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红鸾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与血天君并肩席地而坐,红鸾看向别处,脸上还带着笑意,羞红的脸蛋煞是好看。
  血天君侧眼看着红鸾,轻笑着问道:“在想什么啊?”
  红鸾娇声道:“没想什么啊,只是在想那夜叉到底是何方神圣。”
  “管他何方神圣作甚,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那夜叉。”
  血天君手放在了红鸾的腰上。
  只是扭捏了一下,红鸾便依靠在了他怀里,娇笑道:“雄帮主的话,我们还是要听的。”
  血天君不屑道:“那个老匹夫,他的话就如放屁一样。”
  听他这么说,红鸾赶紧坐直了身,四处看了看,低声道:“天君,这话怎可乱说,要是雄帮主知道……”
  没等红鸾说完,血天君冷笑道:“他知道又能怎么样,红鸾,我来天下会的目的,是为了玩,他虽是天下会的帮主,但在我眼里,连堆狗屎都不如。”
  “天君……”
  红鸾没想到,血天君这话还真敢说的出口。
  血天君笑了笑,搂着她得肩膀说道:“别担心,寄人篱下永远不是长远之际,红鸾,以后你跟着我一起,我定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红鸾点了点头,其实她早知道血天君不是一般人,私下里,雄霸曾给苍山四鬼和四大护法说过,血天君的武功高于他,红鸾亦相信,血天君是比雄霸要更霸道。
  “我知道你厉害,只是你厉害的地方,不在手上招式,而是……”
  她说着说着,没了下文。
  血天君听她话里有话,凝视着她得眼睛,问道:“而是什么?”
  红鸾见话已到此,便低下头娇声说道:“而是夫君得凶器,更厉害。”
  说完,红鸾便羞的把头缩进了血天君的怀里。
  “哈哈,鸾儿是不是想了?”
  血天君笑道。
  红鸾羞涩的点了点头,嘴上却说道:“是你先想了,不然也不会带人家来这个地方了。”
  看着她娇艳欲滴的表情,血天君双手捧起她那张俏丽的脸,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又向下移动而去,红鸾与他早有了夫妻之实,见血天君的嘴过来,她立刻嘟起嘴唇,迎了上去。
  四唇贴在一起,血天君的舌立刻钻入进了红鸾的口腔中,一阵挑撩下,寻到了红鸾的舌,并与她互相缠绕着、吮吸着。
  许久两人才分开唇,红鸾脸上更红,娇喘着,看着血天君褪下自己的衣袍扑在了地上,她娇羞道:“夫君,真要在这里做那事嘛。”
  血天君已伸手隔着红鸾薄薄的衣裙开始轻轻抚搓她的圣女峰,因为是光天化日之下,红鸾显得很不自在,但是很快,那双带着魔力的大手,搓捏她得圣女峰时,所产生的快意,使她渐渐地发出细细的低吟,身下更是湿泞了起来。
  “鸾儿,难道你不觉得在这里,会更刺激嘛。”
  亲吻着她得耳垂,血天君揽着她得腰让她躺在了地上。
  红鸾哪还生的起抗拒之心,被血天君再次堵住了唇,而他此时的手也没有闲着,从裙下伸到了红鸾腿根处,红鸾是想做最后的挣扎,但是血天君的挑撩技巧,已让她丁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一股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直扑进她的鼻孔,令她无法喘息。
  血天君双手又开始搓捏她得圣女峰,让红鸾鼻中发出了一阵阵轻声的低吟。
  几近快乐之中,红鸾已被剥了个精光,雪白闪眼的娇体,袒露在血天君眼前,硕大迷人的圣女峰,因红鸾急促的呼吸,而抖动个不停,那腿根处的粉缝,更是流出了晶莹的热液。
  见血天君跪在自己腿间,红鸾娇声道:“夫君,真不怕被人看到嘛。”
  “怕甚,谁要敢偷看,我就挖了他的眼珠子。”
  说着,他已让凶器抵触到了红鸾的粉缝上,上上下下研磨,更是惹得红鸾娇叫连连,双腿蜷起,再无顾忌,脸上尽是期待之美。
  只听噗一声,红鸾眉头皱起,脸上现出满足的表情,显然是血天君的巨大,着实使她有些吃不消。
  “鸾儿的内里真是紧凑啊。”
  血天君俯下身,笑着说。
  红鸾脸上现出媚笑,双脚勾着他的腰,点了几下。
  如此直白的示意,血天君在明白不过,故而凶猛的上下耸动,啪啪之声震彻整片小树林,红鸾亦大声哼叫着,宣泄着血天君给自己带来的快意连连。
  “啊……夫君……插的人家……好舒服……天……太刺激了……哦哦……好深……呐……嗯……哼……大力一些……啊……”
  渐渐的,红鸾习惯了血天君的猛烈抽插,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满足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好舒服呀……夫君……好爽呀……”
  “插深一点……啊……哎哟……哦……在深点……大力插人家……小穴……啊……”
  两人不断的交合着,时而上下叠身,时而女上男下,红鸾也趴伏跪着,让血天君从背后猛顶,徐徐之后,红鸾已三次宣泄喷潮而先瘫软,血天君亦没有在忍着,一股股热液喷在了她得股瓣上和光洁得后背上。
  蜷在血天君的怀里,红鸾娇媚的笑道:“夫君,每次你都这么强,若是只有我一个女人,岂不是满足不了你啊。”
  “呵呵,那是自然,鸾儿,不瞒你说,我血天君身边从不缺乏女人,但是我对我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真心的爱。”
  血天君轻笑着道。
  红鸾伸手捏了一下他那丝毫未软化的凶器,嗔怪道:“你可能爱的过来,花心。”
  就在她话音刚落,血天君脸上露出了凝重得表情,红鸾看他眼向夜叉池方向看去,疑惑道:“怎么了?夫君。”
  血天君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是夜叉出现了。”
  “夜叉?难道那传说是真的?”
  红鸾比血天君更了解这天荫城附近,而且夜叉村,是天下会所有人都知道的地方,只是雄霸当年来过一次这里,回去后,就下令帮中人,没事不要来这夜叉池附近。
  穿起衣服,血天君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夜叉池那边传来的一股强大诡异的力量,如果真是夜叉,那我可要去会会他了。”
  红鸾担心道:“夫君,夜叉很凶恶,不知他是人是鬼,你这么没准备的过去,万一……”
  血天君凝声道:“鸾儿,这世上怎可能有真正的鬼,我看到夜叉池的池水时,就感到池内有股力量存在,那夜叉定是以池水塑身,成就了一身强功。”
  “夫君,那我跟你一起去。”
  红鸾虽有些心悸,却也不能看着血天君自己去冒险。
  抚着红鸾额前的乱发,血天君笑道:“我只是去看看,那夜叉未必是个杀人狂魔,若是情形不对,我有退身之法,你要在我身边,定会牵绊我出手,你还是去村里吧,在那等我。”
  “我……”
  红鸾还想坚持跟去,哪只血天君身形一动,已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她惊骇得定在了原地,血天君去哪了,他轻功即使高于自己,但是怎么会突然消失,连半点身影都看不到。
  红鸾自语道:“怪不得雄霸会把夫君当兄弟相称,原来夫君竟然这么厉害。”
  行到夜叉池得血天君,凝视着汩汩冒泡的血水,可见池边,多了一个人的脚印,但只是几步,那脚印便已消失了。
  “玉三郎?夜叉?如果真是他,这个时候出来,是为了什么?”
  血天君皱起了眉头。
  看向了东面,如果不是他细心,定然发现不了脚印过后,竟有一条似是轮子轧出来的痕迹,而血天君几人来这里时,这里到处都很干净,哪来得车轮痕迹。
  略一分析,血天君身形急窜,向着东面疾奔了过去。
  一条小路上,独轮车得车主惊慌失措的站在车旁,车木板上一无所有。
  “小姑娘,还是别回去了吧,你一个瞎子,自己过活多辛苦,跟着哥几个一起,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一个斜眼汉子,捏着下巴凝声笑道。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随他一起来的几个地痞流氓,皆都笑了起来。
  独轮车旁站着得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女孩,脸上带着惨败的害怕,一双无神得眼睛似乎看不到身边人在哪,倒是一张小巧的脸蛋,和她标致的身材,显示出她得年纪,也就十一二岁。
  “你们是谁?别要欺负我好嘛。”
  女孩娇声说着。
  那斜眼汉子狞笑了一声,粗狂的喊道:“哥几个,今天我们享福了,还等什么。”
  几个地痞,见斜眼汉子这么说了,竟齐呼着伸手朝着女孩扑了上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血红的身影挡在了女孩的身前,只听砰砰砰数声,六七个地痞得身子,如飞剑般倒飞了出去,甚至连出口尖叫的机会都没有,一一毙命。
  斜眼汉子一怔,脸上吓的惨败,但还霸道的问道:“你是谁?敢挡老子得道。”
  “哼,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真是不知廉耻,记住我的名字,血天君,到了下面好有个念想。”
  一身紫袍的血天君,抬手对着斜眼汉子额头一指。
  斜眼汉子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见来人手指着自己额头,却动都不动,立刻笑了起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同伴已经毙命,笑看着血天君,他鼓起勇气大喊道:“哈哈,虚张声势,看我杀了你。”
  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握在手里就朝血天君奔袭了过来,只是人还没跑出两步,嘭的一声爆响,斜眼汉子的脑袋炸碎了,脑壳和血喷洒在了空中。
  许久之后,他的尸体才颓然倒地。
  “血天君?血天君?你是血天君吗?”
  女孩没有在听到响声,有些激动的轻声问道。
  血天君这才回头看着这个女孩,他暗恨自己出手太早,但是在这个危急时刻,夜叉竟然没有出现,难道他察觉到自己在跟着他,才没有出手救她。
  “是。”
  血天君言语中毫无感情的回答道。
  眼睛也在这个女孩脸上打量了起来,虽然很漂亮,但是却是个盲女,她叫玉儿,和夜叉的关系,血天君亦是了解。
  女孩点了点头,娇声道:“谢谢你,我叫玉儿,就住在这附近。”
  “你为什么不问我,那些流氓痞子怎么样了?”
  血天君凝声道。
  玉儿摇了摇头,有些黯然道:“他们死了。”
  看着她得表情,血天君冷笑道:“难道他们不该死嘛。”
  “不,他们该死,只是不应该死在你的手里。”
  玉儿很冷静的说道。
  血天君不禁暗叹,这小小年纪的玉儿,所经历的事一定都很让她难过,所以到了现在,一切事情在她面前,都显得那么波澜不惊了。
  血天君亦没有追问玉儿,这些流氓痞子,自己不杀,那该由谁来杀,因为他知道,夜叉来了,而且就在附近,只是他竟然感觉不到夜叉的气息,可见这夜叉得实力,着实恐怖的很。
  “请问你是路过这里的吗?”
  玉儿娇声问道。
  血天君摇了摇头,即想到玉儿是个盲女,根本看不到自己摇头,随即淡笑道:“算是吧,你快回去吧,有缘再见。”
  玉儿只听到咻的一声,脸上笑开了花,自语道:“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推起她得独轮车,玉儿朝着自家的路慢慢走了去。
  看着她得背影,血天君暗暗发誓道:“玉儿,我定会让你重见光明,那时你会成为我血天君的女人。”
  回到了夜叉村内,已是傍晚,夜叉没有再出现,血天君亦在夜叉池守候到了半夜,也未见池内有任何活动迹象,显然夜叉离开了夜叉池,躲了起来。
  夜深,繁星点缀着夜空,月光照射下,一间庭院内,此时聚集了一群女人,为首的林朝英,惊讶得看着站在自己一群姐妹面前得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娇声道。
  “蓉妹妹,你这是什么功法,怎么幻出了一个分身来呢?”
  站在林朝英众人面前的,正是黄蓉,而且不止一个,而是两个,只是一个略显成熟,另一个则像是十八岁的黄蓉。
  成熟得黄蓉摇头苦笑道:“我哪有什么本事幻出分身来啊,这……这位妹子是……”
  萧麟儿娇笑道:“主人,还是我来解释吧,我是火麟剑里的剑灵,因为我主人去除了火麟剑上的封印,我才得以出来,我叫萧麟儿。”
  “萧麟儿?那你怎么幻化成我娘的样子?”
  郭芙有些生气道。
  黄蓉赶紧解释道:“她也不想的,只是她本身是剑灵,没有原身,第一眼看到的是我,故而幻化成了我的样子。”
  众人听着,都是感到不可思议,这萧麟儿竟然是剑灵,而且还能像人一样能说会道,幻化成人型,那她岂不是已经成神成妖了。
  而这里唯一和萧麟儿有着共同之处的只有仙仙和猫仙,但是两女躲在众人之后,小龙女回头看去时,眼见两人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好像是很惧怕。
  “怎么了?”
  小龙女悄声问道。
  仙仙和猫仙同时压低声音道:“这个剑灵很可怕。”
  见她们眼神里的神情,小龙女不再多语,显然两人这么害怕萧麟儿,绝对是有理由得。
  一番解释后,黄蓉才得以交代清楚,萧麟儿也不想一直是现在这个模样,但是她功力未恢复到最原始得状态,自然不能在幻化成别人或者自己塑造形态,亦只有已少女黄蓉得形态这么将就着。
  众人散了,因为黄蓉出关了,她们也不用在担心了,回到屋里的林朝英,刚要卧下,却听到小龙女在门外呼喊,她开门,让小龙女和跟着她一起来的猫仙和仙仙走了进来。
  “姐姐,大事不好啊。”
  小龙女进屋,立刻说道。
  林朝英一怔,疑惑道:“怎么了?”
  看着猫仙和仙仙,小龙女娇声道:“让她们说吧。”
  猫仙与仙仙对视了一眼,仙仙先说道:“这个萧麟儿古怪的很,她是剑灵不错,但是她骨子里却有股邪气。”
  “邪气?什么意思?”
  林朝英追问道。
  仙仙接着说道:“就是她不是个好人,刚才我和猫猫想进去极乐界,通知夫君,可是发现我们根本回不去了。”
  听她这么说,林朝英皱眉看向了猫仙,只见猫仙重重的点了点头,而且一脸惊惧道:“我和仙仙的功力都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压制住了,就算想用雾镜通知夫君,也不能做到。”
  脸上显出疑惑,林朝英不明白的问道:“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和她又无冤无仇,而且蓉妹妹还是她得主人。”
  “那只是表面,蓉儿似乎中邪了一样,对那个萧麟儿的话言听计从,难道你看不出嘛。”
  猫仙摇头说道。
  小龙女在一旁担心道:“那我们要怎么办是好啊。”
  林朝英低声道:“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就当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天一亮,你我几人,借故出去,去找夫君,不管怎么样,都要将这里的事,通知到他。”
  另一间房间里,黄蓉铺着被褥,而萧麟儿就站在她身边,耳朵颤动,听着隔壁的对话声,一字不落。
  “好了,麟儿,你就睡在这里吧。”
  黄蓉回头看着萧麟儿笑道。
  萧麟儿点了点头,娇声道:“谢谢主人了。”
  黄蓉摇了摇手,说:“这有什么,以后别叫我主人了,还是叫我蓉儿吧,我还没你大呢。”
  “呵呵,那好吧,蓉儿,你叫我麟儿。”
  萧麟儿娇笑着说。
  待黄蓉退了出去,萧麟儿脸上现出了冷意,冷笑着呢喃道:“黄蓉,谢谢你把我邪剑灵放出来,哈哈,真是天不亡我萧麟儿,血天君,你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多女人是你的老婆。”
  萧麟儿躺在了软软的床铺上,回想着自己的以往,她原是万古不灭得剑灵,神魔初始时,她就存在了,只是一直已剑灵存在,在神魔大战时,她寄身到了一头上古神兽火麒麟得鳞甲上,却又巧合被一姓断得武林中人,得到鳞甲,而铸造成火麟剑,故而在火麟剑被封了很多年。
  得以重生的她,一夜都未安睡,她不会给这些女人离开这里得机会,反而她要好好潇洒一回。
  天一大亮,院中传来了说话声,萧麟儿起身出了屋子,看到黄蓉和林朝英她们在悄悄私语。
  “主人……不,蓉儿,你们在聊什么呢,咦?你们这是何故,怎么还带着包袱?”
  萧麟儿脸上带着疑惑,走上前问道。
  黄蓉看着林朝英几人眼里的疑惑,忙说道:“麟儿比我年龄大,而且我不习惯被人唤作主人。”
  小龙女知道猫仙和仙仙不会跟萧麟儿说话,立刻笑道:“我们四姐妹,要去不远得城里采购一些吃的穿的。”
  “嗯,我们虽然在这里建立了门派,但是吃穿都要自给自足得。”
  黄蓉也说道。
  萧麟儿娇声道:“那你们何必要亲自去呢,这些小事交给我办吧。”
  林朝英拒绝道:“不用,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
  “呵呵,还是我去吧,我走路快,不到半日,便可回来。”
  萧麟儿执意道。
  见林朝英还要说话,猫仙赶紧伸手拉了拉她得衣襟,林朝英立刻住嘴了。
  黄蓉不明她们为什么要连出去采购都要抢着去,但是萧麟儿想去,她也只能说道:“那好吧,麟儿去吧,只是你要早些回来,路上小心点。”
  “放心,我得本事你还未见过呢。”
  萧麟儿娇声说着,突然转身抬起手指指着院中的石桌。
  在转瞬之间,那石桌竟凭空消失了。
  看到萧麟儿此举,黄蓉几人脸上都露出了惊骇。
  萧麟儿却收回手,眼神犀利得看着林朝英四人笑道:“我来回只需半日,而且我的鼻子很灵,知道回来的路,你们放心让我去吧。”
  她走了,林朝英几人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黄蓉笑道:“萧麟儿,武功可真不赖。”
  “武功不赖,人也不赖,我想要是我们执意要去,她定然会杀了我们。”
  小龙女绷着脸生气道。
  “龙儿,你这是何意啊?”
  黄蓉听小龙女这样说,不禁也有些生气。
  林朝英怕黄蓉和小龙女,因为萧麟儿而吵起来,随即解释道:“蓉儿,你放出来的萧麟儿不是福,而是我们的祸啊。”
  黄蓉有些急了,挑眉问道:“姐姐,妹妹不明,请你明说吧。”
  仙仙出声道:“蓉儿,这萧麟儿是邪剑灵,我与猫猫都感到她体内的邪气,她刚才击毁石桌,又说她能半日回来,其实是在警告我们,想必昨夜我们的话,全被她听了去。”
  “蓉儿,你试试能不能回极乐界。”
  林朝英看黄蓉还是不信任自己几人的话,便如此说道。
  黄蓉点了点头,心念一动,暗念血天君定下的口诀,可是念了好几遍,她还是原地未动,竟然无法回到极乐界里去了。
  小龙女挑眉道:“是不是回不去了。”
  “怎么会这样?”
  黄蓉急道。
  就在几人都摇头时,突然一声空明在几人耳畔响起。
  “不要说话,我是血岚,你们那里被设了封印,那个邪剑灵可以听到你们说的话,记住,不要担心,我会通知夫君。”
  黄蓉和林朝英几人对视了一眼,但是血岚似乎只留下了这一句话,耳边再无声音响起。
  极乐界中,龙凤宫内,血岚吐出了一口鲜血,颜盈和玉浓、火火一看,都惊呆了,急忙扶住要倒地得血岚,只见她脸上毫无血色,似乎受了重伤一样。
  “快快通知夫君……”
  血岚只说了这么一句,整个人晕了过去。
  颜盈急呼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啊?”
  可是任由她怎么晃怎么呼喊,血岚都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还有气息,只是晕了过去。
  火火亦不明白血岚为什么会吐血晕倒,她可是魔神啊,那邪剑灵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不动声色,只是设下了一道封印,就可让自己的主人伤成这样。
  极乐界第一次出现了不平静,她们都不怕极乐界会出事,但是黄蓉她们被邪剑灵控制住的事,在段段时间内,已传遍了极乐界中的大街小巷。
  而在风云世界里的血天君,则是回到天下会的第二天,才得知到血岚受伤得消息,当他带着公孙绿萼一同回到极乐界时,极乐界里的女人,都是各个愁眉苦脸。
  “琴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血岚会受伤?”
  血天君看着站在龙凤宫外得逍遥琴,立刻询问道。
  逍遥琴摇了摇头,低声道:“夫君,你进去就知道了,血岚已经醒了。”
  进到龙凤宫的三层,硕大的厅堂内,围满了女人,血天君疾步奔到躺在椅子上的血岚,她得脸上还有些惨白,虚弱的气息,更像是垂危之人。
  “血岚,到底怎么了?”
  抓住血岚的手,血天君凝声问道。
  血岚强忍着身体内四窜的奇异力量带来的痛苦,咬牙道:“血门……邪剑灵……”
  “夫君,岚姐是被邪剑灵的封印力量所伤。”
  颜盈在旁娇呼道。
  火火也一脸担心道:“夫君,快想想办法吧,她们好像都回不了极乐界了。”
  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的乱喊了起来,血天君突然爆喝道:“都给我住嘴,我自有分寸。”
  这一声爆喝,立刻让众女都鸦雀无声了下来。
  血天君也知道自己不该对自己的女人吼出声,但是她们越吵,自己心就越烦,血岚会受伤,黄蓉她们回不了极乐界,那邪剑灵竟然还与黄蓉她们在一起。
  “你们都下去吧。”
  血天君摇了摇手。
  逍遥琴立刻招呼了众姐妹,退了出去。
  一身难受的血岚红着眼看着血天君,凝声道:“夫君,我……我……”
  “不要说话,你说得对,她很厉害,在你之上,但是她敢伤我得女人,我定不饶她。”
  血天君咬牙切齿道。
  血岚却摇了摇头,轻声道:“她还有用处,而且不是她主动伤我,只是她设置了一个封印力量罩,把蓉儿她们困在了血门,不得外出,她亦好亦坏,我也无法看得出。”
  轻笑了一声,血天君一手从血岚额前向下挥去,只见他手掌出现一团金色光团,光团一直绕了血岚全身,才被血天君收了起来。
  活动了下肢体,血岚惊诧道:“夫君,我……我怎么突然没事了。”
  她坐起身,不光手脚恢复了行动自如,就算自己体内的那股奇怪的力量也消失了,血岚发现,自己俨然如一个没事人一样,但是她却知道,自己简直是经历了一场生死过程。
  血天君丝毫没有隐瞒得笑道:“我有凤元,凤元可解万千伤种,我想凤元的起始,比她邪剑灵还要早。”
  “凤元?刚才那是凤元?”
  血岚脸上现出了激动。
  她是蛮荒魔神,自然对凤元有所了解,凤元乃是凤凰体内精元所化,涅槃而生,凤凰有不死之说,而吃了凤元的人,自然也不会死,而是长生。
  听了血天君一番解释,血岚重重得点了点头,她不想了解血天君太多太多,因为他以前的一切,到了她血岚这里,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被他救了回来,血岚并未忘记林朝英她们。
  “夫君,现在蓉儿她们回不来,我们该怎么办是好啊?”
  看着她一脸的担心,血天君轻声笑道:“呵呵,我自有办法,你好生在这里歇息,我去会会那个邪剑灵。”
  血岚拉住他得手,摇头道:“夫君万万不可啊。”
  “放心,要是我这么容易死,早就不知死多少回了,而且蓉儿她们都是我的老婆,我若是不去,她们饶是没有遇害,却在那个邪剑灵身边,会吃苦头得。”
  血天君安慰道。
  穿过一阵阻挠的力量层,血天君艰难的跳进了一间庭院当中,而此时庭院之中,正有一女子背对着血天君,坐在一张石凳上。
  看着周围的环境,血天君暗笑,向前轻手轻脚走了去,突然伸手再那长发披肩的女子肩膀上拍了一下。
  “啊……”
  一声尖锐从女子口中喊出。
  当那女子看到身后偷袭自己的人时,脸上现出了惊喜,一个扑向前,整个人扑进了血天君的怀里。
  听着她得哽咽,血天君抚着她得秀发,笑道:“龙儿,哭什么哭嘛。”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夫君了。”
  他怀里的正是小龙女,她知道自己这些人被困在了血门帮派里,不能出去,亦不能回到极乐界,所有人都在担心,小龙女亦是一样。
  “傻龙儿,竟说傻话,夫君我这不是来了嘛。”
  血天君柔声道。
  随着小龙女刚才的尖叫,林朝英等人已经从各个方向向这聚集了过来,本以为是小龙女遭遇了什么不测,当看到血天君时,所有人都是围了上来。
  黄蓉像个做错事的小姑娘,扭捏的站在血天君面前,轻声道:“夫君,都是我不好,是我破了火麟剑的封印,让那个萧麟儿得以出来。”
  血天君摇头道:“这不怪你,其实我早发现火麟剑中蕴含的奇怪力量,但是却没想到里面会是一个剑灵,要怪就怪为夫,让你们都担心了。”
  “担心倒没什么,我们只是怕回不去极乐界,再也见不到夫君了。”
  林朝英作为众女之首,她得担心,也是所有人得担心。
  看着众位老婆的表情,她们都在担心。
  “对了,夫君,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得?”
  罗霄这时问道。
  血天君解释道:“我和各位老婆都有过夫妻之实,在你们体内都种下了爱得痕迹,只要我想着谁,就可以通过极乐界立刻到我想的人身边。”
  林朝英挑眉娇笑道:“那夫君第一个想的谁啊?”
  “这还用问嘛,当然是龙妹妹了。”
  冯蘅在旁笑道。
  众女顿时都乐了起来,小龙女脸上一红,娇真道:“夫君在说笑你们也信,他一定想的是我们所有人。”
  就在众人其乐融融之际,血天君眉头一皱,冷声道:“别偷听了,现身吧。”
  黄蓉她们都是一惊,很快明白血天君话中含义,已聚集在一起,退到了血天君身后。
  只见一团黑影在血天君面前五米外的空地上出现,刹那之间,黑影塑成了人型,当整个人都不再模糊时,血天君惊声道:“蓉儿?”
  “不,她不是蓉儿,她是萧麟儿。”
  林朝英冷声道。
  那有着少女黄蓉美貌的萧麟儿娇笑道:“呵呵,对,我不是黄蓉哦,我叫萧麟儿,阁下一定是血天君吧。”
  血天君冷笑道:“是又如何,你困我爱妻,又伤我爱妻,这笔帐今天我要跟你好好算算。”
  “哎呦,小女子可是无意得,她自己使用神力,触碰到了我的剑界,被反伤,怎倒成我的错了,而困住她们,我又没有恶意。”
  萧麟儿满脸很无辜的说道。
  摇了摇头,血天君浑身突然泛起一股滔天杀气,无风自鼓得长袍,双手攥拳,捏爆空气的可怖力量,让他顷刻间,似是变成了一个杀神。
  萧麟儿不在意的娇声道:“在这动手,你就不怕伤到你得老婆们,要想打,就随我出去打。”
  见萧麟儿在化成一团黑影,向北面疾飞而去,血天君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身形一动,亦跟了过去。
  血门所在是凤凰山山巅,一处断崖处,萧麟儿立身看着追来的血天君,脸上妩媚得笑道:“血天君,你可真的会对我下的去手。”
  血天君嗤笑一声,突然一瞬间,身形已到了萧麟儿面前,抬起的拳头即要轰在萧麟儿身上时,他却住手了,因为眼前的萧麟儿,是一副黄蓉很委屈娇弱的样子。
  他怎能下得了手,虽然明知这不是真正的黄蓉,但是他下不了手,他不会攻击自己的女人,哪怕只是有自己女人外表的萧麟儿。
  “这才对嘛。”
  萧麟儿嘴角扬起一丝邪笑,突然一掌拍在了血天君肩头上。
  一声闷响,血天君向后急退了几步,只觉肩膀上一阵酸痛,但是明显萧麟儿没有真正的下杀手,要不然她刚才足以出招攻击自己的要害之处。
  不管她为什么不想反杀自己,血天君这时闭上了眼睛,一团血雾顷刻间在他身边蔓延了起来,以很快的速度笼罩了这里的一大片,要是有别人在此,定会被吓一跳,那些血雾,竟犹如真正的血在空中飘荡一样。
  萧麟儿脸上现出了惊叹,娇声不依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一个小姑娘,你这么欺负人家啊。”
  “哼,不要在给我装,我倒要让你尝尝我血天君的厉害。”
  血天君声音沙哑,似如地狱来的恶鬼声一样。
  血雾充斥着,包围住了两人,但是血天君还没完,他双手合十时,嘴里突然念叨道:“血祭,唤出血魔归身。”
  只见血天君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比他还要高几头的巨大身影,只是那身影,是完全的血雾所化,头上带着犄角得血魔,魁梧的身子,渐渐竟化成了实体。
  全身都似流着血得怪物,一出来,就吼叫了一声,它的两个眼孔空洞洞的,那脑袋就是一个骷髅脑袋。
  萧麟儿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用手在鼻子前甩了甩,直说道:“血天君,你有完没完啊,我都不想跟你打,你却找出这个一个丑八怪当帮手,要是我萧麟儿想杀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哼,那就试试吧。”
  血天君才没有要和她和谈得意思。
  就算萧麟儿会成为自己的女人,血天君亦要在这次,好好驯服这个刁蛮狡猾得女人。
  萧麟儿挑眉道:“那好,来吧。”
  血天君狞笑着,他身后的血魔突然双手掐住了血天君的腰,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但是萧麟儿却看到,那血魔得身体,在渐渐萎缩,竟是被血天君给硬生生吸进了体内。
  “这是……这是阴血功得最强招式,血祭,怎么他能学会?天,他怎么做到将血魔之体融合得。”
  萧麟儿震惊了。
  她起先知道有一股力量触碰到自己设下的剑界罩时,就知道是阴血功,阴血功本是一种极其邪恶的功法,但是一向,都是女人修炼,萧麟儿虽没在世上走过几遭,但是大小武功,她知道得,几乎已经可以算是几世了。
  而阴血功出自蛮荒,萧麟儿更知道,创立此功得女人叫阴月,但是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得事了,传到了这里,竟然会是一个男人学会了阴血功,而且还将阴血功得最强招式血祭,演变成了另一种更强的招式。
  要是她恢复了实力,或许接下这招很容易,但是就因为她得实力还没恢复完全,所以她有些胆怯了,从火麟剑出来得那一刻,她就很珍惜自己在这世界上的一分一秒,但是她万万想不到,自己想戏耍这个世界得人,头一遭,却碰到个这么野蛮的家伙。
  “剑之盾……”
  眼见血天君聚招完成,萧麟儿亦不敢松懈,娇呼了一声,手中虽无剑,但是她本身就是剑灵,使出了自己最普通的防御招数,一面由剑身集结得剑盾,挡在了她得面前。
  一声怒吼,血天君双眼血红得从空中,向她疾射了过来。

相关文章:

上一篇:杏儿 下一篇:巴士激情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