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邻居李姐的故事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来到了李姐的家按门玲。

  当我看到开门的她时不禁都惊呆了,好美哦,她穿着一套半透明的睡衣,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她那肥美因为生了孩子后仍略微翘起的乳房,颜色深深突起的两点,她意没带乳罩哦?柔顺的短发随意地披散着,娇嫩的红唇,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看着我,我的小弟弟立刻就站起向她致敬。

  「Boby,你来了?」李姐轻轻地问我,但我已经浑然不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微翘的乳房,她看到我这样色迷迷的,不由得低下了头,又看到我裤子支起的帐篷,不禁娇羞难奈。「Boby,你、你……好坏哦!」我猛然回过神,忙答道:「是是,我来了。」不由自主地伸手拉住她的手,「等急了吧?」我关切地问她。她娇媚地甩掉我的手,回身走进客厅,她的睡衣后面更是透明,我这回清楚地看到她真没带乳罩,白色的小丁字裤紧紧地包裹着她那肥大的屁股,随着走动一扭一扭地甚是迷人。

  我连忙关上门跟随她进了客厅,她俏生生地站在客厅中央,我从她背后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腰,李姐低下了头,露出雪白的脖子,我轻吻着她的脖子,成熟女性细腻的肌肤令我沉醉。我在她耳边轻轻说:「艳秋,你真美!」双手也不客气地揉搓她成熟滑腻的身体,并一路向上握住了她那坚挺的乳房,用力地揉搓着。

  「啊!」她轻声地呻吟着,高高地仰起了头,浑身一阵颤抖,回过头嘴里呢喃着:「啊,Boby……你还是那样急不及待呀。」她的玉手也顺势隔着我的裤子揉搓我的阴茎。一阵快感从我的下体传上我的大脑,我用嘴吻住李姐那娇艳的红唇,忘情地吻着,随着她揉搓我阴茎越来越快,一阵强烈的快感更加猛烈地冲击着我。

  我松开了李姐的乳房,迅速地脱去了我的T恤和裤子,浑身只剩下一条内裤,坚挺的阴茎把内裤支起一个高高的帐篷,我轻轻地把明媚诱人的李姐转了过来,双手快速地解开她的睡衣带子。

  随着她的睡衣滑落,一个美妙雪白的胴体显露了出来,粉嫩光滑的肌肤呈现出成熟女性诱人的细腻,胸前一对坚挺微翘的乳房并不因生过孩子而稍有任何下垂,两粒颜色浅红色如同葡萄大小的乳头因兴奋而骄傲地挺立着。

  我的目光随着她那起伏不定柔滑的乳房滑落到她的小腹,她小腹平坦诱人,窄而短小的丁字裤紧紧地包裹着她那神秘的地方,两腿间的阴埠高高隆起,如同里面藏着一个刚出锅的肉包,令我不禁想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匀称而坚挺的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真是一个令人想入非非、女人味十足、美丽成熟多汁的少妇啊!!!

  我如何会与李姐这位名气响当当的美艳少妇有一手呢?那是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替她换车軩,我完全被她的美色所俘虏,藉机认识与接近她。同时,我抓住了一次不可多得的良机同她发生了肉体关系,后来,她曾多次企图疏远我。

  但,我的柔功了得终于网住了这位外表高贵冷艳的少妇,我绝不放过任何能让她欲仙欲死、阴精喷尽的男女交媾合体机会。

  我成功地掌握到李姐仅有的空闲时间,然后在不同的地点、时间和做爱方式、疯狂地享受李姐那令人忍不住要射精的美妙胴体,每次的幽会我都会让她性高潮连连不绝,阴精喷过不停,她粉嫩的子宫皆被我炽热的阳精灌得满溢……回归正题,我伸出双手抓住了李姐的乳房,坚挺的乳头顶在我的掌心,坚挺柔软的乳房令我忘形,她的双手也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我低头吻住了她娇艳的红唇,忘情地吻着,她的乳房随着我的揉捏变换着各种形状,我坚硬的阴茎隔着我的内裤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

  「嗯~~嗯~~」她呵气如兰腻声地呻吟着。

  我更加发狂地吻着她,我梦想好多年的女人终于要是我的了(我是她多年的fans,时常幻想与她抵死缠绵,让她在我胯下娇声求饶)。我的嘴唇一路向下来到她的胸前,叼住了她柔美乳房上的那粒葡萄,用舌尖轻轻地在上面舔着、用牙齿轻嚼着,并不时地用唇挟着拉长。

  「哦~~嗯~~」她的呻吟更加迷人了。

  我的嘴唇往下继续游走着,亲吻着她平坦的小腹,生育过的艳妇竟然如此诱人。

  她的手抱住了我的头,身子往后弓着,娇艳的红唇微张着,发出更大声的呻吟。

  我已经单膝跪在地毯上,双手从下插入她的丁字裤,抓住她丰满的双臀,用力揉着,并用双唇隔着她的丁字裤亲吻着她隆起的阴阜,李姐忘形大声地呻吟着。

  我坐在了地毯上,分开她的大腿,仰起了头,凝视着她双腿中间,她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丁字裤的裆部已经完全湿透,呈现出大阴唇美妙的轮廓,我伸出舌头去舔那湿润的部分,并用嘴唇用力地吸着她那已润透丁字裤的爱液。

  「啊~~」李姐浑身颤抖着,双腿已无力支撑她的身体,慢慢地向我头上坐了下来,我顺势躺在地毯上,她也坐在了我的嘴唇上,身体前倾,双手拄地来支撑她那无力的身体。我用手指勾住她的丁字裤,并轻轻地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示意把内裤脱下,李姐顺从地把臀部抬起,任我脱着她已经湿透的丁字裤。

  我近距离地欣赏着艳秋那女性神秘的圣地,因兴奋而肿胀的大阴唇已被爱液完全打湿,微微地张开,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和属于她李艳秋独特的女人味,浅红色的小阴唇也已完全垂下,流出的爱液顺着小阴唇慢慢流下,汇聚成一粒完全透明的水滴,连着长长的粘线,滴在我的鼻子上。

  我双手一把抓住她的臀尖,往下一拉,她的阴部一下子坐到我的嘴上,我的嘴唇和她的大阴唇来了个法国式的热吻,「啊~~」这位美艳诱人的尢物终于再度发出了动人而骚入骨子里的呻吟声和急促的销魂喘息声。

  李艳秋真的屁股好美!我的手尽情地抚摸着,从光滑如脂的臀肉上传来电流一样的快感,这快感也同样电击着李姐。她两片花瓣已经偷偷开放了,大量温热的淫水汨汨地流出来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脸紧挨着她美妙的蜜窝。我饥渴地亲吻着李姐的花瓣,然后舔舐她突出来的小肉芽。

  我努力的把舌头根伸进艳秋娇嫩的阴户上,用力均匀的上下刷动。渐渐的我感到李姐的阴道在蠕动了,就用力把舌头挺起来,往深处舔,我感到她阴核的变化——它不可思议的涨大了,我张开嘴含住它,用力吮吸它,我希望藉此更能挑起她体内的性欲;春情爆发时的李艳秋那才是我需要的美艳尤物。

  李姐浓密而调皮的阴毛紮在我鼻孔里,让我禁不住要打喷嚏,我赶紧把鼻子紧贴在她阴部凹下去的地方。这时李姐大概也快要到了,雪白匀称的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头,急切的挺动雪臀,我开始呼吸困难,还好很快就过去了,李姐的阴道里喷射出一股浓浓乳白色透明的阴精,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出来,我连忙吃过干净,味道还不错,说实话,能吃到李艳秋蜜穴喷出来的阴精可是一种无上的荣誉。

  李姐是属于那种敏感体质,很容易动情也很容易满足。此时,她喘哼着微微扭了扭屁股笑起来:「罚你再给我舔一次~~~」说完她用两手抱住自己的雪臀,手指拉开泛红的阴唇。李姐妩媚的坐在我的嘴上,时而左右移动着臀部,时而用力地压住我的嘴。一会工夫我的嘴里和脸上都沾满了她花瓣里溢出的甜甜的花露。

  就这样,我在李艳秋的臀部下听着她诱人的呻吟声和骚入骨子里的娇哼声,不多久,李姐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也由于快感,下身一阵阵地感到要爆发出来……李姐白嫩结实的大屁股仍然在我脸上蠕动着。我开始亲她雪白浑圆的屁股,我的嘴温柔而热烈,我坠入到一种眩晕的快乐境地。这时我的手指伸到后面轻轻揉着她肛门边缘,李姐可能刚洗过澡,肛门还留着淡淡的香味。

  我的嘴开始探索脸前粉色的屁眼儿,那感觉像是在吻一个女人的嘴,她娇娇地叹了一声。然后,我的舌头伸进里面,她的屁股也配合地随着我的舌头前后蠕动着。不一会李艳秋丰美的屁股剧烈挺着、摆动着,阴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颤动着。

  李姐粉脸通红娇声浪叫着:「啊!不行了!我又来了……来了……」听到她如此诱人的呻吟声,我赶紧将舌尖转去舔屁眼的菊蕾,她扭着屁股又达到了另一个销魂的性高潮。我似乎意犹未尽,两手在瘫痪在我身上的李艳秋乱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雪白的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浅红的两粒乳头上捏柔着!

  「啊~~你坏死啦~~把人家弄到全身像散掉一样~~唔~~」刚才被我弄到阴精喷了两次的李艳秋,此时体内欲火再度燃烧不已,如今乳房又受到我按按揉揉的挑逗使她更加酸痒难耐再也无法忍受诱惑。

  「唔~~人家~~痒~~嗯~~哼~~快点啦~~」说着,她已经急不及待地把我的内裤拉掉,抬起雪臀,用右手往下一伸,抓住我粗壮的阳具,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闭着媚眼,浑圆的粉臀轻轻的往下一坐。

  「喔~~嗯~~到底了~~哼~~好涨~~好充实~~唔~~哼~~」阳具尽根插入紧嫩湿糊糊的阴户内,令李艳秋打从骨子里的舒服,她欲火难耐的像个许久未曾被奸淫的怨妇,沉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

  李姐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阳具。细嫩的桃源洞,被我粗大的阳具塞的凸凸的,随着李艳秋扭动,起起落落,进出的淫水,顺着大阳具,湿淋淋的流下,浸湿湿了阴毛四周。

  「艳秋,让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姿势吧!」

  「嗯~~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

  「那么,我们就到墙边站着干,好吗?」

  对于我所提出的建议,我们其实也未曾经历过,所以她的芳心既怀疑又跃跃欲试。

  「可以的,你难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时,常使用这种姿势!」说着,我就将大阳具抽出,抱起身裁娇小的李艳秋走到墙角边,她被我轻推着,粉背贴紧墙壁,然后,我就挺着粗大的阳具,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李艳秋香喷喷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

  一种无比的温馨泛起在她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我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我俩彼此吸吮着对方的津液,两条舌头交缠紧密得快要断掉般。吻了好一会儿,才吐出舌头,我在艳秋的耳边细语说道:「你搂着我,然后把左脚抬起。」头一次使用这种姿势,李姐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她两手轻搂着我的颈子,左脚慢慢的抬起,我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脚,扶着阳具,大龟头已经顺着湿润的淫水,顶到洞口。

  「唔~~轻一点~~这种姿势~~阴户好像很紧。」见到我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妥当,娇嫩欲滴的李艳秋紧张的心头小鹿乱撞,涨红着粉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我,嘴里轻声的说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干得让你舒服的爽出来!」「嗯~~你这小色鬼~~好坏~~唔~~」由于我的身材高大,而李艳秋的身材娇小,仅到我的肩膀高度,所以,我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阳具,对准穴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经进没入阴户中。

  「喔~~好涨~~嗯~~哼~~要插穿啦~~」我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硕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美艳娇媚的李艳秋闷哼出声音!阳具插入嫩穴中,我的左手就一把搂紧李姐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

  「哎~~唔~~哼~~真好~~好舒服喔~~」李艳秋的一条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我高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阴道壁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大,所以她那个鲜红美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壮硬的阳具尽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采取这种姿势,我们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抽插一阵后,两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高涨,于是如火山爆发般的情欲火速升高,阳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李艳秋呵气如兰的檀口浪叫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Boby~~唔~~哼~~嗯~~小穴美死了~~唔~~好涨~~你的阳具好粗~~唔~~今回~~被你整得~~又麻~~又痒~~爽死啦~~舒服~~哼~~要升天了~~」李艳秋被我干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阳具,浸湿了我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我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Boby~~哼~~我好~~好爽~~哦~~你那根~~顶得好深~~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我没~~没力气了~~哼~~唔~~唔~~」李艳秋两手搂着我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我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壮的身驱紧压在墙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她忘了平日高贵冷艳的仪态销魂蚀骨地浪叫不绝。

  「哎~~Boby~~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单脚站立实在令李艳秋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我见她那一副吃不消的媚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李艳秋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又粗长的阳具,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我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Boby~~你这一种姿势~~插死我了~~哼~~顶~~得人家~~哦~~你那根~~好深~~喔~~喔~~I‘ mcoming~~唔~~」欲火高涨的李艳秋那堪我如此强悍的抽插和刺激,她全身呈现浅红色,体香散发四处空间,雪白的屁股更不停的上下摆着,每次当她屁股猛力的下沉时,龟头就重重的顶入阴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如潮涌现,浪入骨头的舒爽叫她性高潮重现。

  「哎~~好~~好棒~~哦~~爽死了~~哦~~好舒服~~美喔~~快~~快~~我~~我快忍不住了~~哼~~唔~~」我看李艳秋快要泄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大沙发走去,到了沙发旁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娇媚的李姐的身上,手将她的浑圆娇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过不停。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李艳秋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短发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皮沙发两边,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欲飘飘,魂飞九天,突然~~只见李艳秋娇驱猛挺弯成拱桥状,媚眼紧闭,气息咻咻,檀口浪叫:「哎~~Boby~~哼~~我不行了~~唔~~我~~deeper~~我~~唔~~快~~用力~~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嫩肉吸吮着大龟头不放,乳白色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销魂蚀骨浪淫尖锐的叫声,和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我也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扎了二三十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的马眼急射而出,直射在李艳秋子宫的穴心深处,滚烫烫的阳精把李姐粉嫩的子宫灌得满满的,令她难耐的再次喷出一股阴精。

  我仍高高的抬起她的雪臀,好让我的万千精液漫延在她子宫内久一些,同时,我伏下身子迅速湿吻着李艳秋娇嫩欲滴的香唇,我深知道,只要不要让她透一口气,她的性高潮会历久不衰。同时,趁赶着阴茎尚未完全软下来,我继续不停地在她小穴里挤压打转~~啊,李艳秋的阴精又喷了,而我的阳具竟然再次坚硬起来!

  我的大龟头依旧紧顶在李艳秋那娇嫩的花心,而她的阴道也密不可分地夹着我粗长的阳具,我那大龟头在李姐温暖、多汁的阴道最深处浸泡、滋润着。李艳秋知道自己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已经完全混合在子宫内,她舔着香唇发出沙哑磁性的声音说:「喔~~Boby,我差点被你整死了。」沉醉在李艳秋美丽肉体上的我趁机建议:「李姐,我们到房里去好吗?」俏脸仍然微红的李艳秋迟疑地问道:「你的东西不是射过了吗?怎么还想要哪?」我趁着李艳秋浑然忘我之际突然耸动臀部十多下,埋浸在她阴道深处的阳具闪电般撞击着她娇嫩的花心。

  「唔~~哦~~」李艳秋檀口发出一阵销魂蚀骨的呻吟。高潮后的李艳秋,只见她双乳坚挺、奶头凸出,蛮腰轻扭、粉腿猛摇,一丝不挂的胴体,香汗隐隐,白嫩的肌肤显得分外光滑柔腻,在柔和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熟艳妇的芳香,令人魂不守舍忍不住要射精!仰躺在大沙发上的李艳秋俏脸红云未退,睁开眼帘来,媚眼飘荡出勾魂慑魄的水汪汪眼波;鼻翼翕动、芬香的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神情既淫荡又惹人怜爱不已。

  这时我已经将李艳秋抱起,她的一双光滑美腿围着我臀间,我俩的性器官仍紧密地纠缠着。我的双手紧托住她的雪臀,当我一步步走往她的闺房时阳具不停地进出她阴道,「滋滋……」之声响过不绝。

  她胸中的欲火再度被点燃,这时我轻轻地拥抱着李艳秋,把舌头伸到她柔软的耳垂下缓慢地舔舐着,而她眉头微皱,仰起下巴露出洁白细腻的咽喉,我悄悄欣赏着她销魂的表情,开始沿着她的耳垂舔向颈部、然后舔上了她诱人犯罪而艳光四射的俏脸蛋。终于我俩进入卧房,同一时间倒在那张大床上。

  「啊~唔~~」下跌之力让我的大龟头重重的撞入她的子宫颈,一阵阵酸麻由下而上立即传遍全身,李艳秋怎能不娇哼浪吟呢。同时我小心地将右手伸到她坚挺微翘而诱人的双峰上,将那两颗浑圆滑腻的乳房抓在手掌上轮流爱抚、摸弄。

  李艳秋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但还是躺着没有动,任凭我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看到李姐默默的享受,我依然塞满在她阴道里的阳具,再度抽插起来,不停地左右转动、磨擦着这迷人的蜜穴,同时改用双手手指紧紧捏住她的乳珠,不急不徐地掐捻搓揉、恣意地玩弄着。

  才从刚刚从那醉人的性高潮稍为清醒,经过我高超技巧的挑逗爱抚之后,那股酥麻酸痒的欲念再度悄然爬上李艳秋的心头,虽然想极力的抑制、抵抗,还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不停技巧地撩拨、挑逗,李艳秋迷人的粉脸上又是嫣红一片,鼻息也渐渐转浓,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头,虽然她紧咬牙关、企图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再也忍不了多久;何况刚才那一回作爱时,她已疯狂的叫床过!李艳秋自己心知肚明,她那起伏越来越激烈的双峰,已然露骨地表明了她有多么的饥渴。

  看见李艳秋如此可爱又诱人的模样,我将她的娇躯翻转过来,趴在床上翘起雪白浑圆的屁股,再将胯下阳具缓缓从她湿糊糊的阴道内退出,然后停在阴道口,并在那颗湿润的粉红色小肉芽上磨擦着。

  那股强烈难耐的酥麻感,刺激得李艳秋浑身急抖,两颗诱人的乳房低荡着摇晃起来,胴体散发出属于李艳秋本人独特的浓浓肉香,可是从她的阴道深处,却传来了一阵阵令她心慌意乱的空虚感。

  在我努力持久的挑逗下,尽管李艳秋想极力抗拒成为我的性俘虏,可是她诱人的胴体却不听指挥,本能地随着我的撩拨,柳腰款款有致地摆动不已,蹶起结实的香臀,似乎迫切地期望着我坚硬的阳具能快点插进她体内。

  我深知是瓦解李艳秋最后矜持的良机已到,悄悄地调整好姿势,色迷迷的大叫道:「李姐,我来满足你了!」说时迟那时快猛然一挺腰,胯下阳具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滋」的一声瞬间到底,那股异常骠悍的冲击,直达李艳秋的心脏地带,撞得她不由自由「啊~哦~~!」的发出一声忘形的浪叫,顿时满脸酡红,一种充实感迅速填满她那令人唾涎三尺的胴体。

  我暂时按兵不动,伏在李艳秋滑腻柔嫩的身上,静静地享受着那一插到底的美感…,直到快感稍退,才缓抽慢插起来。我同时在她柔美的粉颈及丝绸般的玉背上轻吻慢舐,两手也在她的奶头上不住搓揉、捏捻。

  渐渐地,李艳秋可不再只是任凭我那根热腾腾的阳具在她体内不停抽送,她开始扭腰摆臀,前前后后地迎合着我的动作,而且不管是舒缓或急促的抽插,她都能配合无间,完全融合着我的旋律和节奏,犹如一对经常翻云覆雨的夫妻一般。

  我知道李艳秋就要沦为自己的性俘虏了,立即打铁趁热俯身轻咬着她的耳垂说:「李姐,我这样干会否让你舒服?」满脸绯红的李艳秋雪臀高抬、臻首微偏,眼神迷蒙、嘴角含春地瞟视着我说:「喔~小色鬼~占了人家便宜~~还说风凉话~~」我看到李艳秋那如痴如醉的撩人表情,忍不住再度吻上她娇嫩欲滴的香唇,大舌头也立刻伸入她口中,不断地搜寻她滑嫩的香舌。

  端庄圣洁高贵冷艳的李艳秋已欲火奔腾,又让我入侵的舌头得逞,顿时娇喘连连,胴体的肉香更浓。

  我开始挺动胯下阳具,一阵阵狂抽猛插,以强烈的冲击和彻底贯穿的方式,干得李艳秋全身酥酸麻痒,婉啭娇啼、娇喘咻咻,根本忘了今夕是何夕,那里还能记得这里是她的闺房?

  李艳秋檀口中的香舌放纵地和我的舌头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从鼻中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哼浪啼,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对男女肉欲作最原始的追求。我一面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双手也不急不徐地揉搓着那对坚挺饱实的浑圆双峰,胯下也不停地急抽缓送,立即又将李艳秋推入情欲无底的深渊。

  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绯红,一双玉臂紧勾着我的肩颈,那湿暖滑嫩的香舌紧紧地和我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津液互送、并且娇哼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我猛戮般的抽插,一双雪白结实的玉腿死命夹缠在我的腰部不断磨擦着,有如八爪鱼般吸黏着我的身体,享受着坚硬阳具在她秘穴内驰骋的销魂美妙滋味。

  「啊~~啊~~好~~好~~舒服~~呀~~」李艳秋满脸酡红的浪叫着,从来也想不到自己会发出如此淫荡而放浪的呻吟声与叫床声。

  我忍不住双手捧住雪臀大力的套弄,右手中指忍不住慢慢地探入李艳秋的菊花小蕾内,尽管她的后庭本能地抵抗着异物的入侵,但我的手指还是技巧地长驱直入。随即觉得一层层嫩肉紧密地吸夹住那闯入的手指头,那种温暖密实的程度比在李艳秋的阴道内还要更胜几分,我更加亢奋起来,开始轻柔的抽插抠挖起那敏感万分的菊穴,左手也不断地爱抚着她滑腻的大腿和雪臀。

  我的屁股更不住的往前直顶,就像要直接刺穿李艳秋的下体才肯罢休似的,我忘形的狂抽猛插,直到李艳秋再次忍不住娇呼:「啊~~噢~~Boby~~不行了!唔~~好~~舒服~~好美~~爽死啦~~噢~~啊~~mygod~~我~~我要升天了~~啊~~要丢了~~我的~~好darling~~爽死~我了~~!」李艳秋仰起俏脸,雪白的美臀快速向后迎合着,浑身抖簌簌的颤栗起来,蜜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我的阳具给夹断般,而我的大龟头被密实的吸夹在子宫口处,乐得浑身急抖,内心充满了说不出的爽快!

  这时一道热滚滚的乳白色阴精自李艳秋香喷喷的小穴深处激喷而出,浇得我的阳具有一阵前所未有的甘美、酣畅,我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啍,屁股猛然狂挺,大龟头紧抵着子宫口,双手捧住李艳秋雪臀一阵猛力磨转、扭动,一股炽热的阳精狂灌入子宫深处,同时双眼则欣赏着就要崩溃的李艳秋那充满了淫嗲、梦幻与迷离神情的绝世娇容……紧咬着下唇的李艳秋,这时再也无法忍受那铺天盖地而来、又酥又酸又软又麻的绝妙快感,她像条误入沙滩上的美人鱼般,两眼翻白、檀口大张,想要叫喊却叫不出声音来。

  只听见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一连串「咕噜咕噜」的怪响之后,才喘过一口大气来似的,随即便爆发出了让人难以置信、堪称惊天动地的一次性高潮来;那歇斯底里、模糊不清的嘶吼与浪叫,以及那激烈震颤与痉挛的胴体,几乎让我魂销魄散、心驰神荡,灵魂一起飘到那性欲九天之外去了。

  经过绝顶高潮后的李艳秋,全身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软在床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粉脸泛出一股美艳的晕红,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鼻翼歙合,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依然不断地发出阵阵香气如兰的娇喘和哼哦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