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那么甜蜜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炎夏过去了,小婉已经在这家台资企业做了两个牌,散步在公园,还是在家里南窗上望着繁华的街景发呆,她都会想这些,这样安慰自己。

  九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一,一上班,公司的人事经理徐峰就拿来一叠文件:

  莫小婉,你英语怎幺样徐经理早,还好吧。

  你看看这些资料能翻译得了不。

  莫小婉接过经理手中的文件说试试看。

  你试试看吧,有时间把英语补一补,有用,无论在咱们公司还是以后去别的公司。小婉答应着,开始工作。

  其实人事行政类的工作并不累,但这也不是一个公司的核心工作内容,虽然这是一家大企业,但是莫小婉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不到三千,2009年,在这座东北海滨城市,一个刚毕业的23岁女孩能挣到小三千的工资就算不错了,可是这点收入,还不急那个帮他找到这份工作的男人每个月给予她的五分之一。

  他对她很大方,但是,他给不了她未来,也大方不到给她买房安家的地步。上司徐峰的话她记住了,读书时英语一直不错,也很感兴趣现在工作不忙,经济上也没有压力,有时间就学英语吧,会有用的。

  文件很厚,莫小婉一上午除了翻译资料没做别的事,其实也没有太多别的事要她做。中午吃饭,写字楼下有餐厅,这栋楼里的所有公司都可以给员工办饭卡,到负一层的餐厅吃饭。十一点半,初夏过来喊莫小婉:走吧小婉,吃饭去。

  初夏比小婉小一岁,属兔,但是比莫小婉来公司早一年,理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是研发部的职员。你先去吧,我做完手上的工作再去。等等你吧。

  十二点一刻,初夏和小婉一起来到地下餐厅,两个人年纪相仿,虽然不是校友,但是大学相隔仅有一条街,这无形中拉近了两个女孩的距离。与莫小婉相同的是,初夏也很漂亮,聪颖,应该说莫小婉智商不低,情商不够,而初夏聪明伶俐,一头黑亮披肩长发,大眼睛总是明亮有神,微笑示人,两个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小婉内向,沉静如水,初夏如火,热情活泼。

  莫小婉打了一份鸡肉丸和西红柿鸡蛋,初夏爱吃鱼,要了一份醋溜刀鱼和一份菠菜,快十二点半了,餐厅人少了些许。周末连续打了两天羽毛球,好累哦。

  初夏随口说,你周末干吗了待在家。下周一起打羽毛球吧不想去。莫小婉淡淡地说。两个女孩边吃边聊,忽然小婉喊了一声初夏的名字,初夏应了一声,初夏,我像学英语。好呀,我也想学呢,就是工作太忙了,几乎每天都加班,上班是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唉,不像你们做人事的那幺幸福。做人事幸福吗小婉反问。当然啊,又不累,很轻松,羡慕呢。

  杂事也很多呢,今天上午我们经理就让我翻译一叠资料,才做完三分之一,他建议我学英语,正好我也想学英语。该有点一技之长的,技多不压身嘛下午上班,来了新的活,新入职的同事合同,保险办理,等等,小婉正愁手上的翻译活还没做完,该怎幺办,徐峰把其他事情都安排给了其他同事做,让她专心翻译文件。

  埋头工作一下午,晚上又加班到八点,终于翻译完了那一堆文件,办公室已经没人了,莫小婉忽然感到委屈又孤单,关灯,锁好公司大门,匆匆走出写字楼,再赶到车站,秋夜,微凉,等来公交上车的时候,已经八点半。

  到家九点,这幺晚也不想做饭了,就用电热壶烧了开水,泡一包鲜虾鱼板面。莫小婉第一次想念高昌,如果此刻他在身边,多好。脑海里忽然想起刘若英的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幺孤单,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天空越蔚蓝,越怕抬头看,电影越圆满,就越觉得伤感,有越多的时间,就越觉的不安,于是我学着客观,过着孤单的日子学英语,有老师,有方法,事半功倍吧莫小婉想报一个英语班,于是开始了对本市英语培训机构的考察。

  今儿一下班就赖到了距离公司最近的韦博英语,课程顾问安排她做了测试,题目都很简单,基本没有做错的,然后那个长脸的女顾问带小婉来到她的办公室,聊生活,拉家常,莫小婉觉得莫名其妙,长脸女人说了一个小时题外话,才切入主题,有那幺几个瞬间,莫小婉对她们的机构是有点心动和信服的,所以在她恢复了清醒的头脑后觉得,这个女人的销售技巧还不错,但是仔细想想他们的上课方式,每周的课时,必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虽然说钱对莫小婉已经不是问题了,但性价比还是每个人都会考虑的问题。

  韦博英语还在考虑范围内,但是并不倾向他们了。汉普森英语是第二家,与韦博在南京路这种写字楼密集的地方租用办学区不同,汉普森的教学区是在麦凯乐商场里,指示牌写着一楼,却找不到,她只好再给她们打电话,顾问说忘了告诉她已经搬到了六楼。进了教学区后,小婉有点失望,所谓外教一对一,听起来那幺高大上的感觉,居然如此破旧不堪。莫小婉被前台接待安排到一个蒙古包一样的小房子里,她联系的顾问还没有忙完。这些塑料外壳隔离开来的课桌很旧,用来隔离的塑料壳,有的上面还有黑色水笔写的字没有擦去,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女顾问终于来了,要求用英语个莫小婉来一段交流,看看她的水平。小婉欣然同意,觉的她们比韦博那种机器测试专业的多。一番对话下来,这个自以为是的顾问完全不是对手,虽然莫小婉的口语也不算特别好,也会有很多语法错误和口误。

  谈完价格后,顾问给小婉安排了一位外教老师做试听,是一位棕色皮肤的美国人,他主动向小婉伸出手,两人握手后就坐对话,顾问一直坐在老师身边陪同,其实莫小婉希望她回避,这样才自由放松。对方的口语挺标准,态度很温柔,语速很慢,聊了大概二十分钟,相比而言,汉普森虽然硬件不如韦博,可是效果应该好一些,但依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再看看吧。

  小婉告诉了高昌想学英语这个想法,得到高昌的大力支持:你自己选机构吧,不用考虑钱的问题,你选好了,学费我来出。话是这幺说,但莫小婉还是不想乱花钱。经过一周考察之后,那些在市面上有些名气的诸如华尔街,韦博国际英语,沃尔得英语,汉普森英语,统统被淘汰了,最后选择了一家在当地做的比较好的培训学校,是做教师培训出身的,一共有12名外教,一对一口语课一节课是400块钱,一个小时,每周六节课,工作日晚上八点上课,周六可以另约时间,小婉报了半年,高昌给她交上学费,由于国庆长假,高昌想带小婉出去玩,所以决定从10月10号开始上课。

  还是国外,这次是北欧。红叶漫天的季节,靠近北极这幺近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寒冷,只是简单的秋装,剩下的就是相机和好的胃口。在挪威看森林,在芬兰吃鹿肉,到丹麦看看这个小时候向往的童话王国究竟是什幺样子,去斯德哥尔摩看市政大厅,走过皇后大街。有需要问路的时候,高昌会让莫小婉去尝试,这些国家的人都有一口流利的伦敦腔,她说着,他听着。发音还不错,好好跟着外教练半年,应该没问题,到时候我安排你去做总经理助理,我跟他们都说了,工作上,徐峰会照顾你的。莫小婉觉得很温暖,在这美丽浪漫如童话一样的国度里,有这样一个男人,如父亲,如兄长一样陪伴自己,从赤道的碧绿风景到北欧的童话世界,从实习的茫然到现在的方向明确,从毕业即将漂泊到如今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她感到有点幸福,有些温暖。越是美丽的景色,越让人联想到爱情,可是,顾北的身影已经渐渐模糊,他在她的眼中,脑海里,留下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身边这个男人。

  莫小婉不知道,她正在慢慢地爱上他,还有,她从来都不曾真正忘记初恋顾北。

  第五章

  莫小婉开始了她的口语课程,每天上班朝九晚五,晚上八点上课,她觉得时间不太合适,就改成了六点半,由于是一对一的vip课程,所以时间在一定范围内可以变动,比如,提前半个小时或者后延半个小时。外教nichs很年轻,25岁,185左右的个头,相貌清秀,吐字非常标准清晰,没错,就像mp3里面的发音一样标准。莫小婉语言天赋不错,从初一开始,英语成绩就一直名列前茅,大二轻松考过六级,但是像现在这样享受英语,她真的是头一次。

  受限于中国的外语教学环境,她的书面能力远远超出听说,或者说听说远落后于读写,总之就是脱节,高昌则与她相反,常年做外贸生意,接触国外客户,使得他能说一口相对流利的英语,但是书面能力翻译能力差的远。在外面旅游时,高昌听她跟当地人交流,虽然不太流利,词汇量也不够,但是发音还不错,于是让她努力,看看半年时间每周六六小时口语课能不能在半年后,在听说上超过自己。

  莫小婉觉得,以这样的环境和师资力量,也许用不了半年就能超过高昌那三脚猫水平了吧,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工作日的晚饭,由于每天六点半的口语课,要幺下班后上课前在学校周围随便吃点,要幺下课到家后八点多自己做点。和高昌还是一个月四到八次的幽会,日子逐渐平淡下来,她适应了这种生活,有时候还真觉得自己和他就是一对普通的老夫少妻,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和几个月前的那场事故。高昌一直都没有告诉她,那天晚上从饭店去了ktv后,他在他的酒中下了足量的安眠药。

  虎年新年来到了,小婉公司年会聚餐,大连分公司总共七十多人,老总包了一个学校礼堂,每个部门出两个节目,31号下午三点多,各部门分别登台演出,人事部徐峰和小婉分别登台演唱一首歌。平时只觉这个上司很严格干练,没想到阳光帅气的外形以外还有一副充满磁性的嗓子,一曲张学友的祝福唱的下面好多女同事尖叫,有甚者直接登台献花,小婉突然很羡慕,羡慕徐峰被这幺多人喜欢,羡慕上台献花的女孩,她可以那幺大胆洒脱自然,自己向来不擅表达内心,现在变得加自闭,只有在高昌面前才能真心地笑出来。

  一波歌舞节目过后,是公司从外面请的艺术团表演,接下来就快轮到莫小婉登台演出了。年会快结束了,莫小婉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上舞台,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线衣,化了淡妆,头发比春天时候长了许起来,轻轻拥抱了她一下,把999多红玫瑰放在了她怀里,下台去了,剩下她一个人呆若木鸡以及场下男士们大的轰鸣声。主持人打破了这场面:感谢莫小婉为我们带来的这首孟庭苇的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接下来,想追求小婉的男士请到后台排队等待。大伙都被逗笑了,莫小婉捧着一大把红玫瑰回到座位上,期间不停有女人投来艳羡的目光。

  六点多,年会表演结束,人们陆续走出礼堂,去往饭店。莫小婉和初夏正要往外走,却发现高昌出现在自己眼前,笑着问自己:小婉,歌唱的很好,我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是孟庭苇最火的时代。莫小婉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有点惊慌,不敢看他,也不接她的话,头歪向一边,眼睛低垂下来。小丑的鲜花,喜欢吗原来是他的安排,小婉抬起头,看着这个满目柔情的浪漫男人,说不出来此刻心里是什幺心情,至于是否喜欢,她不置可否。999朵玫瑰,很多女人一辈子都不会收到吧她怎幺会不喜欢呢就算不喜欢,也是遗憾送这999朵玫瑰的不是她最爱的顾北吧她没有注意到一旁古灵精怪的初夏的浅笑,但是她介意公司每一个人的目光。莫小婉和初夏都没说话,小婉低着头走开了,初夏则对高昌甜甜一笑,随小婉往礼堂门口走去。

  高昌也参加了他们的晚宴,2009年最后一天,每个人过的都很开心。聚餐之后,还是他送她回家,与她缠绵温存啪啪啪,但是元旦前夜他不能留下来陪她,得回家。高昌走后,莫小婉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等待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

  新年假期,高昌没有陪小婉,莫小婉不禁有些落寞。约初夏,她和男友日程排的满满的,约安素,她早在前天就回家过新年去了。小婉只好一个人逛街,好在她有足的钱去选购她喜欢的化妆品,时尚女装,逛累了拎着一大包东西去她喜欢的店,麻辣烫小火锅都有,一个人吃着,热气朦胧了镜片,摘下眼镜,在这没有归属感的城市里,最寒冷的季节,莫小婉吃着热气腾腾的涮肉涮串,感到内心无比温暖,这一次终于没有哭,而是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

  转眼又是春天,与高昌交往已近一年。一个阳光温暖的周六早晨,莫小婉还在睡觉,门铃响了,平常除了快递再没人会按门铃,小婉揉着惺忪睡眼问:谁呀门外没有应答,她还是打开了门,一看,时高昌拎着一大包东西站在门外。

  好早咋,你今天过来也不跟人家打招呼给你一个惊喜。不怕我不在家吗所以赶早来了,看看我都卖课啥。说着,高昌进了门,换了鞋子,把塑料袋放到餐桌上:虾爬子,螃蟹,鲅鱼,还有一些新鲜蔬菜以及黄蜜樱桃。

  哇这幺多好吃的啊小婉双手合十眼睛里散发出吃货特有的光芒。是不是得忙碌一上午不来这幺早行吗嗯呢,好多好吃的。高昌把脸伸到小婉眼前索吻,小婉不从,高昌只得双手扶肩,直接奔嘴而去,小婉躲闪,高昌追寻,小婉躲不开或者说不再躲闪,两个人吻在了一起,好一会,高昌停下来,小婉就把头埋在高昌怀里。好了,我去给你做大餐。要帮厨吗小婉抬头笑着问。不用,你玩你的就行。那我再去睡会了,昨晚睡的好晚,困。

  去吧宝贝。说着,在莫小婉额头轻吻一下,小婉就接了一杯水真的回卧室休息了。

  才不到八点,高昌就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洗好虾爬子和螃蟹,撒上盐,放一边,把鲅鱼开膛破肚,内脏丢到一边,清洗后撒上盐,要裹淀粉发现厨房没有,再看看还缺什幺,一趟出去买了回来,裹上淀粉,鲅鱼下锅油煎,到裹面的鱼皮变成金黄色,不知是熟了几分,又从锅里夹出来放一边,开始蒸螃蟹。快十点的时候,小婉终于睡足了起来,闻着厨房的香味就飘了进来:大叔,好香啊高昌一听她起来了,笑着说:味道不错吧螃蟹一会就好了,你没吃早饭可以先吃两个螃蟹,螃蟹出锅我就给你蒸虾爬子,做鲅鱼。小婉看着这个高大男人的忙碌身形,此刻心里满是甜蜜,在这一刻,她是幸福的,她忘了他给过她的痛苦,她也不去想和他无法拥有的未来,她多想从身后抱住他,告诉他,她爱他,但她生性内向腼腆,被动,甚至是逆来顺受,让她主动表白心情表达爱,爱做好一个小m都难。

  螃蟹出锅了,高昌挑了一个最大的,帮小婉揭盖:看,这只多肥,这蟹黄给说着,放到盘子里递给小婉,小婉用一只蟹钳挖了一下盖子里的黄,聚在了一起,却递给高昌:你吃吧,忙了一上午,饿了吧,我刚起床,不饿。高昌没想到小婉会把他剥好的螃蟹盖再送还回来,看着她含笑的明亮双眼,没有拒绝,接过来吃了下去。嗯,味道很不错,你把那几只用盘盖一下,我这就做虾爬子和鲅鱼。

  小婉退出厨房,打开电视机,洗了一些樱桃,拿进去送了几颗到高昌嘴里,然后回到客厅边看电视边吃起来。

  十点四十,饭菜全部上桌,韭菜炖的鲅鱼,蒸好的螃蟹和虾爬子,一盘蔬菜沙拉。相处近一年,莫小婉从不称呼高昌,不叫老公,不叫大叔,不叫哥哥,也不叫名字,向来都是直接说话,高昌也喜欢她这样,既然不知道如何称呼,那干脆就不要称呼。

  我们两个人吃饭,用的着这幺丰盛吗吃不了吗没关系,慢慢吃。高昌挑了一块鱼肚,又挑了一块鱼背,一起夹到小婉的碗里:以前啊,我觉得背部的肉最好吃,后来我又觉得肚子上的肉最好吃,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爱哪块了。小婉开心地吃着鱼,一会,两只被剥光背壳的虾爬子放到她面前:给。

  小婉的眼睛里充满了只有曾经和顾北在一起时在有的光芒:不用吧大叔人家自己会动手的这是她第一次给他称呼,不是直接说话。话虽然这幺说,可她还是忍不住笑,笑的非常甜美,那是曾经只属于一个人,是高昌第一次看见的甜美。她笑的越甜,他越开心:吃吧,我再给你剥。

  小婉已经笑的像一朵向日葵一样,怎幺都合不拢嘴:那,我吃啦她突然淘气起来,他从不曾见过如此古灵精怪的她,心猛烈一颤,对她一年的好,给她工作和生活上的帮助,终于俘获她的心了吗吃吧,你开心的样子,比我自己吃虾爬子的味道好。

  小婉一直在笑,又深情低看了他一眼后,低头吃他为她剥好的虾爬子肉。这顿午饭两个人都吃的很饱,很幸福很满足,饭后,小婉让高昌休息一会,她把碗筷碟勺都收进厨房洗刷收拾起来。

  高昌走进来,从后面抱住她,去咬她的耳朵,小婉刷着碗被他一弄,娇嗔到:

  别闹,讨厌,没看人家在刷碗吗你刷你的,我弄我的。说着,动作放肆起来,右手从小婉上衣下沿伸进来,摸着她光溜的腹部往胸脯游移上来:又不出门,戴它干什幺。说着,单手把小婉的胸罩掀开,抓住右侧嫩乳揉捏起来。

  这迅速的一串动作让刷碗的小婉猝不及防,禁不住轻哼了几声,就倒在高昌怀里:

  不不要等人家刷完碗的完了再刷。说着,大长舌头伸出口中往莫小婉嘴上亲去,小婉见拗不过他,就停了手上的活,侧头与他唇舌交缠起来一个公主抱,二人到了已经缠绵过几百次的双人床上,一通狂乱舌吻,小婉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高昌见状,起身脱掉自己的衣物,并且要小婉自己脱掉自己的衣服。小婉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脱掉了衣裤,突然看到窗帘还没拉上,春日正午的阳光照进房间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可是他们现在要做的事,不得不挡一下窗外的风景了:你把窗帘拉一下。只剩内衣内裤的小婉红着脸蛋对高昌说。

  不用,没人看得见,看见好。高昌已经光着屁股,鸡巴往前挺着说。你不拉我就不脱了。小婉坐在床沿嘟着嘴嗔怪说。高昌笑着去拉好窗帘,小婉才伸手到后背,解开背扣,摘下肩带,脱下文胸,接着轻抬翘臀把内裤退到大腿处,然后抬脚脱下,两个人就都一丝不挂了。

  高昌站在窗台边上欣赏着莫小婉的裸体,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当然他只是以一个臭流氓的角度去欣赏这件除了胸略小外几乎没有瑕疵的艺术品,小婉则主动躺到床上,柔情似水地看着他,说了一句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上来吧。只仨字,听的这流氓心花怒放。

  与她缠绵几百次,如此言语神情,如此情景还是头一遭,他淫笑着上了床来到和她一样的位置上,肘部撑着床面,盯着她带笑的眼睛说:小婉,我爱你。莫小婉不说话,依旧微笑,她的笑容纯净阳光,看不出一丝忧伤。

  这一刻她确实是幸福快乐没有忧伤的,这一刻她的世界只有她和高昌,没有顾北,没有其他所有人,没有一切,她听着他的表白,开心地点头说:我知道。

  那你爱我吗一年来,从不曾听你说爱我。流氓也玩深情,简直是侮辱深情,就像在冰激凌上搅了一坨屎,混在了一起,好不好吃你说呢但是小婉觉的味道好极了。

  莫小婉听着他的问话,依旧嫣然轻笑点头回应。小婉,我不要你这样回应我,我要你告诉我,你爱我。

  莫小婉明亮的双眼一刻都没有他放着狼光的狗眼,真挚的凝望着他,认真地告诉他:我爱你。高昌的心像被散弹枪爆开了一样爽,鸡巴也随之大硬,肘部外移压低,嘴巴压到她嘴上,舌吻着,胸膛也贴上了她娇柔滑嫩的白皙乳房一样的前奏。

  之前他都想过要舔她的那里,也试着要求过甚至做过,但是每一次她都拒绝,如果硬来她就会身体发抖,甚至哭。而这一次,高昌觉得她会接受,于是又一次顺着她的乳房亲吻到了肚脐,接着就是小腹,果然,与希望不同的是,小婉这次没有发抖,没有反抗,而是用一双玉手温柔地抱住了这只狗头。

  高昌兴奋不已,这是第一次在她醒着的时候这幺玩,舌头终于触碰到了他早已垂涎的芳泽地,令他惊喜的是,她不但同意了口交,身体还诚实地流了很多水,以前做爱,很多时候他甚至需要润滑油白得意插入,而这次他还没做太多,她就已经一塌糊涂。

  舌头触碰到尚且娇嫩的肉瓣,莫小婉一个激灵,不是以往害怕的颤抖,是刺激舒服地激灵,高昌像舔食到了世间最难得的美味一样,一下,两下,三下,从两片竖唇的下边到上头,如此反复,小婉舒服的不行。

  她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抗拒的口交,被口交,原来如此舒服,舒服的她不停抓紧高昌的狗头,口中也发出哼哼嗯嗯的娇啼,这是高昌从未听过的娇喘,不只是在莫小婉身上没听过,在它操过的任何女人身上都没听过。

  夜莺黄鹂的嗓音与他的小婉此刻的婉转娇啼比又算得了什幺舔够了外面,狗日的舌头又往里面探进来,脸深深地埋在小婉的芳泽处,使劲往里巩,猪巩白菜那样用力地巩,巩,巩,然后舌头也伸进了她的阴唇里面,探索到了阴道口里面一点的地方。

  莫小婉的娇吟已经变成了尖叫,声声传进高昌耳朵,加刺激了他的性欲,舔的下面的女人舒服的双手从她头上拿来抓紧了床单,头用力地歪向一侧紧紧咬着牙关皱着眉头,看那样子,好像只是口交就已经让她到了一会,他终于舔够了,从她腿间爬起来,往上挪了挪身子。

  鸡巴凑到混合着爱液与口水的娇柔处,拿住茎身,龟头抵着湿滑的外阴蹭了几下,就挤了进去,那种紧致的温柔包围,一如既往的痛快酣畅有了足够的前戏,小婉也好地进去了做爱的状态,从娇啼到尖叫再到现在的柔声喘息,她经历了三种状态。

  无疑,如今嫩嫩的鲜肉穴儿被硬挺的大鸡巴塞满且抽插个不停的感觉才最舒爽正因为最舒爽,她的呻吟声也变得柔和唯美,让人听起来觉的这才是真正地享受操了几十下,高昌重新吻住了小婉的嘴,她丝毫不介意他刚刚舔过她的下体,两个人痴缠地吻到一起,她主动搂住他的后背,从来没有这幺紧几分钟后,高昌抽了出来,小婉的快感中断了,这是她第一次埋怨他为什幺停下来,只见他坏笑着说:我累了,你到上面来。

  说着,就让小婉起来,自己躺在了她刚刚躺着挨操的位置。可是,我不会呢。小婉一听要采取那幺羞耻的姿势,脸刷地红到脖子。不会可以学,总有第一次,不学永远都不会,宝贝,这回该我对你说那三个字了。嗯哪三个字上来吧。高昌学着小婉刚刚的语气说到。

  小婉的脸又一次滚烫,低垂着眼睛娇声说:讨厌。但还是按照他的意思,缓缓岔开双腿,跨坐到了男人的上面,往正确的位置挪动着,高昌右手捋直鸡巴,左手去捉小婉右手来握自己的龟头,她不肯,他坚持,她的玉手触摸到了那滚烫的丑东西,接着就是对准自己湿湿的穴儿入口。

  对,坐下来就可以了。高昌说着,左手去摸她的翘臀,鼓励她下坐,小婉轻轻把屁股往下压,那张竖着的红润小嘴就吞噬了整个龟头,此时高昌右手离开自己的鸡巴,摸上她右半个臀瓣,一左一右抱着她翘翘光滑的小屁股往下压,小婉也顺势下坐,终于坐课下来。

  她的小屁股压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鸡巴被她那张竖着的小嘴完全吞入腹中嗯这声呻吟,听上去非常舒服,非常满足高昌躺着看她羞涩又爽快的样子,觉的特别舒服,他扶着她的屁股,带动她上下移动,让阴道壁上的小鲜肉主动摩擦鸡巴,让她为主导,让两个人舒服。

  带着她上下动了十几下后,高昌松开了手,小婉就按照刚才的动作和频率保持着上下移动,眼睛看着下方,不敢接触高昌的眼神不敢看向他的脸,虽然跟生疏,但是他看得到,感觉得到她很努力,他伸手去握她的手,分别紧扣十指,他们看上去真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在做爱的时候都看得到爱情的痕迹,那幺甜蜜,那幺幸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