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汉子】

发布于:2016-10-19来源:小日本


              她的男人
作者:fireforge (自由电子)
2005/08/08发表於:风月大陆
淑娟带儿子家骏回到家的时候,全身已经没有力气。
典型的单亲家庭,家骏的父亲在他十岁那年车祸过世,原本强壮的父亲一直
是家中的支柱,丧礼之后,立刻面对的就是现实的经济问题,迫使淑娟不得不日
夜兼班,以维持家中的生计。
但长期的不在家中,却使得原本乖巧的儿子交到坏朋友,甚至加入帮派,成
了不良少年。
淑娟接到从警察局打来的电话时,她还在处理一件非常重要的案子,听到消
息后,心理一沉,对客户说了声对不起,就撇下莫名奇妙的客户上了计程车。
「单亲妈妈也不是理由啊!孩子都不管,这么小就跟人打架,你当妈妈的难
道一点都不知情吗?」
「是……是……我知道,我回去会好好教育他的。」
老警察不断地训话,淑娟只能不断地点头,家骏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好像犯
错伤人的是淑娟不是他一样。
「家骏……」回到了家中,淑娟才发现自己对儿子的陌生,染成红色的野鸡
头、有龙有鹤的丝质衬衫、满脸的伤痕,这一切,和他想像中的乖巧儿子差得太
多。
「不要管我!」家骏一声不吭地跑回房间,任淑娟在门外怎么敲,他都不肯
回应。
「家骏,妈妈有事情要跟你讲,快点开门!」半个钟头过去,淑娟几乎都要
放弃。
「干嘛?」门没有开,但是起码有了回应。
「妈妈工作这么忙都是为了你啊!你这孩子为什么不能体谅妈妈一下呢?」
「……」
「你也知道爸爸走了以后,食衣住行样样都要钱,我不是也每一样都帮你准
备得好好的吗?」
一份酸楚让淑娟觉得空气都重了起来,本来还在眼中打转的眼泪,也被挤得
流了出来。
「妈妈真的很辛苦,你这样跟人打架,以后会有什么前途?妈妈是为了什么
牺牲,还不都是为了你,你还要妈妈怎样……」淑娟哭倒在门前,像是被全世界
抛弃了一般。
门开了,家骏站在她前面,淑娟像是一个求主人怜悯的奴隶,而主人弯下了
腰:「……妈,对不起啦!」像被阳光照到,被解开枷锁的奴隶又充满了希望。
淑娟抱着家骏亲了又亲,哭了又哭,最后竟就在门口睡着了。
「妈……?」家骏看看淑娟,原本乌黑的秀发已经有了几缕白丝,他才发觉
不只是妈妈不了解他,他同样也不了解母亲。
家骏将淑娟抱起,送回卧室,将她的鞋子和外套脱下,盖上棉被,看着沉睡
的母亲,心中有着许多复杂的情绪。
早上淑娟醒来的时候,还在想着她怎么回到床上时,家骏送了一杯牛奶和三
明治进来。
「妈,吃早饭了。」
「家骏……」淑娟忍不住紧紧抱住家骏。
「好了啦……」家骏不耐烦的推开淑娟:「我答应你不会学坏啦,课也会去
上,不过我不保证会不会毕业。」
「乖儿子,你有心就好……」淑娟还想说些什么,家骏却说要上课去,拿了
书包就出门了,淑娟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一切都有了代价。
初中毕业,上了高中,家骏确实也改头换面,成了一个用功学习的好学生,
虽然有时成绩不算太理想,还常常打球打到很晚才回来,但是淑娟心里很踏实,
知道儿子不会学坏。另一方面,她辛苦工作也有了代价,公司将她提升为经理,
但是淑娟总是坚持一定要抽出时间陪儿子,上司也知道她儿子的事,一般都不会
太勉强。
但是,过不久经济风暴发生,连带的淑娟的公司也受到很大影响。
「我知道你很想陪儿子,但是也要为公司着想啊!公司现在缺人,景气又这
么差,你儿子不也老早就学好了吗?」
「可是……总经理……」
「我明白你的难处,考虑看看吧!」
回家的路上,淑娟也在想,孩子究竟是大了,应该是不用她照顾了。
「妈,我回来了!」刚打完球的家骏,一进门就冲回房间,脱了上衣准备洗
澡。
「家骏,妈妈有事跟你说。」
「好啊!说啊!」家骏先洗了脸,拿毛巾把头上的汗都擦乾净。
「妈妈公司最近很忙,这一阵子可能没有办法都很早回家……」
「好啊!你去忙啊,我无所谓。」
不知为何,家骏身上的汗味让她感到心安,可能和他爸一样的味道吧!之前
老公像是她的天,这样的汗臭总是让她想到家中有个男人的感觉。
「那你不能又让妈妈担心才行,知道吗?」
「喔,好。」
淑娟觉得一切都没问题了,心也放下了。
公司忙的程度超过了她的预期,有时半夜一两点才能回到家中,但是看到熟
睡的儿子,又感觉一切都有了代价。
这一天也是到了半夜才到家,淑娟照例想进房门看看儿子时,却发现门是锁
住的,她的心不禁跳了一下。拿出备用的钥匙,淑娟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心扑
通扑通的跳,深怕看到什么让她不能接受的事。
她慢慢地走进去,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黑暗。家骏一个人睡在床上,平和的呼
吸,淑娟松了一大口气,儿子总算没有没有干什么坏事。
少年的房间还是一样的乱,CD和书都是散落满地,电脑也是没有关机的。
淑娟似乎还不死心,继续找着让她担心的蛛丝马迹,毕竟她没办法承受再一
次的打击。
淑娟动了动滑鼠,萤幕回复了过来,瞬间房间有了亮点,淑娟担心地回头看
看家骏,少年的呼气还是一样和缓,她把视窗一个一个检查之后再关掉,直到一
个视窗把她锁在萤幕前。
那是一个A片的最尾端,男优拔出阳具射在女优肚子上的画面。
A片其实并不是很特别,但是长年忙於工作的淑娟,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过这
样的画面了,奇怪的是,她对这个感觉并不陌生,就像是昨天才做过的一样。
「唉!这有什么呢?男孩子到这个年纪看这个是很正常的。」淑娟试图说服
自己,把其他的视窗都关了,并把电脑关机。
淑娟又恢复成母亲的样子,照例把书和CD放回原位之后,她终於将心头的
石头都放下,望着儿子,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很幸运。
这个心情维持不到三秒钟,在走过去时被踩到的内裤和卫生只打破了。
高中之前的晚上,淑娟有时会半夜跑到儿子房间,怕是失去了什么东西来确
认一下,有时呆呆的看着儿子的脸,有时会亲一亲他的小脸颊。
但这一切都在她今晚要接近熟睡的儿子时打破了,脱下的内裤告诉她家骏的
身下是没有穿的,而家骏的脸庞也显出了少年的样子,呼吸是少年的气味,身上
的T恤不断地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一切的一切都让淑娟让她觉得无法理解,
尽管她完全知道是怎么回事。
「男孩子嘛!这很正常!」淑娟不断试着说服自己,颤抖的手将内裤扔回床
上,卫生纸扔进垃圾桶,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回到自己房间。
「这很正常,这很正常,男孩子都这样的。」淑娟回到床上翻来覆去,试图
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的工作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做,淑娟一直处於发呆状态,工作上的熟练
让她像机器人一样把事情拿来送走,但公司的人都看得出她的不对劲。
「我先走了!」淑娟拿起包包向门外去,其实晚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客户,总
经理却没有拦她。
回到家中,淑娟觉得儿子的门像是禁忌之门一般,不断威胁着她。她在客厅
走来走去,拿不出一个主意。
「做饭吧!」她想。从冰箱里拿出所剩不多的菜,淑娟把注意力都放在煮菜
上,但是儿子的门像是一双眼睛盯着她,她却不敢回头望。
饭菜做好了放在菜桌上,淑娟记不起上回在这桌子上吃饭是哪时候了,想到
过世的老公,也曾经在这张桌上和她吃过许多次饭。
「我回来了!」
淑娟从梦中醒来,才发现过了这许久时间。
「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妈妈都已经做好饭了。」
「妈你怎么那么早回来?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啊!我吃不下了啦!」
「欸……」家骏很快就进了房间,留下淑娟一个人。
淑娟寂寞的一个人把饭吃了,剩下的也只能倒掉了,她觉得那股无力感又压
在她身上了。
「家骏。」
「干嘛?」
「妈妈有事跟你说。」
「说什么?」
「你开门啊!」
「这样说就好啦!」
「你为什么不开门,是不是有事瞒着妈?」
「没有啊!」
「那为什么不开门?」
一阵沉默。
「干嘛?」家骏开了门。
淑娟虽然知道他终究会开门,可是这么久才开还是让她的心沉没了。
「你最近都在作什么?」
「没有啊,念书。」家骏坐在书桌前,假装念书。
「你不要骗妈妈喔,有什么事要跟妈妈讲。」
「没有啦,妈你在担心什么?」
淑娟坐在床上,偏头想要看清儿子的脸,他却将脸别了开去。
「妈妈最近也很忙,没有办法照顾到你,你有什么事要跟妈妈讲,不然妈妈
怎么会知道?」
「喔……」
淑娟看了看地上,没藏好的卫生纸露了个头出来,已经预期到了,还是抽了
一口气,像是要决斗一样的下了决心。
「你……最近是不是有在……自慰?」
家骏突然回过头来,很气愤地看着他的母亲:「妈,你在乱讲什么!」一面
把母亲赶了出去。
「家骏……我……」淑娟在门外,再度感受到那股空气的重量,但她实在不
知道要说什么,只能回到房间。
淑娟呆呆的洗完澡,准备完隔天需要的东西,躺上床,这才放声大哭。她怨
恨老公为何不在身边,为何付出这么多却没有回报,还有一些她一直不想去想的
问题。
淑娟抱着厚厚的棉被边哭边抓,棉被却像是凯蒂猫,永远不给她一个表情。
「老公!老公!」淑娟把手伸入胯下,开始自慰了起来,她想着昔日老公的
好,总是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老公我好想你……好想你喔……」淑娟的手指开始狂乱了起来,似乎不怕
受伤地不断地抽送,像是和一个人飞上白云,那里可以看到蓝蓝的天,一切都在
脚下,而云朵像是棉花一样的舒服……
高潮之后,空虚感又再度席卷而来,刚刚抱着的白云,像是一堆空壳;奔上
的青天,现在是高空坠落的起跳处,不断沉入地底之下。淑娟看着这个房间,曾
经是这样充满着东西和味道,她像是不存在似的,有着老公就有了全部。
醒来之后,才发现已经日到当头,淑娟迅速地将衣服穿好,才要出门,发现
饭桌上有个纸条:「妈,我已经帮你跟公司请假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淑娟松了一口气,颓坐在椅子上,看着儿子的门,她很自然的去把潘朵拉的
盒子打了开来……
环顾四周,这个房间还是一如往常的熟悉,散乱的杂物、没关的电脑、音响
上摆了一堆CD,但这次她却没有想去整理。她打开电脑,一如她所想的桌面上
有许多的影像档,许多AV女优的照片,她一个一个打开来看,那些熟悉的姿势
和叫声,她也曾经做过的啊!
她看看桌底下,死角下散乱的卫生纸表示他不止一次的在萤幕前搓动他的阴
茎,并放出他青春的菁华。淑娟颤抖的拣了起来,一股香气扑鼻而来,精液的味
道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许多事情。
「啊……啊……奇么子……」萤幕上的AV女优叫得尽责,萤幕前的淑娟则
是贪婪地吸着卫生纸上的香气,手指伸入内裤中,想像她与生命中的许多男人,
她老公、总经理、初恋男友、儿子……
她将衣服脱下,在儿子的房间中只着内衣裤,湿透的内裤隐隐显出阴户的模
样。
萤幕上的AV女优正被两个男优用各种各样的道具插入,红萝卜、酒瓶、打
火机……
淑娟照着镜子,看着自己裸露的躯体,一肩掉下的肩带,白里透黑的内裤。
有多久没有人看过这个身体了呢?她想。
她拿起了电视遥控器,抖抖地将自己的内裤拉开,从镜子中看着遥控器慢慢
插了进去。
自己的体内多了一个东西,她感到很奇怪,性对她而言不算陌生,把一个东
西插进自己身体里,还是像打针一样,似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她开始一手插遥控器,一手玩弄自己的乳房,「啊……呜……啊……」萤幕
上的火辣叫声,像是代替她自己,把内心深藏的欲望都发泄出来。
「啊……」像是跳舞一样,她学着AV女优的叫声,让自己舒服。
淑娟终於受不住躺倒在床上,儿子的男人气味扑鼻而上,淑娟将头埋在被窝
里,像被注入了什么,全身都充满了起来。
「啊啊啊啊……」萤幕上的女优快要受不了了,淑娟也觉得这个世界快要崩
溃了,房子就要裂开倒下了,遥控器按到了电视,电视上的政客、艺人、摇滚音
乐,随着淑娟的身体上下摇摆而不停转换。
少年的气味、崩塌的房子、女优的叫声、转换的电视、高潮的女人,像是一
个撑满的水球,砸向砖墙,「砰!」就这样爆炸了,水仍然还在墙上,不停的往
下流,女人仍在床上,肢体不停地颤抖。
淑娟把房间整理过,走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有谁知道她刚刚在儿子的
床上颤动呢?她想。
「我回来了!」家骏提早了回来,觉得妈妈应该会早回家,他想。
「回来啦,吃饭吧!」淑娟把菜放到桌上,饿坏了的家骏开始扒饭入口,吃
了两口才发现淑娟在看他,还是他后面?他想。
「看什么?」
「……没事,吃饭……」两人在怪异的气氛下吃饭,没有说一句话。
「妈,我能不能跟你谈谈?」家骏在淑娟门口。
「什么事?」她在房中没有开门。
「没有啦!就是那个……妈你能不能以后不要乱进我房间?」
「怎么啦?」她开了门。
「那个……」
「你不喜欢我帮你整理房间吗?」
「不是!我只是……」他从来没有看过妈妈用这样一种眼神看他,既不是哀
求,也不是责骂,像是……撒娇?
「嗯,那妈妈以后不会随便进你房间,好不好?」
「……喔!好,谢谢妈!」
他觉得妈妈的房间有一股味道,很熟悉却又说不出,只能抓抓头回到房间。
淑娟关上门,熄了灯,躺在床上,从床下拿出一盒用过的卫生纸开始自慰,
让这两种味道充满房间。
往后的几个月,都一直是这样过,淑娟会找时候进家骏房间,像是游乐场般
想出各种方式嬉戏。家骏有时会觉得奇怪,房间的东西有时候会不见,却又不知
道去了哪儿。
暑假开始,当然是学生的天堂,家骏有时游了一天的泳,回到家,看着母亲
的房间,像进去却永远都是锁着的。直到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他攀过后面阳台的
铁窗,差一点掉了下去,还好平常有练臂力,一拉进了母亲房间。
淑娟的房间很乾净素雅,几乎是一眼就可看完了,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
味。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翻箱倒柜后,家骏自然在床下找到了那些东西,卫生
纸、淑娟的内裤、自己的内裤、假阳具、从房间消失了的铅笔、遥控器、小本漫
画……
血气方刚的少年哪受了这些,家骏立刻拉下裤子打起手枪来,尤其是卫生纸
上不只是自己熟悉的味道,还有一种特别的酸味,他虽然从来没闻过,却非常肯
定那是什么。
「喔喔……」来得快去得也快,少年的精液射在母亲的棉被上,这时他才感
到害怕,把东西都放回原位,跑回自己的房间里面。
晚上吃饭的时候,家骏一句不吭,只是偶尔的瞄一下淑娟。
「你怎么啦?」
「没事。」他继续扒饭。
淑娟看着他,像是感觉到什么,却觉得那不会发生。
晚上睡前,淑娟觉得自己房间的味道重了一些,却没有放在心上,想说是自
己多心了。
夜里开始下雷雨,淑娟企图让自己赶快睡,明天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忙,翻一
翻之后,知道又要用老招,顺手拿起来卫生纸开始自慰了起来。
家骏翻来覆去,早上的景象始终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闪光不断照着自己的
房间,一明一灭让他心情更加烦躁。轰隆的雷声,重低音让空气膨胀,他像是被
大气球挤压到了角落,没有呼吸的能量。
「呜」的一声家骏跳了起来,他开门去上厕所解放,倒了杯可乐回房间喝,
打算上网打发整夜。可是在门前看到母亲的房门,像是一个阴户一样吸引着他,
他放下了杯子决定去试一试。
还没到门前,就听到淑娟轻微的吟叫,他将耳朵贴在门上,身体搓揉衣物的
声音,还有女人口中发出的呻吟,外面的雷雨声,像是塑造了另一个世界,他用
显微镜在窥视。
门打开了,他很意外的她没有锁,她吓了一跳,虽然每晚都抱着期待的心情
关门。
「妈,我能不能睡你这边?」
「这么大还要妈妈陪啊?」
家骏没有说话,拉了被子就进了妈妈的床里,两人都在猜测下面会怎样,却
没有人敢动作。
淑娟翻了过去,因为他不想面对。家骏看着母亲的被,不知要说什么。
「妈……」
「嗯?」
「我可不可以抱你?」
沉默冰冻住了他们之间的空气。
「这么大了还要妈妈抱,人家会笑你的。」
家骏没有说话,两只手伸过去,一手穿过了淑娟的颈下,一手抱住了母亲的
肚子,家骏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抱,就像是天生自然就会了。
淑娟感觉那朵云又回来了,她又可以倒在那上面,尽情地乱跳乱笑,云从来
就不介意她这么做。
母亲身体的温暖让家骏不知所措,A片看得这么多,对这一课却一点用都没
有,他从来就不知道一个女生的身体是这么柔软,像是抱着一团泡泡一样。身体
的反应还是老实的,充血的一部份催使他做一些什么,他开始用手轻抚母亲的肚
子,淑娟感到很舒服,他想一辈子就呆在这里。
家骏摸母亲的肚子摸了很久,想到自己还有另外一只手,淑娟已经完全沉入
被腹部轻抚的海中,才感受到有另一只鱼向她游来。家骏把手伸入了淑娟的睡衣
中,颤抖地向乳房摸去,从外围轻抚起来。淑娟觉得另外一只鱼游在她的身边,
让她感觉到好舒服。
家骏知道乳头是女人会有快感的地方,鱼慢慢爬、慢慢爬,爬到那个凸出的
顶端,揉了下去。快感像是一根刺,刺破了舒服的那个气球,淑娟把家骏的手一
推,转过身来死盯着家骏。
「你在干吗?」淑娟知道自己说这话是很没有立场的,口中不断吐的气和潮
红的脸,都代表他想要男人。
「妈……我……」
「你干嘛?」
家骏冷不防的将手放在淑娟胯下,另一只手向乳房抓,「你干嘛?出去!出
去!」淑娟把家骏推下床。
男人的冲动是很难挡的,家骏爬起来试图把母亲压倒,但是这究竟是母亲的
房间,黑暗中他并没有占到便宜,闪电的光也只让他看见淑娟将他推到墙上,他
没想过女人抵抗时力气也是这么大。
家骏被推出房后,很清楚的听见了锁门的声音。
「妈……妈……」纵使很微弱,淑娟也很清楚地听见家骏呼唤她的声音。
「我错了,对不起好吗?妈~~」
淑娟将耳朵塞起,假装听不到,但是无论声音再小,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早上的吃饭,两人都偷瞄对方,却没有人敢说话。
「我出门了。」淑娟穿上鞋子准备出门。
「嗯。」就只是这样一声。
往后的数日,家骏都是偷瞄着淑娟,「妈~~妈~~」的零星的叫,淑娟则
是尽可能避开身体接触,床下的那些东西也全倒掉了,换了新锁,窗户也是全天
锁着的。
家骏消沉了几天,反正暑假,他疯狂游泳、打球消耗体力,朋友们都说他疯
了,不愿跟他打,他无所谓。回到家就看着淑娟的门,一个在他家中,却不能进
去的地方。回到房间,就是疯狂地打手枪,似乎手枪打得越多,就越能逃离那个
地方,可惜每次看到淑娟,他就知道这一点用都没有。
淑娟努力地忘掉所有的事情,她还没准备好,这一切可以回到原来的位置,
但回家看到儿子眼中的火焰,她就知道她还要再逃。
这天回家,在客厅没有看到儿子,只听到儿子房间中吵杂的音乐声。一个人
打开冰箱做饭,一个人吃,一个人洗碗倒菜渣,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回房,一
个人锁上门,一个人躺在床上,像是回到很久以前的单身。
再醒来时,她才发现她连衣服都没脱就睡了,换上睡衣,她感到口乾舌燥,
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宁静得好像随时会破掉。
她没有意识的开了门,准备去倒杯水喝,才刚一脚踩出,就发现地上有一件
白色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一条满满都是精液的内裤,她捡了起来,知道没有得
逃了,门的那边就是终点。
她打开了门,家骏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赤条条的老二挂在身体之下,像是
随时要攻击人一样。
「你要怎样?」淑娟无力地反抗:「你要怎样?」
家骏什么也没说,他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是把身体架了起来。淑娟蹲
下来,跪在阳具的前面,手慢慢地握住它,一口就吃了起来。
淑娟感到无比的难过,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难过,老公的离开?忍了许久的
欲望?辛苦付出后竟被当成贱人?还是盼了好久的幸福?也许都有一点。
家骏似乎知道这一切会怎么发生,可是他预期的罪恶感却没有跑到自己身上
来,阳具的快感使他没有思考的余地。看着母亲认真努力地帮他吹箫,是否在外
面工作也是这么的拼命呢?
男人的味道啊!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扑上来了,嘴里的东西,熟悉的
口感,淑娟不断地摇动她的头,试图让阳具碰到嘴里的每一个部位,好让熟悉的
感觉能够回来。手里的阴囊,软软的像是两个香袋,装着曾经让她神迷疯狂的液
体。
「喔……喔……妈~~妈~~」少年完全沉浸在快感的漩涡里,第一次的刺
激都让他不知所措,看再多的A片,他都不能预料之后会有什么感觉。
淑娟将肉棒吐出,踩到床上跪了下来,家骏隐隐约约的看到睡衣底下,母亲
用手调整位置,龟头感到有点湿湿的水,母亲把手放开,放到他的胸前。
「要来了……」他这么想着。
淑娟坐了下去,他感觉到身体的一部份进入了一个湿润的地方,其实并没有
平常打手枪那种紧握的感觉,但是却很温暖。
淑娟把家骏的手引到她的胸前,家骏的两只手紧握着她的双乳,开始搓揉了
起来。
她在想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法想,她想忘掉这一切,让这一切都没发生,这
大概是她为何如此投入的原因。
家骏看着不断摇动身体的母亲,感觉像是一只旗子,柔柔软软,飘飘片片。
她想要叫些什么,但是看着儿子的脸,她能叫些什么?
「妈……妈……」家骏也开始懂得用力往上顶,淑娟终於无力地倒在儿子的
胸前。她抱着一个温暖厚实的胸膛,温度从下面慢慢传上来,她觉得哪里都不想
去。
「老公……」
家骏听到母亲这样说,更刺激了他干母亲的欲望,一手抱着母亲的腰,一手
扶着母亲的臀,开始猛力干了起来。
「滋滋、啵啵」的声音,让他真正开始觉得,他掌握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
完全属於他。
「啊……哈……老公……老公……」淑娟不断亲着家骏的脸颊,像是一个吃
糖的小女孩一样。
家骏用力地把母亲翻到身下,把淑娟的脚抬起,看着身下是自己的老二和一
个潮湿的、一片片分开的一团肉,两个接触在一起,最后ㄧ凹一凸变成一体。
「老公……老公……」淑娟紧紧抱住压住她的这个男人,少年微酸的气味已
经变成浓重、具有诱惑力的男人气味。反覆的插入动作像是永恒一般,两个人却
没有终止的持续奔跑。
「妈……妈……」、「老公……老公……」
「啊啊啊……啊……啊!!~~」一阵低吼,淑娟知道这已经结束了。
可惜她并没有猜对,家骏在温水之中又在度挺起,淑娟知道不好的时候已经
来不及了。
他们干了四次,每一次都是射了又硬、硬了又射,淑娟觉得自己在三温暖中
洗了好几回,最后热昏在高温室里。
「妈……」家骏很意外的,是他自己先开口。
「嗯?什么?」
「我想当家里的男人好不好?」
「你本来就是啊……」淑娟知道自己这次为何哭泣了,盼了这么久,自己的
儿子终於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第二天一早,淑娟醒来的时候发现旁边没有人,失望和痛苦立刻袭上来,不
过只维持了两秒钟,她就看到家骏拿了杯牛奶进来。
「妈,早餐。」淑娟感动莫名,喝的时候却不住地看着家骏,不知道他有什
么表情。
喝了一半之后,淑娟拿给家骏。「不喝喽,妈?」淑娟看着家骏,他拿了牛
奶直接喝下,以往他从不如此,都是一人一杯他才肯喝的。
「妈你上班要迟到了喔!我跟朋友约了去海边,晚上会回来。」
淑娟起身,穿衣、化妆,都一直偷看着家骏;家骏也一如平常穿衣,上网、
热身。
直到出门,一切都没有变化。
「妈走了喔!」
「嗯。」家骏跟到客厅,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要做些什么。
淑娟知道他在等,她决定主动,走到家骏前面,给了他一个吻。家骏似乎立
刻懂了他该作什么,抱住了母亲长吻,似乎要让这一吻持续到不能再继续。
淑娟心里踏实多了,「走了。」就这样出门去。
晚上回来,淑娟竟然发现家骏已经准备好菜了。
「欸,你什么时会开始做菜啦?」
「妈妈这么辛苦,我在家又没事做,做菜很简单啦!」
菜当然是烧得很难吃,但淑娟却觉得这是她吃过最美味的一餐。
晚上两人把家骏的一些东西摆到淑娟的房间,整理好时已经快一点了。
淑娟换上睡衣,看着不知所措的家骏。「怎么啦!」家骏的手笨拙地摸上母
亲的乳房,淑娟知趣的把灯关上。
家骏不发一语,摸着母亲细嫩的皮肤、柔软的乳房,紧紧的抱着她,慢慢的
吻着她。放她在床上,抚摸着那片草原,湿了,进去了,射了,感受彼此的温暖
睡了。
一年多以来,天天都是如此,偶尔两人出去玩,两人也如男女朋友一样,当
街亲吻、泡温泉时做爱、在租来的车子里车震、甜蜜地共喝一杯果汁。
上了大学之后,家骏仍然每天通车,虽然不远,但是淑娟感到家骏最近回来
的时间晚了,她不敢问,怕结果难以承受。
「老公,你说这件好不好看?」淑娟向家骏秀着新买的内衣,以往她都不敢
穿这样暴露的式样,为了家骏她特地去买的。
「妈,我有话跟你说……」淑娟知道这一天来了。
「我们班上有个女生,她说很喜欢我……」淑娟握着衣服的手已经变形。
「妈……我……」一瓶香水砸来。
「你不要说!我不要听!」淑娟几乎把所有能砸的都砸了,家骏被逼走出房
去。
淑娟把门关上锁起,家骏不停的敲门:「妈……妈……我还是很爱你啊!你
不要这样……」淑娟明明知道有一天会这样结束,却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淑娟呆呆的看着大雨,回想着她和儿子的这一切,已经是数月前的事情了。
「没伞吗?我送你一程。」来的人是小王,比她小一岁,两人同事已经很多
年,她知道他对她有好感,但她一直把他当弟弟对待。
「嗯。」意外的,这次她想接受他的好意。
「上次的事情,多亏大姐你的帮忙,让我渡过难关。」
她想着她过世的老公、小时候的儿子,不禁心酸了起来。
「我下次一定得要好好谢谢大姐你……欸……」小王发现淑娟正在哭泣,赶
忙拿出纸巾来拭泪。
「大姐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我一定义不容辞的。」
淑娟发现,其实前面这个男人,也还是不错的。
「你要帮我忙?」她死盯着这个男人。
「嗯,当然。」
「那你能不能跟我结婚?」
「啊……这……」
淑娟已经扑倒在他的怀里,她知道她的武器。
「我回来了!」
淑娟看着刚回来的孩子,搓揉头发的样子充满了帅气,究竟是不同了啊,已
经从小毛头变成一个大帅哥了。
「妈妈有事跟你说……」
「说啊!」
淑娟跟家骏进了他的房间,将门关上,锁上。
淑娟拉家骏坐在床上:「过几天妈妈就要结婚了。」
「嗯,我知道啊,王叔人不错。」
「妈妈很幸福,有你这样乖巧的儿子,现在也有一个爱我的人,两个都这个
爱我。」
「我当然很爱你啊,妈。」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家骏已经感到有点不对:「什么事?」
「爱妈妈最后一次好不好?」
家骏跳了起来:「不行啦!小珑知道会发飙耶,我不能背叛她啦!」
家骏要走了出去,却发现母亲用了他最没办法抵抗的招式——哭。
「妈,你不要这样啦!我们真的不能再做了啦!」
「妈妈……只是想……只是想跟最爱的你做最后一次而已啊……」
看到妈妈哭泣的表情,家骏知道这是避不开的:「最后一次喔!」
「嗯。」淑娟破涕为笑。家骏最喜爱她的,就是这个表情,把一个女孩从受
伤中拯救出来,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男人。
家骏把淑娟放在床上,温柔地剥去她的衣服,亲吻着她身上的每一片肌肤,
她的下面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当他的阳具进入的时候,她想起第一次和老公作
爱,娇羞地把脸埋在家骏的胸前。
「老公,我好爱你喔!」
「老婆,我也爱你!」
重现的对话,淑娟看着这个房间,想着小时候的家骏,是怎么弄坏玩具跟她
哭闹,天花板上的花纹,一丝ㄧ丝的掉落下来,掉进她的脑海了,汗味、乳味、
电器的味道、腋下味、口水味、精液味、水味……一遍一遍的流过她的心。
「妈,你怎么了?」在身上的家骏担心的问。
「没事,妈妈真的很爱你,真的很爱你……」淑娟把家骏抱在身上,家骏不
知所以,只有继续努力地抽插。
「喔……家骏,儿子,你真的好棒!」淑娟第一次把家骏当成儿子在做爱,
心中充满着幸福。成为一个大男人的儿子,在他心中是这么样英俊挺拔,高潮的
时候,淑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觉得又生了家骏一次,把身上所有的菁华
全给了儿子。
「伯母!」一个可爱的女孩探出头来。
「欸,小珑啊,你跟家骏要出去玩啊?」
「嗯!我们等下要去看电影。」
「要好好玩喔!小心骑车喔!」
「妈,我们知道啦!」
小王为了搬进来,特地把家里重新整修了一番。
「淑娟啊,你要不要喝杯水?」
「不用,你忙你的。」淑娟知道小王对她好,她也知道自己会幸福。
「妈,我们走了。」
「小心一点!」
她看着她的儿子,在她心中,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帅的男生了。