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骚扰心路过程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公车性骚扰经历」恐怕就是我这一阶段的产物,我在闲暇之余也时常回忆起几年前我青春年少时的这一系列「是耶?非耶?」的冲动之举……那时我只有十九岁,我在一所大学上大专,三年的时光里我独往独来,我的学校在城市的南头,而我的家在城市的北头,每个礼拜五傍晚我乘公车回家,每个礼拜日傍晚我乘公车回学校,回家时我在学校附近的首发站乘上车,然后在市中心的终点站下车,之后换乘一辆开往城北的公车,还是从首发站到终点站,简单而单调的生活,我仍然很知足。

这是第一年的初冬,虽然气温还不是很低,但人们已经穿上了冬装,这天傍晚我乘车去上学,在市中心我上了车,我照例坐在了车辆的左前角,因为这个座位的前方是驾驶员身后的挡板,我喜欢性幻想也喜欢发呆,没有人能看见我沉溺于性幻想或发呆时的表情。

这是一个双人坐位,在第二站时一个姑娘坐在了我的旁边,我看了看她,在这种天气里,她竟然只穿一条极薄且紧身的尼龙裤,坐在我右边翘着二郎腿左腿压着右腿,她的上穿一件半大衣,在站立时完全可以盖过臀部,而坐下时可能她嫌衣服麻烦就索性将衣服撩起夹在了两腿中 间,这样她紧身肉感的腿和丰满的臀部我就看见了,虽然这算不了什么,但也足够让我美美的欣赏一番了,青春躁动的我这次产生了用手摸一摸她的腿和臀部的冲动。

我的手悄悄滑向了她的身边,我的手甚至伸到了她抬起来的左腿下边,但是我还是没有能与她的身体接触半分——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往前摸了。

就这样僵持着,这时也许她坐累了想换一换姿势,就把左腿放了下来,她肉感的腿就压在了我的手上,我当时的恐惧可想而知,我哆嗦着从她的身下抽出手来,然而她只是看了看我,不但好象若无其事一样,而且还把她身上斜背的包放在了她的右侧,紧挨着我坐了过来。

这一次我索性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摸了起来,但是我的心害怕到了极点,我的手也害怕的发麻了,但是强烈的快感还是传到了我的大脑中,摸完了大腿我的手又滑向了她的臀部,渐渐的我的快感从手上传到了我的下身,我只感到下身一阵阵舒绵美快,精液也随着喷流出来。

我原来不知到会这样,我原来只以为只有在下身受到足够的刺激才可以射精的,没想到这样也可以射精。

射精后性欲也开始消退,同时意外的打击使我终止这第一次经历。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渐渐淡忘了上次的紧张,而又希望着类似经历的发生,终于我决定在试一试,在第二年的早春,我又重复了上次的尝试,还是一样的紧张,这回的姑娘用笑来回应我的举动,我第二次流出了精液。

因为我每次座车都是在始发站坐,几乎每次总能坐在我的「专座」上「守株待女」但并不一定每次回家或去学校都幸运,95%以上情况下,不是男人小孩就是老女、丑女,但这一年春季我还是经历了四次。

但是在入夏不久以后,一次坐车一个漂亮的女弱智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是弱智坐在我身边,当我又不规矩起来的时候,被她发现了,她却咆哮了起来但从她无法说出连贯而有逻辑的语言中我发现她很可能是一个弱智,尽管她说不出连贯的句子,但也让我吓的发抖,她咆哮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平息下去,2这使我规矩了足有大半年,这年冬天渐渐恢复了创伤的我又想从新试一试,结果第一试就挨了我身边的女人训斥,无地自容的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两次失败的教训,使我完全终止了这一活动。

来年的夏天,发生的两件事,不知是我骚扰别人还是别人骚扰我。

一次回家到车后人非常多,我上车时已经没有座位了,我只好左手扶着扶手,右手拎着装着书和带去学校东西的提包在人群的夹缝里站着,几站后车上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挤,我左边的一点点空隙也让一位非常吸引人的姑娘给填满了,她的左乳房夹着我身体的左前方,右乳房夹着我身体的右前方,她身体正面紧贴着我的左半个身子,她一手扶扶手,一手前伸着,弯着胳膊挎着坤包,前伸的手正好摸着我的。

这一次车上人很多,对于身边这位紧贴着我的姑娘,我是无处可逃也不想逃了,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和一只纤纤的手显然让我重新想起了去年的性骚扰经历了。

我将提包放在公交车地板上,用两腿紧紧夹住,腾出右手来悄悄的搭在我的左肩,并悄悄的向她乳房伸去……姑娘的美貌、如兰的芳香、让我这次如在梦中,终于在姑娘下车的前一站,我射精了,好在这时天已经黑了,大概也没有人看我的湿裤子。

另一次则更让我极度尴尬,这天下午无课,我午睡之后便回家了,上车后前排「专坐」已经没有了,我只得坐在最后一排,这一排有五个座位,左一座和右一座先有人坐了,我坐在中间三座,下一站里有两位年轻女士分别坐在了我的左右侧,此时前两次教训仍然历历再目,我此时还是相当规矩,不敢再有咸湿之举!

不想后来又上来一位左边女士的朋友,两人便硬挤着我坐下了,我只好向右紧紧挤着我右边的那位女士,两人一坐下,我就感到左右两个又香又肉的身子夹着我,我又感到舒服又感到不å 09;意思,想让坐给她们,但转念一想两位是大姑娘又不是行动不便的老太婆,我凭什么给你们让座!我赌气和她们挤在一起,我向后靠去,但我的背捎一向后就被左右两边女士们的大乳房顶了回来,我回头愤然的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女士们,两边女士们高耸的乳房象是在向我示威,对对巨乳也随着公车的颠簸不停的震颤,这几对乳房让我屈服了,我再一次向后靠在她们的乳房上,左右两个丰满的乳房,加上左右两个丰满的肉身子,我感到我的阴茎又有点异样的感觉,我想站起来让座给她们,但我又感觉到非常舒服不想离开她们,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紧挤着她们,在公车停在终点站时我终于忍不住喷发了出来,我一边流着精液一边艰难的迈步从车门的台阶往下走……下了车之后我才发现裤子前已是粘湿湿的好一大片,在滚滚的人流中我落荒而逃。

尽管如此这一年我还是没有进行什么性骚扰活动,夏去秋来,之后又是来年的春夏,这时我所在的城市已经普遍了无人售票公交车,而我从前常坐的第一排左前角「专坐」已经成为老弱病残专坐,每每我坐在「专坐」上却被让给了老人,于是我不得不另找座位,我想起去年的那次经历,选择天黑坐车,改坐在最后一排,想往着类似经历的重演。

这时回我家的那趟车,已延伸至我家以北几个新建成的大型近郊小区,由于这些小区居民很多,又多在市里上班,而公交车相对不方便,男人较多选择摩托上下班,而女孩子可能较多选择公交车上下班,车上形成女多男少的新态势,在平常车上几乎没人,但一到上下班时间就形成「暴涨潮」,尤其周五的晚上,坐车的人特别多,大多数都是住校回家的女学生和打工下班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年龄稍大的下班族的妇女,由于在市区上班,这些妇女虽然有的四十上下了,但还是很注意打扮和保养,身材往往稍胖但不显臃肿,皮肤也还保养的比较好,总之年纪大了点但还保留着一些姿色,你别小看这些女士,她们可是我那一年的性骚扰主要对象

相关文章:

上一篇:俄罗斯骚娘们在列车上 下一篇:【从家人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