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情家族】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作者:小月
字数:7433
   序幕
屋子里仅仅亮着昏暗的台灯,很静,几乎没有声音,所以墙上的闹钟每一下
的跳动都象带着回音一样的在整间卧室里叫嚣着,一种难耐的情绪在房间里不断
地回旋。
我坐在沙发上,也很安静地看着床上的那个人,他紧紧地闭着眼、抿着嘴,
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等待,等待什么?上帝的惩罚吗?当然,如果有上帝的话。
我开始研究起他的脸来,好象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他的脸,虽然那张脸无数次
地在我身上游走,不过那时候我从来没有睁开眼仔细地看过,他居然还有白发和
老人斑。如果不是在床上,他永远地风度翩翩和道貌岸然,根本不象是一个五十
多岁的老人,不对,在床上,他更有活力。我抑制不住地想笑。
门突然被踢开,我的笑凝固了,门口站着慕容伟,他冷冷地扫了床上一眼,
径直走近我,你要干什么!我尖叫起来,警惕地抓紧了睡衣的领口。
你穿这么松的衣服有个屁用,老头子现在动不了你,慕容伟一把拉开我的手,
眼光死死地盯着我起伏的胸部,小妖精!接着用膝盖顶开我的双腿。爸都这样了,
你这个畜生!我被死死地按在沙发上,奋力想挣开。
我是畜生,老头子更是,你他妈就是婊子。慕容伟熟练地拉开皮带,拉高我
的睡裙,直接将底裤拉到一边,腰身一挺,进入我的体内。啊,好痛,我忍不住
叫起来,里面还干干的,完全不能适应。慕容伟按住我,毫不留情地快速抽动。
痛楚慢慢减弱,我开始有了分泌,下体的充实感让我抑制不住地呻吟起来,我紧
紧抓住沙发角,承受一波又一波地浪潮,水样的眼睛迷离地引诱着身上的男人。
激情中的我迷离的眼神荡到了床上,老人惊恐而愤怒地睁着眼,青白如枯树
的手伸向上空,仿佛想挣脱恶魔的纠缠,一动不动。我打了一个冷颤,突然到了
高潮,下身一阵收缩。慕容伟也同时停止了抽送,射出之后迅速地抽离我。爸!
我开始尖叫。随着我的叫声,床上的老人,慕容仁的手颓然掉下。
    葬礼
葬礼很热闹,慕容仁算是太平绅士之流的人物,德高望重兼传奇人生。灵堂
里的人很多,客人都要过来拍拍他的家人以示安慰。慕容伟和我,慕容兰,作为
孝子孝女当然是焦点。慕容伟一身黑装,面色苍白,仿佛还没有从丧父的衰痛中
缓解过来。
只有我知道他的演技有多好,慕容伟挨着我,紧紧搂住我的肩,外人看来是
坚强的兄长安慰伤痛的小妹,但他搂住我的那只手,隐藏在布幔的阴影下却不失
时机的揉捏着我的胸部。
我站在那里,完全丧失了意识,空气中飘荡着各种声音:唉,世事难料啊;
兄妹俩以后要相亲相爱,互相照顾;慕容伟不停郑重地点头致意,孝子的功夫做
到尽。
灵堂上慕容仁的照片依然神定气闲,可是棺材里他会不会被这个儿子气得翻
个个?我又忍不住想笑,可是,我发出的居然是哭泣声,而且悲痛欲绝。慕容伟
转过头来看我,我看到他惊叹的表情。可怜啊,在客人的叹气声中我适时地昏倒
了。
慕容仁是一个传奇人物,他的故事足以打动一票痴男怨女。简单的说就是父
母棒打鸳鸯,娶了不爱的女人,他另起别院与真爱相厮守,最后事情败露,真爱
不堪压力自杀,死在他的怀里,从此他拒绝与妻子同房,与真爱的灵牌相伴。不
爱的女人是慕容伟的母亲,而真爱生下了的就是我。所谓故事就是故事,事情的
真相往往跟传言相差十万八千里。
慕容仁那时年少风流,而所谓真爱,我的母亲是一个舞女。一个浪荡公子,
一个欢场高手。一个贪图风流快活,一个梦想咸鱼翻身,一个不小心在我母亲的
心计下有了我,母亲用我这个筹码赢得了她要的荣华富贵。
我五岁生日岁那年,清楚地记得母亲在摸着我的脸得意地说,真是一个小美
人胚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我五分心计对付男人。那时候,母亲在慕容家的一
个别院里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完全实现了她的梦想。至于说她死在我父亲的
怀里,真实版本是就在我五岁生日那天,她喝醉了酒跟慕容仁大打出手,一不小
心摔下楼梯死了。
那天,慕容仁最后带着我回了真正的家,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慕容伟和他母
亲。他母亲惊慌失措,而八岁的慕容伟却非常轻蔑地看着这些大人们商议着如何
应对警察,同时狠狠地小声骂着我:小婊子!怎么没把你一起摔死!那种眼神和
语气,跟慕容仁跟我母亲对骂时惊人的相似。
至于与灵牌相伴,那是因为我母亲死得不正常,偷偷跟法师请的镇灵台。可
笑的是,慕容仁如果真是信佛的话,就不应该做出遭天遣的事。结果报应落在了
慕容伟的母亲身上,她才是真正的自杀。她的葬礼结束后,慕容伟也报复了我。
   成长
 
五岁以前我是没有记忆的,我忘掉我关于我母亲的一切,除了她死的那天抚
摸着我的脸,半醉地叹息声。她的手冰凉地在我脸上划过,带着寒气幽幽地说:
真是一个小美人胚子。
我还记得的一件事就是慕容仁推开我母亲的那一霎那,她那仿佛永远不离手
的红酒杯直落下二楼,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干净轻脆的碰击声,红酒象突然怒放
的鲜花一样洒落,然后我母亲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其实她的死也是一个意外,她的头正好碰到了楼梯口的小玉石狮子。摆平这
件事对慕容仁倒很容易,让人佩服的是他有本事将一个包情妇的风月丑闻搞成情
比金坚、至死不渝的爱情童话。我母亲的死让她从人尽可夫的风月女人摇身一变
为爱情至上的纯情圣女,而真正的受害者是慕容仁的妻子,慕容伟的母亲。
慕容伟的母亲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宽恕、容忍、唯夫至尊、大局为上。这
也是我的幸运,不管我母亲给她带来了多大的痛苦,她都没有加之与我,她对我
的态度是可有可无,但起码没让我受过欺辱。慕容仁把我带回家后就很少正眼看
过我,对他来说,我或多或少算是一个小小的麻烦,他不想面对我我唯一要防备
的人就是慕容伟,他显然对我恨之入骨并且明目张胆地表达了他的情绪,从我进
门的那一分钟起,他就不屑地给我定了性:小婊子!不过上天对我一直还算不错,
这个克星一直在国外的贵族学校寄宿,每个月只有两天在家。我很早就懂得不要
去招惹他,尽量在这两天不出房门,连吃饭都不出来。
还有一件最大的困扰就是我的生理变化。十一岁开始,我的胸部开始经常发
涨,慢慢突起,乳头变大,我非常害怕,用白丝巾紧紧缠了又缠,我在同级的女
生算是发育得很早的,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交流的机会,我甚至要穿宽松的衣服来
掩饰跟别人的不同。终于有一天在学校,我感觉下身沾沾的,跑到厕所一看,内
裤上全是血,我心里一阵阵惊恐,害怕到全身发抖,然后开始止不住地哭,我想
我是快要死掉了。我哭得昏天昏地,最后晕倒在厕所里。
醒来时我已经在我的床上了,床边坐着的居然是慕容仁。他看着我,脸上若
有所思的神情。爸,我完全不知所措地坐起来,恩,慕容仁应了一声,欲言又止,
最后他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拿了一包东西放在我的床上,出去了。包里
面是一本书和一包卫生用品,我把那本书一字不漏地看完了。
我知道我开始变化了,母亲的预言一点儿也不错,我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向一
个女人的方向发展,该大的地方变大,该小的地方变小。我不再用白丝巾束胸,
而是偷偷跑到商场里买了精美的绣花胸衣。同时变化的还有慕容仁对我的态度,
他突然一改以往的漠视,开始关心我,就象一个真正的父亲。
然而我却有点无法面对他,因为没有母亲,父亲用一种隐约的方式指导了我
的生理期,但青春期的羞涩让我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甚至他对我的关心都让我觉
得厌恶和羞耻。
   兄妹
变化的人还有慕容伟,他回家的次数日渐稀少,每一次回来我都几乎认不出
来。他个子越来越高,话越来越少,偶尔眼光瞟我一眼,嘴角都会轻轻一扬,就
象他八岁那年骂我时的神情。可是我已经学会不在乎,我对我们的关系很满意,
相安无事到我可以离开慕容家大门,所以当他瞟我时,我甚至会在心里哼着小曲
慢悠悠地喝我的咖啡。
这种安静的生活维持到慕容伟十七岁的生日的那天,慕容仁给他安排了一个
盛大的生日晚会,为他准备进入商界社交圈做了一个开幕式,那也是我第一次正
式出席社交场所。男主角是隆重推出,我们做配角的也要粉墨登场,绿叶衬红花。
演出效果惊人的好,慕容伟完全得了慕容仁的真传,风流倜倘、大方得体,
满场女人芳心乱转。我一袭粉色小晚装,十四岁的我已经成为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吸引着周围男人的眼光,仿佛生来就是这种热闹纷繁的灯光下的女人。慕容仁非
常得意,慕容家今晚的风头是出到尽。当音乐再响起时,他对慕容伟耳语了几句,
慕容伟皱皱眉头,然后转过头来看看我,最后他向我走来。
来吧,慕容伟站在我面前,然后伸出手。后面,慕容仁在对我点头示意。我
终于搭上他的肩,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紧张,完全没有了原来的落落大方,他
身上的古龙水混着特有的体味,几乎让我无法呼吸,身体都有点轻轻抖动,手指
冰凉。整支舞慕容伟一言不发,甚至没有正眼看我。
终于到晚会散场,繁荣去尽,我浅浅啜了一口红酒,满足地长长叹息了一声,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母亲会如此痴迷于这种灯红酒绿,女人,生来不就是该过这样
的生活吗?
你真是他妈的贱种!慕容伟从我身边走过,对我今晚的风光他得出了结论。
我耸耸肩,是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我将整杯酒一饮而尽,冲到洗手间去准备
洗澡。
浴缸里的水慢慢抚平我的兴奋情绪,水温刚刚好,轻轻地冲刷着我的肌肤,
象一双温柔的手在我的全身游走,红酒的劲头还没过,全身一阵难言的骚痒。我
闭上眼,用手揉捏着我的胸部。
一阵熟悉的古龙水味袭来,我睁开眼,慕容伟正站在浴缸前眼珠转也不转地
盯着我!啊,我开始尖叫,慕容伟急忙按住我的嘴,神情古怪。我狂乱地抓过毛
巾想要遮掩自己。
慕容伟顺手扯过毛巾,塞住我的嘴,将我的两手抓在一起。我双腿乱弹,水
花四溅。小婊子,你真有够骚的。慕容伟将我拖出浴缸,再扯下一条毛巾将我的
双手向上拉起绑在毛巾架上,我全身赤裸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慕容伟径直拉开我的两腿,手伸了过来,我拼命
扭动,但他仍然准确无谓地找到了入口,手指探了进去。我叫不出来,只能不停
地呜咽着。下身的生涩感和痛楚让我全身紧崩!我快要被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强
暴了!
   开启
慕容伟将我的腿完全拉开,低下头用舌头代替手,我感觉到下身软软的探入,
不能忍受的骚痒从花心荡向全身,我疯乱地摇着头,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慢慢地,他收回在我阴道里乱串的舌头,开始用力吮吸我的阴唇。我全身发
热,花心开始分泌蜜汁。“好美。好甜」他不忘赞赏地呢喃。我愈加感到羞耻和
无助,但快感却又忍不住侵入我的身心。
接着他直起身,迅速脱下裤子,挺着下边的坚硬,像冲锋枪一样向我压来。
住手!慕容伟停止了正要压下的动作。浴室门口站着我们的父亲,慕容仁。
慕容伟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居然对我笑了笑,拿起地下的裤子,离开了。我全身
瘫软,但仍然一丝不挂地吊在毛巾架上。慕容仁面无表情地先拉过浴衣裹住我,
扯掉我手上和嘴里的毛巾。我站不住,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慕容仁抱我回卧室,我不停地流泪,他拉着我的手,陪我坐了整整一晚。
我三天没有出房门,无法面对他们父子,我觉得他们看到我时我全身都是光
溜溜地,这让我无比羞愧。三天后,我才知道第二天他们就都走了,慕容伟回了
学校,慕容仁去外地办事。半个月后,慕容仁才回家,仿佛那晚上什么也没有发
生过。除了我做贼心虚,他偶尔看我时会脸红。
最让我羞耻的事其实是我对慕容伟的侵犯并不真正的反感,我甚至会想那一
晚上的事到面红耳赤,慕容伟早就知道我是一个婊子,他启动了我的性意识,我
常常会在床上翻滚,想念他的手和舌头,然后我学会了自慰。
我还爱上了红酒的滋味,母亲的血在我身上流动着,勾引着我一遍一遍地让
红酒从我的舌尖滑进我的身体,火焰一样燃烧着我的每分每寸,我用手抚摸自己,
红色的欲望在全身游动。
我开始偷慕容仁珍藏的红酒,躲在贮酒间贪婪地吸取着红酒的芳香。这成了
每天我必做的功课。
这是南美的红酒,有它独特的风味,当我抓住一瓶红酒准备偷偷溜出去的时
候,慕容仁站在门口,声音低沉。贮酒间里昏暗的灯光让我无法看清他的脸,完
蛋了,人赃并获,我的心迅速下沉。
慕容仁顺手关了门,拿走我手上的红酒,居然很欣赏的表情。贮酒间有一个
小小的吧台,他拿了两支酒杯,开了瓶盖,缓缓地倒了两杯。他的指头在桌上敲
敲,示意呆若木鸡的我拿一杯。
我低着头走过去,红酒散发出的香气让我无法自制,我用舌尖品尝着浓香,
然后对慕容仁浅浅一笑。慕容仁优雅地举起酒杯,抚过我的头发,你比你母亲还
要美。
这是慕容仁第一次跟我提我母亲。很快,一瓶红酒喝光了,我的脸发烫,真
热,我解开睡衣上的一颗纽扣,我还要,我斜靠着吧台看着慕容仁,在暗橙色的
光晕下,脸若桃花,媚眼如丝。慕容仁一动不动看着我,你真美。
他突然抓过我,紧紧地拥住,然后毫无预警地低下头狠狠的封住我的唇,不
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他混和着酒香的特殊气味侵入了我整个口腔,舌头深深探
入我的口中,汲取我甜蜜的津液,品尝火般的热情,狂烈的舌侵占了每一个角落,
几乎令我无法呼吸。
他接着以几近惩罚的意味蹂躏着我玫瑰般的唇瓣,在他有力的臂弯及灵活挑
逗的舌尖下,我全身变得酥软无力,不能自已。
   醉梦
狂乱中,慕容仁在我背上来回游走的手,掀起了我的睡衣,酒后神智不清的
我思维更加混乱,空气中充斥的糜乱的红酒气息更加重了欲望的味道,我完全不
能抵抗。
接着我被放倒在吧台上,十四的少女、半滑落肩的睡衣,斜倒的红酒杯,在
昏暗的灯光下是分外妖娆的诱惑。
慕容仁轻轻脱下我的胸罩,露出完美雪白的酥胸,白嫩的玉峰上缀着两朵粉
红色的小花蕊,随着胸口一上一下。他的手邪恣的挑逗着一只小小的乳尖,感受
着它在自己的手心中变得硬挺、敏感。然后又覆上了我的胸部,用力揉捏,刚刚
发育好的少女的乳房坚挺而又柔软,有着特殊的质感。我的睡衣和胸罩落在脚踝
下,全身只剩下小小的棉质内裤。慕容仁手法老道地揉搓我的胸部,低头轻吻我
的锁骨,伴随着舌头的舔舐,我酥软得快要溶化了。
突然,他一口含住我一只轻颤的粉红色小乳尖,引起我整个人猛然倒抽一大
口气。
「不要……」
我感到自己无法承受他那火热的舌尖在胸前缓慢又磨人的舔弄,甚至还用牙
齿轻啮着。最后我忍不住闭上眼,任由那狂浪般的情欲不断地袭向四肢百骸。他
深深地吸吮着那迷人的蓓蕾,满足的听着我口中不断呼出的欢愉的娇喘声。
看着我的这些娇羞模样,他甚至满意地笑了笑。接着埋下头,用牙齿轻轻咬
住我的底裤,拉过我的大腿,底裤顺势从我光洁的双腿落下。慕容仁开始激动得
发抖,他把头埋在我的下身,疯狂地舔吻着我的阴唇和花蕊,舌头卷起我内心里
销魂的欲望。我的呻吟溢出紧咬的牙关,下身开始分泌花露,他用力吮吸,如饮
甘露。在慕容仁这种风月老手面前,我稚嫩得任由他为所欲为。而我全身上下散
发出的无邪又天真的性感,则令他的欲望不断地在体内疯狂地流窜着。
闭着眼的我感受着他的爱抚及亲吻,尤其是他的手指捏操着我的乳尖时,更
加令我喘不过气来。而下一秒,他的唇舌又含住我已经变硬的乳尖。
「舒服吗?」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贪恋的吸吮着,我只感到一阵阵的热潮从自己的下腹传上
来,我无力地任由他蹂躏。同时也感觉到他那炙热的坚硬随着我的娇喘呻吟而变
得肿大。
突然,随着一声沉闷的低吼,慕容仁放开我,迅速松开自己的皮带,拉开拉
链,露出坚硬而又竖直地挺向我的武器。这是我的父亲啊,爸,我感到害怕,忍
不住叫他。慕容仁停了一下,仍然俯下身来用舌头进攻着我的下体,他一只手在
我的身上急速地抚摸,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分身来回地搓动,我不能再思考,这样
就足以使几乎没有经验的我得到了最大程度刺激,我很快到了高潮,体内收缩,
花蜜止不住地流。啊,随着我在快乐顶峰的叫声,慕容仁向我的小腹射出了混浊
的体液。
我软软地滑下吧台,慕容仁抱住我喃喃地叫我的名字,兰儿,我的兰儿。
后来我努力的回想了那一天所发生的所有细节,我无法判断慕容仁站在贮酒
间门口时是否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让后来的事情发生。一切仿佛都在他的掌控中,
一步步地引导了我。最后尚存的理智让他并没有真正和我发生关系,但这足以让
我们的父女关系变得跟以往完全不一样。
慕容仁又一次表现出他沉稳的老狐狸本色,那天之后他对我没有任何的不一
样,仍然象一个普通的父亲对待女儿,关爱如此自然。所以我佩服的是我自己,
我承袭了母亲的美貌,同时也有父亲的大将之风,我们俩的表现让我自己都觉得
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只是这个梦很快就又发作了。
   旧居
一个星期后的下午,我走出校门时看到慕容仁,他斜倚着他的黑林肯,休闲
的灰色毛衣让他和平常庄严稳重的感觉很不一样,他的身形的确保持得很好,欣
长而健硕,落日的余辉抹过发际,闪耀着金光,显得年轻成熟,完全不象一个四
十多岁的人。
爸,我抱着书包站住了。哇,你爸好帅哟,周围一群小女生乱叫。兰儿,我
顺路经过这里,正好接你放学,慕容仁成熟魅力杀死人不偿命。接我?这是开天
辟地第一回。
我从他拉开的车门坐进去,慕容仁砰地关上车门,转过去上了驾驶位,车缓
缓滑动。车里的空气象被突然关上一样,不安分地四窜,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小
小的空间弥漫着暧昧。
慌乱中,我仍然意识到车走的并不是回家的路,我转头看慕容仁,我带你去
一个地方看看,慕容仁面不改色。车最后停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别墅前,有一种非
常奇怪的感觉,记不记得这是你以前住的地方?
我母亲死后,这套别墅就再也没有住过人,虽然定期有清洁工过来打扫得很
干净,但整间房子里仍然充满了发霉和陈旧的味道。小玉石狮子安静在立在那里,
身上的血早就擦得干干净净。
你母亲最喜欢喝红酒,所以这里有最好的珍酿。慕容仁拉我上了楼梯,走向
卧室深处的酒柜,我站在床边,仿佛突然有了记忆一样,看到我的母亲风情万种
地倚在酒柜后,杯中的红酒荡着她的笑声,如此瑰丽。
这个年份的酒比较淡,有新鲜的感觉,适合你。慕容仁倒了一杯酒,走过来,
浅尝一口,然后抓住我的头,深深地吻住我,舌头上的酒味在我的口腔内转动,
我感觉又要醉了。
慕容仁顺手把酒放在床头柜上,把我紧紧地拥住,兰儿,我的小妖精,我想
死你了。我身上的校服被解开,马上就全身赤裸了。慕容仁也很快地也脱掉了衣
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这个男人还是我的父亲。他的肌肉还很结实,
完全没有赘肉,皮肤厚实而光滑,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摸他跟我完全不一样
的肌肉。兰儿,你又要引诱我吗?慕容仁把我按倒在床上。
慕容仁在我身上疯狂地亲吻,不放过一分一寸,然后跪立起来,拿过床头柜
的酒瓶,高高地让红酒从我的嘴唇、脖子、胸部、小腹、大腿一路淋落。红酒弹
在我的身上,浸淫着我的的肌肤,疼痛而又快乐。他再低下头舔走我身上每一滴
红酒,我全身的细胞都被点燃,扭动着要索取更多。
我的手被他抓住,牵引着握住他滚烫的分身,我学着上下抽动他,慕容仁呼
吸急促地拉开我的双腿,开始吸吮我的珍珠,同时手指探入我的体内,来回拔弄。
最后,慕容仁在我的手上射了,滑腻腻的满手。而我,也在他高超手法下到
达高潮。
握着满手曾经孕育自己的精液,满手的兄弟姐妹,我不禁带有罪恶的感觉。
   
                [全文完]

相关文章:

上一篇:国中女教师的不雅然露出 下一篇:【淫源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