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迷心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两女同是用一种不相信的眼神看着血天君,即使和血天君只有过那一次的接触,但是四夜和五夜也早已衷心于他,更把身心都安附在了血天君身上。
  只是血天君的花心和霸道,让她们不相信,他只是来想以比武招亲的舞台,而练练自己的武功,显然他的出现,并不会是一种巧合。
  “还有人要上台比武嘛,如果没有,那今日要娶我小女的,便是这位兄弟了。”
  穆龙在台上喊了一声。
  血天君轻笑道:“看我的吧。”
  四夜和五夜刚要阻拦,却已见血天君跃起,脚踏他身前一人的肩膀,纵身跃到了台子上。
  一身长袍,长发翩翩的血天君,刚到台子上,披着红盖头的穆念慈就站起了身,因为血天君说过,今日他一定会娶了自己。
  看了眼血天君,穆龙讪笑着退了下去。
  台上刚刚打赢的是个粗狂汉子,虽四肢发达,看起来很不灵活的一个人,但在刚才与人对战时,不管身法还是招式都是快刀斩乱麻,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但是遇见血天君,也只能怪他没福分娶穆念慈了。
  “阁下,报个姓名吧。”
  这汉子拱手说道。
  血天君也知礼数,拱手回道:“在下名为天君,具体哪个帮哪个派,你就没资格知道了。”
  汉子一怔,也未动怒,只是轻笑道:“我是北派……”
  他的话还没说话,已看到血天君径直朝着红盖头红裙待嫁的新娘子走了过去,眼见他此举,不只是这汉子疑惑,就是下面的所有和穆龙和他身边的两个漂亮姑娘都疑惑一脸。
  “你这是作甚?”
  见他到了穆念慈的面前,汉子身形一动,顷刻间拦在了血天君的面前。
  血天君抬眼看了他一下,轻笑道:“当然是揭开我老婆的盖头。”
  这汉子仰头大笑了起来,半晌才沉声道:“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连打都不打,就敢肯定自己赢的了我吗?”
  “不。”
  听他说出了一个字,壮汉凝眉瞪着血天君,冷声道:“那你就敢随便揭开人家的盖头。”
  血天君轻笑道:“我的意思是,你已经败了,我不和你打。”
  壮汉哪受得了如此的轻视,他可是连赢了两场,眼看就要娶穆家庄庄主的三女儿了,这个男人的出现,竟然完全的当自己不存在一样。
  台下四夜身前的紫衣男人回过头看向两人,笑问道:“你们认识的这个家伙是神经病吗?”
  五夜连忙摇头娇声道:“魅护法,他不是神经病,只是为人霸道了一些。”
  “你倒是很了解他。”
  说话的紫衣男人,正是独孤一方的三大护法之一的魅影。
  刚才血天君和四夜与五夜聊天时,他都听在了耳朵里,显然他们是认识的,而且是在乐山大佛相识,那时四夜和姥姥等人,是去乐山大佛看聂人王和南麟剑首断帅的比武。
  四夜怕五夜多说不宜,连忙娇笑道:“这个男人很奇怪,但是他那么做,是有理由的。”
  “理由?他很厉害吗?”
  魅影追问道。
  点了点头,四夜脱口而出道:“连天下会的天霜堂堂主秦霜都不是他的敌手。”
  魅影轻嗯了一声,要是这么说,他倒是相信那台子上让人好笑的血天君,是可以打倒那没有高深内力的汉子,只是这比武招亲,打下去一个,就会有接下来的一个继续登台,他那么做,不是霸道,也不是对自己有信心,反而是在取笑别人,好像这里没有人武功比他好一样。
  台下,众人向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台上的两人,血天君凝眉冷视着这傻不拉几的壮汉,嗫嚅道:“你真的要跟我打?”
  “哼,你实在太小看人了,如果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我北派传人墨武怎么立足在江湖上啊。”
  只是他的“啊”字刚刚出口,突然又听这自称墨武的汉子再次“啊”的一声,原来他的身形已向后急速飞出,正是他面前的血天君倏地给了他一腿踢飞,只见汉子落到台下,人群一散开,他滚到了地上,身上染满了尘土,嘴里也瞬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看着地上踉跄爬不起来的汉子,血天君重又转身,就要去揭开穆念慈的盖头,虽然已看过她的娇美面容,但是只要这盖头一揭开,才算真正的娶了她。
  但见血天君手刚要触碰盖头上,却听一声暴喝在他身后响起,血天君没有任何犹豫,身形突兀的向后急退了一步,而在他刚立的木板上,却赫然出现了一只深深的手印。
  “你也想娶这位穆家三小姐吗?”
  血天君并未回头去看是谁偷袭,却只是淡淡的问了句。
  他的身后响起了一声冷漠的声音道:“不,我和你一样,只想找个人练练手而已。”
  血天君轻笑了一声,似乎在自言自语的呢喃道:“没人可以打败我,就是你也不能。”
  “可是如果我硬要试试呢。”
  两人终于对视在了一起,血天君看着这短发的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一种奇特的欣喜,又有些像是兴奋的表情。
  摇了摇头,血天君凝声道:“如果想和我打,改日,你既没有娶穆家三小姐之心,这比武招亲你还是不要搀和进来的好。”
  站在他面前的,竟是释武尊,一直守在独孤一方身边的大护法,无双城的第一高手,显然他的上台,并不是为了跟自己争穆念慈。
  血天君刚才出手将那汉子击下台去,并未使出内力,但是他那快速的出招,也已暴露了自己强悍的能力,释武尊是个武痴,他上来,一点都不出乎血天君的意料。
  “呵呵,今日事今日了,何要等改日。”
  释武尊平静道。
  看着他,血天君笑了,他本不想过早的和无双城对上,并不是怕了独孤一方和释武尊这样的风云强者,而是他的游戏规则,制定的还没有将他们算到其中。
  浑身一股气势突然爆发,血天君冷笑道:“那好,就让我领教领教阁下的本事。”
  释武尊眼中精光一闪,要是刚才的血天君,只能算是一个招式上和速度上占有优势的普通高手,而现在,血天君浑身散发出来的内力气息,让释武尊心神一颤。
  他上得台来,就是看出了血天君的不同寻常,现在看来,一点都没错,这个男人一直都在隐藏着自己真正的实力。
  “这小小台子,若是你我使出全力,恐怕会殃及无辜吧。”
  释武尊凝声笑道。
  他这么一说,血天君随即收回了释放出来的狂躁内力,但也感到了释武尊的卑鄙,他自知和自己对上,不会有好处占,如果两人偶不用内力气势,光拼武功招数,虽然这么打,俨如街上流氓痞子斗殴一样,可是却也能分辨出,到底谁的招式精湛,谁的武功套路好。
  一幢楼房之上,瓦砾之上,一老一少并肩而立,眼神同是落在了台子上正对峙的两人。
  少年问道:“师父,他们谁会赢?”
  老者浅声笑道:“留着长发的那位年轻人。”
  “可是师父,你为何又说释武尊,是个强者呢,那个长发的,似乎没有他强啊。”
  少年挑眉继续问道。
  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强中自有强中手,为师现在都看不透那个长发身上的内力到底有多高深莫测,而且他在释武尊面前,收敛了太多。”
  少年惊讶道:“收敛了太多?师父,连你也看不出他的本事来吗?”
  “呵呵,晨儿,记住,不管什么情况下遇到这人,不要与他有任何牵涉,更不要管他做什么。”
  老者说了句,已纵身向远处跃了去。
  被唤作晨儿的少年,看了几眼那边对战的两人,才明白过来师傅所说的话,因为那释武尊根本不是那长发年轻人的对手,看到此,少年已随着老者离开了房顶。
  嘴角溢出鲜血的释武尊,垂着无力在抬起的双臂,看着眼前依旧笑嘻嘻的血天君。
  他竟然败在了这个江湖上没有名字的人。
  确切的说,释武尊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只是因为他还没听到血天君的名字,不然一定会知道,这面前的男人,就是让雄霸都下任,天下会的新一任管理者。
  “我输了。”
  释武尊很不情愿的说了句,转身下了台子。
  血天君并未多语,而且刚才也没使出内力,仅仅是用了自己的五行拳,就打得释武尊无还手之力,而这一次对他也对无双城,是一个警告,江湖上又出现了高手。
  眼看没有人再敢上台,穆龙刚要宣布血天君就是这次比武的第一时,坐在椅子上的穆念慈已起身,自己扯掉了红盖头,满脸羞怯的看着血天君,轻声道:“我是你的人了。”
  “你本来就是,我只不过按照你所想要的过程,娶你过门罢了。”
  血天君平静的说道。
  身为穆家庄庄主的穆龙,并未看出任何的端倪,只以为穆念慈选定了这个人为夫君,立刻一脸欣喜的宣布道:“我穆龙小女念慈,今日就嫁给这位天君英雄,还望三日后,各位武林中的兄弟姐妹们,可以留在庄内,等着喝喜酒啊。”
  血天君皱眉说道:“何等三日,我要明日就娶了念慈。”
  听他这么急切,穆龙刚要上来劝说,穆念慈却摇了摇手,娇笑道:“爹爹,我这夫君果真喜人,我就喜欢这样脾气的,明日就明日。”
  “嗯……”
  穆龙点头嗯了一声。
  牵着穆念慈的手进了酒楼,而外面的人也都开始散了开来,眼见血天君真的要娶穆家庄小女为妻,四夜拉住了要和姥姥等去客栈的五夜。
  “大姐,怎么了?”
  五夜虽也有吃醋,但血天君行事如此,她猜想也是有目的的。
  四夜娇声说道:“怎么了?夫君要娶别人了,我们都还没跟他拜堂成亲呢,这要是在明日娶了穆家小女,你我名分岂不是又要向后排。”
  五夜摇头娇笑道:“大姐过虑了,夫君说过,不管他身边的女人有多少,他都会一视同仁的。”
  “傻瓜才信,就算夫君真的这么做,那些女人呢,你有听过皇后和下面的妃子能共同相处跟亲姐妹一样的吗?”
  五夜盯着四夜眼中闪出的异光,担心道:“大姐,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
  四夜娇嗔道:“我能做什么傻事,走,先回客栈。”
  随着四夜追向远去的独孤一方等人,五夜暗暗猜测着,四夜到底会有什么计划。
  酒楼的一间房内,血天君笑看着穆龙,还有他的两个大小女儿,穆念慈还是一身红裙,此时却很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
  “岳丈,不是我血天君为难你,明日我就要迎娶念慈过门,该怎么做,是你的事。”
  血天君丝毫不客气的对着他说道。
  穆龙脸上尽是为难的表情,他深知血天君身边的穆念慈,哪是他穆龙的女儿,而是一个高手,而且穆念慈交代过的事,他也没完成,只是看着穆念慈脸上的笑意,他也放下了担心。
  穆念慈看着穆龙,娇声道:“爹爹,我未来夫君说的是,今天也宣布了,你这就安排各大酒楼,安排明日婚宴的事宜吧。”
  穆龙身边站着的他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左边长相乖巧的唤作穆小小,而另一边身材火辣,面容妖媚的则唤作穆欢欢。
  看着穆念慈和血天君,穆小小没说话,二女儿穆欢欢却露出了不屑,斥责道:“三妹,你虽在家里最得宠,可是我和大姐都还没找到婆家,这次比武招亲,只不过是给你定亲,你还把自己真当成宝了啊。”
  “欢欢……”
  穆龙低吼了一声。
  他可知道这穆念慈不是一般人,和她的父女关系,在外人和自家人看来,都是真的,但是也只有他和自己的几个亲信,才知道穆念慈来到穆家庄时,只不过是以穆龙义女的身份来。
  穆欢欢看着自己的父亲,挑眉道:“爹爹,我说的不对嘛,自从她来了,你什么事都迁就她,我和大姐要求过你什么,她让你举办比武招亲,你就举办,我们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似是怕血天君知道穆念慈不是他穆龙的亲生女儿,穆龙竟然啪的一下,打了穆欢欢一巴掌,五根手指印清晰的印在了穆欢欢的脸上。
  瞪着穆龙,穆欢欢转身甩门走了出去,穆小小看了眼血天君和穆龙,也随之跑了出去。
  “对不起,我没想到她……”
  穆龙刚要解释,穆念慈抬手摇了摇。
  穆龙很明白她挥手得意思,再不多言退了出去。
  看着身边的血天君,穆念慈这才与他间距了点距离,脸上也现出了不自在。
  血天君轻笑道:“看来你在穆家,和她们姐妹处得也不怎么样嘛。”
  “谁愿意跟她们交好似的,惹恼了我,我这就杀了她们。”
  穆念慈一脸凶煞的低沉道。
  看着她冷冷的面孔,血天君劝道:“还是不要多惹是非,再说她们也是你的两个姐姐,要是成为我的老婆,我不希望你是个无情的侩子手。”
  穆念慈脸上冷容化去,妩媚的笑看着血天君,应声道:“是啦,我又不是嗜杀成狂的女魔头,只是那穆欢欢一直跟我作对罢了。”
  既然和穆念慈已成夫妇之好,只待明日举办婚宴,便可名正言顺带她离开,血天君脸上一笑,身子挪到了穆念慈的身边,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肢。
  被血天君揽住,穆念慈脸上一红,娇怯道:“我和你还没成亲呢。”
  轻抚着她腰上的软肉,血天君低声道:“没成亲拜堂怎么了,咱们可以先洞房嘛。”
  见他一脸猥琐的靠近,穆念慈心扑通通的急跳了起来,第一次和男人独处,又是在床榻边,她害羞不已的挣扎了几下,娇嗔道:“尊重点我好嘛,要是跟你成亲拜了堂,人家随你处置是了。”
  想到外面还有不少穆家人在,血天君刚升起的火慢慢消退了下去,若是这个时候就算能强占穆念慈,被人听到声音或被发现,都对穆念慈是一种不好的影响。
  而带她离开这里,倒是也能找个地交欢,只是血天君感到今晚,似乎会有不平静在穆家庄发生。
  穆家庄的客栈不少,而在一间客栈的一间客房里,释武尊盘坐在床榻上,双手平放在小腹处,只见他头顶阵阵热气不断向上冒出,而他脸上,更是红一阵白一阵的。
  好一会,释武尊才吐了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好点了吧。”
  一声沉稳的男人声音在屋里响起。
  释武尊点了点头,从床榻上下了来,拱手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说道:“城主,今天是我粗心大意,那个唤作天君的小子,绝不是我对手。”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就是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而他身后两个穿着紫衣的男人已卸下了面纱,同是护法的两人,一个叫魅影,另一个叫迷心。
  而在他们三人之后,四夜和姥姥四人,毕恭毕敬的站在魅影和迷心身后。
  独孤一方脸上毫无表情,问道:“四夜,那个男人是谁?”
  听他问自己,四夜连忙走向前来,拱手道:“城主,四夜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和姥姥,在乐山大佛遇到过此人。”
  “哦?不是很熟悉?那我怎么听你们说话,像是很久没见的老朋友一样了。”
  独孤一方眼中一冷,盯着四夜说道。
  四夜浑身一颤,独孤一方的武功在几人中是最高的一个,要是他知道自己和五夜与血天君的关系,一定会饶不了自己,刚要解释缘由,姥姥已走了过来。
  “独孤城主,四夜说得对,我们和他却有过一面之缘,倒是我让四夜和五夜试过他的武功,那小子武功不错,释护法能被他伤到,老身可说,那是必然的。”
  释武尊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姥姥笑着说道:“释护法千万别误会,其实你我和城主都看得出,那小子隐藏了自己真实的实力,他能在不到十招之内,让你无还手之力,难道释护法,以为自己能胜得了他。”
  见释武尊怒视着姥姥,独孤一方打着圆场道:“好了,释护法,姥姥说得对,她也是我无双城老一辈的高手,她的话我相信,而且我也看不出那小子的底子,却有一种感觉,他和你交手的时候,几乎没使出多少本事。”
  “城主,今晚我再去会会他,势必要探查出他是何方神圣。”
  释武尊弯身请缨道。
  “城主大人,我和迷心也去,想我无双城三大护法一起出动,那小子就是死也足惜了。”
  魅影也绕到前面,跟着说道。
  独孤一方笑了笑,说道:“那好,今晚你们倒是可以去试探试探,但是不要杀了他,我倒想知道他是不是天下会的,还是其他门派的人。”
  听着他们的话,四夜和五夜对视了一眼,眼里同是现出了担心,而看到她们眼里表情的只有那一直从未说过话的梦。
  夜很快到了,穆家庄还是那般热闹非凡,一条热闹的街市上,四夜和五夜去除了面纱,一起换了一身普通衣裙着身。
  两人并无心逛街,五夜更是从客栈里出来,走到这里时,嘴上还一直嘟囔着。
  “好了,五夜,你担心我知道,我也担心啊,你光念叨有什么用啊。”
  四夜恼怒的气道。
  五夜娇声道:“大姐,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不然我们去通知夫君吧。”
  四夜机警的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你不想要命了,若是我们通知夫君,被城主和姥姥知道,你我都得死。”
  “那怎么办啊?这不行那不行,三大护法联手,夫君就算不死,也要被剥下层皮来啊。”
  五夜急道。
  脸上现出了沉思,好一会,四夜眼睛一亮,趴在五夜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两人折返回了客栈,到了二楼,两人并没回客房,而是径直走到了魅影迷心同住的一间屋子,四夜抬手敲了几下门。
  门从里面打开,一身紫衣的魅影看到门外站着的四夜、五夜,立刻笑着让开身激动道:“两位妹妹快进来。”
  进到屋里,迷心正侧卧在床榻上,只见他把玩着自己手里的一把短匕首,魅影笑看着去掉面纱的两人,笑问道:“这回过来?什么事啊?”
  四夜娇媚得看了一眼魅影,娇笑道:“妹妹我来,是告诉两位哥哥一个好计策。”
  魅影一怔道:“什么好计策?”
  四夜随即解释道:“今晚,你们不是和释护法一起去找那个天君嘛,他武功很高,要是你们去,势必会是一场苦战啊。”
  “嗯,这倒是,但是我们三大护法,还怕他不成,城主说不杀,只是想问出他的来历,如果我们问了出来,再把他杀了,城主也不会生气的。”
  魅影一脸阴森的说道。
  听到他要杀了血天君,五夜忙说道:“千万不可以杀了他。”
  魅影和床榻上的迷心,都是奇怪的看着五夜,迷心更是冷声说道:“为什么不能杀他,难道你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这魅影、迷心是无双城的两大护法,也是配合默契的两大高手,魅影人却好色狂妄,而迷心为人冷血无情,却很慎重。
  他的问话一出,四夜急忙笑道:“怎么可能嘛,我们姐妹两人只是想到了一个对魅影哥哥,有好处的计策。”
  魅影搓着手急道:“快点说吧,什么计策。”
  “那穆家庄主有三个女儿,比武招亲的是小女儿,据我和五夜调查,这穆龙的三个女儿长得各有千秋,姿色都不错,但是若论比,还是这最小的女儿长得好看,简直跟天仙下凡似的。”
  四夜一口气不停的说着。
  而她熟知魅影的为人,听到她的话,魅影眼眉一挑,朗声笑道:“我知道四夜妹妹的意思了,是不是想让我掳去他穆龙的三女儿,让那天君明日没得婚可结啊。”
  四夜边点头,边接着说道:“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的未婚媳妇被人掳去,他一定会很担心,以他媳妇做要挟,想必他什么都会说出来的。”
  “这算什么屁主意,大哥,你我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怎可做出这等事来,释大哥知道,也不会答应的,要是城主知道,我们也不要去了。”
  迷心一跃而起,浅声说道。
  魅影想了想,随即撇嘴道:“我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就行了。”
  穆家庄到处,都洋溢着喜悦,张灯结彩,彻夜忙碌的穆家庄内的人,都在为穆念慈和血天君明日大婚喜宴。
  “未来女婿,今晚你就别想好好休息了。”
  穆家庄园内的一个大的别院内,穆龙与血天君并肩走过了面前坐在长椅上的近百人群。
  这穆念慈出嫁,在前晚必有歌舞表演助兴,所以穆龙从皇城请来了一支表演队。
  与穆龙走到人群最前,血天君与他客气了一番,才落了座。
  在百人面前搭着一个台子,台子之上,此时正有数个身穿彩裙的美女,随着乐声而翩翩起舞。
  “岳丈,这表演着实不错,要是念慈此时在这里就好了。”
  血天君虽也喜爱看舞乐表演,但这身边,左边穆龙,而右边是穆家庄的穆龙长辈级别的男人,这欣赏舞乐的感觉,立刻大打了折扣。
  穆龙脸上现出苦笑,他怎么看不出这个武功高强的新女婿,是个很好色的家伙,从他看穆念慈和自己大女儿二女儿的眼神,穆龙坚信,他根本不是一个专一的男人。
  但是穆念慈不是他穆龙的女儿,穆龙一点都不在乎穆念慈和他以后会过的怎么样,只是想赶快送走她,也送走这个来路不明的武功高手。
  “爹爹……”
  两声娇呼在穆龙和血天君的身后响起。
  血天君也随之回过了头去,看到穆小小和穆欢欢,立刻有人给两人让了座。
  穆小小很乖巧的抢得先机,坐在了穆龙的左侧,穆欢欢看了看血天君身边也空了下来,本想另去找座,却想要是自己如此去找座,那就是对自己未来的妹夫小觑,不管如何,她也要给自己爹爹穆龙一个面子。
  摇身坐在了血天君的旁边,穆欢欢故意娇嗔道:“妹夫,见到你的两个姐姐,怎么也不招呼一声啊。”
  血天君淡淡的笑了笑,这个穆欢欢可比穆小小要开朗的多,而她的年纪才二十多几,跟成熟的血天君相比,要小上好几岁,这么说,也只是想赚血天君便宜,亦想让他丢丑。
  侧头挑眉看着穆欢欢的嬉笑脸蛋,血天君轻声呼了句:“欢欢二姐好。”
  穆龙瞪了眼自己的二女儿穆欢欢,责怪道:“天君还没和你三妹成婚,怎可现在就叫你二姐,天君啊,你还是叫她欢欢合适点。”
  “无妨,倒是二姐为人豁达开朗,若是一般女孩家,怎能第一次,就让人叫她姐姐,这也说明了我欢欢姐人好,我喜欢。”
  血天君摇着手轻声笑道。
  穆欢欢撅嘴白了一眼穆龙,娇嗔道:“妹夫啊,你怎么说喜欢我呢,该喜欢我三妹才对啊。”
  这么说时,她的脸上也现出了红晕,眼中更是露出飘离之意。
  血天君长得俊逸不凡,武功又卓绝,在这现下的武林,像穆欢欢这样的女子,亦都喜欢武功高强,长相潇洒之人。
  看他不语,穆欢欢讨了个没趣,暗恨着自己的爹爹穆龙,要是这比武招亲是为她举办,这血天君定已成为了自己的夫君。
  就在此时,台子上的舞者已退了下去,在台上出现了一张屏画,随着屏画摆好,屏画之后,立刻闪现出了几个身影。
  只是片刻,屏画之后,立刻有悠扬的琴声流淌而出,轻灵而缥缈,台下交头接耳,亦聊天的人也都慢慢安静了下来。
  琴声连绵不绝,时而高亢,时而低美,似是一个女人在倾诉自己心中的情谊一般,让人听着倍感舒服,如此美妙的琴声,更是让血天君深深入了神。
  弹琴之人并没露面,简短的琴声之后,突然,屏画被人撤去,而屏画之后,一个粉色的身影在横琴前站起了身。
  台下众人一看,顿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女人倒不觉得什么,而男人的心却都在腔子里乱跳起来,双眼发直,甚至有的茶水倾在手上都不察觉。
  血天君双眼瞪直了,故因台上的年轻女子,简直就如九天仙女下凡一样美丽,更因这女子一身粉裙,却掩盖不住她曼妙玲珑的娇躯。
  她头上只用三根银簪固定住头顶的发丝,只余下耳后两侧直垂至腰部的青丝,露出白晰细致的颈项,白里透红的皮肤闪着柔嫩的光泽,未施脂粉脸上。
  那一双水汪汪的美眸闪着盈盈光彩,看起来是那么百媚横生,而女子眼中的淡然,似乎不屑看台下所有欣赏她美貌和喜欢她刚才所演奏琴声的客人,一张樱桃小嘴此时抿成一道了弧线。
  一袭丝织透明的粉裙,圣洁高雅,前襟敞开极低,露出优美的锁骨及迷人的圣女峰沟壑,她双手交叉轻掩住高耸的圣女峰。
  盈盈可握的细腰系一条同色丝带,透明的白纱下也清晰可见修长的一双腿也紧挨着,掩住两腿间隐约可见的倒三角地带,而拖地的长裙下是半截光洁细致的小腿,小巧白皙的脚踩在地上分外的勾人夺魄。
  此时见女子一步一步走到台边,更是让人心疼之余,更惹起男人的无限遐思。
  “小女子是皇城歌姬媛媛,献丑了。”
  只见她躬身向着台下的人说了一句。
  那如黄鹂般清脆的嗓音,更是让人觉的她仿佛是凌波仙子下凡来,是那么的不染纤尘,是那样的令人心悸目眩。
  注目于她的血天君,只觉心间一阵跳动,看着这窈窕的身段,妩媚动人的身子,绝色的容颜,那一举一动无不勾引着自己的火热。
  “啪啪”之声从血天君双手拍打在一起而响起,随着他带头,所有人都跟着鼓起了掌来。
  那歌姬媛媛感激的看了眼血天君,刚要退身离去,血天君这时站起了身。
  “在下血天君,乃是明日的新郎官,今听媛媛姑娘的琴声,真是仙音妙曲啊,不知媛媛姑娘,是否还能在弹奏一首呢?”
  说这话时,血天君心里也在暗叹,这风云中美女绝对不缺,要是自己不来这穆家庄,何能碰到如此美人。
  歌姬媛媛笑了笑,娇声道:“原来是新郎官啊,但是弹奏曲子我做不了主的。”
  穆龙眼见血天君喜欢,也看到自己这些亲人朋友喜欢,也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媛媛姑娘,就在来一曲吧,我会向班主说的,钱不是问题。”
  有他这个穆家庄庄主吐口,歌姬媛媛哪还有拒绝的理由,重又走到横琴之后坐了下来,双手落于琴弦之上,只是前后轻抚几下,美妙的琴声再次响起。
  血天君与穆龙落座,继续欣赏了起来。
  也不知是给谁的面子,这次演奏,歌姬媛媛不止抚琴弹奏,更是唱起了一首古曲牡丹香飘,那琴声伴着她绝美的嗓子,更是掀起了热潮。
  曲毕,一直到深夜,表现才到尾声,血天君借故先行离开,却根本没回穆龙给自己安排的住处,而是到了后台。
  看着后台坐着或站着的表演班子,血天君看到了刚才表演抚琴的歌姬媛媛。
  “媛媛姑娘……”
  血天君到了她的近前,轻呼了一声。
  本背对他的媛媛一怔,回头看是血天君,不禁站起身,娇声道:“新郎官,呵呵,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啊?”
  血天君笑道:“不要叫新郎官,这还不是没成婚嘛,我叫血天君。”
  媛媛看着他,也笑道:“我叫柳媛媛。”
  “刚才媛媛姑娘演奏唱的曲子,真是让血某听得丢了三魂六魄啊。”
  见他这么说,媛媛捂嘴咯咯笑道:“哪有这么夸人的,要是把你三魂六魄都给听丢了,那我岂不是杀人凶手了啊。”
  血天君只怪自己夸赞的话语用得不当,立刻改口道:“听了姑娘的演奏,是余音绕梁三日,是……”
  媛媛娇嗔道:“你似乎很不会文诗句啊,我演奏的也只是一般啊,你为何不接着看下去,我后面的师姐师哥,都唱的比我好。”
  这时后台的人越来越多,见说话不方便,血天君出声邀请道:“媛媛姑娘,是否有空?”
  “额,你有事?”
  柳媛媛见惯了这样的搭讪,她跟着班子不管到哪里表演,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男子搭讪,但是这个叫血天君的男子,柳媛媛却没有张口就拒绝他。
  血天君一指天上弯月,低声道:“我晚上从无睡意,今晚夜色很好,又无凉风,不知媛媛姑娘肯否赏个脸,与我一起在庄内溜达溜达。”
  柳媛媛低头犹豫了起来,她是初次和班子到这穆家庄来,而这面前的男子还是穆家庄明日的新郎官,她要是答应了,溜达时被人看到,势必会引来闲言碎语。
  “谢谢你的好意,我累了,所以晚上想早些歇息,明日还要有表演的。”
  柳媛媛婉拒道。
  血天君很明白的点了点头,他和柳媛媛所想一样,若是两人从这后台一起走出去,不管走到哪,都会惹来非议,当然血天君哪有心思和她溜达,只不过是个借口,带她出去,找机会叙叙感情。
  “那好,那我就不打扰媛媛姑娘的休息了。”
  血天君拱手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柳媛媛娇声道:“等等……”
  回头看着她,血天君疑惑道:“怎么了?”
  “以后还请叫我媛媛妹妹吧,我想天君哥比我大上几岁,我不能直呼你其名,你也不要叫我媛媛姑娘了,听着很见外啊。”
  柳媛媛腮上两团红晕,眼神瞟着血天君认真道。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笑了笑,回头向着远处走了去。
  看着他的背影,柳媛媛一直把他送到看不见,才收回眼神。
  这时的穆家庄大院内,已安静了许多,走在小道上,血天君高兴的哼起了小曲,更是在心底暗暗起誓,必要将那皇城来的歌姬媛媛搞到手。
  就在他脑中一直出现柳媛媛抚琴的娇美画面时,血天君猛然眼睛向前看了去,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娇呼,那是一个女人的娇呼声音,听起来更显急促。
  他一怔,随即想到那边排列的三间房,都是穆家三姐妹的,身形陡然移动,血天君已向前奔了去,可是刚到近前,他就看到两个黑衣人影从穆念慈的房顶跃得没影了。
  “不是吧,连我的媳妇都敢抢?”
  血天君愣住了,他并没急着追上去,因为他知道,那两人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