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四鬼红鸾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好好好……”
  雄霸连说了三个好字。
  他不是为自己能看出哪个是聂风,那个是步惊云而高兴,而是他知道,泥菩萨对自己批言里得风云,绝对就是这两个孩子了。
  血天君也为之高兴道:“恭喜雄帮主,得到风云,称霸武林,想必不会太远了。”
  看着血天君,雄霸上前拉住他的手,一脸激动道:“血兄弟,太谢谢你了。”
  “无需感谢,泥菩萨说过,雄帮主雄才伟略,成就霸业是必然,我只是出了一点小力。”
  血天君谦虚的笑道。
  让聂风和步惊云退了出去,雄霸脸上又现出忧愁。
  血天君不禁问道:“雄帮主,为何露出此等表情啊?”
  “不瞒血兄弟说,泥菩萨给我的批言,只是我的上半生,就算有了风云,称霸了武林,我亦不知道后半生的命运。”
  他唉声叹气道。
  而血天君怎会看不出,他这样只是想让自己说出一些他想知道的秘密。
  只是血天君,又怎么会傻的将成也风云,败也风云,代表着雄霸后半生的批言告诉他。
  “泥菩萨泄露天机太多,被天雷击毙而死,我劝雄帮主,只求今朝,何叹以后呢。”
  血天君学着泥菩萨的语气说道。
  雄霸朗声笑道:“好一个只求今朝,何叹以后,血兄弟,今日我雄霸便举办收徒仪式,而聂风和步惊云,我更要传授他们我的绝技。”
  “额?雄帮主真是果断,绝技现在传未免太早了,还是让他们先适应一下这里的生活再说吧。”
  血天君心中暗喜。
  想到雄霸的另外两门绝技,一个排云掌,另一个风神腿,只需集中三招的招意,便可使出三分归元得大招,血天君也想看看,那近乎划破虚空得招数,是有多么的厉害。
  三日后,天下会武场当中,近千的新进门徒在武场排队等候,今日便是雄霸招收徒弟的日子,而这千余人之中,亦只有仅仅百人可以进入天下会。
  招徒条例上,第一条就是要有不凡的觉悟,雄霸挑徒倒是讲究,命手下给所有人发了一张武功招数,只要他们在短短半日,可以将招数演练的纯熟,便已成功了一步。
  而第二条就是,入天下会,就要签下生死契约,只要违背天下会帮主雄霸命令,不管是谁,都难逃一死,要知这天下会武功高强者可不少,谁也犯不得去背叛忤逆雄霸。
  总共十条条例,倒是不难,只是第一场演练招数时,已有三五百人被刷下去。
  “血兄弟,这聂风跟随聂人王多年,他学招数,那是事半功倍,而这步惊云,倒是让老夫佩服。”
  雄霸与血天君并作长椅之上,一起看着那些想入天下会的新人,演练招数。
  血天君轻笑道:“其实这孩子虽然没有武学根基,但是他却有一颗别人比不了的沉静之心,若是他得到雄帮主的真传,不出两年,我敢保证,他会成为天下会中,雄帮主最最得力的手下。”
  雄霸挑眉大笑道:“哈哈,血兄弟所言不假,此子确实是个学武的天才。”
  一个时辰已过,千余新人,已剩下不足二百,这时雄霸才站起身,亲自开始挑选。
  以他的眼力,一下便可看出这些人是否学武之人,并且是否会衷心于自己的天下会,而他最后一条就是,面相,若是面带狠恶,一看就是个坏痞子的脸孔,他会立刻让身边的人记下名字。
  血天君一直看到最后,心里暗笑着,这雄霸野心大得很,除了聂风和步惊云与断浪三人,是自己推选而来,雄霸连看都没看,首先挑了他们。
  “各位,今日雄霸帮主收徒仪式完毕,其他没被点名的,就速速离开天下会吧。”
  文丑丑尖细的声音大声喊道。
  只见那九百多没被挑选的成人和孩子,全都被一群侍卫,轰着出了天下会。
  雄霸看着聂风和步惊云,喜悦一直在脸上停留不消,见文丑丑走过来,他立刻说道:“让四大护法和苍山四鬼去殿内等我。”
  文丑丑摇着折扇,领命道:“是,帮主。”
  随着雄霸进了雄霸殿,血天君刚要落座下面,雄霸招手道:“血兄弟,来做我身边。”
  文丑丑拉了一张椅子放在了雄霸长椅一旁,血天君笑了笑,也不能拒绝他的面子,便走上去,坐了下来。
  此时殿内两边,各站着四人,看到身穿紫袍的人坐在雄霸身边,脸上全都露出了疑惑。
  “文丑丑,速速让那两个孩子进来。”
  雄霸对着身边的文丑丑笑道。
  文丑丑看了眼血天君,亦是不明白这个男人,帮主怎么对他如此客气,要知道他雄霸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今日却让别人与他平起平坐,实在很奇怪。
  只是片刻,文丑丑从殿外又走了进来,而在他身后,跟随的不光有秦霜,还有两个男孩。
  “你们都坐下吧。”
  雄霸挥了挥手。
  那长相奇怪,倒是各个都有着很深内力的好手,尽皆答应着坐了下来。
  秦霜上殿便跪,喊道:“师傅。”
  雄霸摇了摇手,说道:“去坐下吧。”
  “是。”
  秦霜立刻站起身,看了眼血天君,才坐了下来。
  聂风和步惊云环顾了一圈,依然站着,连看都不看雄霸一眼。
  文丑丑看着两个孩子如此不懂事,立刻讪笑道:“见了雄霸帮主,还不跪下拜见。”
  “我此生只跪我父我母,别人,我是不会跪得。”
  聂风冷笑道。
  而步惊云干脆看都不看文丑丑,眼神朝着头上的顶棚看着。
  雄霸脸上的笑凝固了,还未开口说话,已有一个女人站了起来,只见那女人姿色不错,倒是火红色的蓬头发,和一身火红色丝质的衣裙,包裹着她丰腴的身姿,让人会眼前一亮。
  “咯咯,这两个娃儿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见到雄霸帮主都不跪,岂不是找死。”
  那女人说着,突然手一扬起,从她袖口中突兀的射出一条红绫,向着两人卷去。
  血天君侧眼看到雄霸冷笑的脸,似乎没有要阻拦的意思,而那女人虽不如自己武功高,但是对付现在得聂风和步惊云,那是绰绰有余了。
  “砰”一声巨响。
  红绫击碎了一张木椅,整个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
  那女人惊愕的转身看着雄霸身边站起的男人,而他刚坐的木椅已经没有了。
  “你……”
  女人刚要出口,雄霸摇了摇手。
  看着血天君一脸的冷意,雄霸连忙笑道:“文丑丑,在去拿把椅子来。”
  早被惊呆的文丑丑,连忙又去寻椅。
  血天君这才看着雄霸沉声道:“雄帮主,虽然我与他们两个小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人是我领来的,要是他们还没为你效力,就这么被那个女人杀了,岂不是可惜。”
  “那个女人?你说谁呢?”
  出手的红衣女人,冷冷盯着血天君质问道。
  血天君笑眯眯的说道:“当然在说你了。”
  “红鸾,血兄弟是我的朋友,不要放肆。”
  雄霸似乎并未想劝阻,而是有些平和的说道。
  被叫做红鸾的女人,瞪着血天君,丝毫不退让的说道:“雄帮主,我苍山四鬼红鸾,何时受过此等气,此人欺人太甚。”
  与雄霸对视一眼,血天君轻声笑道:“雄帮主,你这样不听话的手下,是不是该教训一下。”
  “额,血兄弟,你此话何意?”
  雄霸挑眉道。
  红鸾却怒道:“教训我,哼。”
  就在她话音一落,一道身影已从雄霸身边窜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下面的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红鸾更是吃惊不已,只觉面前一道恶风袭来,扬手就将红绫甩了出去。
  她出手是快,但是连人影都不到,红绫甩出去,亦没半点用处,只是刹那,一声娇呼在殿内响起,一切似乎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连雄霸,由始至终都没看到血天君是怎么出手的,又是怎么回到自己身边的。
  显然一脸红扑扑得红鸾,被血天君一击得手,只是谁都不知道,她哪里受到了攻击。
  “你……”
  红鸾看着重新坐下的血天君,扬起手,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在这么纠缠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而且雄霸在这,其他三个兄长,亦不可能帮她去围攻那个刚才摸了她股瓣的无耻男人。
  血天君扬眉道:“我怎么了我。”
  看着受气的红鸾憋得不说话,雄霸鼓掌大赞道:“血兄弟果然身手不凡,老夫都没看到你是怎么出手的,倒是红鸾,似乎被血兄弟击打的不是个好地方,不然她可不会连句话都说不出。”
  “呵呵,雄帮主过奖了。”
  血天君说着,心里暗笑,要是你能看到我的出手,那我还在你这混个啥,想在你这行风作雨,那岂不是要被你这老匹夫抓住。
  重又看着聂风和步惊云,雄霸大笑道:“我雄霸将收聂风和步惊云为我关门弟子,和秦霜一样,学我的两大绝招。”
  只见红鸾身边的一个银发老者站起身,沉声问道:“雄帮主,为何要收他们为关门弟子,而不是其他人呢?”
  和他同样有着疑惑的还有另外三人,且都是苍山四鬼,而雄霸的四大护法地裂,天崩,海枯和石烂,倒是没有疑惑,因为他们才不管雄霸收谁为徒弟。
  指着聂风,雄霸说道:“他是雪饮狂刀聂人王之子,聂风,而这一个是武林一流铸剑师步渊庭的儿子,唤作步惊云,老夫看人从来没有走眼过,难道苍鬼你对我的收徒有异议?”
  见雄霸眼神冷冷看过来,苍山四鬼的老大苍鬼赶紧摇头,拱手道:“恭祝雄帮主得到风云二徒,以后称霸武林,定如那风卷残云一般,收服所有的不依附我们得小帮派。”
  “恭贺帮主。”
  文丑丑是个见风使舵的人,见苍鬼都这么说了,立刻也拱手说道。
  秦霜和雄霸的四大护法和苍山四鬼得另外三个,亦都恭贺起来。
  血天君站起身,看着聂风和步惊云,劝道:“两个小子,能让雄帮主收你们为徒,是你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还不快谢雄帮主。”
  眼见聂风和步惊云跪下,并称呼了自己一声师傅,雄霸这才大笑起来。
  “血兄弟的话还是有用的。”
  看着雄霸的脸上表情,血天君暗笑,其实雄霸这句话,是想说自己的命令,聂风和步惊云会听,但是雄霸的话,就算他威胁,也是无用,因为聂风和步惊云和血天君的关系,比他师徒关系还要密切。
  雄霸诏告了整个天下会,聂风和步惊云成为继秦霜之后,他的关门弟子第二第三,而血天君亦被雄霸当成了上客贵宾。
  “雄帮主,为这风云可是下了不少苦心啊。”
  眼看着面前比之雄霸殿都不次的阁楼,血天君轻声笑道。
  雄霸点了点头,一脸笑意说道:“就因为泥菩萨一句话,我早在三年前就建成了这风云阁,等的就是风云来入驻,本以为老夫这辈子都不能见到风云二子,没想到血兄弟却给老夫送了过来。”
  血天君摇了摇头。
  这时从风云阁内走出了一个妇人,那妇人一脸的阴霾,看到雄霸,立即下跪说道:“帮主,那新来的聂风和步惊云,不愿意要女仆人伺候。”
  “哦?”
  雄霸挑起了眉头,自己好生要看待两人,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不给自己面子。
  见雄霸脸露不快,血天君轻笑道:“雄帮主,恕我直言,风和云不是一般孩子,既然他们不想要,就随他们吧。”
  雄霸拍着血天君的肩膀大笑道:“兄弟说的言之有理,要是他们没脾气,我倒看不上了。”
  妇人接着说道:“帮主,那几个丫头怎么办?”
  “遣散回荫城吧。”
  雄霸说道。
  血天君眼睛一转,看着那妇人,也是这天下会的女管家,笑问道:“大姐,你说的女仆人之中,可有叫孔慈的?”
  妇人看着血天君,点头道:“是有一个,叫慈儿的女孩,才八九岁。”
  雄霸看着血天君,不禁奇怪道:“血兄弟,为何知道我招来的仆人里有叫孔慈的啊?”
  “呵呵,我来贵派前,在荫城遇到一家姓孔的住户,在他家住了两日,得知他的女儿来到了天下会,所以多此一问。”
  血天君笑着说。
  雄霸却摇手道:“那不行,血兄弟既然来了我天下会,便要在这住下,我要为血兄弟准备一个更好的住处,而仆人嘛,还请血兄弟挑选。”
  血天君心中暗叹,这雄霸果然不是一般人,只是自己的一句话,便知道自己所想要。
  没有拒绝,血天君答应道:“雄帮主如此客气,我血天君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哈哈,说什么,咱兄弟二人去喝一杯,不醉不休啊。”
  雄霸说着,揽住了血天君的肩膀。
  看着远去的二人,妇人嘀咕道:“雄帮主,怎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几日来,血天君和公孙绿萼在这天下会安住了下来,一来血天君还有很多事要在这天下会办,二来,也是要监察雄霸,看他是否是真心在教聂风和步惊云。
  “这是何处啊?”
  血天君看着身边的已有九岁的女孩,问道。
  两人前面便是一条长廊,而长廊的尽头,是一阁楼。
  “回主人,这里是雄霸帮主爱女幽若所住得闲庭小筑。”
  身边的女孩,娇声答道。
  看着这个九岁女孩,血天君一阵暗喜,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原著中让风云决裂雄霸得导火索———孔慈。
  血天君喃喃自语道:“幽若,幽若,还得在等几年啊。”
  孔慈抬起一张俏美的脸蛋,轻声道:“主人,在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
  血天君连忙说着。
  回到暗香阁,这是血天君自己起的名字,也是为了自己在天下会收容美女的处所,虽然离天下会的乱葬岗很近,但是这里亦是最好的地方,在这里做些什么,都不易被发现。
  孔慈早早的为血天君备好了热水,这才和血天君一起坐下,准备一起用晚膳。
  “你们都坐吧,我不是雄帮主,在我这里,亦不要那么多规矩。”
  血天君看着这些全都不超过十岁的女仆,笑着说道。
  公孙绿萼眼见自己的夫君,在这里住下,但是几日来什么都不干,除了和这些小女仆聊天出去溜达,再无其他事可做。
  与他连身坐着,公孙绿萼问出了自己几日里想问的问题。
  “夫君,是不是准备把她们像襄儿和师师一样对待啊,养大了,然后……”
  她还没说完,血天君已伸手止住了她的话。
  看着公孙绿萼,血天君仰头轻笑道:“吃饭吧,你知道夫君的为人,又何必说出来呢。”
  公孙绿萼却不依不饶道:“要不要我给调教调教。”
  “好了,吃饭吧,你调教出来,哪有我亲力亲为来的刺激。”
  血天君说着,看了眼孔慈,和另外三个形貌都不错的女孩。
  吃过晚饭,外面得武场上传来哼哼哈嘿的声音,那是新来的百名天下会挑选的精英,正在接受训练,而他们学武的宗旨,或许都是很单纯的,想让自己变强,可以不受别人欺负,亦有人想学好武功,成为人上人,但是他们来错地了,天下会这地方,只会教出冷血的杀手,衷心雄霸的狗腿子。
  “慈儿,看什么呢?”
  让孔慈在陪着自己逛天下会各处时,两人到了武场,血天君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武场上练武的孩子们,不禁轻声问道。
  孔慈眨着一双美瞳,虽然才九岁,但是孔慈却生的水灵,尖尖的脸蛋,尤其笑起来最迷人,而那薄薄得粉嫩嘴唇,更是让血天君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
  摇了摇头,孔慈笑道:“没事啊。”
  血天君摇着手指道:“小小年纪,就知道说谎了。”
  见他这么说,孔慈连忙跪下,胆怯道:“主人,我……”
  扶起孔慈,血天君盯着她的眼睛,孔慈已来到天下会两年,如果按照原著所说,这个小丫头可在这里吃了不少苦头,而那妇人管家领她和其他女孩来到暗香阁时,血天君亦看到,几个女孩对那个丑陋妇人很畏惧。
  “慈儿,在我面前,不要任何礼节,你就是我血天君的小妹妹,以后也不许在称呼我主人,就叫我君哥哥吧。”
  血天君认真说道。
  可是他的话一出口,孔慈连忙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主人,慈儿只是一个奴仆,还望主人开恩,千万不能破了主仆关系。”
  “哈哈,真是可笑,堂堂暗香阁阁主,竟要认个奴仆为妹妹。”
  一声狂笑在两人身后响起。
  血天君回头看去,不禁乐了,因为说话的正是雄霸请来坐镇天下会的四个高手之一,苍山四鬼的红鸾。
  其实这红鸾年纪也就二十五六,但是身材火爆,亦穿着袒露,给人一种很邪的印象。
  看着红鸾脸上的冷笑,血天君嗤之以鼻道:“怎么,我做事,你不服啊,手下败将。”
  “你说谁是手下败将。”
  红鸾听血天君这么说,立刻暴怒的大喊道。
  孔慈拉住血天君的手臂,劝道:“主人,别……别和红鸾姐姐……”
  她得话还没说完,红鸾瞪着孔慈,斥喝道:“谁是你姐姐,你一个女仆,怎敢称我为姐姐。”
  被她这么一斥喝,孔慈赶紧要跪下认错,血天君这时拉住她的手,才没让她跪下去,冷冷的看着红鸾,血天君凝声道:“红鸾,你就不是看我不顺眼嘛,要是有本事,跟老子找个地单练,怎么样。”
  红鸾可是吃了一次亏,想到那日在雄霸殿,被这个可恶的男人摸了一下股瓣,她的脸立刻现出了红晕。
  “呵呵,不敢是吧,那下次见到老子,最好绕路,别没事找事,不然我可不会给雄帮主面子,惹我者杀无赦。”
  血天君轻笑着,一转语锋的警告道。
  挑眉看着血天君,红鸾只觉他身上的气势陡然膨胀,压得自己都有些喘息困难,这就是高手,她和苍山三鬼,曾败在雄霸手中,连一招都没出,就被雄霸身上的气势所打败,而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比起雄霸来,更要恐怖很多,因为孔慈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血天君的气势,竟可划分区域,或是对单体进行压迫。
  心中有些惊惧,但是红鸾可是这天下会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加上武场的那些人都看了过来,自己要是真不敢答应血天君,跟他比上一场,那以后在天下会还怎么立足。
  如此一想,红鸾咬牙切齿道:“血天君,这可是你说的,找地方吧。”
  血天君看向孔慈,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先回去吧,告诉萼儿姐姐,我晚些回去。”
  “主人……”
  孔慈本想在劝,但是见血天君坚定的眼神,立刻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眼见孔慈走了,红鸾才冷笑道:“选地方吧,就算我杀了你,雄霸帮主亦不会责怪我。”
  “哈哈,好,我对天下会各处不熟悉,还是你选吧,要是你觉得敌不过我,把你三个师兄一起叫来也可。”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
  “哼,杀你何须我三个师兄出手,跟我来。”
  红鸾身形一动,一团红影向天下会后山飞去。
  看着红影疾速飞出,血天君暗赞了一声,红鸾的轻功倒是不错。
  只是几个眨夕之间,一处似乎荒废坟地,血天君皱眉看着周围的环境,亦因为他和红鸾的突然出现,无数只秃鹫嘶叫着四处飞了出去。
  乱葬岗,血天君对这里很是熟悉,天下会年年都会虐杀很多叛徒和不投靠天下会的敌人,而他们的尸首就是被集中扔在这里,时间长了,这就成了乱葬岗。
  “怎么?害怕了。”
  红鸾看到血天君脸上表情,嘻笑道。
  血天君不屑道:“怕,我血天君的人生格言里,从没有一个怕字,倒是你一个女人,敢约我来这种地方,该怕的是你。”
  红鸾眼神一冷,爆喝道:“少废话,看招。”
  见她疾奔过来,双手袖管射出两道红绫,血天君大声笑道:“红鸾,你就只会用红绫嘛,这红绫绸缎,还不如做身衣服,比你身上的裙子可好看多了。”
  “我非杀了你。”
  红鸾何时受过这等气,听着血天君的言语刺激,两条红绫如两条毒蛇,扭曲着向他面堂袭去。
  红绫击来,血天君面带微笑,却连动都不动,出手的红鸾一看,再看他微笑的很邪,猜测他是不是有破自己这双蛇出洞的办法,如此一想,红鸾顷刻变招,红绫竟如蛇舞般,改为侧抽向血天君脖颈。
  “哈哈……”
  一声大笑,红鸾惊讶的看到,红绫击了个空,而一直站着未动的血天君,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身法,一定是身法,红鸾知道这个男人的身法轻功不错,想必他是以身法挪动身位,才可以造成凭空消失的假状。
  红鸾不愧是个高手,只是短短几秒间,就想到了血天君消失的原因,只见她突然旋转身体,红绫亦随着她而旋转,在她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波浪的圈,如此之下,就算血天君在哪个方向,攻击过来,红鸾都可以格挡住他的出招。
  只是红鸾不知,自己碰到的血天君厉害之处,就是他根本没动过一下,而是用了血岚教自己的阴血功,里面其中就有凝结气血,使人体化为虚无,让敌人看不到,但要是细心和有点手段的,便能透过周围气息,而知道血天君此时的位置。
  如此旋转久了,就是红鸾,也有些吃不消,头晕眼花得一阵阵,迫不得已收了招,红鸾赶紧环顾了四周,可是周围哪有血天君的影子。
  就在此时,她看到不远处那些扔尸体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团血雾,只是片刻,竟凝结成了一个人型。
  “鬼?不可能,这里怎么会有鬼?”
  红鸾脸上还是露出了惊惧。
  那血雾人型扭动了一下,这时竟出声,声音犹如地狱来的,沙哑得很。
  “红鸾,是你杀了我,我要找你报仇。”
  红鸾虽已行走江湖十年,见过的奇事怪事颇多,但是这血雾化人型,她还是头一次见。
  看着那血雾人型,如蚂蚁般向自己走过来,红鸾边往后退边娇声道:“你是谁?血天君,你不要吓唬我了,我是不怕你的。”
  就在她退了不到几米,突觉身后撞到了一个人,只是侧头一看,红鸾惊叫了出声,因为眼前得竟然是血天君,而他的脸上毫无表情,嘴角竟然还溢出了鲜血,空洞的眼神,简直跟一个死人没半点区别。
  “天……”
  红鸾扶住了血天君,却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血天君在这里,那么那个血雾人型,难道真得是来找自己报仇的冤魂所化。
  想到自己来到这天下会几年里,确实杀了不少人,而且都是惨死,他们的尸体被扔在了这里,想到这,红鸾哪还顾得了死活不知的血天君,推开门纵身就要离开这。
  她纵起身得那一刹,红鸾只觉小腿上被一只手拉住了,她惊愕的回头一看,那只拉住自己小腿的手,竟然是血天君得,只是血天君的脸上,怎么换成了一副笑脸。
  “还没玩够呢,怎么就要逃啊。”
  血天君嬉皮笑脸的说道。
  听他这么说,红鸾被拽到了他身边,没有第一时间责怪血天君,而是第一时间朝着刚才那血雾人型得方向看了去,红鸾定睛一看,那血雾人型没了。
  “是你在搞鬼。”
  红鸾这才回头看着血天君,大声说道。
  血天君摊了摊手,无辜道:“我可没搞鬼,不信你看。”
  顺着他手指,红鸾猛一回身看去,当然眼前什么都没有,但是红鸾却觉腰间一紧,身后的血天君竟然贴了上来,红鸾更感到股瓣中,被一个硬梆梆的顶住了。
  “不要动,也不要还手,不然你看到的场景,绝对比刚才恐怖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血天君的话几乎就在自己耳边响起,红鸾感到一股热气吹进了自己的耳眼里,酥痒的让她有些难受,但是被血天君这么一威胁,她却真的不敢乱动了。
  片刻的沉默,一阵阵哽咽声从红鸾的嘴里发出,血天君侧头一看,怀里的美人竟然流出了眼泪。
  他绕到红鸾身前,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哭,赶紧道歉道:“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吓唬你。”
  “不要理我,对,我是霸道,我是逞强,我就不该得罪你这个煞星,人家最怕鬼了,你偏这么吓唬我。”
  红鸾哀怨得低声连说道。
  苍山四鬼,血天君暗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刚才只不过用了阴血功里最诡异的招数,血雾化身,但是他现在却只能招出一个,而且以他现在对血雾化身的控制,亦不能把血雾化身,当成真正的手下使用,就像刚才,他是想让血雾化身移动快点,但是却根本做不到。
  凝视着红鸾的小脸,血天君伸手替她拭去了眼泪,这红鸾倒是没拒绝,反而很乖顺的任他替自己擦眼泪。
  “红鸾,其实我不想与你为敌,而且你这么漂亮的女孩,我又怎么舍得欺负你,只是你的脾气实在太倔了,所以我才不得不吓唬吓唬你。”
  血天君柔声说道。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该强则强,该柔则柔,特别是对女人得方面,他更有自己独特得方法,来让女人爱上自己和不怨恨自己。
  红鸾似乎很不买账,伸手突然掐住了血天君的手臂,娇声嗔怪道:“叫你吓唬我,叫你吓唬我。”
  嘴上说着,但是她的手根本没使劲,看着血天君一动不动,她突兀的张开手,紧紧的抱住了血天君。
  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让血天君心里直乐,这红鸾也算不错,想必是她以往行走江湖,都没失败过,自然觉得比别人厉害和高一等,孰不知这江湖里,还有多少高手隐藏着,比她比雄霸,甚至比血天君厉害的,还会尚有人在。
  “我们回去吧。”
  血天君见红鸾消了气,也和她的关系好了一些,留在这乱葬岗,倒是不好继续发展下去。
  红鸾点了点头,刚转身走出一步,就被血天君牵住了她的手,只是扭捏的抗拒了两下,甩不开,红鸾也就顺从了。
  回到天下会的众多住房处,此时虽然已接近深夜,但是过来过去的天下会守卫,还是有在巡视的。
  这么大的一个帮派,有几万帮众,其中不乏有些不好的人和不忠心雄霸的人,守卫巡视,也是为了天下会里所有人的安全。
  经过暗香阁时,红鸾看了一眼血天君,这才与他分开手。
  “不进去坐坐。”
  血天君轻声笑问道。
  红鸾摇了摇头,娇声道:“一身被你吓出来的冷汗,要回去洗洗。”
  血天君看着她歉意道:“是我不好,这样吧,我晚上也睡不着,不如我请你喝酒,算是赔罪吧。”
  “请我喝酒?”
  红鸾眼眉一挑,一脸的惊讶。
  “是啊,可别说你不会喝。”
  血天君点头道。
  沉默了一下,红鸾答应道:“那好吧,等我洗完来找你。”
  见她要走,血天君追了上去,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去你那里坐一坐,等你洗完多好。”
  红鸾白了他一眼,却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红鸾阁。
  因为红鸾阁内有仆人,血天君倒是不好追着红鸾进水池子,只能在一间客房里等待。
  一炷香时间不到,客房的门被推开,血天君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看着沐浴完毕的红鸾走了进来。
  此时的红鸾更显好看,只见她头上只用三根银簪固定住头顶的发丝,只余下耳后两侧直垂至腰部的青丝,露出白晰细致的颈项,白里透红的皮肤闪着柔嫩的光泽,未施脂粉脸上,一双水汪汪的美眸闪着盈盈光彩,看起来是那么百媚横生,而女子眼中的神情,似乎很不喜欢血天君一副猪哥的模样,一张樱桃小嘴此时亦抿成一道弧线。
  而她身上则是一袭丝织透明的长裙,圣洁高雅,前襟敞开极低,露出优美的锁骨及迷人的圣女峰沟壑。
  见血天君不住的打量,红鸾赶紧用双手交叉轻掩住高耸的圣女峰。
  “看什么看。”
  红鸾娇嗔道。
  血天君笑道:“好看才会看嘛。”
  可见红鸾盈盈可握的细腰系着一条同色丝带,透明的白纱下也清晰可见修长的一双腿也紧挨着,掩住两腿间隐约可见的神秘倒三角,而拖地的长裙下是半截光洁细致的小腿,穿着木拖小巧白皙得双脚更是分外的勾人夺魄。
  真空?她竟然真空来见自己,这是赤果果的挑撩,还是在故意想显摆她的娇体。
  血天君帜热的眼神打量了一番红鸾,许久才收回来,浅声笑道:“红鸾妹妹,沐浴完,就像那出水芙蓉一般好看。”
  女人都喜欢男人的赞美,红鸾亦是一样,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遇到的最有意思的男人。
  “你的嘴抹了蜜吧,这么甜,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领你的好意。”
  红鸾扭着细腰,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
  血天君疑惑道:“咱们不是出去喝酒嘛,你这样能出去?”
  红鸾摇了摇头,双手一拍,从外面立刻走进了四个女仆人,她们手里端着酒菜,走到桌边,立刻摆到了桌子上。
  见她们退了出去,血天君嘻笑道:“这多不好意思,说好了我请的嘛。”
  摆了摆手,红鸾轻笑道:“谁让你请了,要是按理说,你应该是客人,哪有客人请主人吃饭的道理。”
  “歪理,呵呵,那好,既然红鸾妹妹这么客气,今次便在你这喝了,下次去我的暗香阁。”
  血天君朗声笑道。
  红鸾嘴一撇,娇真道:“我才不去你的暗香阁,谁不知道你血天君身边有个漂亮的夫人,要是雄霸帮主或是其他男人去,她倒不会吃醋,要是我去,指不定要跟你吵一架呢。”
  盯着红鸾,血天君挑眉道:“其一,我的夫人不会在乎我有多少女人,其二,我和你之间,最少现在还是清白的,但是我不敢保证喝过酒后,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哼,你敢。”
  红鸾脸上带着笑意,嘴上却很强硬道。
  血天君突然靠近红鸾,大力嗅了一口她身上的香味,眯着眼睛直赞道:“很香,有酒有女人的时候,我总会喝多,而且每次喝多,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况且这么漂亮的红鸾妹妹在身边。”
  红鸾简直拿血天君没办法,但是他得挑撩,让红鸾却生不起气来,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
  房间内,红鸾把玩着手中精致的凤酒杯,里面仅剩下一滴酒,而这也是她喝酒的习惯,喝酒以来,都是这样,杯底会留下一滴。
  “你不喝,老看着我干嘛。”
  两壶酒已被两人喝光,红鸾没有感到半点酒意,倒是血天君眯眼看着自己猥琐的一直笑。
  血天君轻笑道:“以前我不知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是何意义,但是现在明白了。”
  红鸾嗤笑道:“别骗我了,你的酒量好着呢。”
  摇了摇头,血天君感叹道:“酒量也要分场合,和分跟谁喝,有红鸾妹妹陪我喝酒,我不想醉,也不行了。”
  见他一直夸赞自己,红鸾怎能看不出血天君的想法。
  娇声笑着,为血天君又斟满了一杯,她才说道:“你醉也行,不醉也好,反正我这红鸾阁,是不会留男人夜宿得。”
  “就不能为我破一次例嘛。”
  血天君靠近红鸾笑道。
  红鸾不屑道:“你得脸皮倒是够厚的。”
  红鸾伸手刚准备要为自己斟酒,血天君却握住了她得手,说:“我替妹妹斟酒。”
  嘴上说着,血天君是真的为红鸾斟满了酒,但是那手却紧握着没有松开红鸾得小手。
  红鸾抽了抽,撅嘴娇真道:“你喝多了。”
  “不,我没喝多,红鸾妹妹,我血天君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孩,真的,也是第一次和女孩喝酒。”
  血天君认真说道。
  只是红鸾根本不信他的话,倒是调笑道:“我的天君哥,你才多大,比我大几岁而已,还行走江湖好多年,难道你穿着开裆裤,就出去闯荡江湖了。”
  血天君笑了笑,他自然不会告诉红鸾,自己早在另一个世界混了几年,才又来到这风云来的。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今天就住在这不走了。”
  血天君死皮赖脸的说道。
  凝视着血天君,红鸾不禁嗔怪道:“你可别再我这耍酒疯,雄帮主最讨厌别人在天下会里乱搞男女关系,要是让他知道……”
  血天君看着红鸾,笑着问:“他知道又怎么样?还能杀了你和我。”
  虽然他在笑,但是红鸾却能感到血天君笑里藏刀,要是自己说是,这血天君绝对敢现在就去找雄霸,把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事说出来,若是雄霸说一个不字,这个男人断然敢和雄霸动手。
  这就是真男人,红鸾是猜不透血天君所想,但她所见的男人之中,像血天君这样亦正亦邪的男人,有时却有有些小孩子气,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红鸾,你还没有过男人吧……”
  血天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红鸾脸上本就有酒红,听到他的话,脸上更是娇艳欲滴的血红,看着血天君,红鸾的眼神里尽是复杂的神情。
  放下酒杯的血天君,看着近在咫尺的红艳朱唇,眼神加深了些许情意。
  “我可以吻你吗?”
  “我……”
  红鸾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为这么主动,但是她只是呆呆的看着血天君俊俏的脸庞,竟不自觉得的点了点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这个无理得要求,这时,红鸾却慢慢地闭上双眼,闻到一股酒味和男人味靠近了过来,她立刻感觉到男人轻轻的吻住了自己得唇,这就是亲吻的味道嘛,红鸾心扑通扑通的直跳,自己第一次的吻,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没了。
  然而一切不止于此,红鸾更觉自己紧闭的牙关被一条软物敲开了门,顿觉探入自己口腔里有力得舌肆意的在里面翻搅着,初次品尝亲吻的红鸾,只是片刻,就被弄得晕头转向,小舌也随着他的吸允和他得舌纠缠在了一起。
  许久之后,红鸾浑身发颤,亦感到血天君修长的双手沿着自己曼妙丰腴的曲线慢慢向下,嘴唇也索要的更多,火热的唇缓缓移向脖子而下。
  他的动作很轻,但是所到之处却让红鸾的娇体起了最激烈的反应,皮肤因为接触到了更多空气变得敏感,在动情的触摸下渐渐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
  床榻上,红鸾微睁着双眸,看着身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她已赤身,甚至自己怎么到了这床榻上,她都不知道,只是惊愕自己得身子,被血天君已经看了个遍。
  “不……”
  红鸾娇呼着,伸手要去挡住自己袒露的硕大圣女峰。
  血天君却按住她得双手,轻声道“你好美,不要遮,让我好好得看看你。”
  他用手轻轻的抚撩着红鸾的肌肤,仿佛是对待一件珍宝,而红鸾顿感小腹燥热,那双手所到之处,简直就犹如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游走一样。
  “妹妹,你的肌肤真是光滑啊。”
  血天君的吻缓缓的从刚才手指所到之处划过,无限留恋的吮吻着,留下一个个属于他的印迹。
  红鸾哪经得起如此挑撩,她轻声娇吟着。
  “嗯……啊……”
  似乎很难受的扭动着身子,血天君笑着,感受着红鸾的变化,这个女人已是逃不掉了,他并不急,反而很想和她享受这无人打扰的私人空间。
  看着圣女峰上的两捻小可爱,血天君猛然的含住了其中一颗奶头,大力的吸允之后,红艳的奶头便已被他的唾液湿润,更加鲜红欲滴。
  他看着可爱的奶头,再次低头含住,松不开口,只含在口里用舌尖舔咬逗撩,修长的手指也滑上来捏住另一边,捻弄着,直到感觉那那颗小可爱坚硬地顶住他柔软的掌心,他得嘴才慢慢散开一丝邪肆笑意。
  “嗯啊……”
  圣女峰上传来的快乐感觉让红鸾情难自禁的哼出嘤咛。
  她已经无法抗拒了,甚至都在疑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血天君,如果不是,为什么自己会任凭他欺负,她有反抗的能力,但是她没有那样做,因为那种感觉,让她如入九重天,让她无法释怀。
  “不,不可以……那……”
  红鸾感到血天君又挪了阵地,只觉腿根异样,她连忙慌乱的将手伸进腿根,疾呼道。
  可是血天君哪会轻易放弃这个到了嘴边的果实,推开了红鸾的手,笑声在下面响起。
  “你还要拒绝我嘛,红鸾,今晚我要定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做我血天君的老婆。”
  红鸾嘴巴大张的呼吸着,脸上涨红,害羞不已,此时她更觉自己最羞之处,竟然会流出不知名的水液,而血天君竟然不嫌脏的用唇舌吸吮着那里。
  “啊。天,这就是男欢女爱嘛。”
  红鸾喘着气,放弃了挣扎,将头仰起闭上了眼,感受下面传来的阵阵快意。
  被吮吸着,被侵占着,红鸾只觉身下传来的快意,已快让她的身体燃烧起来,小腹内的火炙热无比,狂野躁动的似乎在向自己表明,要用水赶紧灭掉这火。
  血天君正品尝着少女的粉缝,与那有些香气的汩汩爱意,忽然,红鸾全身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尖细的喊叫出来,双手更是紧抓住埋在腿根的头,雪白的圣女峰不住的抖动。
  吸吮着眼前红鸾的粉缝,感受到她的颤动,血天君毫不犹豫得张口,伸舌含住她粉缝的出口处,随即一股香气浓郁的热液从她体内流出,血天君尽数将其迎进了自己的口中。
  “不来了,我不行了。”
  红鸾娇喘着说道。
  血天君笑了笑,趁着她的高峰余热尚未消退,遂将她抵住,一手将她的腿打开,另一手托起她光滑的翘股,凶器对准她的粉缝,接着湿滑的热液,用力向里一送,表露狰狞的凶器,刹那间钻了进去,只觉一阵紧窄后,又是一片豁然开朗,显然红鸾已被自己完全的占有了。
  嘴巴张起,红鸾却喊不出声,因为强力贯入自己体内的凶器太猛,让她的哀叫梗在了喉头,眼泪随即流出眼眶,“不要……你别在用力了……啊……”
  红鸾疼痛的挣扎着,想借此将侵入的硬物挤出。
  男人的狂野耸动,根本不给红鸾商量的机会,霸道的冲击,在许久之后,红鸾渐渐放弃了抵抗,因为刚才的痛感竟消失了,转换成了一股比之刚才他用嘴,给自己带来的快意,还要好上几倍。
  “啊……嗯嗯……哦……你的……好大……啊……”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酸软感觉,红鸾是不懂男欢女爱之事,却也明白,男女如此交合在一起,便是成就了夫妻之事,想她红鸾,名动江湖的苍山四鬼,竟有一日,会与一个初次见面还未相熟的男人,在一张床榻上,如此缠绵卿卿我我。
  “嗯啊……好舒服……在深点……用力一些……好……插的好……啊……啊……”
  听着“嗯啊”从红鸾口中溢出的娇吟,血天君知道身下的女人已经适应了自己凶器的尺寸,亦开始感受到快意,一脸的享受,于是他更加放任自己那不知破了多少女孩得凶器,在红鸾体内狂野的驰骋。
  夜依旧很深,外面时而响起阵阵脚步声,时而又安静的没有一丝生气,只有红鸾阁内的一间客房里,血天君不停的在红鸾身上发泄着索取着,永无止境的耸动,终于让红鸾三波来临,再无迎战之力,瘫软的不再动弹。
  “鸾儿,刚才可是畅意得很啊。”
  轻抚着红鸾散披着得长发,血天君笑着说道。
  此时的红鸾半依在血天君怀里,把自己得了脸深深的藏在他怀里,娇羞的嗔怪道:“人家是第一次,你差点要了人家的命。”
  血天君柔声道:“如果我不表现的厉害点,那鸾儿你岂不是尝不到第一次的美好,我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你尝到世上最美好的事,原来是这个滋味。”
  捏了一下血天君依旧没有蜕软下去得凶器,红鸾娇真道:“要是知道开头这么痛苦,打死我也不愿意尝受这快乐滋味。”
  两人相拥着都闭起了眼眸,只是没过多久,红鸾怕被人知道,便催着血天君回他的暗香阁,血天君也没有刻意为难,而且自己不回去,自己阁内的几个小女仆,是绝对不会休息的。
  暗香阁是原有的阁楼,只是以前住在这里得,是一些天下会请来的客人,而血天君来到这,这暗香阁自然成为了血天君的专属阁楼,只是这依旧不会是血天君久留之地,他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等待那幽若和孔慈得成熟之日。

相关文章:

上一篇:公交收获丝袜熟女 下一篇:【我和妈妈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