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学生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张辰,下课以后到办公室一趟!」我在三番五次的走神以后,终于被点名到办公室喝茶。我无力的应声以后趴在桌上发呆。

  离那次偷窥事件一星期过去了,我依旧打不起精神做任何事。这次被班主任抓到只能算我倒霉,一顿口水是避免不了的,好在我平时表现不错只希望班主任手下留情。

  我望着办公桌前埋头批改作业的班主任,有点不知所措。我已经进办公室半个小时了,可是班主任却一言不发的把我晾在这里,我不免心理泛起的嘀咕「班主任到底想做什么?」

  「张辰,你最近出了什么事嘛?」终于从作业海里抬起头的班主任开始说话了,「没有啊,没有什么事,就是没有睡好,精神有点不集中,导致走神。」我连忙回答道。

  「如果是身体原因,要不要我向你妈妈反应下,让你休息几天?」班主任袁静接过我的话。

  「老师,这种小事就没有必要吧!我会自己调节的。」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都变了。袁静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摇头说道:「看来你并不打算说真话,我也不强迫你,但是你要分清楚学习和私事哪个更重要。」我被袁静的眼光盯着有点发虚,话音未落她又开始说了起来「你如果有什么想不通的事,你可以放心的来找我,明后两天你就先休息下,我希望你能快点恢复起来。」她挥手让我离开办公室,我转身离去一瞬间脸上虚伪讨好的笑容瞬间不见只留下狰狞「难道,我妈偷人被我发现了也能和你这个婊子说?」你在骗谁呢?一炒似愉快的谈话就在我和袁静的互相虚伪之中结束。

  其实我一直知道省实验高中的某些流传的段子,其中我的班主任袁静的段子是从来没断过的,她刚毕业就被分配到省实高高三教语文,据说当时她和副校长睡了之后才拿到这个职位。两年后,她嫁给我我们学校出了名老实的物理老师杨乐。都说她结婚只是为了在外面玩的更爽而已。就在前不久,据说还有人看到她和她情人开房的事,这种女人说有什么事能找她,智商正常的都不会去找她。可我实在没有想到后来的我和袁老师牵扯的如此之深。

  「这就是冷静下来的结果,一堆狗屎!」袁静把我考的稀烂的卷子扔到了我脸上。就在上次谈话之后半个月,我就迎来了10月中旬的年纪调考,没有任何意外的我高中生涯第一次掉出了全班前5.这次袁静又把我拉到办公室批评一顿,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她会做出如此过分的!

  袁静可能是看到我从来都是含笑待人的脸色变成了一脸狰狞,感觉到自己说话可能稍微重了点,刚准备开口说话就被我打断。

  「老师,你要是觉得我这个成绩不配呆在2 班,你就把我分到其它班上去啊!」
我也是恶毒的顶了回去,要知道我从一年级下半学期分科开始,我的文科成绩一直稳定在年级前十,省实高分班极为残酷,完全是按照学习成绩分班。三年级结业的时候每个班主任根据该班成绩发放奖金,而如果我能保持现在的成绩到毕业,班主任从我身上赚2W人民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不当然不可能把你踢出2 班去,但是我希望你能正确的认知自己?」袁老师的口气明显缓和不少。

  「正确的认知自己?」我嘲讽的微笑道「我不觉得我需要这些,倒是老师你需要正确的认知一下自己,我考进省实高没有靠任何关系,我是凭着自己的分数考进来的,就像我考高中一样我分到2 班也是凭借实实在在的分数。我不知道老师你是否能像我一样理直气壮的说自己的班主任位置也是这样?」我继续发泄着自己的闷气。

  袁老师直直的望着我,然后从抽屉的那了根烟,自顾自的开始抽了起来。
  说实话,就这样坐着翘着二郎腿抽烟的班主任实在是漂亮,化着淡妆的脸庞不难看出她有着极为不错的五官,完美的颈部曲线和锁骨让胸前的那对豪乳变得更为惊心动魄,白色衬衣被撑的鼓鼓的并且从我现在这个角度还能看到非常棒的「沟」。一双极为笔直的长腿被黑色丝袜包裹,一身工作装硬是让她穿出了风情。这让我想起了莎朗。斯通的一部著名电影。

  沉默许久之后,袁老师终于开口「我真不想我会激起你这么大的愤怒,其实我只是想帮你回到正轨而已,而没想到起了这么大的反作用!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有些人遇到了死胡洞,他觉得自己能够走出去,却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原地转圈。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还是可以来找我!」烟雾中袁老师看起来很落寞,只是那种落寞与我无关。

              第一卷、第三章

  办公室争吵事件结束以后一个月,我努力的平复心情,终于在其后的调考中获得令袁静满意的成绩,双方尴尬的气氛才得以消缓。

  当然我回归正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终于找到我认为有意义的事,跟踪我妈!这一个月我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跟踪我母亲以求能找到她情人相关的蛛丝马迹,可惜毫无进展因为我妈如果单纯只看这一个月的举动来说,绝对是贤妻良母的典范,但是我却不会被她现在表现出的外表所欺骗,那个下午办公室那个风骚而淫荡的女人绝对是我妈内心的真实形态!

 ⊥在即将进入十二月份的时候,多日不见得父亲终于归家,可惜三日之后他便又要出差国外半年,连过年都不能回家了。

  「公司就这么忙嘛?」餐桌上我妈皱着眉头问道,「嗯,那边工程正好进入关键时刻,我要过去跟着,如果工程能够顺利完工,那么升职的事情也就有着落了!」我爸平静的回答道,我不由心想,「如果你知道你老婆像个av女优似的和别人做爱,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平静吗?」我眼观鼻鼻观心的吃完饭以后准备上楼,突然想起的手机短信铃声打破了整个饭桌的平静,结果短信既不是我那繁忙的父亲,也不是高材生的弟弟,而是我的妈妈?我站在楼梯上咪着眼睛看着这一幕。我终于找到我遗漏的地方!

  两天之后的晚上我终于找到机会接近我妈手机。「老妈,这道题我不懂,你能不能帮我下?」我那学霸弟弟在卧室门口对着我妈喊道,「嗯,我马上就来!」我妈正在厨房里忙活,待到我妈进入弟弟的房间之后,我悄悄的来到了父母的卧室,轻手轻脚的打开我妈的黑色皮包拿出手机,手机并没有锁,这点非常幸运,可是待我查看前天那条信息的时候却出现了问题!前天7 点钟左右根本就没有信息!我得到这条线索之后马上将手机归位迅速的回到卧室。「手机没有设置密码,也就是我妈并不在意别人打开她手机,可是前天的时候,我看她打开手机明明输入了密码?那么只有两种可能!1 我妈有两部一模一样的手机,2 我妈有两个手机号码」我整理了我的推测并且记录在本子上。

  其后的一个星期,我都仔细注意着我妈接电话或者短信时候的样子,没有输入任何密码和停顿,这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我妈还有另外的隐秘的通讯手段。
  12月的第三个星期天对于我弟弟来说非常重要,他梦寐以求的电脑终于搬进了他的卧室,他再也不用来我的卧室抢电脑了。晚上的时候他请了不少同学去外面吃饭唱歌,在他百般乞求下我妈终于松动了让他今晚不回家。我借口身体不适没有和他一起出去,想必我弟弟也不愿意带着一个笨头笨脑的大哥一起出去玩。我和我妈一起吃完饭之后,我借口作业繁多便逃到了卧室里处理几日来的基本讯息。经过差不多一个半月的跟踪我基本掌握了我妈的基本行程。对照她的课程表我基本能在她50% 的空余时间去跟踪她,还有一半的时间属于盲区,我还不得而知。

  我小睡一下结果一觉睡到深夜两点,膀胱肿胀的我必须解决一下,从洗手间回来准备回房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走廊尽头主卧室的灯还是开着在?「难道是绿母文中最俗套的剧情?」我心里暗讽道。待我越来越解决卧室,我心理的俗套情节可能性越来越大,卧室里传来的呻吟声毫无疑问证明了我的猜想,我妈正在偷情!从那未关严的门缝中我再次看到我妈偷情的样子。

  一对赤裸的男女正在床上激烈的运动着,我妈的情人大力操干着我妈的蜜穴,从我妈蜜穴的样子以及床的凌乱程度来看,他们以及经过了战过几个回合了。湿漉漉的蜜穴边上沾满了白色混浊物,而我妈的蜜穴却依旧不停的分泌着淫水,灯光照在饮水上闪耀着诡异的光芒刺激着我的眼睛。他们正在关键时刻,我妈身上的男人看样子马上要准备射精的样子,我妈撅起翘臀迎接着雨点般的抽插,男人每次抽插都插得极深配合身体的重量给我妈带来了无尽的快感,我妈极力的忍者巨大的快感不叫出来,但嘴喉之间依然传出令人心醉的呻吟声,打桩机式的抽插并没有持续很久,男人很快的把精华爆发在我妈身体深处,浑身止不住颤抖的母亲私处缓缓流出精液。

  「老师,今天在你家实在太爽了!」突然间的话语直接敲在我的心头!我妈的情人是她的学生?我躲到隔壁的书房听着房外的动静。无意间的起床获得的发现却是一个半月的跟踪获得的成果几倍多,我在黑暗的书房里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此时的心里却莫名其妙的空荡荡的。

  第二天是难得的周末,我妈一早就做了早餐,临近早上才回来的弟弟肯定没有吃饭的心思,餐桌上少有的只有我和母亲在一起。今天她穿了一件紫色的衬衣,从来都是盘起来的头发今天也披散下来。

  「遮掩昨天的痕迹?」我一边无力揣测着一边无味的吃着早饭。

  「有什么事吗?小辰?」我妈突然地发问打断了我的思路。

  「嗯,没有,就是有件事不知道怎么说?」我支支吾吾的回复她的问题,以期望引开她的注意力。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我妈放下碗筷望着我。

  「我最近作文有点退步,希望让袁老师帮我辅导下,正好她又在市天桥辅导班任课,我想周末的时候去听几节课?」不知道是鬼迷心窍还是别的,我找了一个我认为最烂的借口。

  我妈听到这里不由眉开眼笑道:「以后这种事直接和我说,没必要畏手畏脚的!」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了1200元现金递给了我,我接过钱后找个理由离开了餐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