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家有女念慈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行了两天,马车队才到了穆家庄的领地,到了这里,血天君也才了解到,原来穆家庄庄主并非江湖中人,只是行善积德,号称穆善人,故此被江湖人所尊崇。
  而穆家庄距离王都并不远,当到了穆家庄时,连血天君都有些羡慕,这穆家庄庄主真会挑选地方,依山傍水的建出个庄来,从远看就是气势磅礴,从近了看就是端庄贤淑。
  “夫君,这穆家庄比我们的天荫城可一点不差啊。”
  一行人下了马车,看着络绎不绝的人往庄内涌进,叶研看着血天君,娇笑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这穆家庄确实修建得体,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这庄子所建的猫腻,光是那高达三米的围墙,便可看出这庄主是下了很大的用心。
  这虽然是一个庄园,但是四周建起的箭塔,可绝不是为了好看而摆上去的,显然是为了防御而造。
  “穆家庄……”
  血天君眼中露出了精湛的神情。
  让一行跟着来的精英手下和风云霜三人先进了庄,血天君与众女乐得清闲,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多转转。
  而穆家庄与血天君所认知的庄不同,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真正的城都,热闹的大街,和路边摆着地摊做生意的小贩,哪是一个庄园就可以拥有的。
  叶研众女最爱看首饰衣物之类的,血天君自顾闲逛着,想到穆家庄庄主明日就要出嫁小女儿,血天君这时走到了一个卖瓷器的地摊前。
  “这位客官,想要点什么?我这里虽不是什么好瓷器,却是我亲自烧烤,贵在手艺。”
  小贩看到一身紫袍的血天君,立刻热乎的招呼了起来。
  血天君摇了摇头,靠近他压低声音问道:“这位兄弟,请问这穆家庄这么大张旗鼓的嫁女儿,他女儿是长得有多丑啊?”
  听到血天君的话,小贩被逗乐了,却很谨慎的摇手轻笑道:“千万不可这么说啊,据我所知,穆家庄庄主穆龙只有两个女儿,都没出嫁,他的第三个女儿,是他的义女,在我们穆家庄可不算什么秘密,不是那女人丑,我倒是见过一次,美若天仙一样啊。”
  “哦?那他怎么还急着嫁出女儿呢,就算是义女,也是自己的女儿啊。”
  血天君挑眉说道。
  这位小贩也是个善聊的主,眼看自己这里也没什么生意,立刻对着血天君招了招手,两人走到了角落里,小贩才解释道。
  “你是不知道啊,这穆龙都五六十了,他认这个义女只是不到半月,不是他想,而是他的义女,非要出嫁。”
  血天君笑问道:“是不是她在穆家庄受了欺负啊?”
  小贩嬉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就不得知了。”
  见他脸上似乎还有没说完的话,血天君顺势从自己袖口里掏出了一锭金子,塞到了小贩的手中。
  看到金子,小贩迫不及待的收了起来,四处看了看,才又说道:“穆龙可是个大善人,他的两个女儿都是庄中出名的美女,只是前几年,两个女儿都要出嫁时,却克夫。”
  “克夫?什么意思?”
  血天君没等他说完,立刻追问道。
  小贩苦笑道:“哎,也只能怪那看上穆家庄庄主穆龙女儿的两个公子是倒霉鬼,连面都没见上,快成亲时的前几日,两个公子都病死了。”
  听着小贩的话,血天君顿时明白了,他穆龙两个女儿是克夫的命,这在古代可是十分盛行的一种说法,如果你克死了一个男人,那谁还敢娶你啊。
  “就这几日啊,穆龙宣布他的义女念慈要比武招亲,这不传的沸沸扬扬的,整个庄园之内的旅店都快住满了。”
  小贩一脸羡慕和失望的语气,好像在暗恨自己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捞上一笔。
  血天君固然知道这穆家庄快住满了,要知道整个江湖上的人都朝这里汇聚,就好像当初乐山大佛,聂人王和南麟剑首断帅的对决,整个乐山大佛就到处都是人。
  显然江湖上的那些人,都是喜欢热闹的,特别是关于美女的事情,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参与进来。
  “等等,你刚才可是在说念慈?”
  血天君像是想到了什么,突兀的问了句。
  小贩点头道:“是啊,穆念慈,是穆龙的义女,她可时常在庄内,施舍那些没有生计的穷人,我见过一次,可美了。”
  看着小贩脸上的笑容,血天君嗯了一声,又给了他一锭金子,钱乃身外之物,而血天君从不缺钱,花了两锭金子,得到的信息也让他满足了。
  回到大街上,逛街的叶研等人才追了上来,幽若不禁出声问道:“夫君,你跟那小贩聊什么呢?”
  血天君轻笑道:“没事,只是闲聊罢了。”
  向前走了去,血天君却皱起了眉头,穆念慈,难道是重名罢了,穆念慈可是射雕里的人物,而且死了多年,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重名了。
  如此一想,血天君笑着摇了摇头,这时随着叶研等人走了没多远,走到了一个卖胭脂的地摊前。
  卖胭脂的是一个看似三十出头的妖娆女人,只是这女人不施粉黛,却依旧看起来很落落大方,圆圆的脸蛋上,精致的五官,柳叶弯眉,一双丹凤眼尤其的勾人。
  “几位漂亮的姑娘,看看吧,我这胭脂可都是上等货啊。”
  叶研随手拿起了一盒胭脂看了看,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不禁挥挥手皱眉道:“味道不香啊。”
  地摊主人摇头道:“姑娘,你不要光闻其味道,这味道虽不香,但是却有护肤的作用,里面可掺杂了不少药草啊。”
  抬眼憋了一眼这地摊妇人,叶研没好气的冷声道:“谁是姑娘?我都是孩子她娘了。”
  说着一揽幽若的肩膀,幽若也很配合的,挺着脑袋看着这不会说话的女人。
  血天君本就不喜欢看女人买东西,挑三拣四不说,还要和人家讲价,他倒是对这个地摊的妇人很有兴趣。
  见叶研挑刺,血天君出声劝道:“好了,这胭脂确实有护肤的作用,贵在对皮肤好,味道在香有什么好的。”
  他这么一说,叶研等人都没了话,跟血天君这么久,叶研等人也都知道血天君的喜好,他不在乎女人身上有多香,但是外表,血天君确实很在乎。
  “这位大兄弟的话真是在理,我包惜弱在这穆家庄卖胭脂,已有半月有余,买了的人还真没有说,不喜欢它不香的。”
  地摊妇人感激的看着血天君说道。
  听到她的话,血天君浑身颤了一下,双眼盯着这个地摊妇人,血天君惊讶道:“你叫包惜弱?”
  自称叫包惜弱的女人点着头,欢喜道:“呵呵,是啊,这位大兄弟,听说过我吗?”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光是一个穆念慈就够血天君疑惑的了,再来个包惜弱,血天君本想一定是重名,但是现在连包惜弱都出来了,那这也太巧合了吧。
  “不不,我倒是没听过你的名字,只是好奇你的名字,对了,你们这庄里,有没有叫李萍的女人?”
  血天君摇着手说着,接着试探的问了句。
  包惜弱眼眉一挑,娇声道:“你怎知道这穆家庄有叫李萍的,她可是我的好姐妹,随我一起来的这穆家庄,就在前面不远,她是卖头饰的。”
  凝视着包惜弱,血天君试图找出她话中的破绽,但是这个女人眼神很坚定,显然不是在说谎,李萍,血天君问出这个名字,只是因为包惜弱是射雕里的人物,而李萍可是她的邻居,如果是巧合重名,那李萍绝不可能存在。
  而现在李萍也在这里,难道自己一直都在神雕的世界里兜圈子,还是这风云和神雕的世界是融合一起的,这更不可能,血天君熟读过射雕神雕和风云,包惜弱和穆念慈与李萍,早在射雕时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虽然有着无比的怀疑,血天君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却发现了一个让他不能怀疑的理由,包惜弱和李萍刚到这穆家庄半月,穆念慈也是半月前来的,她们三个之间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
  “额,因为我几日前来过穆家庄,碰到一个叫李萍的,所以才这么问。”
  血天君随口说道。
  叶研和公孙绿萼几个女人却都很疑惑,自己的夫君怎么还对人撒谎呢,他什么时候来过这穆家庄,但是却没有人问出来。
  看着摊上的胭脂,血天君笑道:“你们都买点吧,捡一些你们喜欢的。”
  公孙绿萼首当其冲,第一个挑选了起来,看着众位女人各自挑选起自己喜欢的胭脂,血天君的一双眼始终没有离开包惜弱。
  而包惜弱也在看着他,只是那眼中多是感激。
  买完胭脂,血天君便让她们自己去溜达去了,走在人群里,血天君凝眉思考着,穆念慈和包惜弱与李萍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根本不合逻辑,难道……
  血天君脑中刚出现一个想法,就听到前面有吵闹声传了过来,眼向前看,他顿时看到,前面不远的一个摊子前,两三个大汉,正在与一个娇美的妇人争吵。
  这本不是吸引血天君的地方,但是那妇人面前的摊子却是摆着很多好看的头饰,这整条街卖东西的花样不同,卖头饰的更是少之又少。
  “哼,你这假头饰摆什么摆,价格这么贵,谁会来买,赶紧给老子撤摊子,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
  一个壮汉对着一身白裙的娇美妇人恐吓道。
  那妇人战战兢兢,低声哀求道:“还请大哥高抬贵手,我这是小本买卖,真没卖假货啊。”
  另外两个大汉脸上都露出猥琐的笑意,盯着这娇美妇人,那恐吓妇人的壮汉摸着下巴道:“你说不假,没人给你证明啊,要是真不假,你就带我们哥三个,去你家看看你的其他头饰,若是真的,我们就不为难你。”
  妇人眼中露出惊惧,但是却不敢说个不字,只得点了点头,说道:“那……那等我收摊子吧,行吗,三位大哥。”
  为首的壮汉眼一瞪,冷声道:“现在就去。”
  眼见三位壮汉欺负一个弱妇人,路人都有些看不惯,但见三个壮汉健硕的身材,却没人敢上前来制止,那妇人更是吓得小脸都惨白惨白的。
  就在那壮汉伸手要去拉扯那卖头饰的娇美妇人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啊……谁……谁敢动老子?”
  被抓住手腕的壮汉,吃痛的大喊道。
  一回头看到一脸冷意的血天君,和他一身华丽的长袍时,壮汉吃瘪的不敢在吱声。
  欺软怕硬,弱肉强食,这就是一种生活习惯,也是一种法则。
  瞪着被自己抓住手腕的壮汉,血天君冷冷的叱喝道:“你可以试试碰她一下,要是哪只手碰她一下,我就剁掉你哪只手。”
  这壮汉也算知趣,对着自己两个随行的兄弟眨了眨眼,连忙哀求道:“这位英雄,小的错了,还请英雄放过小的吧。”
  “是啊,英雄,我们兄弟三个只不过想……想弄点钱,下次绝不敢了。”
  另外两个壮汉也出声道。
  血天君这才松开了那壮汉的手腕,但是他绝不相信他们会悔改,这样的地痞流氓,这次不能收到他们想要的,下次一定还会在回来。
  看着三个地痞冒失的跑掉了,卖头饰的地摊娇美妇人躬身答谢道:“真是多谢了,要不是英雄出手,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路人也赞叹着血天君的仗义,只是片刻,人散了,血天君才走进这娇美妇人,笑问道:“你可叫李萍?”
  娇美妇人一怔,娇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血天君仰头轻声笑道:“因为我在前面遇到一个叫包惜弱的女子,她说她的好姐妹李萍在这里卖头饰,看到你被人欺负,所以我才出手相助,要谢还是谢包惜弱吧。”
  说这话时,血天君也在观察李萍,要是她真是郭靖的母亲,那她一定会知道自己是从何而来,只是血天君看了几眼,李萍的眼神平静如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李萍惊叹道:“原来是我的妹妹啊,但是英雄出手救我,我怎能不谢啊,你一定是初来穆家庄吧,不如今晚我在舍下摆一桌,请英雄赏脸,也算我李萍的答谢酒。”
  血天君毫不犹豫的答应道:“既然这样,那晚上我必定到舍下做客了。”
  听着李萍所说的住址,血天君记了下来,他一定要搞清楚一点,就是穆念慈和包惜弱与这个李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不合逻辑的人物出现,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与公孙绿萼等人一直在穆家庄逛到了天昏,血天君安排了所有人的食住,才向着路人询问了李萍所说的街道。
  这个时候的闹市本该最热闹,血天君猜想李萍一定还不会回来,寻到一间两层的小楼时,血天君看着这间名为聚香楼的店铺。
  店里很安静,血天君直接走了进去,只看到四周货架上,摆着头饰和胭脂,这就是李萍所说的,她和包惜弱一同开的店,只是这几日穆家庄要嫁女儿,所以她们才出去摆摊。
  “这位客官,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没?”
  柜台里突然站起了一个妇人,看到血天君,立刻喜笑颜开的招呼着。
  血天君浅声笑了笑:“我不是来买东西的。”
  年约三十左右的妇人挑眉道:“不买东西?那你来是?”
  “额,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叫李萍的?”
  血天君直接问道。
  这妇人眼睛一亮,娇声激动道:“你是那位英雄吧,为我萍妹出头的。”
  血天君摇手讪笑道:“过奖了,我只是看李萍被地痞欺负,就算别的人,也会出手相助的。”
  “那不同,我萍妹是个老实人,她回来就说了下午所发生的事,还说是个俊俏的男人帮了她,果然不假啊。”
  妇人从柜台走了出来,双眼叠皮的媚眼,盯着血天君上下直打量。
  被她迷人的眼神打量,血天君一阵不自在,想他血天君,可只有这么看女人的时候,何时被女人这么肆意的打量。
  眯眼笑看着这妇人,血天君低声笑道:“谢谢夸奖,倒是你和李萍,可都是美人啊,你们的夫君,一定都很珍惜跟你们在一起的机会。”
  妇人捂着嘴咯咯娇笑了两声,随即娇真道:“人家还没出嫁呢,何来的夫君啊,我萍妹也是,我们三个人都是从外地到这里做生意的。”
  三个人,血天君一想,另外一个定是包惜弱了,那这个女人是谁?
  想了想,血天君不禁问道:“敢为如何称呼?”
  “瑛姑。”
  妇人随口说道。
  我的天,瑛姑怎么是这般模样,她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呢,血天君心神俱颤,这一定不会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安排这一切。
  这三个加上穆念慈,都是在射雕世界就已故去的人,怎么可能到这里,难道有人复活了她们,那人的用意又是什么?复活了她们,为什么要把她们送到风云的世界里。
  正当血天君双眼盯着瑛姑,心里想着一切是如何的发生的,想着这背后到底有着什么阴谋时。
  瑛姑伸手推了一下血天君,脸上娇红的媚笑道:“你这么看着人家干嘛啊。”
  血天君立刻收回了眼神,他只不过想看瑛姑脸上的表情,要是她们被复活,来到这里一定会有阴谋和计划,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很淡,和李萍一样,但是她们更不像是藏心事的人,血天君顿感奇怪。
  “既然李萍她们在外面还忙着,那我改日再来吧。”
  血天君不想久留下去了,他现在的心很乱,虽然有了无上的内力和神功,可是这种一点不知情的感觉,却让他很堵得慌。
  见他要走,瑛姑忙拉住他的衣袖,娇嗔道:“哪里走啊,萍妹和惜弱正在准备晚饭,要好好招待你呢,要是你走了,她们两个可要批评我了。”
  血天君回头看着瑛姑,心想着,若是她们真有什么阴谋,一定会露出破绽,不管她们是怎么来的,亦或者是巧合,和射雕里的她们重了名字,血天君都有必要查清楚。
  看着血天君点头答应留下来,瑛姑忙走到店门口,向外看了看,立刻关上了门,回头娇笑道:“早点打烊,晚上我好好陪陪英雄你。”
  血天君不禁笑道:“陪我什么?”
  听他这么问,瑛姑脸上更红了,摇头苦笑道:“你看我,平时说话就是这样,你丫,想我陪你什么,当然是陪你喝酒了。”
  没等血天君说话,瑛姑接着问道:“还不知道英雄的名字呢?”
  “呵呵,别这么客气,就叫我血天君吧,我的年龄要比你小些,叫我弟弟更好。”
  血天君轻声笑道。
  瑛姑挑眉道:“血天君,天君,弟弟,君弟,嘻嘻,好名字。”
  走到柜台前,瑛姑收起了账本,招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里面请。”
  血天君跟着她进了小门,到了后面,是一间不算大的客厅,看样也是几人吃饭的房间,一张桌子还有几张椅子。
  “坐吧,我去看看她们忙好没,知道你来,她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瑛姑说着,摇着身又走进了一道门。
  看着她娇美玲珑的丰腴身段,血天君的心一阵悸动,不管怎样,这包惜弱和李萍与瑛姑可都是美女,加以她们都还未出嫁,要是真是复活来的,想必定各个是雏女。
  在此等了片刻,瑛姑独自回了来,只见她双手提着两坛酒,笑嘻嘻的放到了桌上,娇声道:“今晚不醉不归,君弟,要不要向你的朋友说一声啊。”
  “不用,我已经嘱托过了,今晚晚些回去。”
  血天君摇手道。
  瑛姑坐了下来,笑看着血天君,问道:“想必君弟已是别人的夫君了吧。”
  血天君轻点头笑了笑说:“是。”
  “那君弟的老婆一定很漂亮吧,你看君弟这样貌长得,可真是俊逸不凡啊。”
  瑛姑婀戌奉迎着。
  “呵呵,瑛姐太夸赞小弟了,倒是我很奇怪,向瑛姐这样的美人,为何没有嫁为人妇呢?”
  血天君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瑛姑。
  她的花言巧语和媚态百出,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一种真实体现,若是真如自己所想,她被复活,定被那复活她的人洗了脑,故才是这种状态。
  瑛姑媚笑道:“就我还美人呢,君弟真会说笑,不是不想嫁人,而是没有合适的。”
  血天君笑问道:“那瑛姐心里合适的人选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我倒不挑,有男人的雄心壮志,要会武功,长相嘛,君弟这样是最好的,为人嘛,也和君弟这样的更好了,有没有钱无所谓,只要对我好。”
  瑛姑一脸认真的说道。
  两人对视着,血天君在暗笑,就这还不叫挑,而瑛姑眼神却很迷离,那是一种看上心上人才会有的眼神。
  为了更进一步的探知她们的来历,血天君突然伸手到了瑛姑的额前,柔声道:“瑛姐一定能找到的。”
  看着血天君细心的为自己撩起额前的乱发,瑛姑本想抬手拨开,却不经意握了上去,两手触碰在一起时,瑛姑脸红的低下了头,刚要收回手,却被血天君反握住了。
  “瑛姐……”
  血天君轻呼了一声。
  瑛姑轻嗯了一声。
  血天君靠近她,双眼直视着她俊俏的脸蛋,说道:“我这样的标准真是你心里想要的嘛。”
  “我……”
  瑛姑抬起头,一脸羞怯的看着血天君。
  这时血天君突然伸手揽住了她的脖颈,向自己面前一拉,嘴顺势亲了上去,瑛姑猝不及防,被亲个正着,她挣扎了几下,不禁粉脸赫然,被血天君箍的如铁桶一般,任凭他的舌撬开了自己紧闭的牙关。慌乱之下的瑛姑已毫无章法,她没想到这个和自己初见的男人,会这么大胆的对自己,但是那亲吻的奇妙感觉,却已然让瑛姑浑身发软,小腹发热,感受着男人的舌在嘴里肆无忌惮的挑撩,一阵酥麻的痒痒,瞬间袭遍了她的全身。
  血天君已经不管她的来历,此时美女在怀,谁不动心?
  况且瑛姑没有任何的抗拒,显然她也喜欢被自己这么霸道的亲吻和双手的抚撩。
  被血天君亲吻的瑛姑,此时面如火炽,浑身痒麻,她很惊惧,自己可从没和男人接吻拥抱过,今日竟被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如此拥吻,那浑身痒麻的感觉,毫无反抗之力的身体,都在让她疑惑。
  片刻的亲吻,血天君撤回了头。
  只听瑛姑红着脸娇喘道:“你……不要这样,人家没心理准备……”
  看着她可爱的表情,血天君认真道:“还要准备什么,做我的女人,我会让你幸福的很。”
  “那也不能这么快啊,我们之间还没感情基础呢。”
  瑛姑娇真说道。
  盯着她的眼眸,血天君又靠近了她的嘴,张嘴说道:“瑛姐,你可是在刚才说,对我这样的男人有好感,怎的又反悔了呢。”
  “我……我……”
  瑛姑吞吞吐吐的,却说不出来话了。
  见瑛姑脸憋得通红,和她生涩的亲吻技巧,血天君暗暗激动,又将脸凑了上去,吐出舌,在瑛姑娇嫩得脸皮上雨点般的亲吻了起来。
  瑛姑发出迷人的嘤咛之声,却没有抗拒,血天君这时腾出的双手,已游走在了她的全身。
  更是一手伸向瑛姑身前的圣女峰上,隔衣揉搓起了她硕大又酥软的两团圣女峰,依稀间,血天君都可感到手心,正触碰在她圣女峰之上的两捻小可爱,此时已硬如小石。
  被血天君如此侵占,瑛姑只觉自己硕大的圣女峰被他大手捏摸得兀自跳个不停,随着圣女峰跳动,瑛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不得不说,和男人在一起亲热的快意很舒服刺激,但是若是被李萍和包惜弱看到,她一定会很丢脸。
  想到自己不能背上水性杨花女人的骂名,瑛姑还是很果断的推开了林海峰,嗔怪道:“别这样了,她们马上要过来了。”
  血天君也有顾忌,但是只要自己试过她们,就能知道她们是不是带着阴谋诡计来的,而仅仅是这样的简单接触,血天君也探查到了,瑛姑是个普通女人,身上连一点力量都没有。
  血天君也复活过叶研,而复活过的叶研体内,会残留自己所用的阴血功的力量,而瑛姑身上没有任何力量,或许只能说明一个,她们是巧合重名罢了。
  两串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瑛姑赶紧整了整被血天君弄乱的衣裙,站起了身。
  血天君眯眼笑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两个美人,也站了起来,笑道:“何必这么客气呢,随意弄几样小菜就可以了。”
  李萍看着血天君,娇声道:“那怎么行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好好款待才是,只是我们姐妹都不是富裕之人,所以只能在家里随意做些吃了。”
  “是啊,天君,你就别跟我们三姐妹客气了,好不容易有个客人到家里做客,我们可都高兴着呢。”
  包惜弱也在旁说道。
  瑛姑脸上还有着红晕,看到血天君眼神看向自己,瑛姑忙将菜摆到了桌子上,招呼道:“都坐吧,君弟,瑛姐为你倒酒。”
  看着三个美人都在,血天君哪还含糊,竞自坐了下来,瑛姑为他倒酒时,眨了眨眼,又瞟了眼刚坐下的李萍,血天君不知她何意,但是看暧昧的眼神,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天君,今日真是谢谢你帮忙了,我李萍先敬你一杯。”
  说着,李萍已端起酒碗,站了起来。
  血天君忙端起酒碗,起身笑道:“说好了,不要客气,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这样,好像欠我很多似的。”
  一旁的瑛姑调笑道:“她当然欠你很多了,我萍妹最重信义,也最崇拜英雄,君弟帮了她,在我萍妹眼里,你可是她现在最喜欢的人啊。”
  李萍白了一眼瑛姑,娇声嗔怪道:“姐姐,说什么呢,怎可如此乱说啊。”
  看着李萍脸上的娇红羞意,血天君突然伸手搭在她的手上说:“萍姐,瑛姐在说笑,咱不理她,喝酒。”
  被血天君触手的刹那,李萍脸上更红了,娇羞不已的笑了笑,说道:“好。”
  两人一饮而尽,瑛姑和包惜弱对视了一眼,齐鼓起了掌,瑛姑更是调笑道:“萍妹,你和天君这么喝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喝交杯酒呢。”
  “姐姐,你再这么说,我以后都不要理你了。”
  李萍像个小姑娘一眼,娇嗔的说道。
  瑛姑看向血天君,又对他努了努嘴,好像在说,这李萍可是你的了。
  坐了下来,瑛姑立刻端起一碗酒来,看着血天君娇声道:“天君,咱就不要这么客气了,这杯酒是我代萍妹谢你的,先干为敬了。”
  看着瑛姑敞快的一饮而尽,血天君也不能丢了男人的本色,这酒本就是男人的最爱,虽到了肚中是辣辣的,但是现在的血天君却无比的兴奋。
  这三女的出现并未让他有任何防备,反而激起血天君想要占有她们之心。
  和包惜弱又同喝了一杯,四人立刻吃菜闲聊了起来。
  从三女的口中,血天君一点信息都没得到,只听她们说是从穆家庄不远的村子过来的,甚至她们自己都不知道,以前的事情,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所以才来到了穆家庄谋已生计。
  这就更确定了血天君的猜测,她们是被人复活过来的,到底是谁,血天君此时没有心思想知道。
  酒过三旬,三女脸上都已面似桃花,特别是瑛姑,酒量是好,可是三坛子酒下去,脸上也已呈现出了酒醉之态。
  “天君,我在敬你一杯。”
  坐在血天君身边的李萍,端着酒碗的手都在打颤,看她迷离都要闭上的眼眸,血天君笑了。
  心想着三女都醉了才好。
  又喝了一圈,眼见三女都快趴到桌子上了,血天君也吃饱喝足,随即站起了身,轻声道:“三位姐姐,今日喝的很高兴,不早了,咱们改日在一起喝酒。”
  瑛姑娇真道:“这么晚了,你还回去干什么啊,我们这有住的地方。”
  血天君本想坚持离开,这时瑛姑踉跄的站起身,指着李萍和包惜弱,娇笑道:“看看我两个妹妹都喝成这个样子了,我自己可没能耐把她们抬上楼啊。”
  “那我把她们送上去在回去。”
  血天君说着,双手一揽,将包惜弱和李萍揽到了怀里。
  两个女人虽有二百斤左右,但在力大无穷的血天君手里,将她们弄上楼,实属小事。
  上了楼,瑛姑在前领路,血天君挟着两个女人随着她走进了一间大的房间,显然这里就是三个人的休息房间,因为这屋里摆着三张并在一起却不算大的床榻,还有一个梳妆台,和一个木质箱柜。
  “嗯……我还要和天君喝酒……”
  被放到了床榻上的李萍,嘤咛的娇呼了一声。
  将她和包惜弱并排摆好,血天君笑看着身边站着的瑛姑,说道:“我就先回去了。”
  瑛姑眼眉一挑,有些不满道:“走,你今晚就不能留在这里嘛,我们这有住的地方。”
  “这,我是怕不方便。”
  血天君故作很正经的说道。
  只见瑛姑指着面前的床榻,娇声道:“很方便,我们三姐妹都是住在一起,这三张床榻,四个人挤在一起,也能睡下。”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看了一眼包惜弱和李萍,已发出了轻轻的鼾声,他突然转身抱住了瑛姑,压低声音道:“那你就不怕我吃了你们。”
  “咯咯,人家又不是菜,你怎么吃啊。”
  瑛姑没有抗拒,妩媚一脸的娇笑着,双手抬起搭在了血天君的脖颈上。
  崛起的凶器向前顶了顶,顶在了瑛姑的小腹上,血天君凝声笑道:“用它先吃了你。”
  瑛姑放下一只手,抓住了血天君裤中的凶器,娇滴滴的笑着说:“它真的可以吃了我嘛,我好期待哦,要是它吃不饱,怎么办呢?”
  血天君暗笑,这瑛姑怎会是这么放荡的女人,但是想到她复活没有了先前的记忆,有这么放荡的表现也属正常。
  血天君横身抱起瑛姑,看着床榻上另外两个美人,直说道:“吃完你,接着吃你两个姐妹,今晚我吃饱,也会把你们喂饱的。”
  在血天君怀里的瑛姑,歪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故作一脸害怕道:“人家好怕啊,你可别把人家吃的连点骨头渣都不剩下了。
  走到最里面的床榻,血天君将她往上面一放,整个人跟着伏趴了上去,双手顺势按住了她硕大酥软的圣女峰,笑道:“我会让你全身都酥麻,连骨头都酥的舒服。”
  “真的吗?那我可要见识见识了。”
  瑛姑应声说着。
  毫无羞怯,双手放在了血天君的脸上,轻抚着,一双媚眼直勾勾的像是在挑衅一般。
  低头看着眼下的圣女峰,血天君迫不及待得粗鲁起来,一下撕扯掉了瑛姑身上的衣裙,露出了里面粉红带着荷花图案的肚兜。
  屋里很暗,但却不影响血天君的视线,双眼炙热的盯着那被肚兜所遮挡的圣女峰,血天君低下头,伸出舌在肚兜之上凸起之处轻轻舔了一下。
  “嗯……好痒啊。”
  瑛姑何时有过如此待遇,她记忆当中,对男人就没接触过,但是现在,不仅接触认识了男人,还被男人压在身下。
  乔红的脸蛋上尽是媚态,瑛姑仰头享受着血天君的舌,在自己圣女峰上的挑撩,仅仅片刻,她已有些忍受不住的发出了嗯哼的低吟声,双腿更是张开,缠住了血天君的背。
  她的反应让血天君倍感刺激,斜眼看着平躺着的李萍和包惜弱,血天君禁不住的伸手了过去,按住了在身边的包惜弱的圣女峰上。
  “你还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啊。”
  瑛姑见他的手伸到了包惜弱身上,不禁娇真说道。
  血天君直起身,猥琐的俯视着瑛姑,笑着说:“这叫双管齐下。”
  瑛姑伸手握住了他的凶器,娇笑道:“你可只有一个管子,怎么双管齐下啊。”
  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血天君说道:“这五根手指,比你手里的那根不差,用它们五兄弟,我照样能让你舒服。”
  “人家才不要那么细,我就要这根,快点给我吧。”
  瑛姑娇声说着,竟握着手中的凶器在自己腿根处研磨了起来,虽然隔着衣裙,却一点都不妨碍阵阵快意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