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无间的侠情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血天君看着穆念慈屋里的一切,这里并没发生过明显的争斗,只是床榻边的被褥被扯了下来,可见来人的武功高于穆念慈之上。
  环顾了一圈,血天君嗅了一口屋内留存的香气,这香气本没有什么,可是血天君却很细密的闻到,三种不同的香味。
  穆念慈爱芬兰香味,而另外两种香味,却有些让血天君熟悉。
  在他刚要离开屋子去追上去时,却见门边的墙壁上留下了一行字:若想追回你的未婚妻,就来城外三里地的月牙湖。
  月牙湖是穆家庄外特有的湖泊,因为湖泊形成,宛如一轮弯月,故有月牙湖之称,每逢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穆家庄内的人,总会来到这里赏月,亦因为圆月映衬在湖里,有着天奇一般的美景出现。
  行至月牙湖,血天君看了看四周,这里只有湖泊,没有藏身之处,可见周围并没有人,但是血天君脸上却显出了笑意。
  “你终于来了。”
  一声阴阳怪调的男人声响起。
  血天君站于湖边,看到湖内水面顿起波澜,随着波澜之圈荡漾而起时,从水中升起了两个人影,只见他们通穿紫色长袍,亦都用面纱蒙着面。
  看到这二人,血天君笑了,因为他们正是独孤一方的两个护法,魅影和迷心。
  凝视着二人,血天君浅声笑道:“二位,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们,怎的把我未婚妻掳走了。”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血天君却已感到,掳走穆念慈的并非他们,而是另有其人。
  “哈哈,今日在庄内比武,你伤了我大哥释武尊,这笔账,我们兄弟自然要跟你算一算。”
  迷心冷声狂笑道。
  “哦?原来你们是跟释武尊一起的,可是我与他只是切磋,武斗本就无眼,败了就是败了,难道他还找帮手来对付我,还掳走我的未婚妻,这就是号称英雄的你们所为嘛。”
  血天君挑眉说道。
  他的语气中尽是对魅影和迷心,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自己而不耻,显然这句话,迷心听到就沉默了,他早就不赞同四夜的提议,可是魅影却坚持要这么做。
  见迷心看向自己,魅影轻笑道:“哈哈,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要是你想带回你的未婚妻,那就让我们两兄弟领教下你的武功。”
  “你们还不配。”
  血天君轻蔑的看着两人沉声道。
  魅影和迷心同是一怔,两人成为无双城两大护法已有多年,为独孤一方立下不知多少汗马功劳,不管到何处,两人的名号一出口,都会让人害怕,可是此人竟然这么轻视他们。
  狰狞的面孔瞪着血天君,魅影手突然往面前一挥,水面之上突然翻腾了起来,只是刹那间,在他二人面前的水面上竟然出现了水幻做的几头水狮子。
  魅影要出手,迷心本该辅助,只是他伸手拦住了魅影接下来要做的动作,凝声问道:“我们不杀无名之人,报上名来吧。”
  “呵呵,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天下会血天君是也。”
  “啊?你就是天下会的血天君?”
  魅影惊讶的喊道。
  和他一样,迷心也是一脸的凝重,他们只听在庄内,这人自称天君,他们怎能想到,这就是近日来,在天下会作威作福的血天君,连雄霸都闭关,不理天下会中之事。
  虽然在外界看来,是雄霸不想在争霸,但是魅影和迷心,都知道一些秘密,那就是现如今的天下会,就是这血天君做主。
  迷心更是压低声音道:“早说不来了,你偏要来,碰到钉子了吧。”
  魅影也是满脸的后悔,无双城在天下会安插了底细,他们早就听说血天君的了得,连释武尊都不是他的对手,两人就算联手,也未必能讨到便宜占。
  但是既然来了,若是就这么被吓得跑,这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心中一横,魅影平静道:“怕什么,你我联手,就连雄霸都要忌惮三分……”
  他得话音未落,只听岸上的血天君呼啸一声,竟纵身高高跃起,向两人攻击了过来。
  “卑鄙……”
  迷心暗骂了一声,双臂突兀的扬起,双手捏在一起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正要出手的血天君,只见眼前水面骤然出现一团雾气,顷刻间,整个湖泊俨然被大雾笼罩了起来,就算他的视力很好,却也只能依稀看到一米之内的事物。
  奇怪的是,现在的他已应该在湖泊之上,可是顿看周围,脚下是岩石子,而左右竟然是石壁,而在他凝神想要听音辨位时,却见雾气陡然间消散了。
  “哼,给我玩这套,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血天君冷哼了一声,此时才看到,自己身处好像在一个山洞中。
  熟悉迷心和魅影的他,一下就看出这是迷心所使的障眼法,这里的一定是幻觉,他双手猛然朝两边石壁一推,但是触手的真实,和石壁晃动与山洞响起的轰隆,让血天君立刻收回了手。
  怎么可能会这样?
  迷心定然使得是障眼法,可是他幻化出的场景,怎会这么真实,难道原著中的魅影迷心,真正的实力并不是小说中写到的。
  就在血天君试图找出口时,却听身后传来了轰隆的奇怪声音,他转身看去,脸上立刻显出了惊惧,因为在身后的山洞通道,竟然涌来了无数的爬虫,蛇蝎鼠蚁……
  “该死的。”
  血天君怒骂一声,身上祭出无尽的强大气劲,他的拳头猛然向着那些恶心的爬虫轰了出去,只听一声巨响,他的眼前变了。
  眼前还是湖泊,但是血天君此时却身处湖泊中,再看身体,竟然在漩涡之中,而两个身影此刻就站在他面前五米之处。
  “血天君,原来我以为你有多厉害呢,没想到连我兄弟两人的一招都抵挡不住。”
  魅影一脸得意的说道。
  迷心却比他慎重多了,刚才他确实拼了全力,才将血天君困住,但是他却丝毫不能放松,心更是扑扑的跳动,隐约之间,他感到被困住的血天君,实际上不该是这么差才对。
  血天君故作很失望的苦笑道:“哎,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
  见他这般模样,魅影看着迷心道:“兄弟,你我要是杀了这血天君,那天下会就会群龙无首,我们带着他的首级回去,独孤城主必定重赏我二人。”
  “不可,大哥,你难道忘了城主说的话,他是想……”
  迷心刚要说完,魅影连忙摇了摇头。
  他当然也知道独孤一方想知道血天君是谁,但是只限他不是天下会的人,要是别的帮派亦或者无门无派,独孤一方定会拉拢过来,只是这血天君,可是天下会现如今最高管理者。
  两人眼神对视了一番,迷心点了点头,遂冷眼盯着血天君,狞笑道:“取他首级,我来。”
  他的话音未落,却听不远传来了一声娇呼。
  魅影和迷心同往后看了去,却见四夜奔了过来。
  血天君看到她的出现,脸上露出了笑意。
  “你们不能杀他。”
  四夜奔到湖泊边,看到湖中被困的血天君,瞪着无双城两大护法嚷嚷道。
  魅影质问道:“怎么不能杀,四夜,你少多管闲事,今晚的主意是你出的,引他出来的人也是你,现在不杀他的也是你,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四夜一怔,刚要摇头,但见血天君微笑的看着自己,她随即话锋一转道:“独孤城主知道我们出来行事,你若是杀了他,城主和释护法,会很生气的。”
  迷心盯着四夜的脸上看了看,冷笑道:“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出来做什么,少拿城主做挡箭牌,此人今晚必须除掉,日后城主就算怪罪下来,也是我俩承担,与你无关,要是再敢多嘴,我就先杀了你。”
  四夜后悔极了,她没想到后果会是这样,更没想到血天君竟然不是魅影和迷心的对手,要是他今晚被杀,四夜一辈子都不会安生。
  但是迷心和魅影的武功,远在她之上,就算是姥姥和五夜、梦都来,四个人也难在两人手上有胜算,这可怎么办啊。
  见她脸上露出的表情,魅影哪还犹豫,对着身边的迷心道:“杀。”
  “杀谁?”
  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魅影一惊,迷心也是一愣,他们一直转身与四夜说话,却全然忘了身后被困住的血天君。
  当他们二人回头看去时,湖泊中被困的血天君身影早就没了,而刚才说话的人明明在魅影身后,可是这时却没有。
  “别找了,我在这呢。”
  声音再度响起,魅影和迷心看了过去。
  四夜身边,一袭华丽长袍的血天君,此时竟然搂着她的肩膀,眯眼笑看着他们。
  而四夜似乎很习惯被他这么搂着,那脸上洋溢的幸福和激动,让魅影和迷心,同是一震。
  “叛徒……”
  魅影怒吼道。
  血天君笑道:“她不是叛徒,对我而言,她是我的红颜知己,若是今晚没有她给你们出的主意,你们怎么会出来。”
  迷心沉声道:“四夜,你不想活了,竟然和他串通一气。”
  “我……我……”
  四夜是有苦说不出,但是血天君能脱困,她也舒服了很多。
  看着四夜,血天君柔声道:“老婆,和这种人还解释什么,今晚我就让他们在无双城除名,到时无双城就是你和五夜做主,怎么样?”
  激动感激的看着血天君,他明知自己和五夜犯了错,把穆念慈掳走,虽然是不想血天君明日成婚,可是没有先前解释,四夜真怕血天君会对自己动怒。
  “不需要解释,我知道你和五夜的想法,记住,下次不许在这样。”
  血天君看着四夜蠕动的嘴唇,立刻先说道。
  他的宽容让四夜眼红了起来,眼角更是流出了泪水,这样的一个男人,对待女人的柔情似水,细心体贴,四夜在这时,已没有了语言,而是紧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看着两人甜蜜无间的样子,魅影和迷心对视了一眼,连话都不说,魅影陡然暴喝,他脚下的湖泊之水,顿时化成数十头水狮子,各个凶狠恶煞,只见魅影接着一挥手,水狮子竟全部向着血天君和四夜奔袭了过去。
  “夫君,快闪开,这虽是他的幻术招,可是威力却和真的一样啊。”
  眼见十数头水狮子向两人奔袭而来,四夜立刻娇喊道。
  迷心这时也动了,身形陡然跃起,双手突然合十在身前,只听他嘴角呢喃了几句,四夜和血天君的身后竟然出现了高大宽广的岩壁。
  四夜虽是无双城的人,但是这两大护法的招数,她从未领教过,只是听姥姥说,这两大护法联手,就是释武尊也要谨慎出手。
  “怕什么,有你夫君我在,天塌下来也有我先为你挡着。”
  血天君纹丝不动,眼中看着那奔到近前的水狮子,尽是轻蔑的神情。
  看着血天君雷打不动的笑脸,四夜不知他哪来的把握,但是他不走,四夜就算死,也不会离开他。
  魅影看到两人依旧那般依偎在一起,不禁得意的笑道:“好一对痴情鸳鸯,今天就让你们死在这。”
  “谁死谁活,不是你说了算。”
  血天君低声说了一句。
  十数头水狮子已腾起,张牙舞爪的张起大嘴,眼看就要吞噬撕咬住两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血天君和四夜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十数个黑色裂缝。
  瞬间,水狮子竟然全化成水,尽数被裂缝吸入了进去。
  一夕间,三个人震惊了。
  四夜呆呆的看着眼前出现的黑色裂缝,甚至看到了裂缝中飞过奇怪的石头,而魅影和迷心,也都呆住了,他们可未见血天君出手,那裂缝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
  仰望天际,血天君感叹道:“今夜多么美好,四夜,是不是很适合谈情说爱啊。”
  “额?夫君,你……”
  四夜一怔,挑眉看着他,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闲情谈情说爱。
  “我说的不对嘛,这夜色之下,要是你和五夜都在我身边,我定会和你们好好云雨一番。”
  血天君盯着四夜美丽的双眸,说道。
  四夜脸上一红,她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个紧要关头,两大护法在这,她怎么能分心,去想和血天君一起激情的事。
  听着两人的对话,魅影和迷心同是相视一笑,迷心面目狰狞道:“死到临头了,你们还想这男女之事,哼,还是去地狱云雨吧。”
  “二弟,杀了他们,我们回去复命。”
  魅影也在这时说道。
  血天君眯眼看着两人,皱眉道:“我最讨厌别人打断我和我女人的对话,而且是两个没用的人。”
  “你敢说我们没用……”
  魅影暴怒了。
  迷心亦是没了冷静,两人同向血天君径直奔了过去,四夜紧紧拉着血天君的手,眼中尽是惊惧。
  侧脸看着四夜,血天君凝声笑道:“一些不中用的人,老婆说他们是不是该消失啊。”
  “这……”
  四夜不明他话中含义。
  但是在下一秒,四夜才真正了解到了他话中的意思。
  魅影和迷心奔到两人身前三米处时,这次又出现了两道黑色裂缝,比刚才的还要高长一些,和那些消失的水狮子一样,魅影和迷心也是在两声“啊”的惨叫下,两个人都不见了。
  惊恐的看着周围,四夜惊异道:“夫君,他们人呢?”
  血天君拉着她满是汗的小手,轻笑道:“可以说,已经变成尘土了吧,但是我觉得,应该连点渣子都不可能剩下。”
  听着他的话,四夜脸上满是震惊的表情,血天君没有出招,可是刚才那黑色裂缝又是什么,它们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吸力,将两个人活生生的吸了进去。
  只是刹那,四夜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惊叹道:“夫君,那裂缝……不会是虚空吧。”
  “你猜对了,就是虚空。”
  血天君赞赏的看着她笑道。
  撕裂虚空的本事,血天君竟然会拥有,四夜曾听姥姥说过,无双城的一个传说,那就是倾城之恋招意,拥有了倾城之恋招意之人,便可撕裂虚空,将人与事物统统送入虚空,被强大的虚空化为虚无。
  可是那只是传说,四夜这可是亲眼见到了。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轻声道:“瞎想什么呢,快点带我去找五夜,还有我的新媳妇,要是明天不能成婚,你夫君我岂不要被人笑话。”
  月牙湖不远的密林里,五夜和四夜站在一边,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被五花大绑的穆念慈,瞪着两人,眼里尽是恨意。
  血天君一挥手,穆念慈身上的捆仙绳被解了开来,穆念慈刚要动手,血天君却拦住了她。
  “你拦我做什么,她们把我抓来,要不是你来,我就要死在这了。”
  穆念慈暴跳如雷。
  她怎么也没想明白,这两个女人为什么要掳自己,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血天君苦笑道:“那是我的意思。”
  “你……”
  穆念慈疑惑的看着血天君。
  听完他的解释,穆念慈心情才算平静了下来,让先穆念慈回了穆家庄,血天君才看向四夜和五夜。
  虽在来时,血天君就没有要责怪自己两人的意思,但四夜还是很担心血天君的训斥,五夜不知道他会怎么责怪自己,先一步道歉道:“夫君,今天的事,是我出的主意,不怪大姐。”
  “你倒是挺能承担。”
  血天君看了眼四夜,对她眨了眨眼。
  四夜急道:“二妹,怎么是你的主意了,是我的才对。”
  转有看着四夜,五夜娇真道:“大姐,你就别说话了,我自己承担。”
  “你怎么承担?要是今晚我被那魅影迷心杀了,你怎么承担,告诉我。”
  血天君语气突兀的一冷。
  五夜一惊,吓得跪在了地上,她也有想到这后果,可是根本没想过,血天君和魅影迷心两大护法,谁更强一些。
  “夫君,你没事吧。”
  五夜在地上用双膝向前,到了血天君面前,仰头关心的问道。
  血天君见她这般样子,也是心有不忍,在说今晚出主意的是四夜,而不是她。
  “好了,起来吧,要是我有事,怎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血天君说着,伸手扶起了五夜。
  不远处的一棵树后,穆念慈看着三人奇怪的表现,断定这次掳自己的幕后主使,定是血天君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可是已经要得到自己了啊。
  接下来,穆念慈看到的场景让她脸红了起来。
  “夫君,这么多日不见,人家早就想死你了。”
  见血天君不生气了,四夜立刻笑盈盈的走到他面前,双手扬起环住了他的脖颈娇滴滴说道。
  血天君低头看着满面潮红的四夜,笑道:“我也想你们啊,若不是你们来穆家庄,夫君我还不知道何许日子才能跟你们见面。”
  看他两人如胶似漆,五夜为了将功赎罪,很有眼色的褪下自己的长裙扑到了地上,娇声道:“夫君,你坐。”
  “是啊,夫君,今晚上我们姐妹要和你好好聊聊天。”
  四夜推着他坐了下来。
  看着四夜娇媚的眼神,看着五夜只有肚兜和长裤的袒露娇体,他怎么会不知两人打得什么如意算盘,而今晚也没事可做,血天君笑揽着四夜入了怀,伸手就按住了她硕大的奶子。
  四夜娇啼道:“哎呦,夫君,别这么用劲捏,人家疼。”
  “我不疼你谁疼你啊。”
  血天君狂笑着,大手扯开了她的裙带。
  只看到四夜完美无瑕的洁白身体暴露在了他的面前,原来四夜内里竟然什么都没穿,可见她早就料定今晚,会和血天君在一起。
  挑眉看着她硕大圣女峰上的凸起小可爱和小腹之下阴毛盛多的小穴处,血天君怪声道:“四夜,我血天君可是待你不薄吧,把你当成我最爱的女人。”
  “夫君,怎说这话呢?”
  四夜不明道。
  指了指她内里的真空,血天君凝声道:“这还用我说嘛。”
  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四夜娇怯道:“夫君,人家还不是为了你,今晚本是想和五夜直接去找你,只是怕你不出来,所以才出此下策。”
  嘴上说着,四夜已探手伸到了他的裤中,握住了血天君硬邦邦的凶器,直上下抚动。
  深沉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淡淡香味,看着四夜片刻后的衣不沾身,她主动的跨坐在血天君的身上,嘤咛一声道:“我要吃了夫君你,再让二妹接着,让你明天没体力洞房花烛夜。”
  “哈哈,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中用嘛。”
  血天君大笑着,突兀的向上一挺。
  只听“啊”一声从四夜喉咙中呼喊了出来,她和血天君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四夜竟还有如初夜的痛楚,只是这痛楚,转瞬之间,便转化为了快意。
  感受着粉缝中的凶器巨大无比,四夜双手扶着血天君的肩头,仰头望着天际,身子不停的上下大起大落了起来。
  “啊……啊……夫君……你……厉害啊……喔……喔……我……受不了了……啊……好刺激……啊……嗯嗯……”
  四夜无比畅意的起落,更是大声的狂吟着满足,喊出了极致的快感。
  “嗯……哦……夫君……啊……啊……你的大凶器……好厉害……人家……好久都没……没有被这样……爽过……了……啊……好夫君……使劲向上……插……人家的……骚穴……啊……要命了……哦哦……”
  起落之间,四夜感到小穴套动着血天君的凶器进出不停,发出阵阵声响。
  就在近前的五夜,娇喘着走到血天君的身后,亦光了身子的她,用两团硕大的圣女峰,在血天君背后不断的摩擦。
  “她们怎么会这样?”
  躲在暗处的穆念慈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之事,竟是如此。
  想到血天君明日就是自己的夫君,穆念慈一股醋意油然而生,但见他享受两女的前后夹击时,那种刺激却已让穆念慈腿软的瘫在了地上,赤红的双眼,幽幽的看着不远处的活色春香。
  随着血天君的上挺,四夜散开的秀发随着晃动也在空中飘忽不停,她眼睛半眯,一副好爽好舒服的表情。
  经历了一盏茶的时间,突然间,上下起伏的四夜身体整个趴下,紧紧地抱住了血天君的身体,圣女峰急速地磨擦他的身体,股瓣轻转,套动的速度亦随之加快。
  听着她口中不断加快的低吟和身体的反应,血天君知道她已到了乐死舒服的巅峰,他立刻也用凶器上挺的配合着四夜,双手用力紧抱住她的肥美股瓣,轻轻拍打着。
  仅仅片刻,四夜突兀的一阵颤抖,身子再无动静,乔红的脸上表情如痴如醉,她感到了一种如腾云驾雾、翩然欲仙的感觉,这种感觉持续良久,她才轻喘着气说道:“夫君,人家爱死你了。”
  血天君也激动地将她抱往怀中,轻吻着她的秀发,嗅着那少女的芬郁以及阵阵的体香。
  只是这时,五夜已不堪两人的表演,湿凝无比的粉缝,正拉着血天君的手指,一根根的往里塞。
  此时四夜的小穴在血天君的疯狂上顶的攻击下,彷佛要暴炸般的急速收缩,享受着被抽插的快感,小穴感到充实的美味,很快的便攀上了顶峰,一阵哆嗦颤抖,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血天君。
  只是刹那,四夜小穴喷出的淫液随着血天君凶器的抽离而飞溅到地上,滴在了血天君的双腿上。
  看到四夜败下阵来,五夜连忙躺在了她身边,高高扬起双腿,单手撑起小穴娇呼道:“夫君……快上来……人家也要……”
  血天君推开四夜,反身跪在了五夜腿间,用着那刚刚征服四夜的凶器,狠狠插进了五夜早已湿凝无比的小穴之中。
  五夜立刻快乐的呻吟着∶“夫君……好……棒……哦……好……深……好舒……服……啊……”
  比起四夜的小穴,五夜的小穴更是稍紧一些,血天君双手按住她的硕大乳房,大力搓揉着,身下凶器次次到底的抽插着不停。
  “嗯嗯……哦……”
  五夜被他狂风的抽插,变得骚浪无比,喊声越来越高∶“哦……夫君……好……好刺激……啊……好深……夫君的大凶器……要了人家的命了……啊……就这样……再深点……插死人家……啊……我要……大力点……啊……夫君……我……爽死了……”
  随着五夜间接不停的高声呻吟,血天君抽插的越来越快。
  “啪啪”之声不断响彻整个小树林,而此时的五夜已喷出淫液,血天君也不再控制,凶器喷出的精液猛烈地喷射,一半精液射进了五夜的小穴里,一半精液射在了她的脸上,五夜的脸颊和双唇上流满了血天君的精液和四夜的淫液。
  往穆家庄回去的路上,穆念慈浑浑噩噩的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回去,她为什么不留下来,继续看着密林里三个人的野战。
  “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强悍。”
  穆念慈虽没有过男欢女爱的经验,但是在她理解的范畴里,男人不是会很快就没了力气,而不能给女人满足嘛。
  可是刚才在密林上演的一男二女,男人一次次让两个女人哀嚎,一次次让两个女人软软的没有迎合的能力。
  而在想着这些的时候,穆念慈也在暗暗吃醋,那可是明日就要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在洞房之夜的前夜,竟然和两个女人在一起。
  一想到这,穆念慈就难免有些生气。
  虽是深夜,穆家庄内还是忙得热火朝天,即因穆龙对庄内人很好,这些夜不入眠的人,都是为了能为明日的穆家庄,可算是最热闹的婚宴,而没有一点怨意的忙着。
  穆家庄内的一间客栈二楼的一间客房里,独孤一方凝视着释武尊和无双城最有资历的姥姥,冷声道:“两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失踪,姥姥,四夜她们俩什么时候回来?”
  银发姥姥摇头道:“城主,两个丫头很爱逛街,要是街摊不散,她们是舍不得回来的。”
  释武尊凝重的表情看着独孤一方,浅声道:“城主,魅影和迷心两人做事我很了解,以我猜测,今晚他们一定去了穆龙的内庄。”
  “大护法,为何这么肯定?”
  独孤一方问道。
  魅影和迷心,离开客栈已经很久了,可是姥姥派梦出去寻找两人时,却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倒是碰到了四夜和五夜在庄内街摊溜达。”
  释武尊沉声道:“今日伤我的人,注定成为了穆龙的女婿,现在肯定住在内庄里,魅影、迷心俩兄弟视我如亲大哥,他们必然是去找那人报仇去了。”
  “不好。”
  姥姥突然说了一句。
  两人同是看向她,她立刻拱手道:“城主,大护法,不瞒你们说,我曾在乐山大佛,见过此人一次,此人那时可以轻易打败天下会的秦霜,而我暗中让四夜和五夜试探他,两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释武尊冷道:“那又如何,魅影和迷心是你两个徒弟能比拟的嘛。”
  “大护法,我也是就事论事,那人神秘的很,亦不知道是何门何派,这江湖之中,出了连你都能打败的高手,我想你我和城主,都看到了,他还很年轻。”
  姥姥语气深沉说道。
  她的话也在提醒释武尊,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武功内力造诣就已经在他之上,要是给他个几年甚至十年,那时的江湖必然会有他的名号。
  释武尊刚要反驳,独孤一方摇了摇手,一脸谨慎道:“武尊,姥姥,你们就不要争吵了,这事明日一早在说,我想魅影和迷心,就算再不济,也能在他手中逃脱回来。”
  听到他这么说,释武尊和姥姥同是点了点头,两人都深知魅影和迷心的本事,特别是两人联手的杀招,那是释武尊和姥姥都不敢单独对抗的。
  夜很深时,四爷和五夜与梦才回到了客栈,在客房里的姥姥,听到脚步声,随即打开了门,卸去面纱的她,一脸枯燥的脸皮,好像是干枯了的树皮一样。
  正欢笑着的三人看到姥姥,同是低声招呼着,四夜更是娇声道:“姥姥,这么晚还不睡啊?”
  瞪了她一样,姥姥轻声道:“都给我进来。”
  三人一起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姥姥,特别是五夜,眼神左闪右闪的不敢与她对视。
  姥姥看着自己这三个从小带到大的宝贝徒弟,出声问道:“四夜,你是老大,告诉我,今晚你和五夜去哪了?”
  “我们去逛街了啊。”
  四夜娇真说道。
  两眼冷冷的盯着四夜,姥姥又看向梦,这个自己最乖巧也最听话的徒弟,她不会骗自己,姥姥立即问道:“梦儿,你是在哪里找到她们两个的?”
  脸上带着红痕的梦,拱手道:“回禀姥姥,是在庄内的一条热闹街道上。”
  听到她的话,姥姥点了点头,又看向五夜问:“今晚你们出去时,有没有见过魅影和迷心?”
  “没……没啊……”
  五夜激动的回道。
  “你怎么了?哆嗦什么?”
  姥姥看到五夜脸上的表情,顿感奇怪,又看到她浑身的颤抖,又多问了一句。
  五夜不比四夜沉稳,更没有四夜心计多,怕五夜将事情败露,她连忙扶住了五夜,看着姥姥,娇笑道:“姥姥,她啊,不是怕蛇嘛,在街上竟然有卖蛇的小贩,搞来一筐子蛇,还骗她,说筐子里不是蛇,她觉得好玩,就伸手进了筐子,一抓好几条蛇,可把她吓坏了。”
  看着五夜脸色苍白,嘴唇也都发白了,姥姥亦知道五夜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蛇,便信了,摇手说道:“你和五夜回去休息吧,休息一晚,就会没事的。”
  两人躬身嗯了一声,立刻退了出去。
  梦这时也要退出去,姥姥凝声道:“梦儿,你留下。”
  待梦关上了房门,姥姥感叹道:“梦儿,你跟我有多少年了。”
  “回禀姥姥,已经快十年了。”
  梦轻声答道。
  姥姥一脸的回忆之色,那时的梦才七八岁,就随着自己在无双城,慢慢长大。
  梦是她看着长大的,但是刚才梦的话,姥姥却有些不信,不是不相信梦,而是她另外两个徒弟,四夜和五夜。
  “梦儿,今晚你真是在街摊上碰到四夜她们的吗?”
  姥姥又问了一遍。
  “姥姥……”
  梦微感讶异,眼前的姥姥,为何会追问自己这个问题,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看着那一张脸却是平静无波,万变不动。
  梦犹豫了一下,立刻低下头说道:“姥姥,梦儿怎敢欺骗你呢,她们在街摊上看首饰,还为我捎了一件朱钗。”
  只见梦从袖口拿出了朱钗,姥姥这才点头:“不错,你的两个姐姐还能想到你。”
  “其实我也只是担心她们,你也知道,她们和那个男人曾有一夜未归的事,这点事我没有向城主禀报,据我观察,两人见到那个男人,就心花怒放,梦儿,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监视她们,要是她们真做出对我们自己不利的事,你……你要好言相劝。”
  姥姥幽幽的接着说道。
  梦点着头,退了出去,刚回到自己的客房,梦立刻摸着心口窝,大口的喘起了气,脸上更是流出了冷汗。
  只有她知道,四夜和五夜并非在庄内,而是从庄外而来,而且还和那个打败释武尊的天君在一起,但是魅影和迷心的失踪,她却不得而知,但是归根究底,她总觉得无双城的两大护法失踪,和那个天君有着很大关系。
  至于为何要瞒着姥姥,不说出真话,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她和四夜、五夜的姐妹关系一般,在无双城也没过多接触,但是她不想看到姥姥动怒,而对四夜和五夜,还是对天君有所伤害。
  似是平淡的夜,潜藏着一夕杀机。
  在公鸡喔喔叫的时候,夜迎来了黎明的阳光,被白天而取代。
  穆家庄欢天喜地的奏响了乐声,各处都欢呼雀跃,故因穆龙今日要嫁出自己的三女儿,全庄上下都为他一个已接近幕惑之年的老人而高兴。
  “都是人家的新娘子了,三妹,你苦着一张脸作甚。”
  穆念慈的闺房内,穆欢欢和穆小小,也是她的身边伴娘。
  看着二姐穆欢欢,穆念慈轻声道:“没什么,就是感觉要跟两位姐姐分开了,有点不舍。”
  穆小小安慰道:“三妹,你迟早要嫁人的,我和二妹也会嫁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就算跟着他离开穆家庄,有空也可以回来看看我们嘛。”
  “是啊,三妹,有空回来就是了。”
  穆欢欢也说道。
  三人如此亲密的话语,如果外人看到,还真以为三人是亲姐妹,可是谁又知道,她们仅仅认识了数月,穆念慈也不是她们的亲妹妹。
  与之感情可以说淡如水,穆小小倒和穆欢欢不一样,她是很疼也很喜欢穆念慈,而穆欢欢则有着一丝丝恨,因为穆念慈来到穆家,穆龙似乎对她特别照顾,好吃的、漂亮衣服,只要是穆念慈想要的,穆龙都在讨她欢心。
  而今天她的出嫁,更是让穆欢欢心里不平衡,但也只能强颜欢笑,为穆念慈打理着长发。
  内庄的庭院内,穆龙叮嘱着下人,待他们去做事,他才笑看着血天君问道:“女婿,这么办怎么样啊?”
  “怎么都行,老岳丈不必太为我和念慈操心,一切事交给他们就行了。”
  血天君平静道。
  穆龙是让下人准备花轿和八匹大马,这出嫁女儿,本该是让血天君在庄外临近的村庄和镇子出发,然后接穆念慈在庄外走上一圈,可是他血天君的家并非在这,时间也不够用,也只能直接从内庄外,就让穆念慈上花轿。
  与穆龙结伴走出了庭院,血天君看到一个身影从一间客房内走了出来,而穆龙这时也已远去,血天君立刻朝着那身影快步走了去。
  听到身后脚步声,柳媛媛回头一看,赫然是昨晚夸赞自己琴音美妙的男人,而且今天他已经算是新郎官了。
  看着他走到近前,柳媛媛娇笑着道:“恭喜啊,今日你就要娶得穆家三小姐为妻子了。”
  “呵呵,多谢媛媛姑娘。”
  血天君轻声笑道。
  柳媛媛挑眉娇声道:“谢我什么啊,这里所有的人见到你,都要恭喜的,又不是我自己恭喜你。”
  血天君凝视着她的美眸低声道:“可是你的恭喜,我听着就特别的舒服。”
  看着他的脸靠近自己,柳媛媛脸上一红,娇真道:“都快成别人夫君的男人了,还这么不正经。”
  虽和血天君仅仅是认识,但是柳媛媛却把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血天君,当成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因为在她的世界里,没有几个男人可以让她畅意的笑,没有任何男人的赞美,让她会感到心潮澎湃。
  眼前帅气男人嘴角勾起的笑意,让人看着是那么邪气。
  “你今天会离开穆家庄吗?”

相关文章:

上一篇:【杏儿】 下一篇:公車上臀交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