小南激动的说道。
  血天君直起身,点了点头,拿起刚才小南扔掉的木棍,持在手中如持剑一样,只见他手腕一甩,那木棍便如蛇一般的向前刺去。
  只是简单的一招直刺,但小南却惊呼了出声。
  “哇,好厉害啊。”
  血天君不禁觉得好笑,这小南可是一点都不懂武。
  “厉害的在后面呢。”
  血天君说着,身形突然一跃,手持木棍的他,在面前的大树上不断挥舞着木棍,仅仅片刻,树上便留下了一行孔武有力的刻字。
  “妙手回春嫣如梦,善心多积福泽霖。”
  “哇……好棒啊,哥哥,你好厉害。”
  小南眼露羡慕的喊道。
  尤是才几岁的小猫,也被血天君刚才使出的一招惊呆了。
  这时,却听一串脚步声急促的进到了院子里。
  三人回头看去,手里提着热乎乎冒着气包子的梦,怔怔的看着树上的刻字。
  两个孩子是不会看懂树上刻字的含义,可是梦却看得懂。
  他怎么知道懂得医术,又怎么知道自己在无双城,一直扮演着一个医者的角色。
  梦没有多想,看着自己收留的两个流浪孩子,怒斥道:“谁叫你们让陌生人进来的。”
  小南很无辜的说:“梦姐姐,他说他是你的朋友。”
  听到她的训斥,血天君轻笑道:“梦姑娘,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大恶之人嘛。”
  被他这么一说,梦低下了头,这血天君确实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但是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梦一点都不觉得有错。
  想到是他让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竟然还敢来到无双城,梦真怕他会牵连到自己,和这两个无辜的孩子。
  “你们进屋去吧。”
  梦把买来的包子递给了小南。
  两个孩子很听话的进了屋。
  凝视着血天君,梦轻声说道:“你可知道,你现在出现在无双城,已有多少眼线发现你的行踪。”
  “那又如何?”
  血天君似笑非笑的看着梦。
  又如何,梦简直无法相信,他有什么资本可以这么强横,就算魅影、迷心两大护法死在他手里,独孤一方的变故也是他一手造成,可这无双城内,并不是只有他们三个高手。
  梦的眸子深深的盯着血天君,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是谁?”
  血天君轻笑道:“天下会的血天君,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为何还要多此一问。”
  “不,你的身份远远不止于此吧,天下会突然淡出江湖,血门横空出世,而你和血门现任门主黄蓉,且是老相识。”
  梦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这是血天君始料未及的,梦知道血门,知道黄蓉,这并不算什么稀奇,因为血门现如今,虽不是江湖最大的门派,却是现在最火的门派。
  血门扩张之速度,就是天下会和无双城最鼎盛的时候,也达不到那么恐怖的收服速度。
  血门,血天君,之间有联系,梦并非是根据血字来判定,而是在穆家庄,她看到血门之人和血天君之间有接触。
  血天君仰头大笑了一声,顿了顿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身份远不止这些,哈哈,我以为没人会知道我的事,你可真是让我感到惊奇,连我的底细都可以查到。”
  “我只想知道,你要对无双城做什么?”
  “呵呵,这倒是难说,无双城是江湖两大势力之一,我血门想要扩张,称霸江湖,要是无双城阻拦,你说,我会怎么做呢。”
  血天君反问道。
  称霸江湖……
  梦惊诧的看着血天君,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的男人,竟然会有如此妄想,江湖之大,无人知道,想要称霸整个江湖,那得需要多强的能耐。
  她突兀的感到这个男人是那样的邪气,他的身上有着令她忍不住要被吸引的魅力,到底为何?这个男人的野心,为何自己看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许久的沉默,梦只是感叹道:“万物皆微尘,微尘亦有消散之时,血天君,你既想要称霸江湖,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哦?什么事?”
  血天君疑惑道。
  梦双眼注视着血天君,一字一句道:“不要妄开杀戮,即便是你死与不死,不要伤及无辜。”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梦姑娘,人所做之事,并非由心而定,佛说不杀生,可佛遇到魔,难道会真的不杀嘛。”
  “这无双城不能落在你的手里。”
  梦坚定道。
  她这么坚定,血天君固然知道有她的道理,姥姥和她都是这无双城的守护者,她们当然不会看着自己,把无双城变成血门的地盘。
  但是既是如此,血天君没有霸道的狂言,只是争辩道:“梦姑娘,你可看到这无双城如今的境况,民不聊生,无双城的首领,各个富得流油,掌握着生杀大权,可是你可想过,这些平民百姓的生活,是不是在水深火热之中。”
  “即使是,但无双城也不能落在他人手中,这是祖宗留下来的基业。”
  梦已不准备在掩盖自己的心理,若是她现在不好好与这个强敌说好,那日后,无双城真要被他血洗,那将是梦最不想看到的。
  血天君背着手冷声道:“没人能阻止的了我,我血天君,敬你是个好姑娘,才会对你以礼相待,我来这里,只是想要你知道,无双城半月不到,即会易主。”
  “你……”
  “不用再说了,梦姑娘,你好自为之吧,也替我向你的姥姥捎带句话,无双城易主,只会给全城百姓带来幸福,无双城只是换主,你们还是无双城的守护者。”
  血天君说完,身形突兀的在梦面前消失了。
  梦怔怔的看着刚才血天君所站之处,他是怎么消失的?轻功再好,也会留下个身影吧,可是刚才她眼神丝毫没有从血天君身上离开过,而他竟然在自己眼皮下消失了。
  而另一个让梦震惊的是,血天君怎么知道自己和姥姥是无双城的守护者,难道他也知道无双城所掩藏的一些重大秘密。
  无双城东的一片空地上,一座破旧的关公庙建于此处,无双城很少人知道,这关公庙建成于何时,又为何会建在这里。
  但是对于武圣关公,无双城的老一辈,却都知道一些他的事迹,三国时期绝对的武将,神一般的存在,忠义之人,可却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这间关公庙看似破旧不堪,平常的再不能平常了,但这之下却掩藏着一个关系着无双城命运的巨大秘密。
  一条通道里,梦快步向前行走着,刚走过一个小门,她看了看两个躺在席草上的女子,娇呼了一句:“大姐,二姐……”
  两个女子都未搭理她,梦自讨了个没趣,走到面前不远的屏风前,喊了一声:“姥姥……”
  “梦儿,是你回来了。”
  屏风之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可从声音中辨出,那是一个古稀老人才有的嗓音。
  梦拱手道:“姥姥,今日我遇到一人。”
  “谁?”
  “血天君……”
  “什么?你确定是血天君?是天下会的血天君?”
  屏风之后的姥姥很激动的问道。
  和她同样激动的还有四夜与五夜,可是两人都没有出声,她们可都与血天君有着亲密的关系,梦来汇报血天君的事,定是不好的事。
  梦没有继续言语。
  屏风突兀的被一股气劲撕裂,后面之人也走了出来,满头银发的姥姥,依旧带着黑色的面纱,只是她的手上,却带着一副奇怪的银丝手套。
  “你们两人到外面去。”
  姥姥凝声说道。
  四夜和五夜对视了一眼,同是对梦有些憎恨,本想知道她要说关于血天君的事,显然姥姥和梦,根本不信任二人,才会让她们出去。
  但是姥姥的威慑,四夜和五夜目前还不敢反抗,她们在等,在等血天君所说的那一天……
  待两个师姐走了出去,梦才看着姥姥,忧声道:“姥姥,血天君来找过我。”
  “找你,他找你做什么?”
  姥姥惊讶道。
  “他确实是天下会的血天君,但是我跟您说过,血门确实也是血天君的势力,他此次来无双城,是来……是来……”
  梦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姥姥挑眉道:“梦儿,继续说,他想干什么?”
  “让无双城易主,还说这是对全城百姓的幸福着想,另外他让我给你一句忠告,不要搀和进去这件事,无双城还是无双城,只是会换一个主人。”
  梦轻声地说着,眼神也瞟向了身前的姥姥。
  在梦的眼里,姥姥是个慈祥的老人,但是却也不失霸道,但是她听到这句话,竟没有半点激动,反而眯笑着眼睛。
  “是不是血天君要做这无双城城主,其实就算他不来,这无双城迟早要换主人,只是要还是独孤一家的人来掌管,无双城的百姓还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或许换个城主,可能会好点。”
  姥姥似乎有些言不由心的说道。
  但在梦看到,姥姥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令她很惊叹,她可是这无双城的守护者,现如今有别人要夺取无双城,她却没有梦想象中的激烈反应。
  没等梦说话,姥姥突然想起了一事,问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天,我竟然忘了,姥姥,快走,血天君此时一定在无双城城府里,独孤玉邀请他去做客。”
  梦脸上露出惧色,才想起血天君对自己说过,要去城府。
  姥姥一怔,身形一动,早就窜出了老远,梦随着跟了上去。
  而她们刚离开关公庙,四夜和五夜也从庙里走了出来。
  “大姐,她们要对夫君不利吗?”
  五夜一脸担心道。
  四夜娇笑道:“你觉得她们会是夫君的对手嘛,走,跟上去看看,就知道她们打算对夫君有什么阴谋了。”
  要是姥姥和梦听到两人的对话,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两人可是她们身边最亲近的人,可是现在,她们最爱的人是血天君,为了血天君,她们可以不惜一切,也要与血天君成为一伍。
  无双城城府犹如一个高官的府邸一般,大门外守卫森严,一个身影走到大门外,遭到了守卫的拦阻。
  “来者何人?这里是内府,不可乱闯。”
  守卫拔刀,对着来到这内府门外的血天君暴喝道。
  血天君轻笑道:“我是你们无双城独孤公主请来的客人,血天君。”
  几个守卫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刻有人进到内府里,去通传了。
  只是没过多久,血天君看到了昨日才见到的独孤玉,只是她身边跟着的不在是那些丫头侍卫,而是一群看似很厉害的高手。
  “呵呵,欢迎大家光临啊。”
  独孤玉看到血天君真的来了,眼里露出了惊叹,却还是拱手笑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眼神却看向了独孤玉身边的另一人,而这人正是血天君特意放回来报信的释武尊。
  “几日不见,释护法可好啊。”
  血天君像见到了久不见的朋友,对着释武尊笑道。
  释武尊一怔,随即抬手对他施了一礼,道:“血施主,你也好。”
  独孤玉看都没看释武尊一眼,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血大哥,请……”
  踏进内府的那一刻,血天君就已知道,这次设宴的独孤玉,实则是摆下了一桌鸿门宴。
  眼不观耳不听,血天君亦能感到,在这内府之内,各处都潜藏着高手,这样的高手,自然也只能在孤独玉和释武尊的人眼里算是。
  “血大哥,这次我娘听说你为我城除掉了上官煌那样的败类,可是对你有着很深的感谢之意啊。”
  独孤玉与血天君并肩而行,并如此说道。
  血天君挑眉道:“是嘛,呵呵,玉妹妹,这顿招待我的宴席,让我实在有些受宠若惊啊。”
  几人已行到一个大殿前,看到早已摆好的两桌酒菜,血天君也看到了几人早已在等候。
  只是他一眼看过去,除了惊喜就是惊喜,这里站着的竟都是美人,然而美人中站着的痴呆男人,却把这道美丽的风景线给污染了。
  那痴呆男人正是被血天君废了武功的独孤一方,空洞无神的眼神,让血天君心里暗笑。
  “阁下就是我小女所说的血天君吧。”
  一个美妇冷冷的出了声。
  血天君朝她看了去,点了点头,笑道:“正是。”
  如此爽快的答应,血天君本以为她们会突然发难,可是这美妇却婉转一笑道:“阁下为我无双城除去上官煌那样的败类,真是大快人心,请坐。”
  眯笑着入了座,血天君却暗想,什么叫大快人心,这美妇一定是独孤一方的老婆了,她虽表现的冷静,但是那眼神,却犹如蛇蝎一般的恶毒,一闪而逝。
  “我叫乌桓娘,这是我夫君独孤一方。”
  美妇坐下,立刻介绍了她身边痴呆的男人。
  血天君当然知道这是独孤一方,而这长得妖冶媚荡的乌桓娘,一定也已经从释武尊口中,知道自己就是害她夫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血天君。
  她们能做到冷静的地步,显然是有些计划,早已安排好。
  到底要怎么对付自己,血天君尚不知,可是就算这无双城的全部高手来围攻,血天君定然也不会怕,而这群人里,唯独少了个独孤鸣,独孤一方的长子。
  他未出现,血天君只是一想,也能知道他的去向。
  剑圣是独孤一方的哥哥,而自己能把独孤一方变成废人,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这女人一定是让她的儿子独孤鸣,去请剑圣前来。
  想到剑圣,血天君是心潮澎湃,剑道之中神一般的存在,剑二十三的招意,那将是他迎来的最好敌手,可是他来不来这里,尚是个未知数。
  “血兄弟,不知你从何而来?到我无双城,又有何事?”
  婢女斟满了酒,乌桓娘才出声问道。
  血天君看了眼身侧的释武尊,而后者一脸的惧意,不敢看向他。
  “我只是路过贵城,听闻无双城是江湖上的第一大城,所以路过看看。”
  血天君轻笑道。
  在乌桓娘身边的一个娇艳妇人,森然笑道:“只是路过看看嘛。”
  “绾萍……”
  乌桓娘冷声说了句。
  那妇人立刻不敢在言语。
  这乌桓娘一一介绍了一番,原来在她身边的三位美妇,皆都是独孤一方的老婆,乌桓娘是大老婆。
  看着这四个美妇人,血天君不禁暗道:好你个独孤一方,长得不怎么样,竟有如此几个娇媚老婆,哈哈,可是你已无福消受了。
  “血兄弟,我无双城向来敬佩江湖中人,昨日小女见你出招击杀上官煌,我一直还在疑惑,上官煌的武功可不低,你却一招将他杀了,武功真是不错。”
  乌桓娘站起了身,端起了一碗酒道。
  血天君也站了起来,谦虚道:“那上官煌做出卖女的荒唐事,该杀,但是他也是无双城之人,我自罚一杯,还请夫人见谅。”
  说着,血天君将酒一饮而尽,当那酒顺着喉咙进去时,血天君一怔,但是脸上却很平静,将酒咽了下去。
  酒中有毒,血天君只是细细一品,便知道这酒里掺杂了一些毒物,但是身具百毒不侵的强攻,血天君丝毫不惧。
  这时独孤玉起身,为他又斟满了一碗,笑道:“天君哥,那人该杀,怎能怪你,此时不谈扫兴之事,小妹为表对你的敬意,还请天君哥不要拒绝。”
  好啊,这些人原来是想用毒酒坑害自己,血天君暗笑,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又喝下了独孤玉端起的一碗酒。
  刚刚落座,乌桓娘身边唤作绾萍的美妇,竟摇身走到他身边,斟酒端起道:“血英雄,小女子也敬你。”
  “呵呵,不如同喝吧。”
  血天君笑着说。
  这绾萍脸色一变,连忙盈声笑道:“那怎么行,我是敬英雄的,略表心意,你不是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吧。”
  接过她手中的酒碗,血天君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绾萍,夸赞道:“多谢夫人的心意,我血某真是三生有幸,能让这么美丽妖娆、羞花闭月的夫人为我端酒,我干了。”
  他仰头又喝下了一碗,如此豪气,让在场的人都怔住了。
  乌桓娘不禁疑惑,难道他一点都察觉不出,他已经是众矢之的,这酒里有毒,要是一个高手,怎能品尝不出,还是他被美色所迷惑。
  “血英雄真是会说笑,绾萍长得啥样,怎能羞花闭月呢。”
  绾萍娇笑道。
  血天君感叹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看着夫人,真是心情畅快。”
  绾萍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轮番端酒敬酒的两个美妇,血天君一点都未拒绝,他就是要喝,让她们认为自己会中毒,不管是迷魂药还是毒药,只要她们暴露杀机出口,血天君也有理由来个绝地反击。
  “好,血兄弟真是有个性,这酒也喝了,我看有些话,也该说了。”
  乌桓娘冷声说道。
  血天君这时脸上带着酒红之色,突然脸色一变道:“酒……酒里有毒……”
  “哈哈……”
  乌桓娘和绾萍等一众无双城的人都是大笑了起来。
  唯独释武尊和独孤玉没有笑,而释武尊更是低着头,独孤玉倒是满脸的歉意看着血天君。
  狰狞的面孔让血天君尤其的可怖,只见他猛地掀翻了桌子,整个人向后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
  “血天君,这酒里确实有毒,而且是这世上最毒的穿心断肠散。”
  乌桓娘狞笑着说。
  血天君抬手指着她,怒道:“你……好毒,为何如此对我?”
  乌桓娘看着身边被自己拉过来的独孤一方,恨恨道:“你把我夫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问我嘛。”
  “杀千刀的,你就该被毒死。”
  绾萍也怒道。
  嘴角溢出鲜血的血天君,突兀的仰头大笑了起来。
  乌桓娘看他在此时还能笑得出来,不禁叹道:“血天君,我敬你是个汉子,但我夫君变成这般模样,都是你一手造成,纳命来吧。”
  嘴上说着,乌桓娘身形一动,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秀剑,腾身就朝血天君刺来。
  就在这危机时刻,两个人挡在了她的面前,让乌桓娘惊讶的是,挡住自己的人,竟然是释武尊和自己的女儿独孤玉。
  “你们……”
  “夫人,他已身中剧毒,必死无疑,请不要在下杀手了。”
  释武尊双手合十,劝道。
  独孤玉也说道:“娘,虽然他是害我爹的罪魁祸首,可是他注定要死了。”
  “哈哈,血天君,没想到你在我无双城,还如此能得人心,好,我就要看看你毒发身亡而死,到时天下会,没有你血天君,便会成为我无双城的地盘。”
  乌桓娘疯了一般的狂笑道。
  血天君吐出一口血,他一直等的就是乌桓娘的这句话,她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为她夫君报仇,而是为了天下会。
  这个女人野心很大,但是她千算万算,却不该如此低估自己。
  站在血天君身前的独孤玉,突觉肩膀上被一只手按住了,她惊惧的回头看去,却见血天君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好妹子,你很善良。”
  血天君起身就是这么一句。
  独孤玉歉意道:“天君哥,我……我虽恨你,但是……”
  血天君笑道:“不必在说了,你做的对,其实我该听你的话,离开无双城。”
  不知怎么的,独孤玉在知道他就是害自己父亲变成这样的人时,愤怒竟然毫无丁点,相反,当看到血天君被毒酒毒倒,她竟有些伤心。
  就在这戏剧性的一幕刚刚开始时,几道身影已来到了这里。
  姥姥和梦同看到桌子被掀翻在地,而血天君此时竟扶着独孤玉,好像受了重伤。
  而随着她们之后到来的四夜和五夜,看到这一幕时,一起奔到了血天君的身边。
  “夫君……”
  两人齐齐的娇呼了出声,更是扶着血天君向后退了退。
  谁也没想到四夜和五夜的出现,竟然是为了血天君而来。
  “呵呵,有红颜伴我身边,我血天君死亦足也。”
  乌桓娘挑眉道:“四夜,你们怎的和我无双城仇人在一起。”
  四夜怒视着乌桓娘,怒骂道:“臭女人,他是我和二妹的夫君,你今日要想杀他,就先杀了我们再说。”
  臭女人,这四夜竟然敢骂自己是臭女人,乌桓娘虽和四夜没多少接触,可自己身为一城之主的夫人,她在这里就是掌控者。
  “找死。”
  乌桓娘怒道。
  姥姥急忙闪身拦住了乌桓娘,急道:“夫人,我的两个徒弟,不是那种人。”
  “还不是,她们都叫这男人夫君了,难道是我听错了。”
  乌桓娘冷声道。
  没等姥姥说话,乌桓娘接着说道:“你们看起来都要阻拦我是不是,好啊,竟然都跟这个外人有关系,叛徒,全部都该死。”
  血天君抹去嘴角的血,朗声笑道:“哈哈,你知道什么叫众叛亲离,这无双城在你们的管辖下,都快成了地狱,民不聊生,你们活的倒是滋润,今日我血天君,就要这无双城改变。”
  “你凭什么,该死之人,还豪言壮语,看我今日不把你大卸八块。”
  乌桓娘已气道至极,已压抑不住了心底的愤怒。
  只见乌桓娘浑身陡然升起一股惊天气势,眼看她暴戾气息可怖,姥姥哪敢阻拦,这无双城真正的高手,不是释武尊,也不是独孤一方,而恰恰是这乌桓娘。
  “夫君,小心,她的邪功很厉害。”
  四夜娇声提醒道。
  血天君这时推开四夜跟五夜,轻笑道:“乌桓娘,我倒要看看你有多能耐。”
  他的话音刚落,姥姥虽不会站在血天君一边,可乌桓娘已然出手,离她最近的姥姥也最先遭殃,而乌桓娘扬手冲天。
  她上空三米的高处,突然显现出一团黑雾,只听姥姥惊叫一声,接着一声嗤啦,她原带着的面纱竟被撕裂。
  “都给我去死。”
  乌桓娘暴喝一声。
  手成爪型,朝着最近的姥姥攻出一招。
  她出招尤其的快,快到姥姥连接招的机会都没有,只听她惨叫一声,人已向着一侧倒飞了出去。
  “姥姥,不要……”
  梦娇呼了一声,身形一动,想去接住姥姥的身体。
  可是有人比她更快,而接住姥姥的人,竟然是血天君。
  感到被人接住,姥姥并没去看那人是谁,只是用手急忙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她竟然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而去护住那张脸,这让很多人都看不明白,可血天君却很清楚。
  “哼,不自量力。”
  乌桓娘冷声说道。
  血天君抱住怀中的姥姥,轻声道:“你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为何还不赶紧离开。”
  “我……我只是不想她伤我两个徒弟。”
  姥姥的声音变了,变得不在是一个苍老之人发出的声音。
  而她的声音一出,乌桓娘也怔住了,那简直就是一个少女才有的声音。
  怎么可能?
  熟悉姥姥的四夜和梦几人,都是疑惑万分,她的声音怎么会变。
  血天君双手紧紧的环住姥姥的腰肢,脸贴着她的耳边说道:“是嘛,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真面目该示人才对。”
  场面再次变化,血天君突然推开了怀里的姥姥,电光火石之间,姥姥的身形已到了四夜和五夜的身边,可是她没有在捂住脸,而且弓着腰的老妪身子,也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啊……”
  只听梦惊呼了一声。
  所有人都看到血天君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张人脸面具,那张面具看起来,是一个老妪模样。
  “你……”
  血天君看着被自己拆穿了真面目的姥姥,不禁眼露精光,这姥姥果然不是一个老婆子,而是货真价实的一个年轻女子,这面具被揭穿,才显现出了她的真面目。
  那是一张足以倾国倾城的美貌容颜,柳叶弯眉,闪烁着异光的美瞳,高高的鼻梁和薄如蝉翼的朱唇,尖尖的脸蛋,如巧夺天工一样的精致无比。
  “天,怎么可能?姥姥,你怎么是这个样子?”
  四夜和五夜是和姥姥相处时间最长,也是最先认识她的,没想到她一直都是带着一张面具。
  而那高挑的身材,一双藏在衣下的硕大圣女峰,那哪是一个老太婆能拥有的火辣身材。
  被揭穿了面具,姥姥并未惊讶,她反而没有责怪之意的看着血天君,凝声道:“你早就知道我不是老太婆了吧。”
  “呵呵,是,在我第一次见到你,在乐山大佛上的古刹里,就知道你实则是一个年轻女子。”
  血天君仰头笑道。
  他怎么可能连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年轻女子,都分不出来,而这个姥姥能有如此容颜,并非她年纪轻轻,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可以和猫仙、仙仙和血岚媲美的神人。
  说是神人一点都不为过,一个可以活过二百岁的人,在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而这姥姥,血天君不知道她活了多少年,却可肯定她的年纪早就超过了二百岁。
  容颜永驻,长生不死,她竟然也是这样一个奇人。
  姥姥看了看周围惊叹的眼神,娇笑道:“血天君,你太聪明了,也太可怕了,你说的对,我不是什么老太婆,而是媚姬。”
  “什么?你说你是媚姬?”
  乌桓娘早就收手了,听到姥姥自称媚姬,她更是惊讶不已。
  媚姬是谁,血天君不清楚,但是想必她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这时释武尊说道:“阁下竟然是媚姬,传说三百年前,无双城有两大守护者,一个明月,一个媚姬,真是不敢想象,你就是。”
  血天君听释武尊这么一说,顿时想起了一些无双城的事,这里最先守护的,应为女娲提点的后人,显然这媚姬就是其中之一,而她假扮成老太婆的样子,也就理所当然了。
  试想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女人,她还能对什么有喜好追求,遵循主上留下的口讯,她要守护这有着很深的历史城池。
  “既然你是媚姬,为何不帮我击退敌人,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这无双城成为别人的。”
  乌桓娘怒吼道。
  媚姬轻笑道:“乌桓娘,血天君说的一点没错,这无双城在独孤一方的统治下,就是一个地狱,民不聊生,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要是如此发展下去,那这城池必然会变成死城一个,我不会看着无双城在你们手里被毁。”
  这突然地变故,即使是乌桓娘也有些接受不了,更别提绾萍和其他人了。
  绾萍娇声斥责道:“媚姬,你可是无双城的守护者,就算我们在不对,你也不能把城池让给一个外人吧。”
  “外人?谁是外人,贤者才能掌控这无双城,血天君,虽是天下会的人,但是我所知道的血天君,他掌控天下会后,不止让天下会退出了江湖之争,更让天荫城百代兴业,他才是真正的掌控者。”
  媚姬朗声说道。
  她为何为自己说话,血天君惊疑万分,这媚姬既然是守护者,她守护着无双城,同时也在守护着女娲所留下的招意——倾城之恋。
  一个有着使命的女人,和自己根本没有接触过的女人,她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
  血天君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称霸武林之心,但是他却从没有过要无故造杀戮之意,江湖统一在他手中,只会让这风云有福。
  乌桓娘狂笑道:“他已中了我独门配制的毒药穿心断肠散,不到半个时辰,他就会毒发身亡,现在的他,连一点武功都使不出来,谈何掌控无双城。”
  “乌桓娘,你真是一个很笨的女人,他一直都在假装,你竟然都看不出来。”
  媚姬娇声笑道。
  “不可能?就算武功内力再好的人,中了穿心断肠散,也别想活下去。”
  乌桓娘对自己配制的乌氏毒药,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血天君却摇头笑了起来,看着她说道:“乌桓娘,媚姬说的一点没错,你那点破毒,对我丝毫没有作用。”
  破毒,他竟然说自己配制的穿心断肠散是破毒,乌桓娘已忍无可忍,而且这情况之下,她也没有任何理由再忍下去。
  要是不诛杀血天君,势必会让他真的联合起媚姬,趁他病要他命,乌桓娘咬着牙,身形突地一闪,双手成掌,向着血天君拍击了过去。
  “你真是不自量力啊。”
  血天君轻笑了一声。
  就在乌桓娘挂着凌厉的掌风到了血天君近前时,刚站着未动的血天君,身影竟突兀的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可能?他怎么有这么快的速度?
  乌桓娘顿感头疼,显然血天君的实力不止于此,她惊骇的转身看去,却见血天君正眯笑着看着自己,而他的手指也突然在她身上点了两下。
  “不要伤害我娘。”
  独孤玉眼见自己的娘亲乌桓娘不能动弹,立刻哀求道。
  血天君点了她的穴道,听到独孤玉的请求,他收回了扬起的手刀,其实他本就没想杀了乌桓娘,只是想将她击昏这么简单。
  看了眼独孤玉,血天君平静道:“玉妹妹,既然你说了,我便不会再杀她。”
  “夫君,你真的没事吗?”
  看着场面一度的畸变,四夜和五夜,同奔到了血天君身前,关心的问道。
  血天君笑道:“当然没事了,放心吧,你们的夫君我,可是毒不死打不死的,她下的毒,对我丝毫没有作用。”
  两女都为血天君松了口气,只要他没事,两女也就放下了心。
  这时血天君看向释武尊,说道:“释武尊,我说过,我会来到这无双城,我想你可以兑现你的诺言了吧。”
  诺言?什么诺言?
  释武尊点着头,突然朝着血天君跪了下来,而随着他的下跪,媚姬也跟着跪了下来。
  “血城主……”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喊了句。
  乌桓娘虽被点穴,却还是能说出话来,听到两人高呼血城主,她不禁怒骂道:“叛徒,该死的叛徒。”
  绾萍和独孤一方的另外两个夫人,却不像乌桓娘那般,她们是典型的墙头草。
  三人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而这时一些在场的无双城高手,亦都跪了下来。
  得到如此待遇,血天君一点都不奇怪,媚姬为何跪自己,血天君也知道,因为她很有自知之明,就算她是个高手,和血天君比起来,却要差上许多。
  “好好好……”
  血天君连说了三个好字,突然话锋一转道:“来人,把乌桓娘和绾萍三人,都关起来。”
  新任城主的威慑,起到了作用,只见几个人已围上来,独孤玉也见情势不妙,但是这个局面,不知怎的,却是她最想看到的。
  待乌桓娘和绾萍四人被带走,血天君看着跪着的人,说道:“都起来吧。”
  释武尊和媚姬先站了起来。
  “血城主,还希望你能按照你说的话,把无双城改变。”
  释武尊注视着血天君说道。
  其实两人早有约定,他释武尊回到无双城所说的一切,其实都是受了血天君的意思,当然这无双城由他来做城主,比独孤一方更会好。
  血天君点了点头,看着媚姬笑道:“我知道你不是老太婆,但是如此美貌的你,却是我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谢谢你的夸赞,但我媚姬对事不对人,若是你不能带给无双城百姓好的生活,不能让无双城长久下去,我还是会履行我守护者的义务,换城主。”
  媚姬的态度又变得冷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