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代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你看看这个朋友多好,好东西就是应该大家分享啊,你要多学学啊。来来来,从头开始。”
  说着话,四哥就要来拿鼠标,我赶紧紧紧的握住。
  “不用的,这才刚刚开始,他把整个录音都给我了,之前的没啥,都是讲座内容,应该是录随堂讲座的,后来可能忘记关了,就录下了这个。”
  我随口胡邹到,为了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我赶紧拔下了耳机线。看我自己拔下了耳机线,他们两个也心满意足的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边玩电脑边分心的听着我音响里传来的呻吟声。
  “啊……轻……轻点……”
  “怎么样?在寝室里被人操,是不是比在教室和厕所要爽啊?”
  “啊……嗯……恩……是……是的……”
  “我操,原来还有这么劲爆的前传那?老六,你那有没有?”
  老四听见两个人的谈话,开始询问我。
  “没有了,就这个。”
  我无奈的回到。
  “可惜了。”
  老四惋惜的说着。
  “嘿嘿,早就看出来了,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性爱,是满足不了你的。你就是个小骚货,要在不同的地方操你,给你不样的刺激你才会满足。”
  “啊……别……别说了……啊……”
  “为什么不说,你不就是这样,才教室里用光用手指头,都能让你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潮吹,你还说你不淫荡?说,你淫不淫荡?”
  “啊……轻……轻点……啊……我……淫荡……我淫荡……啊……”
  “嘿嘿,早这么听话就好了啊。”
  “我操,这是个极品啊,还能潮吹,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的,这兄弟真是捡到宝了,身体这么淫荡也就算了,心理也这么淫荡。”
  四哥有开始点评了。
  “你咋听出来的心理也淫荡了?”
  四哥的点评让我有些气苦,所以出声发问。
  “老六,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潮吹,不是光靠男人努力的,首先她自己也要放松身心,要用心去感受对方每次抚摸带给自己的快感,潮吹不是次简单的刺激就能达到的,那是种快感的不断积累,当积累到了顶点,就好像个装满水的水球,被针刺破了样,所有的快感下子爆发出来,不过人不是水球,不能炸开,只能从下面喷水了。”

  “我跟你说,她自然能被弄到潮吹,就说明,当时她的内心也是对于这个男人的抚弄,抱有期待的,她在被玩弄的同时,也在享受着这种行为,所以才会积累了大量的欲望,想要释放,才会在高潮的时候,喷出淫水。起码来说,她是享受这个过程的。所以,我确认她的内心就是淫荡无比的。”
  四哥此时俨然副性爱教授样,在给我和老三科普着两性知识。
  “可是我听我朋友说,这个女孩平时在学校的时候,很是清纯啊。”
  我还是忍不住反驳道。“清纯?说实话,有些人是真的清纯,到了床上她还是清纯,我说啊,那是性冷淡,她们那类人,对性的渴求不大,那是种病。而有的清纯是装出来的。装也分两种,种装是刻意为之,人前烈女,人后荡妇,只能说他们隐藏的深,他们用清纯去勾引男人,就算跟男人睡了,她们也要说,是被迫的,那不是自己的本心,其实在我看来,那就是虚伪。”“还有种装,是下意识的。她们受到传统教育和社会的束缚,他们渴求性爱的美妙,但是又不想让自己变成人们口中的婊子,所以他们压制住自己的需要,无论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但是这种压制却是会反弹的,只要你拉下她们的内裤,就好像解开了束缚着她们的绳索,她们就会彻底的放开,尝试切可能,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欲望其实,是根坚不可摧的强力弹簧,它会被压制,但只要你松开手,它会加成十倍、百倍的把力量反弹给你,能承受的住,能再次控制住它,你就能轻松的驾驭它,让它跟你的生活完美交织。但是,如果你控制不住它,那你就将被它所奴役,成为个性福大过天的荡妇。”
四哥好像个学着样,给我们讲述着,对于我们寝室这八只色狼的头狼,四哥果然不负众望。对于他的理论,我竟然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话了。
  “对了,下次我们在换个地方好不好?我明天在学校逛逛,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适合,我要让你的淫水流遍全校各处,让每个学生每天都踩着你的淫水上课、放学好不好?”
  “不……不要……了……会被……发现……啊……发下的……”
  “放心了,不会的,我会找安全的地方。保证不会被发现。”
  “听到了吧?如果她平时真的像老六说的那样,很是清纯,那么她就是我说的第三种人,当她解开束缚之后,她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性爱。刚刚她完全可以说不行,不可以,可是她却说什么会被发现了,什么的,她不是不接受,而是她害怕,她怕那种束缚,只要给她提供个绝对安全的场所,她能做到什么地步,真的不可估量啊。”
  听见小欣的话,四哥有开始了高谈阔论。
  “我是听不出你那些道理,不过我听着很爽就是了。这娘们还真是骚啊。”
  三哥终于在四哥的话里,插上了句。
  “我跟你们说,这种女人。只要被JB插进去,就好像关闭了她理智主机的电源,在她的电脑系统里,就只剩下台代表淫荡的主机,控制全局。所以她现在的所有行为就都是淫荡的,没有正常可言。”
  四哥并没有在意被三哥打断,他还是本正经的继续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而我听着他们置身事外的在谈论着我的女友,明明应该有些别扭,却偏偏身不由己的任由下身,强硬的挺立着。
  “这就乖了,下次我给你打电话。”
  这是音响里阿涛的声音,显然刚刚在四哥演讲的时候,小欣已经答应了阿涛,而我们没有听到。
  “嗯……啊……轻……点……”
  “嘿嘿,今天你表现的不错啊,是不是因为刚刚爽过了,所以这次比较持久啊?我就说嘛,你就是禁操,你男朋友就应该好好的开发开发你,这么淫荡的女友,都不会用,白瞎了。嗯?不过也好,他不会用,才便宜了我,要不我哪能操到你这样的极品啊,是不是?”
听到阿涛提到小欣男朋友的事,我差点直接点击关闭按钮,不过还好他并没有说名字,我也及时刹住了自己的动作。
  “我操,这个料更猛,他还不是她男朋友。”
  四哥听见啊涛的话,惊声尖叫了起来。
  “你妈啊,我有些忍不了了。”
  三哥也喊了起来。
  “这个可太NB了,这妹子的男朋友可真是亏了,这么好的女朋友,自己没开发,让别人开发成这样,这绿帽子不知道带了多大,带了多少顶,这绿毛龟的封号,防止无愧啊。”
  四哥脸的幸灾乐祸。
  听着四哥的话,我感觉自己是应该愤怒的,但是下体却传来,阵疼痛,这话总感觉,我已经感受过多次了,那是我的兄弟,时时得不到释放的抗议。
  阵强烈的需要发射的欲望,直冲大脑,我已无暇顾及,三哥和四哥还在寝室,我偷偷的把左手插进裤子口袋,隔着布料,隐秘的抚摸着自己的兄弟。
  “啊……是……是的……啊……我……要……要到了……啊……”
  “我也要到了,我们起。”
  “啊……啊……啊……

  再……再快点……啊……啊!~~~~”
  小欣嘹亮的声音在音响里传出,老三和老四都停止了手里的游戏,认真的听着,而我此时已经无暇他顾了,因为就在小欣的声音,达到最高点的时候,我的兄弟也已喷射而出,温热的、粘稠的液体,此时已经充满了我的内裤。
  “啊!……你……你干嘛?”
  本来应该已经失去力气而不想出声的小欣,却还在说话,而且语气中透露出阵慌张。
  “嘿嘿,来,赏你的。”
  “嗯。不要,不要,啊……嗯……嗯……不要……”
  我不知道阿涛到底做了什么?让刚刚还言听计从的小欣忽然开始反抗,这到底怎么了?
  “嗯!你干嘛??干嘛要弄到我的脸上?”
  “嘿嘿,这不是怕射进去,你会怀孕嘛,嘿嘿。”
  “我操,颜射?我真受不了了,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三哥拿起面巾纸就冲了出去。我和四哥则心照不宣的继续倾听。
  说是继续听下去,我的内心却已屏蔽了切,想想我心爱的小欣,那张精巧的美丽面容,此时却被阿涛恶心、粘稠的精液覆盖住了,小欣的眼睛、鼻子、耳朵和嘴,都已经沾染到了阿涛的精液,我从来都没有颜射过小欣,现在竟然又被阿涛抢了先。
  我不知道当我以后再看到小欣,是否还能去亲吻她的脸颊。她的脸上是否还会残留着阿涛精液的味道?她的嘴里是否也流进了阿涛的精液,她是否第次品尝到了男人精液的味道?
  “那……那你可以像那次样,射在……射在我的肚子上啊。”
  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不过小欣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应该是在擦拭着脸上的精液。
  “我怕弄你床上,白瞎了。”
  阿涛还在辩解。
  “那你现在弄的我脸上,头发上,枕头上都是,太恶心了。”
  小欣的声音已经明显有了怒气。
  “恶心什么啊?那是我的精华,美容养颜的。般人我都不给。你自己收拾吧,快下课了,我也该走了,省的给你惹麻烦,过几天,哥哥他有时间了,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啊。嘿嘿。”
  “你!”
  “我怎么了?不想我走,还想要老公爱你吗?还不够。”
  “你……你……你快走吧。”  
  “嘿嘿,我就先走了,有事我给你打电话啊。记得要随叫随到哦。”
  阿涛说完话,就是阵衣料摩擦的声音。他应该在穿衣服准备离开。
  在他穿衣服的过程中,小欣始终没有说话,所以我也猜不出来她在做什么。
  “好了,我走了,要快点清理哦,要不会,姐姐们回来,就发现你的小秘密了哦。”
  阿涛这个贱人,临走还不忘调笑小欣。
  之后就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直到进了电梯,音频也彻底结束了。
  “这个还真不错,你问问你朋友,还有没有后续了,要是有,都发过来啊。”
  四哥听完录音,还是很淡定的。
  “没有了,说是曝光后,女孩就退学了,男孩也不怎么在学校出现了。”
  我随口胡说着。
  “唉,可惜了。”
  四哥说完,就拿起了电话,去门外打电话了。
  我估计他是给女朋友打电话去了,原来表面淡定的四哥,也有些欲火中烧了。
  看他们两个都不在,我赶紧删除了电脑里的音频文件,然后把录音笔放进口袋,拿了两件换洗衣物准备去校内的浴池,洗澡。
  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三哥已经回来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后续吗?”
  三哥还略带兴奋的问道。
  “没有了,后来那男的走了,就完事了。”
  我随口说道。
  “唉。那音频你留好了,之后给我份。”
  三哥说道。
  “啊?我删了。”
  我故作惊讶的说道。
  “啥?你有病啊,删了干啥?”
  三哥有些激动了。
  “我琢磨,已经都听完了,就删掉呗。”
  我假装没有反应过来的说道。
  “你啊,就留着呗,在电脑里不占地方。”
  三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哎呀,没事,有机会再让我朋友给我传个不就完了。”
  我怕在这个问题上耽搁太久,会四哥回来了,识破我的谎言,所以我搪塞的说道。
  “也对,到时候让他给你再传次,你给我留份。”
  三哥好像又看到了希望样。
  “好好好,我去洗澡了。”
  说着话,我转身向外走去,刚开门,四哥迎面进来。
  “干嘛去啊?”
  四哥问道。
  “我去洗个澡。”
  我淡定的说道。
  “怎么了?弄到裤子上了?”
  四哥开玩笑的问我。
  我心说,还真被你猜中了,我现在裤裆都是湿答答的。
  “没有,没有,就是去洗个澡。”
  我模棱两可的说道。
  “切,你小子啊,没点定力。你不是有女朋友吗?去找她泄泄火就好了啊。”
  四哥还在开我的玩笑。
  “嘿嘿,我知道了,知道了。”
  我赶紧也装出副猥琐的表情,笑着说道。但心理却在想,找女朋友泻火?我女朋友刚刚才帮别人泻了火,估计现在还在回味那,那有时间帮我啊。
  “行了快去吧。”
  四哥说道。
  听见四哥的话,我如释重负的答应下来,然后转身出门。
  在寝室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我听见三哥的声音幽幽传来。
  “唉,有女朋友真好啊。”
  有女朋友是好啊,自己可以玩,自己玩不爽了,还可以找人玩。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耻。自己的可爱女友,被别的男人骑在跨下,任意驰骋,随意玩弄,而我只能独自,躲在个阴暗的角落,去偷看,偷听,她与别人翻云覆雨,进而从中找到,满足我自己变态欲望的快感。
  可是四哥的话却又再次在我脑海中想起。他对小欣的描述,很符合小欣现在所表现的样子。当她卸下些束缚,她真的很用心去接受阿涛和我给于她的性爱快感,甚至沉浸其中。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我的计划,已经不仅仅是满足我自己的变态欲望了,而是同时满足了小欣内心中,对性爱的渴求,最近几次小欣在阿涛性爱中的表现可以感觉的到,小欣开始点点的变的主动。
  既然已经陷入这个旋窝,那么就努力的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不能改变你,我在适应你的同时,要主动去争取我想要的。我想这就是小欣现在改变的原因。
  就这样在纷乱的思绪和潮湿的裤裆的陪伴下,我走进了浴室。
  之后的几天我又被大量的功课缠住了。出了吃饭,我和小欣也没有多少接触,阿涛则更加平静,最近都没有联系我。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进入了平静期。十月底,我的功课都结束了。虽然之后还有课程要上,不过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小菜碟了。
  既然功课不忙了,那我的计划也要继续执行下去了,这不光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满足小欣的欲望,这两点就足够我继续下去的理由了。
  于是,我又联系了阿涛,通知他计划可以继续下去了,而阿涛也欣然接受。
  这次我给他们选定的地方,是我们学校第二教学楼顶层的楼梯间。由于之前几天的空置期,我不想上来就给小欣猛烈的冲击,所以这次安排相对保守了些。
  这个楼梯间,相对于上次的厕所,还是有些不安全的,不过由于教学楼内配有电梯,所以这个楼梯,般是没有人走的。
  而且由于处在顶楼(十楼),这个位置是电脑机房走廊的个侧门,为了安全起见,平时这个楼梯间往走廊去的门是被锁死的。也就是说,想来这个位置,只能通过走楼梯上来,这就大大的增强了安全系数。
  其实在这个位置的楼上,还有层楼梯,不过那上面是直接通向天棚的,为了防止学生自私上屋顶,学校在这个位置装了道铁门,并牢牢的锁死。
  也就是说,这个位置的四面,面是被锁死的走廊门,两面是墙壁,最后面则是道铁门和个向下的楼梯。
  我来这地看地形的时候,就有留意到,在铁门里,有几个被胡乱丢弃的避孕套,我猜测这应该是之前就有学生在这里战斗过,因此我当即决定,这里就是小欣和阿涛下个战斗场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