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狂跋扈奸张泉零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张泉零:1973年出生,上海市人,未婚,毕业于天朝大学德语系,现任CCAV“东方时空”节目主持人。
CCAV“东方时空”节目女主持人张泉零并不是那种长得十分明艳的女孩儿,但她出现时,却能让人觉得眼前一亮,那端庄的脸庞,浓黑的长发,合体的职业套装,看似随意自在实则细致讲究,尤其是她的谈吐比她的容貌更加吸引人。今年刚毕业分进栏目组的年轻编辑钟俊韦更是被张泉零幽雅的气质迷得着了魔,经常有意跟她套近乎,但张泉零却好像很清高,她对钟俊韦一直很冷淡。钟俊韦对张泉零的兴趣却与日俱增,他留意着张泉零的一举一动。
  终于有一天中午,张泉零从抽屉里拿出一小包卫生巾,起身去上厕所,钟俊韦一眼看见了,当时台里的同事大都在午休,走廊上没人,他就悄悄跟在张泉零后面,看着她进了厕间,等她一出来,钟俊韦便溜进了女厕,在张泉零刚才蹲的便池后面的小桶里发现了她换掉的卫生巾,他拿起来一摸,还是温温的,经血已经把这片湿了一大半。钟俊韦用舌头舔了舔,一边尝着张泉零经血味道,一边幻想着和张泉零做爱的情景。想着想着,钟俊韦把卫生巾卷起来,包在自己勃起的大鸡巴上面,反复搓着。正当他手淫得快到高潮时,外面脚步声又响起来了,他只得跑了出来。但从此以后,张泉零就成了钟俊韦每天晚上意淫的对象,只有这样他才能睡着觉。
  一天晚上,台里录节目,夜里两点钟才下班,钟俊韦虽然知道张泉零就住在台附近,但并不知道具体在哪儿,他一直想知道,趁着天晚,他便偷偷的跟踪着她。出了台大门,走了不远到了一个僻静处,张泉零突然越走越快,钟俊韦以为她已经发现了自己不怀好意,正准备打消念头,但只见张泉零急急走进公厕内,原来是便急,这所公厕地方阔大,里面挺干净,还比较亮,但在深夜并无人值守,周围也是人影不见,钟俊韦看清周围环境,便跟随走进女厕内。可爱的张泉零此时已经蹲在了靠内的一档便坑上了。钟俊韦悄悄地走到张泉零的邻格,低头从厕所的隔档下部的空隙里用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放在下面反射,这样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张泉零排泄了。
  张泉零的阴毛柔软而细密,围在两片阴唇边,钟俊韦把她的阴部看得清清楚楚,鸡巴也忍不住硬直起来,这时候她阴唇中射出一道水柱,夹杂着射出的声音,一开始是水柱,后来变成了瀑布,把整个阴户都弄湿了,她的小便结束后,钟俊韦看到张泉零的屁眼也逐渐松开,然后就听到一个屁,浑厚有力,掷地有声,是那种存货很久的“雷声”。接下来她的屁眼便一张一合的拉着屎,劈劈叭叭地在便池里泄了好大一堆,散发着阵阵臭气。张泉零的整个排尿拉屎过程钟俊韦看得是一清二楚,但她还毫不知觉,她擦好屁股整理好裙子,冲了水,便走出厕格,来到洗手池边洗手。钟俊韦迅速扑了过去,到她身后掐住她的脖子,张泉零从镜中看到是钟俊韦,眼中闪出害怕的神色。
  “你想干什幺?”张泉零强装镇定。
  “想和你做爱!”钟俊韦大声吼道,并一边将张泉零按在洗手池上,强行解开张泉零的上衣,一把扯掉她的乳罩,张泉零那坚挺的双峰便完全裸露出来。钟俊韦用一只手紧握张泉零的乳房,手指捏弄着粉红色的乳头,嘴巴吸啜她的耳珠,舌头舔动她的颈项,张泉零这个正值发情期的成熟女人很快便快感如潮。接下来,钟俊韦的另一只手从后揭起她的套裙,扯下她的内裤,把手指在张泉零的阴部抚摸,玩弄着她的阴核,张泉零随即娇喘连连。阴道里也流出大量透明的爱液。
  钟俊韦不失时机的将张泉零推倒地上,喝令她脱去剩余的衣服,全裸地跪在他面前,他自己则脱下裤子,拿出早已硬直的鸡巴,命张泉零含进嘴内。张泉零哪敢不从,张开嘴将那粗大的阴茎慢慢含着,钟俊韦享受着触电般的快感,很快便在张泉零的嘴内爆浆射精,还命她全数喝下,一边想着下一步如何奸虐她。
  为免夜长梦多,钟俊韦决定先把鸡巴插进张泉零的下身为妙,他将张泉零拖回洗手池边,喝令她双手抓紧握池边,他要以“老汉推车”式将张泉零就地奸淫。钟俊韦紧压张泉零的屁股,双手一边一只大力的抓着她的美乳,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只靠张泉零的双手支撑着。钟俊韦把龟头放在她阴道口,然后便集中全身之力,由鸡巴狠狠轰下,强大的冲击力整根阴茎插进阴道尽头,直抵子宫,张泉零更被他插得撞向洗手池。突如期来的插入令张泉零痛得死去活来,钟俊韦则抓着她的乳房借势不断抽插,口中打数,五,十,二十,五十,一百……只干了百余下张泉零便忍不住呻吟起来,身为女性根本无法忍耐这种快感,就算被强暴也是一样,看着张泉零一边痛苦叫喊,一边喜极呻吟的表情,钟俊韦越干越卖力。张泉零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但显然性交的次数不多,她紧窄的阴道夹得钟俊韦爽到了极点。到了三百下左右,钟俊韦便准备给张泉零留纪念品了,他一边抽插,一边倒数。由三百至四百,最后十下更是雷霆一击,每一下都顶到张泉零的子宫尽头。最后钟俊韦终于将大量的精液尽数射进张泉零的子宫深处,足足维持了数分钟,直至把她整条阴道填满。
  泄精后的钟俊韦的性兴奋仍丝毫不减,他怎能浪费那宝贵精浆!便从张泉零的阴户中抽出鸡巴,硬生生插进她的肛门。痛得张泉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钟俊韦紧紧压着她,将残留的精液射进了张泉零的肛道。
  钟俊韦观察着张泉零,只见她的阴户因四百多下的抽插而红肿,精液和女人的淫水拌着少许血丝从她的下体及肛门口大量流出,弄得遍地都是,而张泉零则神智不清的站着,睁大眼,微张着嘴,仍好像难以接受被奸的事实。钟俊韦并不理会她是否神智清醒,便又把她推倒地上,他要打乳炮!钟俊韦用双手抓住张泉零那两只她丰满挺拔的乳房,紧紧的夹着自己的鸡巴,并在她的乳沟里来回抽动,张泉零的一对豪乳果然不同反响,钟俊韦很快便作出第三次的射精,精液全数射在张泉零巨大的乳房上,奶白的一大片厚厚的涂在她的乳房上。看到张泉零被多次强奸的痛苦表情,令钟俊韦得到巨大大的满足。
  这疯狂的厕奸终于结束了,在离开的时候,钟俊韦对张泉零说:“你若想保持你的公众形象,不让台里的同事和全国电视观众知道今天的事的话,你就乖乖的别报警!”张泉零慌忙点头答允,而钟俊韦带着他的战利品——张泉零的乳罩和三角裤扬长而去。

相关文章:

上一篇:【搅左家姐】(广东话) 下一篇:【一屋二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