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员外

发布于:2016-10-14来源:小日本

巧巧呼吸急促,小脸红红的,毕竟听了那麽久床戏,双腿忍不住地绞在了一起。

  和林晚荣成亲这麽多年了,自己就会理所当然地熟悉这叫声,贝齿轻咬红唇,有些许犹豫。

  打探一下巧巧的装扮,可谓是漂亮而不失少妇的贵气。

  她淡抹粉黛在脸上,红唇晶莹,头发没有盘成妇人髻,因为她并不是带着林三夫人的名号来的,所以只是盘成了意义不大的发髻而已。

  一身黄色,有些透明的抹胸长裙,套着一件白色透明的云肩,虽然没有穿着那些华丽华贵的衣裙,但却不失贵气,而且还添加了不少清秀可爱。

  这是大概她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背叛林晚荣,去迎合别的男人,当然漂亮一点。

  要问为什麽的话,就是青山欠了屋里那个人很多钱。

  青山爱上了赌博,起初是赢了不少钱,但是慢慢地,他的钱越输越多,早已积累到了黄金万两了,食为仙因此也压了上去。

  虽说可以让林晚荣帮忙还债,但是他们都还有良知,自认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绝不问林晚荣借钱。

  此时正逢巧巧从京城回来探亲,同时也帮青山还了三分一的钱,可是还是不够,青山因为久不还债,还被打断了一只手,虽说及时治好了,没有留下任何後遗症,但实在已经没钱还了。

  寄信到京城,再由京城寄钱到这里,足足要一个月的时间,巧巧好怕青山会因为这样被打死。

  此时赌坊老板传来一个看似合理的要求,要巧巧陪他一个星期,青山的债便一笔勾销。

  听着老父的叹息,和回想起青山当时的惨叫,巧巧决然地接受了这个条件。

  她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後推开的檀木制的大门。

  「怎……怎麽会……本应在京城的姐姐们怎麽会在这里……」巧巧看见了,豪华的房间内做着一名赤裸的男人,他的身边围着一群女子,她们竟都是和自己一样的女人……——同为林三的娇妻美妾们!萧家姐妹俩赤着身子,舔玩着男人的脚掌,洛凝和徐芷晴同样赤身裸体,在男人面前以69的形式来表演百合。

  安碧如和宁雨昔双乳夹住男人的手臂,小穴被男人用手指抽玩着小穴。

  林家大妇,皇太後此时披着一件月白色的披肩,除了这披肩外,身竟没穿任何衣物,被男人抽插着,她的妹妹秦仙儿在男人的背後,用双乳摩擦男人的背後,有时还蹲在男人屁眼面前,舔玩屁眼。

  巧巧无力地摔倒在地面上,喃喃着怎麽会这一句话。

  巧巧看见了她们都披头散发,眼神迷离,其中充满了淫魅,看来早已失去了对林晚荣的忠诚,沈迷到了男人的肉棒上,玉足裸着,已经完全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了男人。

  「啊……巧巧……你来啦……嗯……啊……好……好厉害……巧巧……主人的……肉棒……好……好硬……比三哥的……还硬……好强……射了……三发了……嗯……啊……嗯……啊……哦!好深……」肖青璇如此喊道,她的小蛮腰跟着男人的抽动而随之摆动,胸部晃动,那迷人的乳沟让人不禁想埋头进去。

  男人名叫魏娑,正是这赌坊的老板,是肖青璇等人所称的主人,待会就同样成为巧巧的主人。

  「巧巧,既然来了,就脱了吧……」

  魏娑笑道,指甲不断刮安碧如和宁雨昔的小穴,两女仿佛电流流遍全身,刺激着她们发出了一声浪过一声的淫叫。

  「啊……主人……的……手指……好厉害……师姐……人家……好舒……服……嗯……我们一起……去吧……」「哦……师妹……好呀……让我们一起去……主人的……啊……手指……又粗又热……好像……嗯……肉棒……好……好厉害……和……肉棒……一样……人家……去了……去了……啊……」话音刚落,两人同时高潮,脸色涨红地看着对方,不禁呵呵地妩媚一笑,见魏娑从自己的小穴抽出来的时候,两人各握住魏娑的一只手,含住吸吮起来,就连指甲缝也不放过。

  肖青璇不爽地扭动着自己的臀部,光滑的臀部摩擦着小腹,让魏娑感到很舒服,他抽回双手,安在了屁股上,揉捏着那让人感到舒爽的屁股肉,他淫笑:「乖璇儿,你想要的高潮很快就来了。」「好~」迎合着魏娑的揉捏,肖青璇笑了。

  见巧巧这麽久没有了动静,魏娑踢了踢萧家姐妹俩,她们看了主人的眼睛,懂了他在表示些什麽,念念不舍地吐出脚趾,走下了床,一扭一扭地走下了床。

  萧玉若看到巧巧脸红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亲了一下巧巧的俏脸,「巧巧,你真可爱啊!」萧玉霜嘟嘟嘴,「姐姐,我也要!」好吧,萧玉若一边苦笑,一边在萧玉霜那满是淫水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香舌吐出,将些许淫液吃进嘴中。

  「来,巧巧姐姐,让我们姐妹俩来帮你脱掉这讨厌的衣服,太麻烦了,对不对。」萧玉霜呵呵笑着。

  她抓住了巧巧身上的云肩,将它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刀削的香肩,萧玉若也松开了巧巧腰上的白色长棱,然後将抹胸长裙给脱了下了。

  长裙滑落,露出了同样黄色的肚兜和月白色的亵裤。

  巧巧没有阻止她们的动作,更准确地说,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阻止了,闻到这房间的味道和看了这场淫戏後,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反抗了。

  「呀!巧巧,你都湿了。」

  一边坏笑,一边摸了摸亵裤上的水渍,萧玉若不禁乐呵呵地舔了舔自个的手指,「真香!」「巧巧姐姐真色,就连乳头都竖起来了!」萧玉霜抓住巧巧的奶头,香舌舔着巧巧的小脸,香舌离开俏脸,那漂亮的侧脸上沾满了萧玉霜的口涎。

  「啊……玉霜妹妹……不要这麽用力玩人家……的……乳头……啊……玉若姐姐……不……不要再……舔了……人家……怕痒……啊……嗯……」沈默依旧的巧巧在萧家姐妹的挑逗之下忍不住叫出声来,双腿夹住萧玉若的头,双手附在了萧玉霜的手。

  一边叫着不要,一边怂恿着二女的继续努力操干。

  不过二女笑了笑,没有继续做下去了,因为主人已经等不及要把巧巧吃掉成为她们的一份子了。

  细绳解开,肚兜从身上滑落,露出了白嫩的双乳,略微深色的乳头直直立起。

  萧玉若把亵裤给脱了下来,露出了水滋滋的小穴,大腿内侧有水儿流下。

  发簪一拔,长发倾下,燻红的双颊加上那倾下的乌黑长发,可谓是美艳得无法胜收。

  看到此幕,魏娑的鸡巴又大了几分,直顶花心,让肖青璇放声淫叫起来。

  「啊……好大……好厉害……好棒……顶……顶到花心了……嗯……嗯……啊……哦……主人……用力……用力……用力操死……操死青璇……主人不要……不要看巧巧……看青璇……呀……给……给人家更多的快乐……啊……嗯……要……要去了……啊~」随着肉棒的涨大,肖青璇的肉壁越来越紧凑,好像处女一样,夹得魏娑那叫一个舒坦,然後他奋力抽插起来,肖青璇就在此刻忍不住地高潮了,鸡巴抽出,还是那麽挺直,似乎还未满足,金枪不倒的样子。

  秦仙儿转移回到鸡巴面前,看着上面沾满了自家姐姐的淫液,不禁轻笑,抓起长裙的裙摆,擦干净了鸡巴,然後双乳把它夹住,香舌舔干净龟头里的脏物。

  和姐姐不同,秦仙儿穿了一件紫色的长裙,双乳裸露出来,因为使用了苗蛊,乳头依旧粉嫩,而且那对奶子巨大无比是魏娑最爱的。

  魏娑继续享用着美女的侍奉,然後看着面前的三女。

  萧玉霜此时四肢跪地,充当了一下椅子。

  玉若柔柔一笑,将巧巧推到在玉霜身上,只听玉霜轻啊一声,嘀嗒几声,有水儿滴在地上,看来萧玉霜很喜欢这一种形式。

  萧玉若一边帮巧巧脱去鞋袜,一边说道:「巧巧,其实我们很久之前就想邀请你和我们一起成为主人的肉奴了,你看主人的鸡巴多大!比起林三不知大上多少倍,操起来也很舒服哦!是林三没法给的,你试过一遍你就会喜欢上了,从此我们就不要侍奉林三了,主人才是我们真正侍奉的对象,不说,说到人家的小水儿都流出来了。」巧巧看了看魏娑的肉棒,再和林晚荣的肉棒对比,是挺大的。

  刚刚说完,巧巧的一身衣服刚好脱完了。

  此时天已暗,女人们早已点上红烛,好似新婚一般。

  此刻洛凝扑哧一笑,说道:「姐妹们,今晚是咱家巧巧辞去三哥,成为主人新婚肉奴的大喜日子,我们应该退出,让我们巧巧好好伺候我们主人好不好?」一致说好,羞得巧巧嗔怒,用力地抓住了洛凝的奶子。

  所有女子离开了房间,还不忘帮他们放下蚊帐。

  魏娑坐在床上,鸡巴直直立起。

  等待着巧巧亲自来弄。

  巧巧同样地坐在床头,紧张,为自己鼓鼓气後,就爬上去。

  「让……让……让巧巧为你……服务……」

  断断续续地话语,凸现了巧巧的紧张,此时的她就像洛凝说得那样,是新婚的少女,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

  罢了罢了,就当从新再来罢了。

  巧巧完完全全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爬上前来,小手扶着鸡巴,缓慢撸动,大拇指轻轻地磨蹭着龟头,粘液沾满了指头。

  口涎从嘴唇吐出,沾满了整个龟头,然後,巧巧便将口涎彻底摸匀整个鸡巴。

  亮晶晶的,她使出林三所教的全部技巧,来讨好眼前的男人。

  「舔吧,然後插进你那骚逼里面去。」

  魏娑盘着的双腿分开,让巧巧玩到自己的鸡巴。

  巧巧学习了自家姐妹一样,舔含他的臭脚,一路往上舔去,直到睾丸那里,含住睾丸轻缓扯动并且吸吮,腥臭的味道充满口腔,让她微微陶醉。

  舔干净了睾丸以後,她跟着舔那粗壮的棒身和溢出粘液的龟头。

  一切弄得乾乾净净後,巧巧站起来了,分开双腿,阴唇隐隐约约地看出那透露出来的深红色早已被小水儿给浸透了。

  缓慢坐下,两片肉唇被鸡巴挤开,进入了温热而又紧迫的肉穴。

  哦!魏娑完全惊叹起来,这肉穴完全不像十二岁少女的母亲,它并不松垮,很紧凑,夹得他的鸡巴很舒服。

  巧巧被鸡巴插入的时候,两行清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好痛,还痛过初夜的时候,这不是身上的痛,而是心痛。

  魏娑岂是会管理巧巧的心情的吗?答案是不会,所以他开始疯狂挺腰,次次顶到了花心,像是小嘴一样吸吮着他的鸡巴,舒服得他继续加快了速度。

  「啊……啊……嗯……好……嗯……厉害……嗯,再……再快一点……」巧巧终於明白了肖青璇为何疯狂扭腰了,这种酥麻的感觉,若是不这样,她真的不知道怎麽化解。

  云鬓散乱,巧巧扭着翘起的臀部,哀求着魏娑的运动。

  可是,魏娑的速度越来越慢了,直至停止。

  「干嘛啊……继续啊……人家的穴穴……已经……嗯……水滋滋的……了……」巧巧不满地扭着小翘臀,为了让魏娑看见,她甚至用二指瓣开小穴,让他看到里边。

  啪啪。

  魏娑拍了拍手,众女又出现在房间里头,萧玉霜看见魏娑那依旧坚硬无比的鸡巴,和巧巧摸着小穴自慰得快要高潮的脸,过去随手就是一巴掌。

  「贱货,只知道自己爽,没见到主人现在硬得好可怜吗?」巧巧顿时被打懵了,停止了自摸,此时她才发现众女们怒瞪她的眼神,她仿佛做错了什麽事一样,因为连一向很可爱的玉霜妹妹也打她。

  顿时,她看了一眼魏娑那依旧坚硬的肉棒,她才懂了,姐妹们钟情於魏娑的肉棒,道肉棒上所残余的肉慾却没有解除,难怪她们会生气。

  这是她发现可爱的玉霜穿着一条精致致又可爱的情趣女仆服。

  那是林晚荣特地让萧大小姐制作的,每个姐妹都有一条,其中属玉霜是穿得最好看!白嫩不大的胸脯完全露出来,初为人妇的时间不算久远,而且有没经过长时间的性爱,乳头依旧保持着少女的粉嫩,短短的裙子隐隐约约透露出情趣内裤,白色的,中间还打了个洞,小穴完全透露了出来,大腿紧紧夹住,防止汁水更加泛滥。

  「嗯……主人……我的好主人……让小奴隶来代替我那不争气的骚货姐姐……来……恩……来侍奉您吧……啊……好……好厉害……主人的……指头……啊……」萧玉霜忍不住开始发浪,原来不知不觉,魏娑的中指插进了她那娇嫩的小穴,伴随着淫水的滋滋声,他把指头来回抽插。

  玉霜忽然抱住魏娑的手指,不让他退出,指甲刮着肥沃的肉壁,让她叫个不停。

  她扭动着身体,指甲不断刺激着肉壁,浪叫一次浪过一次,「啊……啊……要……要去了……玉霜在主人的……手指下……高潮了……呀~」充满诱惑气息的尖叫声嘎然而止,洁白的床单下,只留下玉霜的水渍。

  她喘息着,不过一会,她将女仆服脱掉,钻进一张长桌下,扭摆着自己的屁股,等待鸡巴的到来。

  而长桌之上,摆着是一位少女,白嫩的肌肤全部暴露出来,身上摆着种种精致漂亮的菜式,小嘴巴塞着一口球,香甜的唾液从嘴里流出,无一不是诱惑。

  魏娑呵呵一笑,便坐在长桌面前,少妇们从侧门进来,俏脸醺红,好一副众女侍男图。

  萧玉霜感受到魏娑那滚烫的鸡巴在磨擦着自己的屁股,嗯了一声,一手伸到後头,缓慢撸动,过了一会,鸡巴很流畅地进入了她的泛滥的小穴。

  「啊……进来了,主人的鸡巴……进……进到霜儿的里面了……啊……嗯……啊……」她的身子自行扭动,而魏娑坐在椅子上,任由萧玉霜在这晃动,白晃晃的屁股隐隐约约能看见,他有种莫名的兴奋。

  「鸡巴……鸡巴……又硬了……好烫……烫死人了……主人的……鸡巴……烫死霜儿了……恩……好厉害……呜呜呜……」萧玉霜的浪叫越来越大,以至於肖青璇挽起长裙,让玉霜亲吻自己的小穴。

  魏娑的精液和肖姐姐的汁液一齐流入嘴里,让玉霜兴奋起来,她吐出香舌,舔净大腿内壁的汁水,又用舌头勾画着微微发肿的阴唇,最後发现那硬得可怕的小豆豆,便含入嘴里细细把玩着。

  「啊~」

  肖青璇舒服地喊出声来,玉霜妹妹那温暖的小嘴给她那发烫的阴唇无疑是降温,可是那高超的舌技又刺激着她的慾火,刚高潮不久的身子也忍不住再一次高潮起来。

  看着太後微微颤抖的双手,魏娑开心地笑了。

  时间推前一点,一位白嫩的少妇双手被铁索扣起来,身体微微向前倾,背部显出一道完美的曲线,更加凸显了那可爱的翘臀。

  洛凝拿着一个从西方传来的大针筒,呵呵笑道:「巧巧妹妹好棒喔!现在已经第三针了。」被挂起来的女子果然是巧巧!只见她贝齿轻轻咬着下唇,似乎忍耐着些什麽,又微微往下看,发现她平坦的小腹如同怀孕四月一般,微微凸起,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

  洛凝呵呵一笑,没有进行进一步的灌输了,她站起来,将身上披着的黄色薄纱给脱去,双乳压在巧巧身上,滑嫩的肌肤刺激着那坚硬的乳头,「嗯……」她呻吟出声,「巧巧你的身体保养得好棒呵,姐姐我羡慕死呵。」纤手摸着巧巧的俏脸,虽然看不到少妇娇羞的俏脸,可是洛凝大抵还是能想像出来的。

  咯咯,一定很可爱。

  洛凝心想,双手慢慢地往下摸,双手握住饱满的乳房,揉捏着,刺激着那两点深红。

  她朝那耳垂轻轻吐气,伸出舌头舔玩着,顺便也将舌头深入耳洞,吐出耳朵时,她已是娇喘连连了,「巧巧妹妹,人家很想要……能不能给人家舒服呢?」「呵……跟你说你也没法给我呀……让姐姐带妹妹去天堂吧……」说罢,另一只手拂过巧巧那鼓起的小腹,来到同样鼓起的小豆豆面前,把玩着,同是女人,而且和巧巧共侍同一丈夫的她,自然知道巧巧兴奋处在哪。

  双唇微微张开,流出淫魅的汁液,洛凝把玩了一下小豆豆後,便双指插入那泛滥如泥的小穴里,啧啧地声音异常响亮,让洛凝不禁笑出声来。

  「妹妹你听……好淫荡的声音呵……妹妹想要的就告诉姐姐啊,姐姐马上给你舒服。」她双指从小穴里说出,波地一声异常好听,紧接着只手抚着肿起的阴唇,上面同样也是有节奏的揉玩着乳房,不时揉捏着硬起的乳头。

  而洛凝本人同样也是滚烫得不行了,娇躯一上一下地活动着,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身体。

  「啊……」

  巧巧再也忍不住凝姐姐这般刺激,叫出声来,洛凝见状,便把包含巧巧汁液那手指伸出巧巧口中,不时把玩着她那可爱的小舌头。

  「呜呜呜呜……」

  巧巧又吸又舔,配合着洛凝的玩弄,小屁股跟着晃动,刺激着洛凝的玩弄。

  吐出手指,喊到:「凝姐姐……人家……人家不行……要……要去……」洛凝微微一笑,「来啊,姐姐不怕脏呢……」听到洛凝的允许,巧巧忍不住,喷射了出来,肚子里的汁液也随着她的高潮喷出,小腹以可见的的速度减少,逐渐恢复平坦。

  洛凝松开巧巧的束缚,看见巧巧可怜巴巴的模样,笑了笑,亲吻上去了。

  巧巧的身体向前一倾,两人都躺在地面上,洛凝双腿盘在巧巧纤细的柳腰上,两枚小舌交错相缠,勾画着美的画面,等到一声呼唤之下,洛凝微微一笑,说:「我给巧巧妹妹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哦!」於是便给她戴上了口球,一道道精美的菜式,摆上了同样精美的娇躯上。

  巧巧身上的菜式在筷子的飞快夹动下消失,露出带有点点粉色做底色的白色肌肤。

  肖青璇呃地一声,想要夹住阴唇上的糕点的,却不料夹中了她的阴核。

  只闻少妇同样也是啊地一声,与肖青璇一样软了身子。

  桌子的摇晃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未曾停过,视角往下一瞧!缘是萧玉霜早已失去了意识,只是用本能来迎合魏娑的抽动,那可爱动人的小屁股在这跟随节奏,嘴角那一丝涎液也流了出来,双眼有些翻白,看似已经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了。

  「啊……主人……嗯……玉霜……玉霜好爽……快……快点操死你的亲亲玉霜啊……嗯……嗯……好深……顶到了三哥也没到达的地方……嗯……」臀浪随着她的摇摆而显现,虽然没法见到那风景,但他能大致能想象出萧玉霜如今的样子。

  这番享受,让他不禁想回当初的时候。

  他是一个小赌坊的小老板,一天在回家的途中,他见到一本书,那本书竟是记录了最近好几年的纪事,这些不重要,最重要是翻到一页时,他发现了一个篇章。

  「林三氏,有名林晚荣,出身不明……现已去高丽看望自己私藏在高丽王室的女儿,并待居三年,现已一年。妻子留於武朝。」翻开下一页,他却发现了练功的秘籍,这是对男性的性能力和鸡巴的锻炼,最适合中年人之类的,他锻炼了一个月後,发现自己的性欲高度膨胀,再看看书籍,发现林三妻子美貌如花。

  他在高度膨胀的性欲和多次勇气的鼓舞之下,找到了林三所有妻子里面最为稚嫩,涉世未深的萧玉霜。

  经历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在春药和秘籍隐藏的催眠大法下,他与萧玉霜在自己的家里做爱了。

  那柔软的身体,富有弹性的奶子,狭窄动人的阴户无一给他带来极大的享受,尤其是那可人的小嘴儿发出的浪叫,呻吟,晃动,无一让他迷恋。

  那一声声的叫唤林三的名字时,更是给他心头一记重锤,他从未想过女子竟可如此柔弱动人。

  那一晚琳琅畅快,是他从未在妓女身上体现过的。

  翌日,他解除了对玉霜的催眠,然後当着她的面,又与她做爱了,不过那是和昨晚截然不同的感觉,辱骂声,辱骂声,屈辱声,呻吟声,一一从她那娇艳小嘴里说出,不断地推开魏娑,不断地反抗,但魏娑却感觉得到少女那不断紧缩的玉壁和逐渐堕入痴狂的眼神。

  不断地扭动,推搡,放声叫喊,可是情动的身体和下意识的反应却是她无法抵御的。

  小水儿随着抽送而抽出,萧玉霜终於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状,她开始辱骂,辱骂眼前侵犯她的男人和这下贱的身体。

  可是慢慢地,久违的性爱让她沈迷,经历过性的洗礼,萧玉霜的本性不断开发,她的身体在背叛她,因为她爱上了这比三哥还要大,还要强壮的鸡巴,这使她的内心无法否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口中的倔强,可是慢慢地,哪怕是心灵也沈寂在了鸡巴上,她开始止不住地呻吟,抖动,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尽情地配合着鸡巴的抽送。

  就此,萧玉霜也沦落为一个性奴。

  同样的,征服了萧玉霜以後,魏娑很快地在玉霜的帮助下,一一攻略那一个个美若天仙的林三夫人,在自己的鸡巴下,她们因为久违的爱慾而沈迷,但魏娑还沈迷在她们那一次次的堕落之中。

  董巧巧便是最後一位了。

  在回忆往事的时候,魏娑已经离开了饭桌了,他坐在椅子上赤着下身,享受着姐妹花的口舌侍奉。

  两女双舌舔着粗长的棒身,粘液涌出不一会儿,她们便吸舔干净,跟着魏娑最久的她们深知自己主人敏感点在哪,萧玉若低头含住他那两颗睾丸,微微扯动给魏娑带来不同一般的享受,而玉霜双乳奉上,夹住他的肉棒,低头舔着龟头。

  不过魏娑并不在意姐妹花舔弄自己肉棒时的淫荡表情,而是看着被徐芷晴和洛凝摆弄着的巧巧,她如今躺在徐军师自作的交合椅上。

  那是用一张躺椅改造的,扶手处安放两条长形木条,此刻被洗乾净後的巧巧被徐芷晴和洛凝摆弄着,双手被挂在头上,双腿分开,被安放在扶手上,如今的她俏脸醺红,似睡似醒的双眸充满了情意,再加上淩乱的发丝,倒也是有一诱惑,更者,她还巧舌舔过娇唇,让人看得心动不已。

  魏娑上前,仔仔细细地观看了一下两女所带来的礼物,洛凝呵呵一笑,纤手抚上肉棒,轻轻揉动着,然後徐芷晴分开巧巧的阴唇,滋滋的流水从里边流出。

  「主人,快看那,咱巧巧妹妹已经不行了,要吃主人的大鸡巴了。」洛凝耳语,亲了下魏娑的脸,尤其那香舌舔了一下他的臭汗,用手牵着肉棒,戳进了那肉穴中。

  「嗯……」

  巧巧鼻哼出声,紧凑而又结实的玉壁将魏娑的鸡巴给吸紧,如同小嘴一般吸吮着,让魏娑舒服了吸了口气,又是一名器!「骚货,现在终於骚起来了,看老子怎麽把你操成一贱货!」说罢,那腰就开始快速地挺动,那小水儿也随着鸡巴的抽送而带出。

  听闻魏娑如此的辱骂,巧巧竟是兴奋了起来,四肢被捆,却丝毫没有阻挠她的欲望,扭动着身体,引起一波乳浪,不停地迎合着魏娑的进攻,小嘴的呻吟也不断传出。

  「啊……嗯……嗯……啊……啊……好啊……主人……快把人家操成一贱货……嗯……用……啊……主人的大鸡巴……快……快把人家的小穴操烂……嗯……好大哦……主人的鸡巴……好……好舒服……嗯……」香舌吐出,那香涎也随着舌尖滴在巧巧的胸前。

  舌尖与胸前连着一条丝线看起来颇为淫魅。

  魏娑呵呵一笑,身体往前一压,同样把舌头吐出,让嘴里的口水流到巧巧身体上甚至是流入她的小嘴里边。

  吃过口水,意外地比自己的更香甜,她再次渴望,再次需求,想仰高头部,与魏娑接吻,追求那让自己疯狂的口水。

  双舌互缠,随着抽动而摆动的双乳磨蹭着魏娑那硬实的身体,本来已经立起来的乳头又新增了一份刺激。

  「主……主人……好棒哦……好厉害……弄得人家好舒服……恩……啊……丢了……人家……快……恩……啊……快去了……啊……」一股水儿人在龟头上,也只是徒增性趣罢了,此刻,魏娑加快挺动,直直顶到巧巧的花心,她不断摇晃,渴望着鸡巴再一度的深入,刺穿她的身体。

  「啊……明明刚高潮而已……为什麽会……这麽舒服……顶到……顶到……啊……恩……顶到家人的花心了……主人……恩……主人的鸡巴……好棒哦……人家真的……不行了……要……要死在主人的鸡巴上了……恩……」魏娑听闻,忽然又感到龟头有一股热流流过,顿时精关大开,直直冲进巧巧的花穴中。

  抽出依旧坚挺的肉棒,徐芷晴看见,上前舔净那鸡巴,然後躺在巧巧身上,又让魏娑开始了新一趟的淫戏。

  几个月後。

  西湖水波清灵,皎洁的月光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让人觉得美艳极了!靠近湖边的一所酒家,店里正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叫声。

  食来仙,三个月前的食来仙是没有夜市这一出的,不知为何,最近开始,食来仙开始每晚夜市,可是大门却依旧紧锁着,又有坊间传闻,只有那麽几个得到邀请函的才能进去一看,可惜那些人在食来仙住了一宿,却没有和人说里面是做甚的。

  进去一看,令人听得脚酸的呻吟声从里边的厢房传出。

  被人称为宁仙子的宁雨昔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男人的鸡巴上,任由他上下抛动,小穴紧紧地吸住鸡巴不让人拔出,那丰韵的双腿夹住男人的粗腰,小嘴止不住放出呻吟。

  「客官好厉害哦!啊……顶到雨昔里面了……嗯……射出来……好啊……恩……快……快点……射死雨昔……让…让雨昔感受那热乎乎的精液……让雨昔怀上你的孩子……」「啊……好……恩……好羞人哦……人家去了……恩……去了……」宁雨昔感觉到小穴被一股热流浇满,同样也无法忍住的喷出水来。

  缠在脖子上的手松开,低头含住那粗糙的舌头,良久,吐出舌头,笑道:「客官一晚上还长着呢,雨昔一定能让你享受到价值二百两的服务的……」旋即片刻,又波了一下,从小穴中抽出鸡巴,舔净那沾满淫液的鸡巴後,调换姿势,又准备开始第二次。

  隔壁的一间厢房里传出男人的低吟声,打开门看,安碧如穿着一套林三创造的内衣,火爆身材尽数裸露,那小脚穿着绣花鞋,轻轻地踏在男人的鸡巴上,挪移着,让男人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紧接着,手中那火蜡滴在男人的胸前,嘶地一声,男人倒吸一口冷死,鸡巴也忍不住射了精,看那肚脐储满了精液,看是射了不少回了。

  安碧如咯咯一笑,收回小脚,低着身子把男人的精液给吃光,然後舔净那鸡巴,分开双唇,忍不住地吞了进去,小嘴放出了狐媚的呻吟。

  「啊……鸡巴好大哦……射了……恩……这麽多……啊……还是……那麽大……快一点啦……」她的身体被推翻在床上,娇躯随着鸡巴的抽送随着扭动,那娇吟声永绝不断,随即看到男人拿起放在地上的火烛时,红唇微勾,笑得更美了。

  啊——惨叫声带着呻吟,让安碧如堕落在鸡巴上。

  今天来了一大客人,因为是大客人,那麽他比较顺畅的就把自己的朋友带来了,他们叫了巧巧和洛凝一起去伺候他们。

  此时的巧巧四肢跪在床上,细脖被他们强行带上了项圈,身边的周围还围着不少黑鸡巴,双手扶着,小嘴含着,菊花和小穴也吃得有滋有味,经历过魏娑的调教,如今的巧巧能应付复数的鸡巴。

  而此刻的洛凝被大顾客也就是候跃白安在一个简易木马上,小嘴被带上了口球,而洁白的娇躯正被候跃白一鞭一鞭地挥落而出现红印。

  而木马却被淫水沾湿。

  她疯狂地扭着腰迎合着候跃白的挥落,偶尔的眯眼正是她享受的证明。

  「呜呜呜……」

  巧巧的小嘴再也藏不住那肉棒,几经抽插,一股精液从嘴角流出,男人酝酿了一会,才舒服地松开抱住她小脑袋的手,紧接着而来的是其余几男的同时喷射,身体发肤满是精液。

  他们拿来巧巧的铜镜,她一照,顿时呆了。

  镜前这夫人秀丽可爱,因为性爱的滋润,双眼迷晕,俏脸醺红,那黑发上,俏脸,甚至肌肤满是精液,搭配上被强行佩戴的项圈,无不妩媚。

  她夹紧双腿,不禁娇吟出声,「美死人家啦……」她冲着床上的男人张开双腿,妩媚浅笑,「来嘛,让人家更美呀……」此时此刻,洛凝双腿缠住候跃白的腰,身体扭动,任由插动,那可爱的小菊花被强塞了一根狗尾巴,小嘴止不住发出呻吟。

  「啊……汪……好……好主人……插得……母狗……好……好舒服哦……」妩媚的眼神让候跃白的战斗力愤然提升,又开始了进一步的操干,洛凝发出呻吟,「啊……好爽啊……」「老爷,林府的萧家夫人们来了。」门外一个丫鬟轻声喊道,里面传来的阵阵呻吟让她不禁夹紧双腿。

  卢员外很不愉快地抽出自己的鸡巴,那看似二十年龄的小妾瘫软在床上无法动弹。

  穿上衣服,在丫鬟的带领下回到客厅。

  萧玉若上前,笑道:「卢员外,您好,我是林家委托来与您商讨……」卢员外坐在原位,呆呆地没有听进去,他在萧玉若说话的时候,悄悄地打探了了一下这对姐妹。

  妹妹萧玉霜面泛红光,眼角带着春意,妇人发饰,一身淡青裙装颇为动人,一身曲线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姐姐萧玉若同样美若天仙,比妹妹的还要成熟,身体的曲线还要丰满动人,一身简朴的粉裙,让人看得却是颇然心动。

  「你们说的,老夫都明白,可是,老夫的家承受不了那麽大的风险,林家总得付出那麽一个代价吧,呵呵……」俩姐妹顿时有点懵,她们提出的是个很简单的,几乎不怎麽费力的要求,可是看到卢员外色咪咪的双眼打探着她们俩,顿时明白了是什麽意义。

  对视,会心一笑,绝对没什麽大妥之後,萧玉若双腿叠在一起,裙摆随即拉高,那白袜和白嫩的小腿露出,「那……卢员外想怎麽?」声音媚若蚀骨,卢员外吞了一口唾液,笑道:「随我到屋内详谈。」「嗯……卢员外,好坏的……啊……明明说是商讨,却强行剥光我们姐妹俩的衣服……啊……快点,继续吸玉若的奶子呀……来人啊……强奸那……」此时俩姐妹衣裙皆脱,玉体尽露,而卢员外坐在太师椅上任由玉霜妹妹吸吮鸡巴,而玉若坐在扶手上,满是情意地看着自己,不时送上芳唇和香乳,纤细的柳腰被搂住,小穴不时承受着男人的攻击。

  玉霜的身体被卢员外拉起来,芳唇无可奈何离开心爱的鸡巴,双目满是幽怨,看到这般景象,卢员外忍不住亲了上去。

  看到男人扑上来,玉霜立马送上芳唇,玉臂缠住他的脖子,双舌交错,体液互换,男人充满烟草味的口水对她而言是琼浆玉液般的存在。

  如同吃了媚药一般,她情不自禁地绞起双腿。

  萧玉若蹲在卢员外跟前,那比萧玉霜还要大一圈的乳房夹住鸡巴,低头吸吮那露出的龟冠,抬起头让卢员外看到自己那充满情的双眸

相关文章:

上一篇:梦碎艺术院 下一篇:【母女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