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战女警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女警官




  「哇!好厉害啊!」

  「是啊,春丽姐姐。你一定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格斗家了。」

  两个小孩坐在一幢房子正门的台阶上,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身边的年青女子。
  「不是了,这个世界上厉害的格斗家数不胜数,我只不过是参加了三年前的那次世界搏击大赛罢了。」叫春丽的年青女子笑道。

  「还有比你更厉害的格斗家?!我不相信!」年龄大一点的男孩叫道。
  「没错,小强,有好多人比春丽姐姐厉害呢!」春丽抚摸着女孩的头道。
  「真的有比你还厉害的人吗?」女孩也怀疑地问道。

  「是啊,小茵。在那次世界大赛上,姐姐只打赢了几个人,最后打进前四名的选手都比姐姐厉害。」

  「是吗?他们都是谁?现在在哪里?」男孩有些不服气地道。

  「唔——这说起来可就话长了。」春丽沉吟道,她一手托腮抬头望着天空出神,似乎又回到了三年以前。

  「那次大赛的冠军是一个叫隆的大哥哥,他的绝技叫『升龙拳』。他最后就是用这一招将那个叫维加的大坏蛋打败,得到了冠军的。」

  「维加?就是那个坏蛋头子?」

  「是啊,就是他。他好厉害的,姐姐也打不过他,不过那个叫隆的大哥哥用『升龙拳』将他打得落花流水的。」

  「要是那会儿我在那里就好了,就能看到隆大哥了。」男孩有些悠然神往。
  「小强、小茵,该回来吃饭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站在不远处的另一幢房子门前喊道。

  「好了,你们该回去吃饭了。」春丽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

  「好吧,春丽姐姐。」两个小孩有些不情愿地道。

  看到两个小孩的神情,春丽摸了摸两人的头,道:「快点回去吧,今天是周末,我晚上没有什么事,你们吃完了饭可以再来我家里玩。」看着两个小孩欢天喜地回家的背影,春丽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回到房子里。

     ***    ***    ***    ***

  春丽现在所住的二层小楼是她父母留下的遗产。他们在她二十二岁时因为车祸双双去世,留给她这幢房子和一笔数目可观的遗产。父母去世后她便一直住在这里,至今仍然是独身一人。

  那两个叫小强和小茵的孩子是两年前搬来的邻居,小强今年十五岁,小茵十三岁,他们的父母也都很有钱。一年前小强曾经被人绑架,绑票的人要小强的父母拿出五十万赎金,并威胁说如果去报警他们就撕票。

  小强的父母当时不知道春丽的身份,没有告诉她,也不敢去报警。正巧那天邮差送错了报纸,春丽到他们家送报纸时,发现小强的父母愁容满面的,询问之下才知道发生了绑架案。

  春丽得知小强被绑架之后,向小强父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仔细询问了当时的情况,在征得小强父母同意的情况下,以小强三姨的身份与绑匪通了电话,通过电话接触她认定绑票的那帮家伙没有什么经验,不像是惯犯,而且从他们嘴里套出他们大概有三、四个人。她估计自己一个人就能对付他们,于是与他们商定好一手交钱一手放人,随后独自一人前往,成功地将小强救了出来。

  经此一事小强一家才知道春丽是国际刑警,小强和小茵更是把春丽佩服得五体投地,没事就跑到她这里来玩。春丽也很喜欢这两个小机灵鬼。前不久春丽破获了一起大案,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个节目昨天在电视上播出,小强和小茵看到了,知道她竟然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格斗家之一,所以今天她一下班就看到他俩在她门前等着,软磨硬泡之下她给他们讲了原来参加世界大赛的事。

     ***    ***    ***    ***

  进到屋中之后,春丽径直来到二楼自己的卧室,先将西装脱下来,接着拔出别在身后的小巧的女式手枪,放在抽屉里,然后脱下西裤和衬衣,身上只剩白色的胸罩和内裤。

  春丽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心中不由得一阵得意。今年二十七岁的她是香港国际刑警组织的高级探员,不但有着令所有同僚都自叹不如的破案业绩,而且有着令所有女人都嫉妒的漂亮脸庞、完美身材。

  她对着镜子出了会神,然后想起今天是周末,应该把这一周积累下来的衣服送洗衣店。虽然明知刚脱下来的西服里没有什么东西,她还是习惯性地拿起上衣把手伸进衣兜,却意外地发现里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

  这是什么?一张磁碟!?春丽狐疑地看着手上的磁碟,她对这张磁碟没有任何印象,这不是她的。

  那会是谁放进来的呢?难道是今天遇到的那个人吗?

  春丽想起了今天上午外出办事时的情形,当时她开着车,看到一个男人沿着街道拼命跑着,身后有几个人在追。当那个人突然横穿马路时,被春丽前面的车撞翻在地。

  出于警察的本能,春丽来到那个男人身边查看了一下,那人还没有死。她随即向身边围观的人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件,请撞人的司机和另一个人一道将伤者抬到自己车后排座上,然后她嘱咐了撞人的司机在现场等候警察的到来,自己开着车将伤者送往就近的医院。

  春丽想起来当时这件西装一直搭在自己的座位靠背上,会不会是那个男人将这张磁碟放进去的?为什么那些人要追他?那些人是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的?这张磁碟里存了些什么?

  太多疑问了,春丽摇摇头。

  当时她光顾着救护伤者,没有时间注意那些追他的家伙的相貌和去向,将那个男人送到了医院后,她便去处理自己的事务,后来下午再打电话询问那家医院时,医生告诉她那人由于伤势过重已经死了。

  这件事虽然很可疑,但目前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表明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同时这张磁碟是否真是那名男子放进她口袋的,也未有定论。

  她知道如果能看到磁碟里的内容,应该能了解到一些情况,但现在她没有什么办法,因为这张磁碟是MO,她家里和办公室的电脑都没有这种设备,非得请单位的电脑专家才行。

  「算了,不想它了。」春丽自言自语道:「这是香港警察该费心的事情,磁碟等明天到办公室再说吧!」

  下了决定之后,春丽轻松了一些。由于准备明天再到办公室一趟,衣服也不用现在送到洗衣店了,明天出门时顺便捎去就行了。她穿上运动T恤和短裤,拿出一套换洗的衣裤来到楼下的健身房,开始了每天例行的锻炼。

     ***    ***    ***    ***

  一个小时之后,春丽已经是大汗淋漓。她看看窗外的天色,已经很晚了。再来一组胸部练习就结束吧,春丽一边想一边坐在组合健身器的架子上。

  她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满意,特别是那对乳房,几乎可称得上完美。她也知道迷人的身材需要精心呵护,因此每次健身都要针对胸部进行大量的锻炼。

  她气喘吁吁地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稍事休息之后,拿起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热气腾腾的水流直泄在春丽光滑的肌肤上,她仰着脸闭上眼睛,任凭热水不停地冲刷着她高高的乳房上那娇柔的乳头,那种奇妙的感觉令她无比的惬意。
  真舒服啊!春丽叹了口气。她刚要伸手去关淋浴器,浴室的灯突然无声无息地灭了下来,周围一片漆黑。

  停电了?有人进来了?

  身为国际刑警的春丽本能地紧张起来,顾不上擦干(台北情色网757H)身体,摸索着穿上衣裤,慢慢走出浴室来到走道上,整个屋子都沉浸在黑暗中。

  她看了看房门,门虚掩着,邻家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射在走道的墙上。她借着这些微的灯光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可用作武器的东西。她的枪放在二楼的卧室里,需要穿过客厅才能到达楼梯。

  春丽心里暗自责怪自己一时的懒惰,应该到二楼卧室里的卫生间洗澡的,那样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她蹑手蹑足地向客厅走去,站在客厅的入口看去,宽敞的大厅没有一个人。

  春丽略微松了口气,向对面的楼梯走,刚走了两步,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上她的后腰。不用看春丽也能感觉出来,那是一只手枪。

  「别动。」一个压低的男声道。

  从客厅四周的角落里又走出来四个人,每个人手中都握着枪。春丽被推到客厅的中间,五个男人将她围在当中。站在她前面的男人点亮手电,灯光直射在她的脸上。她本能地扭过头去避开强烈的灯光。

  男人用手电从上到下打量着春丽。

  女国际刑警穿着一身白色的丝质睡衣,由于刚才没有擦干(台北情色网757H)身体的缘故,薄薄的睡衣全部贴在身上,将她凹凸有致的身体全部显露出来。

  「把手举起来,快点!」身后的手枪用力顶了顶春丽的腰。

  春丽慢慢地将双手举过头顶。灯光停留在她的胸前,紧贴在身上的睡衣将她乳房的形状完全勾勒出来,甚至还能隐约看到乳头的颜色。

  「让我看看她身上带家伙了没有。」前面那个男人咽了口唾沫,把枪别到腰间,一伸手便抓住春丽的乳房捏了捏:「这么大的奶子,是不是真的呀?春丽警官。」

  「弄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另一个家伙道。

  睡衣被拉开了,女国际刑警的那对丰满挺拔的乳房真真切切地展现在匪徒们面前。身边的男人都忍耐不住了,几只手同时按在她的乳房上乱抓乱捏。

  「再看看这下面有没有藏什么东西。」前面的男人把手电交给一旁的同伙,一把将春丽的睡裤拉到大腿上。由于刚才从浴室出来时没有穿内裤,春丽的下半身直接暴露在男人面前,那片经过精心修饰的黑色三角区湿漉漉的,上面未来得及擦干(台北情色网757H)的水珠在手电的照射下闪动着,显得更加诱人。

  几只手又几乎是同时伸了过来。

  身体被匪徒不停玩弄的女警官一直保持着冷静,这几个家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乳房、下身和屁股上,警惕性正在逐渐放松。但身后的男人手中的枪一直是最大的威胁,她必须等待……

  春丽装做难受地扭动身体想把缠在腿上的裤子抖掉,但那该死的裤子紧贴着她的腿,根本不往下滑。她不禁暗暗着急,腿被裤子束缚住,根本没办法放手一搏。

  终于,匪徒们不满足于仅仅玩弄春丽的身体了,其中一个家伙道:「真他妈的爽,干(台北情色网757H)脆就在这里痛痛快快地干(台北情色网757H)一场吧!」

  「好!让我先把这娘们的手捆起来。」身后的男人把枪收了起来,他抽出腰间的皮带,然后抓住春丽举在头顶的双手扭到背后。

  是必须要反击的时候了!春丽知道一旦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一切都完了。睡裤还挂在大腿上也顾不上了,她突然收紧原本放松的双腿,将前面的男人伸到她双腿之间的手夹紧,同时头猛地向后一仰,一头撞在身后的男人的鼻梁上。
  「砰!」的一声响,后面的家伙松开了扭住春丽手腕的手捂住鼻子,双手得到自由的春丽没等匪徒们反应过来,迅速伸手扳住身边两个家伙的脑袋用力向中间一压。

  又是「砰!」的一声,春丽身边的两个男人同时伸手捂住了额头。原本紧紧围住她的包围圈略微松动了一些,凭借这一点有限的空间,她发动了迅雷般的反击。

  先是稍稍一侧身,接连两个肘锤重重地打在身后那人的肚子上,随后一抬膝顶住身前男人的裆下。

  侧面一直没有遭受打击的男人已经反应过来,他向后退了一步,离开了春丽的攻击范围,一只手伸向腰间抓住枪拔了出来。

  春丽用力把同一侧捂着头的家伙向准备抬手开枪的男人面前推去,借着这一点点阻挡的时间,她飞快地将睡裤从腿弯处拉了上来,随即双手按住前面蹲在那里捂住裆部的家伙肩上,双腿腾空发出她的绝技「旋风腿」。

  三个还在捂着头和肚子的家伙脸上结结实实地捱上了一记「旋风腿」,在强有力的打击下像断线的风筝四散飞开,撞到周围的墙上,连吭都没吭一声就昏了过去。

  用中握枪的男人已经举枪准备射击了,就在他扣动扳机前的瞬间,春丽的第二轮攻击接踵而至。

  她一只腿支撑着身体,另一支腿以不可思议的频次快速弹击着,第一脚将那人的枪踢飞,接着是一连串的打击,每一脚都准确地踢在他的头部。打击过后,男人昏头胀脑地站在那里,眼前金星乱飞,随后他的肚子上又捱了重重的一脚,他便和他的三个同伙一样飞到墙根,趴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春丽不慌不忙地拉起还捂着裆痛得说不出话的男人,拔出他腰上的枪,用枪托砸在他的后脑上。她一松手,男人就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

     ***    ***    ***    ***

  走道里传来轻微而慌乱的声音,令刚想放松一下神经的春丽再次警惕起来。她双手握枪迅速紧靠在墙边,心中数了三声之后一个箭步站到走道正中,枪口稳稳地对准前方,但除了走道尽头的房门,她什么都没看见。

  「啊!」一声童音的惊叫从春丽脚下发出。

  春丽一低头,看见两个瑟瑟发抖的身影蜷缩在一起,借着门口射进来的微弱灯光,春丽认出这两个人正是小强和小茵。她赶忙蹲下身,看着两张惊恐万分的小脸,柔声道:「没事了,小强,小茵。」

  显然是受到惊吓的孩子听到亲切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他们一头扎进春丽的怀里,胆子小一点的小茵「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春丽手忙脚乱地哄着两个小孩,等他们平静下来之后,问道:「怎么是你们两个,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们……我们刚来,看着屋子没开灯,还以为……你不在呢!」小茵抽抽泣泣地说着:「小强哥看到房门开着,就带我进来了。」

  「我们一进门就听到屋子里面在打。」刚才的场面小强似乎并不怎么害怕,他在春丽怀里一边说,一边用脸贴在她的胸前蹭着:「春丽姐姐,你的身上真香呀!」

  春丽这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的睡衣敞开着,小强和小茵紧贴着她赤裸的胸膛,小强的一只手正轻轻摸着她的乳房。春丽的脸顿时变得通红,虽然在黑暗中谁也看不到,但她自己能感到脸上一阵阵发烧。

  竟然被孩子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她刚想站起身来,冷不防小强一口含住她娇嫩的乳头。

  遭到这突然袭击的春丽浑身一震,酥麻的感觉从乳头迅速向全身扩散。男孩的嘴潮湿而火热,甚至有些发烫。春丽刚想把他推开,却被他用嘴轻轻地吸吮几下,乳头上传来的那种触电的感觉更加强烈,她不由得长长喘了口气,手脚变得酸软无力,险些坐在地上,更不用说将小强推开了。

  「春丽姐姐,你的咪咪可真好吃呀,比妈妈的好吃多了。」

  「小强!你在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啊!」趁男孩开口说话的机会,春丽定了定心神,责怪他道,没想到却提醒了一边的女孩。

  「我也要吃!」女孩叫道。

  「不要!小茵!」春丽的话刚一出口,两个早已经发硬的乳头几乎同时被这兄妹俩含住吸吮起来。

  「啊!小……小强……小茵!你……你们……」强烈的刺激令春丽说不出话来。虽然两个孩子没有什么挑逗的技巧,但两张火热的小嘴将她的乳头含住,有如吃奶一般轻轻地吸吮,偶尔舌头会无意识地触碰那由于勃起而变得异常敏感的尖端。

  「不要!快停下来!」春丽心中不停地喊着,张开嘴却只发出近似动情的呻吟声。小强的手甚至已经伸进她的裤子里,但她根本动弹不了。

  开始发胀的乳房尖端同时被两个孩子的舌头触碰,春丽不由「噢!」地呻吟一声,腿一软坐了下去,手中原本握着的枪也掉在地上。没想到这一下却正好摆脱了孩子的两张嘴的纠缠,她赶紧将还想凑上来的孩子挡住,站起来转身将睡衣扣好,一颗急速跳动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春丽重新面对着两个小孩,有些生气地道:「小强!小茵!你们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

  「……」小强和小茵耷拉着头没有吭声。

  想想刚才的情景,春丽又好气又好笑,一个世界著名的格斗家、国际刑警,竟然被两个乳臭未干(台北情色网757H)的孩子弄得动弹不得,不过刚才的感觉确实太强烈了。她又看了看两个小孩子惴惴不安的样子,心里软了下来,将两人拉过来柔声道:「好了,姐姐这一次原谅你们俩,不过你们要记住,下不为例!」

  「还是春丽姐姐好!」两个小孩欢呼一声,重新扎到春丽怀中。

  三个人又说笑了几句,想起了客厅里的躺着的五个匪徒,立刻收起了笑容。两个小孩紧挨在春丽身边,三个人看着客厅里一面狼籍的情景。小茵不禁有些害怕地问道:「春丽姐姐,这几个坏蛋都是被你打倒的吗?他们是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的?」
  春丽将小强和小茵拉到面前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的,我想……」
  春丽还没说完,就感到手扶着的小强和小茵的身体突然开始发抖,他们变得非常紧张。

  「春丽姐姐……」

  「什么?」

  「后面……」

  后悔的念头在女国际刑警春丽脑中一闪而过,她不应该背对着敞开的房门。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一记手刀狠狠地砍在她的脖颈上,随后她的眼前便是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